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胭脂泪的原版
很久前写的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总点击数: 433   总书评数:1 当前被收藏数:1 文章积分:252,045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言情-古色古香-爱情
  • 作品视角:女主
  • 作品风格:正剧
  • 所属系列: 小短~~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6791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已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姬无泪

作者:默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姬无泪
      
      (一)
      
      “怡萱,梳装好了么?不要让客人等及了啊”
      
      “恩,就好了”,看着镜中的脸,那还是我的脸么?那张铺着厚厚的胭脂和粉的脸看不出一丝表情,那真的是我的脸么?
      
      “得了,得了,我的祖宗,你是我们淑苑最美的姑娘”花妈妈边说边摇着她丰满的身体走到我面前,“不用打扮你也是最漂亮的姑娘,快些下去吧,客人们都等及了。”
      
      说着伸手欲拉我出去,我不露痕迹的从她手里挣脱,从发髻上拔下了最花哨的一只钗,带下几绺头发,也懒得再打理,有看了看镜中的自己,觉得还算满意,这才出去,留下拿起梳妆台上我刚扔下的钗的花妈妈追在后面“姑娘还是插上,再梳理下头发吧”
      
      “不是说迟了会得罪客人么?”我头也不回,冷冷的丢下这句让花妈妈楞在原地的话后盈盈走下楼去。
      
      作为淑苑的头牌,我有这个资本,又因从未签过卖身契,我有这个资格。
      
      但似乎所有人的意料,即未签下卖身契又有国色天香在外人看来早晚会嫁与富贵人家的容貌的我卖身,至少在外人看来我“自暴自弃“的卖身。
      
      (二)
      
      “老规矩,彩头高者抱得美人归!”我坐在薄纱制成的屏风后,看着前面的花妈妈晃着小手帕,冲那些所谓的达官贵人,有钱公子一阵猛晃,我没兴趣关心我的彩头最后可以竞到多高。趁着竞彩头的空档,我隔着屏风,看那些所谓拜倒在我石榴裙下的男子:赵公子,官宦子弟;欧阳少爷,富贾之子;李少爷,书香门第,好象家道中落,从未出过价,但每次我在屏风后都看得到他……没有什么新鲜的,该来的不该来的依然还是那些人。
      
      “赵公子,三百两,还有没有更高的?”花妈妈有些聒噪的声音把我从神游中拉回,我皱皱眉头,又是赵公子,这个月这已经是第三次了。
      
      丫鬟已备好酒菜,我坐在桌前等待赵公子的到来。
      
      “小姐,近日来可好?”闻声我转头看见他穿着青绿色的长袍晃着手中的扇子进来。
      
      “公子觉得呢?都是熟人了,不用客气,先来小酌两杯吧”,我盈盈一笑,让开身边的位子。
      
      他不再客气,坐在我身边的位子,端起我为他斟好的酒一饮而尽。
      
      “公子再来一杯?”我又斟好酒,端到唇边喂他喝下,他又是一饮而尽。我扶着已经不
      
      醒人事的他到床上,为他脱去衣物。不想却被他猛地抓住了手,“怡萱,我喜欢你,真心喜
      
      欢你”他的喃喃自语却被我一字不漏的听了去,我手一抖,却没有停下。
      
      看着镜中自己的脸,今年我多大了?好像不记得了,但我却清楚的记得,来淑苑已经三年了。我继续向脸上涂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听见身后的轻酣停了,是啊,也是时候醒来了。
      
      “公子醒了?我叫丫鬟来伺候公子穿衣”,插好最后一只钗,我转过身来望着他“又或者你想小女子伺候公子?”我娇笑道。
      
      “不用,我自己来”他冷冷的说“麻烦小姐先出去一下”
      
      熟悉的眼神,熟悉的语气,那一刻我以为看到了他。
      
      我不再理他,出去吩咐丫鬟准备早饭,回时他已穿戴好,见我进来,“我改日再来看望小姐”说罢就要走。
      
      我没有拦他,看他急匆匆的离去,我夹了口小菜送入口中,笑道“公子可愿娶小女子为妻?也可为公子省些银两,为妾也可以啊”
      
      他顿了一下,却不曾回头。
      
      (三)
      
      后院的梅树是我栽的,三年过去了,它从手腕粗长到碗口粗,而我也从无知少女变成远近闻名的花魁,或许一切真的回不去了。若上苍再给我次机会,我还会做此选择么?我已经开始后悔了。
      
      “好久不见了”子风跳墙进来,轻轻落在面前,虽然三年不见,我却还是能够一眼认出他来。
      
      我瞟了他一眼“你一定要用这种方式来看我么?我们开门作生意,你完全可以大大方方从门进来”
      
      “从前门进可是要花很多钱的,我没钱”他接过我手中的瓢帮我浇梅树。
      
      “你也一定要蒙块抹布出现在我面前么?”我着他一身黑漆漆的行头,心中有点不悦,从他救了我起已经四年了,我却从未见过他的真面目,他教我防身之术,让我唤他作子风,告诉我他小时候被爹爹打的事,却从不肯让我看他的脸。
      
      “可以啊,不过我没告诉过你我易容术也很好的么?”
      
      “那你还是蒙着吧”我看着他的眼睛,希望能够看穿他到底心里在想些什么。
      
      “你打算一辈子待在这种地方么?”
      
      “不想”我老实回答“谁会想待在这种地方?我想嫁人了,可惜没人要”
      
      “如果我说我愿意呢?”丝毫不回避我的迎着他的目光。
      
      “我不愿意”我不假思索脱口而出,尽管有违我的心意,但有些事情,错过了,就不可能挽回“我嫁猪嫁狗嫁乞丐都不可能嫁给你!”
      
      说罢,留下呆在原地的子风离开,他没看见我转身的时从面颊划下的水。
      
      (四)
      
      今日夺了彩头的又是赵公子,我真不明白,既然连纳我为妾都不肯又为什么花着大把的银钱来这里,难道顶着一个青楼女子名号的我真的做妾都没人要了么?也是,再好的容貌,再高的才情,在这淑苑也只有被玷污的份了。
      
      看到他由丫鬟引着进来,我没有搭理他,自斟自饮,本来今日不想接客的,花妈妈说赵公子来头很大,吃罪不起,我便没有坚持。只是进来与否是他的事,但伺候与否就是我的事了。
      
      看我没有理他,他自己寻了张凳子,坐在我身边,又自己给自己斟了杯酒“小姐今日心情不好么?”
      
      我喝了口酒,还是不理他。
      
      “不说话也好,不说话的小姐更美”他的话更像自言自语,因为他说话的时候看着的是手中已经空了的酒杯。
      
      “当小妾你也不要?还想小女子说什么呢?难道给你当丫鬟。”
      
      “小姐何出此言?为妾对小姐是侮辱,今日我来便是想告诉小姐,我已跟家中父母说好,不日便会迎娶小姐作我赵家少夫人,不想小姐却是如此冷淡,唉,真让人伤心啊”他笑道,满脸的得意,怎能不得意?不知费了多少口舌才让家中接受我这个青楼女子吧。
      
      我抬起那张无惊无喜,却有些哀怨的脸“是么,那小女子先谢过公子了,既然如此公子今日请回吧”
      
      他没说什么,拍拍手掌,进来两个抗着大箱子的下人“里面的东西是送给小姐的,小姐看着用吧,不喜欢的就扔了吧,出嫁不必带些什么,我自会吩咐下人为小姐置办的,十五日后,我来迎娶小姐”说罢,转身离去,背影也像。既然嫁不了他,嫁个像的或许更好。
      
      (五)
      
      “你决定好了么?真的要嫁给那个赵姓公子”还是那棵梅树下,还是一样的蒙着脸。
      
      “恩,难得有人不嫌弃我,我求之不得”我雍懒的坐在梅树下,眼皮都不曾抬一下回答道。
      
      “为什么偏偏是他,你了解他么,他知道你么?这样就决定嫁给他,你会后悔的”
      
      “为什么不能是他?”我反问道“难道是你?呵呵,”我掩面笑道“比起你我还是了解他多一些,至少我看到过他的脸,至少,他愿意娶我,这些就够了”
      
      “你明明知道当年我不是故意的,当年你的表白太突然,我没有准备好,而一个人的脸真的有那么重要么?”
      
      “如果脸重要当年我就不会主动提出嫁给你?没准备好,既然没有准备好,何苦来招惹我,先告诉我什么是爱,然后又把我抛弃,一句没准备好就当真能算了么?”
      
      我站起来,隔着布抚摩他的脸“知道么?他的眼神,他的背影,他说话的语气都与你是那么的像”
      
      子风按住我的手停留在脸上“现在还来得及,再考虑一下”
      
      我使劲抽出手“你走吧,有些东西拥有的时候不知道珍惜,失去了便不会再回来”
      
      (六)
      
      赵公子送来的箱子里,我只穿了那套嫁衣,首饰银票什么的都送了苑里姐妹们,还有只石头,看起来不错,晶莹剔透,有鸡蛋那么大,好象中间还包着什么,看着喜欢便装在口袋里带着了。
      
      我是从后门走的,烟花女子出嫁还想怎样呢?看着身上的嫁衣,曾几何时,我也给自己做过那么一套,只是没机会穿便丢掉了,这套和那套倒还有些相像。像么?都过去那么久,我可能都不记得那套衣服的样子了。
      
      掀开身边的帘子,想第一次莫名其妙的来到这里,莫名其妙的进了淑苑,三年的时间,都不出来过,没想到这里变化竟是这么大。看到街上的人对我指指点点,我不去理会,合上帘子。睡会吧,睡着了,就不会胡思乱想了。
      
      即使隔着盖头,我依然感觉得到屋子里的人对我的鄙视,不屑。烦琐的程序我也知道我确实是作为赵家的当家少奶奶嫁过来的,对赵公子我感激,他给了我一个女子该有的尊重,同时,我也知道,大概除了感激我无法给他更多。
      
      揭开盖头的时候,我看到那张因为喝了过多的酒而变的有些红的脸。
      
      他用很大的力气抱我在怀里,在我耳边低声说“知道么,我等这天等了足足四年”
      
      “相公喝醉了,相识才不过两个月,何来四年之说”我挣脱他,想去倒杯茶给他醒醒酒。还没走一步,有被他一把扯回怀里“没错,四年,我记得清清楚楚”
      
      (七)
      
      看着被上的点点的落红,他猛拍自己的头,想努力回忆昨晚发生的一切。我知道,虽然他喝了酒,但只要努力想就会想起发生了什么,而不会像以前,越想只会越糊涂。
      
      “怎么可能,你?”他看着还正在梳妆的我问。
      
      “没什么可能,只是以前一个江湖骗子教我的幛眼法罢了,所有的客人,包括你都中着了,仅此而已”我淡淡的说。
      
      “对不起”他从后面抱住我,把头埋在我还未来得及输理的头发里,“如果我知道我一定会第一次在淑苑看到你就娶你回来,我居然还挣扎,居然还恨过你,对不起”
      
      “没什么,找到一个知道我是天下人最不齿的女人还愿意娶我的人,我很高兴”我笑着说“帮我梳髻吧,我们等下要去请安了”
      
      “恩,可惜你今天见不到我大哥,我很想介绍你们认识”
      
      “你还有大哥的么?他叫什么,对了,你呢,你叫什么?”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好笑,居然连自己的夫君都只知道姓氏。
      
      “我叫赵子岳,我哥叫赵子风,我爹爹就是当朝宰相”
      
      “子岳,子风,子风”本欲递给他让他帮我叉上的一只钗被我手一松,掉到了地上,钗上珍珠滚落一地。他没有发觉我的失态,从匣子里另选了只珠花给我戴上“这只才更合适你”
      
      (八)
      
      赵家府邸很大,从我们的屋子走到请安的厅里,一路上亭台楼阁,假山水榭,皇宫大概也不过如此,不愧当朝宰相。
      
      老夫人一脸平静,看不出对我的喜欢,却也不像其他人那样把鄙视写在脸上。我把茶捧给他,然后有捧了杯茶给老爷,他笑着接过去,“恩,好,不愧是岳儿的眼光,清丽脱俗,虽为青楼女子,却识得大体,一点不辱没家风”
      
      “谢老爷夸奖”站起来的时候却一个不小心,踉跄着向前栽去,子岳看到连忙伸手拉住我。一切都来不及了,看到我被扶起的同时,他们也看到了胸口正在流血的老爷和我手中的匕首。
      
      “对不起”我对子岳说“我不叫怡萱,我叫璇懿,郑璇懿”
      
      本来伸在半空中的手停住了,看来,他是知道那件事的。
      
      “来人,送老爷回房,快请大夫,至于她”他看了看我,“送回房里,好好看着”
      
      本以为是来个就地处决,没想到,他却还是念着一夜旧情,可惜,我却是养不熟的狐狸,这么做也是浪费精力而已。
      
      (九)
      
      “爹爹”,我喊他,死死拉住爹爹的手,不让来人带走他,可是我却也被人强行带走,我永远记得十六岁的那年,爹爹卷入党争,成为政治的牺牲品,郑家满门抄斩。
      
      游街的时候我清楚的听到街上的人说爹爹的死是为了给赵大人铺平宰相的道路,在那一刻,我恨上了他。押送我们的是赵大人的长子,监斩的是赵大人本人,这也是跟路人甲或是路人乙听来的。赵姓一家来灭郑姓一家,这不共戴天之仇就算是结下了。我努力记下他们的脸。
      
      我跪在刑台上,看先是父亲的头颅,然后是母亲的,大哥的,最后该是我的了。我闭着眼睛,等。然而刀却没有如我所原地落下:我被蒙面人所救。
      
      我恨他,要么救我全家,要么一个不救,可是他却救了我,独独救下了我。我哭过,闹过,寻死过,我记得,他抱我在怀里,温柔的告诉我,要坚强。是他在城外为我搭起小屋,带来生活所需,教我足以保护我的雕虫小计,然后在相处一年后我想以身相许的时候狠狠的拒绝了我。
      
      我记得那个下个雨的傍晚,我哭着跑出来,没有方向,只是一味的跑,精疲力竭后昏到在淑苑门前。醒来后便决定留下来,厚厚的妆下,没人会认出那张曾经等待砍头的脸。
      
      “怡萱”子岳的声音把我从往事的回忆中拉回“我还是喜欢唤你作怡萱,爹爹没事了,你也没事了,过去的事都忘了好么?”
      
      “没死么,看来我还得找机会再补一刀”我笑着说。
      
      “何苦这么执卓?明知道不可能成功的”
      
      “有些事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你出去吧,你不会懂的。”
      
      他小心的退出去,关好门“你们好好照顾少夫人,要寸步不离”
      
      (十)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能在我刺杀老爷后还能保全我在府中来去自由,吃穿用度也不比别家少奶奶差。然而我却再没有跟他讲过话,他已从房中搬了出去,只是每天都会来看看我,跟我讲会话,也不管我理不理他,都会把他在外面的所见所闻讲给我听。
      
      我不理他不是因为讨厌他,更不可能恨他,那日那一刀刺下的时候我突然想起爹爹常跟我讲的,他希望我过的幸福,而我却亲手毁了我已到手的幸福,尽管一切可能只是假象,但终究是被我毁了,还害了无辜的子岳。
      
      一如往常,我吃了晚饭,在园子里散步,却看到了一个长相与子岳有六成相的男子。丫鬟拉拉我的衣袖,“这是大少爷”
      
      我走过去,用手绢蒙在他的脸上,看他“真的是你”然后转身离去。
      
      他拉住我,“还好么?”
      
      “你说呢?”
      
      “对不起”
      
      “为什么说对不起,没看到我过的很好么?”我笑道。
      
      “对不起”
      
      “对不起,对不起,除了对不起你还会说别的么”我使劲挣开他的手,却因不知为什么一下失去了知觉,朦胧中感觉他抱起我,就这么睡下去也好,我自私的想。
      
      (十一)
      
      不知道睡了多久,努力睁开眼睛就看到爬在床边紧紧握着我手的子岳。
      
      “你醒了?饿不饿?哪里难受么?”他急切的问我,一次问三个问题,我想回答都不知道该先回答哪个。
      
      “来人,给夫人端些汤来,还有把大夫请来”虽然我没回答,他却一样做出的决定。
      
      他握我的手从未放开过“知道么,你有喜了,我们有属于我们的孩子了”掩饰不住的惊喜。
      
      我是女子,自己的身体自己能不知道么?这孩子来错了地方啊,泪水划过脸颊,既然都知道了,我还能说什么。
      
      花圆的石头搬走了不少,池塘的围栏被加高了,后面的丫鬟多了一倍,子岳看我的次数也比以前多了,待的时间也更久了,虽然我依然还是不与他说话。
      
      子风没来看过我,那日后我便没有再见过他,我也懒得去管,我吃的多,睡的多,孩子是无辜的,没理由让他跟着受苦。
      
      我一个人坐在摇椅上把玩那出嫁时带过来的石头,子岳突然进来,下了我一跳,把石头掉在了地上,正想弯腰去拣,子岳抢先拣了去,却不还给我。
      
      “这石头哪来的?”他用力抓住我的手腕问我,我从未见过他如此。
      
      “不是你给我的么?你送我的箱子里,它在那里面”为了不伤害已经五个月的宝宝,我老实回答。
      
      “为什么,他分明说过你只是旧友的妹妹,为什么却把这它送给了你”我看着近乎癫狂的子岳冲出去的时候,我意识到石头可能与子风有关。
      
      (十二)
      
      “你不是说怡萱只是朋友拜脱照顾的妹妹么?可你却送了你本该送给你妻子的传家宝,这就是你每次去小屋照顾他却不让我跟去的原因么,你也爱她,对么,大哥?”
      
      “她现在是你的妻子,以前的事有必要追究么?”没想到对兄弟他都是那么冷。
      
      “她爱的却依然是你,当我在淑苑见到她,第一时间告诉你,我想娶她,第一时间告诉你,而你却什么也不曾告诉我,当我是傻子还是木头?”子岳一拳打向子风,子风没有闪“她一直把我们家当她不共戴天的仇人,我不告诉你是为你好”
      
      “那你为什么不解释,你不可能不知道当年我们也不过是执行命令而已,真正的幕后黑手并不是你与爹爹。”
      
      “你调查了当年的事?”
      
      本来抓着子风领口的手放开了“恩,小怡刺伤了爹爹后,我就开始调查了,当年的事情并与我们没关系,你和爹爹只是被迫出面而已”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却认定是我们一家是元凶”
      
      我不是故意偷听,只是看到子岳那个样子跑出去,我担心孩子的父亲会出什么事情,所以才跟来。大约他们从未想过我会来到这个陌生的院落,才那么肆无忌惮的吵架,却被我一字不落的听了去。
      
      真相往往会残酷到让人无法面对,而我又不得不面对。我轻轻推开门,走了进去。
      
      我的到来让他们马上缄口不言。
      
      “怡萱,你怎么来了,回去吧,小心累着了,来人送夫人回房”子岳望着我满脸紧张,但我不知道他是紧张我的身体,还是紧张我是否听到了刚才的话。
      
      我拉起子岳的手“我们回房去吧”不顾子风的愤怒与子岳的诧异,“天色不早了,相公该回去了,大哥,我们先回去了”我不去敢去看子风,只是紧紧抓住子岳的手。
      
      或许这是最好的结局。
      
      (十三)
      
      梅花再开的时候,我的孩子出生了,儿子,很像子岳,梅树还是淑苑的那课,子岳帮我移来的,当他知道那棵树是我所栽便吩咐人移了过来,成了我唯一的嫁妆,我喜欢抱着月儿坐在梅书下讲他母亲,父亲,伯伯的故事。
      
      子岳得到儿子的同时失去了兄弟。
      
      子风自那日后便不知所踪,子岳说他是去江湖游玩了,然后那天便得到消息:他被一伙江湖歹人所害,尸骨无存。
      
      我甚至没有流一滴眼泪,我对子岳说“孩子娶名月吧,月亮的月,赵月”
      
      他搂我和月儿,说“好”。
      
      “人生自古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我低吟着子风曾经念给我听过的一句诗,昏昏欲睡,生孩子是个体力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