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不是我自愿的

作者:流水沧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1 章

      领着山姥切走进了屋里,栗原百合拉过来椅子坐下,然后抬头看向他。
      
      不出意料的,山姥切已经把被单全部拉了下来,遮挡住了他的整张脸,看起来就像个披着白盖头的新娘一样。
      
      栗原百合食指在桌面上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山姥切,可以过来一下吗。”
      
      山姥切一僵,然后僵硬的向前迈了一步。
      
      栗原百合看着他和自己隔着一米的距离,有些无奈。于是她只好站了起来,走到山姥切面前,伸出了手。
      
      察觉到她动作的山姥切下意识的就想逃跑,但被栗原百合出口制止。
      
      “山姥切,不要动。”
      
      栗原百合伸手将他脸上的被单掀开,看着山姥切那张俊秀的脸庞,微微叹了口气,“山姥切,我以为...你和我没有这么生疏的。”
      
      山姥切紧紧握着拳,他低着头,不敢抬头看面前的人。
      
      栗原百合将他头上的被单掀掉,看着打刀青年金色的头发,伸手轻轻揉了揉,然后和声道,“山姥切,抬起头来。”
      
      山姥切紧了紧手指,然后慢慢的抬起头,碧绿色的眸子看向她。
      
      面前的少女一头柔顺的银发披散在背部,她银灰色的眸子望向他,那双眼瞳中是一如既往的温柔,就像以前那样。
      
      山姥切眼中充斥着愧疚和自责的情绪,“我......”他有太多太多的话想和面前的人说,他的自责,他的愧疚,他犯下的错,还有...他从来不曾也不敢说出口的,他的心意。
      
      但是山姥切本来就不是个善于言辞的人,在发生了那些事情之后,他更加没脸来面对一直以来都温柔对待他的姬君了。
      
      栗原百合靠近他,伸手捧起他的脸,温和的看着他,“山姥切,看着我。”
      
      山姥切顺着她的牵引,低头怔怔的看着她。
      
      栗原百合银灰色的眸子缓缓变亮,在回来后第一次使用了自己的个性。她的手微微用力,让山姥切低了低头。
      
      金发的打刀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目光专注,碧青色的瞳孔中有着光。
      
      栗原百合轻声道,“好孩子,山姥切,你想要说什么就直接说出来,将你内心的想法告诉我;只有你告诉我,我才知道啊。”
      
      山姥切手指紧紧握着,眉心皱起,他的神情变得有些难受,眼底有水光浮现,仿佛下一刻就要摆脱栗原百合的个性控制。
      
      然而他只是低下了头,一如两人第一次见面时那样,将头埋在栗原百合脖子处,伸手环抱着她。
      
      “...姬君。”打刀青年的声音是一种带着沙哑的低沉,和他清秀的外表并不是很符合。“我...不想你离开。”
      
      他的手微微收紧,“不想要你离开...”他低声道,“想永远和你在一起。”
      
      栗原百合一只手轻轻抚摸着他的头发。
      
      山姥切虽然总是披着脏兮兮的被单,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就是邋遢的付丧神,相反,正如他的衣服虽然有些陈旧但是却很干净一样,被灰扑扑的被单包裹在里面的山姥切浑身上下都很干净,他的金发也很柔顺并富有光泽。
      
      栗原百合感受着柔顺的短发在自己指尖穿过,她安静的听着山姥切在耳旁的低语。
      
      “上次...对不起,我,没有阻止他们。”山姥切声音中满是压抑的情绪,“因为我...有了私心,对不起,对不起...”
      
      感受到脖子处有温热的液体留下,栗原百合微微一愣,然后无奈的笑了,“这样我还怎么生得起气啊。”
      
      打刀青年并没有听到她的话,只是不停的在她耳边道着歉。
      
      栗原百合被他抱在怀里,安静的抚摸着山姥切的金发,然后拍了拍他的头,解除了个性,“好了山姥切,已经过去了,我接受你的道歉了。”
      
      恢复了正常的山姥切一下子僵硬在那里,他感受到怀中温热的身体,回忆起了刚才自己做的事,一下子大脑当机。
      
      这......真的是,何等的......
      
      比上次喝醉酒还要失态。
      
      山姥切猛地脚步不稳的后退两步,然后蹲在地上用被单把自己蒙了起来。掩藏在被单下面的英俊的脸庞变得通红,连着脖子都红了起来。
      
      他羞愧的说话都说不稳了,“姬、姬君,我、刚才...我...”
      
      栗原百合弯腰揉了揉他的头,“看来这一次你要恢复很长时间啊。”上次她对山姥切使用了个性,让他攻克了自己害羞的性格说出了心里话,然后帮他手入了之后,这个金发打刀就连着躲了她好多天。
      
      而且还不是那种避着她走的那种躲,偏偏他还跟在她身后,然后在她发现他的踪迹之后连忙躲开。
      
      栗原百合起初还以为是因为自己对他擅用了个性,而让山姥切讨厌了她。但是后来她却发现好像不是那么回事。
      
      金发打刀并没有讨厌她,反而...还很关注她。
      
      想到这里的栗原百合决定让山姥切自己先降下温度,她准备回到座位上时,忽然感觉自己被人拉住了。
      
      栗原百合一愣,然后回头看去。
      
      山姥切还低着头,但是手却拉住了她的衣服,他的指尖还带着不易察觉的微颤;就像一个明明怕人怕的身子都发抖了的金发猫咪,但还是瑟瑟发抖的蹭在她的腿边。
      
      “别、别走......”这句话几乎耗费了他全部的勇气。
      
      栗原百合霎时就心软了。
      
      她弯了弯眸,然后弯腰拉过山姥切的手。
      
      被拉到手的山姥切一僵,下意识的想撤回手,但是又舍不得指尖的温暖,他抿了抿唇,停在原地没有动。
      
      栗原百合将山姥切拉了起来,然后伸手将他头顶的被单调整了下位置,“就算再怎么害羞,也总要看清脚下的路吧,如果伤到的话就不好了。”
      
      山姥切神情一僵,耳朵烧红了起来。“这、这种事情才没关系...反正我只不过是个仿品...”山姥切的话语猛地一顿,然后说错话般的抿了抿嘴唇,心底有些发慌。
      
      姬君她...并不太喜欢他这样看低自己。
      
      栗原百合无奈的勾起唇,“山姥切啊...”
      
      山姥切有些慌张,想要说些什么补救,但是却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如果他能像加州清光或者鹤丸国永那样就好了,口齿伶俐,讨人喜欢,还会撒娇。
      
      总好过现在这样,阴沉自卑,不讨喜...
      
      好不容易,好不容易姬君回来了,他...他为什么又要说这样的话,他不想...这个人讨厌......
      
      栗原百合伸手在山姥切眼前晃了晃,“山姥切?”
      
      山姥切猛地回了神,看着面前的银发少女,手指猛地一握。
      
      栗原百合神色一顿。在那一瞬间,她察觉到了一丝微妙的暗堕的气息。就在山姥切的身上。
      
      虽然知道面前的付丧神并没有暗堕倾向,但是那一瞬间的气息,也是不太妙的。
      
      想到这里的栗原百合拉过山姥切的手,然后带着他走到座椅旁。
      
      山姥切老实的跟在栗原百合身后。
      
      栗原百合拉过他,然后让他坐在椅子上。
      
      山姥切本来下意识的想起来,但却被栗原百合按住肩膀坐了下来。
      
      他有些无措,“姬君?”
      
      坐下来的付丧神总算比栗原百合矮了。栗原百合低头看着他,然后伸手捧起山姥切的脸,直视着他的双眸,认真道,“山姥切,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时,我曾说过的话吗?”
      
      山姥切一顿。
      
      【我在期待着你啊。】
      
      【无论是名震天下的三日月宗近,亦或者是珍贵稀有的鹤丸国永,在我眼里,和你都是一样的。】
      
      【我在乎着的,只是站在我面前的山姥切国光啊。】
      
      想到这里的山姥切的脸红了起来,他感觉身上有些发热,不自在的蜷缩了下手指,“我...记得。”
      
      栗原百合弯唇,“还记得你曾对我说过的自我介绍吗?”温柔的注视着打刀,栗原百合重复起了他曾说过的话,“‘我是山姥切国光,受足利城主长尾显长的委托所打的刀,是山姥切的纺织品,但是并不是什么冒牌货’——”
      
      她低下头,在山姥切额头上轻轻一吻,如同第一次见面时那样。
      
      “——而是国光的第一杰作。我为你自豪着啊,山姥切。”
      
      山姥切猛地睁大双眸,碧色的眼瞳如同上好的翠玉,融着璀璨的光芒;他的眼里倒映着少女的精致的容颜和唇角温柔的笑意,山姥切握紧了手,“...姬君。”
      
      栗原百合看着他,“所以山姥切,请更加的相信自己吧,可以吗?”
      
      山姥切定定的看着她,心底仿佛有海浪拍打,然而这海浪却是温暖的,仿佛温泉水一样,让人忍不住沉溺其中。
      
      他看着眼前温柔而专注的看着他的少女,轻轻点了下头。
      
      栗原百合安心的笑了下,“这样我就放心了。好了,山姥切如果想做什么的话就先去做吧,我要想想安排内番还有出阵的事情,啊,还要写报告递交给时之政府。”
      
      山姥切连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给栗原百合腾出位置,这时他才注意到自己之前把头顶盖着的被单给弄掉了。
      
      他刚想重新盖上,就注意到栗原百合看了过来。
      
      栗原百合看着披着灰扑扑被单的山姥切,又看到他那头漂亮的金发,配着他俊秀的脸庞,看起来像一个落难王子那样。
      
      这时栗原百合目光微微一动,移到山姥切头顶处,她有些迟疑的问道,“山姥切,可以低下头吗?”
      
      山姥切微微不解,但还是照做着低下了头。
      
      栗原百合看着山姥切头顶的呆毛,不由笑了下。
      
      这根呆毛她以前见过。之前她本来以为这是山姥切睡觉的时候不小心弄出来的,也就没有在意,现在看来...似乎是天生的?
      
      山姥切耳朵有些红了,“姬君?”
      
      栗原百合轻轻摆了下手,“没事。啊...山姥切,你的金发很漂亮。”
      
      山姥切微微一顿,这句话夸奖他并不是第一次听到,然而无论什么时候听到他都觉得不好意思......同时心底有着不容忽视的窃喜。
      
      “我......”他下意识的又要说那句挂在嘴边的口头禅,但是话要出口又顿住了。接着他又想说“反正没有那些天下名刀好看”,但是顿了顿,并没有说出口。
      
      栗原百合看了他一眼,“要不要考虑将被单放下来?”她顿了下,“啊抱歉,这对山姥切来说有些为难你了吧,抱歉,请不要在意。”
      
      山姥切抬手轻轻碰了下自己的金发,心跳快的如同打鼓,他咽了下口水,紧紧握着拳,脸庞绯红,“如、如果姬君喜欢的话...”
      
      在那双银眸的注视下,他听到自己说道,“...在我担当近侍的时候,我、我可以将被单取下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啊啊啊啊一写山姥切我就嗨了
    小百合吃软不吃硬,极其吃软,非常吃软
    【_(:з」∠)_现在的这章是存稿时候写的,然后,啊啊啊这文好冷啊,小可爱们留个言呀】
    *
    感谢读者“艾薇”,灌溉营养液 2019-04-28 13:02:35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