文案
爱情之於我们,我们之於爱情,终究是无法对等。

俯首称臣的我们,最後也只能相隔两地。
内容标签: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沐求泪 ┃ 配角:林子櫂 ┃ 其它:黄钰雯

一句话简介:对於往昔的男人所做的一场梦

立意:立意待补充

  总点击数: 1298   总书评数:0 当前被收藏数:20 文章积分:111,263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纯爱-近代现代-爱情
  • 作品视角: 主受
  • 作品风格:悲剧
  • 所属系列: 无从属系列
  • 文章进度:完结
  • 全文字数:2892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本文包含小众情感等元素,建议18岁以上读者观看。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得不到

作者:A4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窗外的雨滴答滴答地下,水珠沾满了窗,雾蒙蒙一片,一下就看不清。
      躺在床上,沐求泪猛然惊醒,直愣愣地望着天花板,像是不知自己身在何处。然后…慢慢回神。发现闹钟正尽责地发出声响。啧了一声,将它按掉。
      才7:00而已啊!怎么会那么早起呢?是昨晚调错了时间吧。闭上双眼,他忽然想起,那个让他惊醒的理由─残酷的曾经、悲哀的过去。
      那时候,他并没有落泪,甚至连一丝哀伤的神色都没,只是静静地微笑着,祝福他俩。
      那年,他毕了业,准备进研究所继续研读;那个人,同样毕了业,却选择跟心爱的人双宿双飞。
      为什么? 不!别再想了,都已经过去了。
      沐求泪叹口气,从床上起身,迅速地换洗完毕,闹钟再度响起,7:30了。
      简单做了三明治,吃了几口,就没食欲了,是因为那场梦吧!
      离开自己的屋,寒风刺骨地往身上招呼,不耐寒的缩缩脖子,将之埋在厚实保暖的围巾里头,舒服地吁口气,瞥见自己的车就在不远处,加快了脚步想赶快进去温暖的地方。
      好冷!台北的天气怎么会这么冷?
      车子上了桥,直直地往前开,一小时又20分的路程向来是他的清静时间,他可以思考很多事,例如:这个月的薪水、晚餐的材料、今天的行程…等等,任他天马行空。
      不知不觉,车已到了补习班大门口,熟练地绕了个大弯,进了停车场,停好车,一天又将开始。
      「早,沐老师。」与他一起踏入补习班的女老师笑着跟他打招呼,那笑容和一个人非常像。
      「早。」点头微笑响应,沐求泪彷佛间又回到当时,子棹和那个一直挂在他身上的新婚妻子在机场和他道别,他们要去美国定居了。
      记得他听到这句话时,人还是笑着的,心好疼,但僵在脸上的笑却掩饰了一切,祝福他俩,平平安安、顺顺立立,还有…早生贵子。
      泪往肚里吞,察觉到这种心情的,大概只有布莱克。
      布莱克跟他和子棹从大学起就是死党,甚至在他和子棹交往的那段日子尽全力守护他俩。在分手后更是阿沙力地陪他喝了一整晚的闷酒,很感谢他,虽然已经失去联络,但偶尔还是会想起。
      破碎的爱情令人心伤。痛了二年、心冷了二年,四年了,这段日子,他变了许多,不再强求,凡事随意,不再爱人,一切随缘。
      就像没发生任何事似的,日子不断在过,就算表现出毫不关心的样子,可是,却希望时间停止在快乐地那一瞬,太多的后悔、太多的泪水,流逝在时间的洪流中,多希望,时间可以消去这个无限的思念。
      多希望…
      「沐老师?沐老师?」
      一双手在求泪面前挥呀挥,唤回失神。「啊!抱歉。」他道歉。
      女老师笑了笑,「我还在想我的魅力这样大,能让你目不转睛。」她糗着耳根泛红的求泪。
      尴尬地摸着后脑勺,求泪只能苦笑「别糗我了,钰雯,妳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苦笑中带着一丝腼腆。
      黄钰雯就爱看他这傻样。「呵呵,这是我的乐趣!」出了电梯,她拿起二人的卡往打卡机一插,「安全上垒。」她说。
      求泪笑着说谢谢,坐到自己的位子上,开始今天的工作,眼睛不经意地瞟到桌上的相片,是三人的合照。
      心抽了一下,手把他压下盖在桌子上,眼不见为净。
      「沐老师,你可以过来一下吗?」班主任从遥远得位子上对他招招手。
      「来了。」收拾一下心情,求泪恢复扑克牌脸,往班主任的位子走去。而当他看到主任身旁的那个人时,他整个人却傻了。
      子棹!?
      「求泪?」子棹一脸讶异。
      「你…你怎么…」话堵在喉咙,咿咿呀呀的说不出口,但表情已说明他有多么地震惊。
      …及喜悦。
      班主任疑惑。「你们认识?」他看着两人。
      子棹首先点头,「嗯,我们是大学死党,比换裤子还亲。」他意有所指地往求泪那看一眼。
      求泪的心狂跳一下。
      这代表什么意思呢?
      班主任看不出他们之间的暗潮汹涌,很愉快地拍拍他们二人。
      那太好了,沐老师,林老师刚从美国回来,他分配到你班上担任副导,你们合作愉快。」主任叮咛完这个,又转头叮咛那个,「林老师,有不熟的地方尽管问沐老师啊!」说着,又拍拍两人。
      「好的,主任。」求泪礼貌答应。
      「嗯。」子棹微微领首。
      接着主任又指了求泪身旁的空位给子棹,示意他可以坐那。
      一番折腾,总算尘埃落定。
      也是无语的开始。
      「你…好吗?」默默地,求泪开口。
      「…嗯。」他回答。
      「有…有孩子吗?」鼓足勇气,又开口。
      「没有。」
      再度沉默。
      「你…好吗?」这次,换子棹发问。
      舌头打结。「嗯…嗯……」低头。
      「有女朋友了?」他再接再厉。
      猛摇头。「没…没有!」摇得比波浪鼓还急。
      见状,他噗嗤一笑。「你还是那么可爱。」他的眼里闪着不知名的光芒。
      是听错了吧!求泪呆愣着,瞪着子棹看。
      子棹微笑地回望。「我很想你,小泪。」他喊出以前的小名。
      心,揪了一下,不知名的情绪在胸口迸裂。流满体内各处。
      心开始扑通扑通地狂跳。
      「你在胡说什么?」小声斥喝,怕被别人听到。
      求泪敢肯定,他的脸已经红得像颗西红柿。
      果然,子棹已经开始闷声暗笑,不能自己。
      「林‧子‧棹~~~~」
      看来好运是偏向他那一方的,因为已经打上课钟了。
      其它有课的老师也离开办公室,只剩下他们二人。
      「小泪,我真的很想你。」他盯着求泪,又重复了一次,表情是严肃的。
      求泪被吓到了。「你…」
      子棹突然抱住他,把他按在自己胸膛。「我一直后悔和你分手。」语气百分之百地诚恳。「自从和雨君结婚去美国后,我一直想你。」他更用力地抱紧他,「好想、好想。」
      求泪整个人傻了,不知该怎么反应。如果现在有任何一个老师进来,他就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可是…他舍不得推开他,就算此刻是世界末日也好,他也想永远待在子棹怀里。
      「我们重新开始,好吗?」
      恍若遭受电击一般,求泪现在是完全处于僵硬状态。只能吐出婴儿般的牙牙学语。「你…说…什…么」是幻听吗?
      扳起他的下颚,子棹和他眼对眼。「好吗?」
      如果现在有一个人问他的感觉如何? 他会说,这是梦吗? 就像把全部的好运都倒在自己身上,早上的梦也是个预兆吗?
      为什么? 他不明白,空白的四年一下就被填满般再也不存在,那个女人也像从没介入过他们两人之间似的,一切彷佛是重新来过。
      他这些年的痛苦就像是假的,其实子棹从没离开过他的身边,一切只是做梦。
      手狠狠捏着脸,「啊!好痛。」他吃痛地揉揉红肿,然后…
      「沐老师?沐老师?」远方传来的呼唤带着焦急,求泪不明白的张开眼。
      「沐老师,你没事吧?」黄钰雯担忧的神色在他面前放大。「你趴在桌上好久,还念念有词的,吓死我了!」冰凉的手贴上他的额,使他略微清醒。
      环顾一周,哪还有什么子棹的身影呢?
      原来是做梦了。
      「抱歉让你担心了,我没事。」轻轻推开她的手,走出去洗把脸,带着失望。
      他还在奢望些什么呢?
      走了就是走了呀!
      还忘不了吗?
      作贱自己罢了。
      「请假吧!」黄钰雯站在他身后,对他说。
      摇头。「没事的。」接过她手中的课本,他走出她的视线外。
      其实我们都很可怜。妳求着我的爱,而我巴望的,却是子棹的爱,我们…是不可能的,就如同我不可能和他复合是一样的。
      爱情是个辛苦的东西,它也很狡猾,滑溜地叫人摸不透,抓不着。只会在你伤心的时候加深你的痛楚。
      我们,都是爱情中的失败者,只能认命地俯首称臣。
      既然不管怎样都逃不过,那就只能乖乖承受。
      因为我是胆小鬼,胆小鬼就要有适合胆小鬼的接受方式。我只不过选择了最辛苦的那个。
      永远在希望中挣扎、在痛苦中沉沦。
      除了这样,也只能这样,对不?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