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娇软服人

作者:云杉物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收网

      
      吴碧莲终于如愿以偿地进了宫,可是脸上奇痒无比,短短几天,整个脸肿得像个馒头似的。
      
      周武王来到吴碧莲的寝宫,看到她这样,连忙借故有事离开。
      
      褒姬见周武王一连几天都没去吴碧莲那儿,自然知道他是厌倦了。先前的苦恼瞬间烟消云散,便劝慰道:“大王,这吴碧莲,你不喜欢,就送回去好了。省得别人说你抢大臣的妻子,传出去不好听啊。”
      
      “爱妃说的极是。”
      
      这几日,李隋称病,没有上朝。
      
      李府上下缄默不语。
      
      李老夫人更是将李隋骂了个底朝天,说什么李家祖宗的脸都被他丢尽了,简直娶了个娼妇!
      
      苏软端着茶杯,看着李老夫人破口大骂的样子,简直觉得可笑。这吴碧莲是她应塞给李隋的,也是她将吴碧莲接来养在身边的。
      怎么现在反倒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真不知她是真糊涂还是装傻。
      
      李隋拉拢着脑袋,一言不语。
      
      宫里的太监,拿着圣旨,带着吴碧莲来到李府,宣读圣旨:“奉天承运,皇帝照曰,碧莲思家心切,郑特许吴碧莲归家,侍奉老母,以尽孝道。钦此。”
      
      李家众人跪下接旨。
      
      被公公包好了红包,终于将宫里的一行人送走。
      
      待李府上下查看吴碧莲,才发现她整个脸都肿成了馒头,还在喃喃自语:“我要生机丸,我要生机丸。”
      
      “来人,将碧莲带入院子,好生看管。”李隋吩咐道。
      
      夜深人静,苏软带着小翠来到吴碧莲的院子。
      
      “夫人,请留步,主君吩咐过了,谁也不能进去。”
      
      “放心,我和主君说了。”苏软冷冷道。
      
      “这?”
      
      “出了事我兜着。”苏软带着小翠和几个老嬷嬷走进屋内。
      
      吴碧莲脸色发黑,借着微弱的烛光看清来人正是苏软,她强撑起身子,怒吼道:“苏软,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吗?我告诉你,我们没完,只要我没死,我就还可以变美,就可以再次击败你。”
      
      “你们先下去。”苏软转身吩咐道。
      
      小翠领着老嬷嬷退到了门外。
      
      “你要干嘛?你把下人们都支开,到底要干嘛?”吴碧莲撑着床,往后挪了挪。
      
      “你以为,我会那么好心,让你进宫?你以为,我会忘了你对我做的一切?你害我短腿,割了小翠的舌头,通风报信让李隋抓了我娘亲,我会那么容易放了你?”
      
      “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吴碧莲摸着脱皮的脸,嘶吼道。
      
      “我可什么都没做,”苏软笑了笑,“只不过让你的贴身侍女,将西域的毒药姬血花掺和在你的胭脂中,你日日夜夜涂在脸上,虽然艳丽,可是毒药早已侵入血隋,你会一天天脱发、脱皮,毁容致死。”
      
      “你,你这个毒妇!!!”吴碧莲爬下床,要去抓苏软。
      
      苏软一脚将她踹开:“真是冥顽不灵!死或许对你是解脱,我要你好好地活着,看着自己一天天变丑,慢慢死去。”
      
      “毒妇!!!”吴碧莲底下血泪,“我真是后悔,后悔当日在柴房时没有杀死你,你就是个祸害,祸害啊!”
      
      吴碧莲大喊一声,晕厥在地上。
      
      翌日,李老夫人传话让苏软速速过去。
      
      李隋坐在大厅中央,面色难看得有些可怖。
      
      李老夫人拉着旁边的女子,朝李隋笑道:“吾儿啊,这是我表妹的外甥女李梦涵,刚来,不太熟悉,你带她去花园走走。”
      
      李隋今日面色阴沉地可怕,带着那李梦涵走了出去。
      
      “刁妇!还不速速跪下!”李老夫人杵着拐杖怒吼。
      
      苏软笔直地站着,目视前方,不卑不亢:“不知儿媳何罪之有?”
      
      “还不认罪?昨夜,你去吴碧莲的住处动用私刑,将她逼死。除了你,没有任何人去过。难道要将你送入刑部,严加拷打,你才会认罪?”
      
      苏软笑了笑,坐在椅子上,喝了口茶:“可奴家怎么觉得这一切都是李老夫人筹划的,现在吴碧莲对你没有用处了,你便昨夜派人悄悄将她除去。嫁祸奴家,只是为了让你那不入流的表亲戚成为当家主母,续写你娘家的荣华,不是吗?”
      
      李老夫人被今日苏软这目无尊卑的样子气得全身发抖,她指着苏软骂道:“一派胡言,全是一派胡言!!李隋是我亲生的儿子,我有必要为了捧我的娘家人,随意塞个人给他吗?”
      
      “可问题李隋并不是你的亲生儿子。”
      
      “你在胡言乱语些什么?”李老夫人气得将拐杖摔在地上。
      
      “李隋身上那块胎记怎么来的?”
      
      “那是生下来就有的胎记。你在这里胡搅蛮缠些什么?”
      
      苏软摇了摇头,坐下叹了口气:“李老夫人,你杀害了李隋的亲娘,还好她丫鬟炸死,自己从坟墓里用用刨开了一条生路。李隋身上的胎记是他娘用炭火烤过的玉佩烫出来的。”
      “你怎么会知道的?”李老夫人恢复了镇定,冷冷道。
      
      “啪!”李隋踹开门 ,一把将李梦涵推在地上。盯着李老夫人一言不语。
      
      李梦涵拉着李老夫人的裙摆:“表姨妈,他都听到了,全听到了。”
      
      “住嘴!”李老夫人扇了她一巴掌,怒喝。
      
      “这院子所有人的人都疯了,任何人从现在起都不可以离开半步!”李隋吩咐道。
      
      苏软走到李隋面前,牵着他的手:“我们去祭拜下你娘亲吧,这样她泉下有知,也能心安了。”
      
      李隋抱着自己的头,怒喊:“我竟然叫了我的杀母仇人二十多年的阿娘,敬重了她二十多年。”
      
      苏软看着眼前痛苦的男子,心里别提多痛快了。
      
      苏软心里叹道:“上天何其公平,你玩弄了我的真情,却不想自己被别人玩弄了一辈子,孝敬了杀母仇人二十多年的日子不好受吧?真是自作自受!”
      
      周武王荒淫无道,残害忠良,还搞出特务机构,暗杀忠臣,恰逢大雪连连,民不聊生,真是侯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各地接连发生□□,清海王刘兴带着百万大军从西部边陲起义,一路北上,所到之地,民心所向,毕竟清海王驻守边陲十余载,将一个干瘪贫穷的西部,发展成为一个富饶的边陲,人人安居乐业,在兵荒马乱的大周,已经成了传奇。
      
      大周的将领钦佩清海王,甚至打开城门投降。大周的居民听闻清海王要来了,带着瓜果相迎。
      
      而周武王依旧醉生梦死,夜夜笙歌。
      
      美人乡,英雄冢。
      
      如今的周武王早已失去了当年的壮志豪情,一心沉迷在褒姬的温柔乡里,沉醉不知归路。
      
      清海王刘兴终于攻破京城,禁军们四下逃散。
      
      繁华热闹的皇宫,一下子冷清起来,只听到乌鸦的鸣叫。
      
      “你来了?”褒姬穿着皇帝的衣服,坐在九五之尊的龙椅上,笑着看向清海王刘兴。
      
      “毒妇!你迷惑周武王,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就算了,为何残害百姓?”刘兴扒起刀指向褒姬。
      
      “我毒?当初是谁,看着我被周武王强抢入宫,不敢说一个字?你一路北上,若不是我迷惑周武王,不理政事,你以为你可以那么容易就攻入大周的京都?”
      
      “可是我阿妹长歌公主呢?若不是你谏言,她会被周武王逼迫嫁入突厥?”想到自己的阿妹,刘兴眼睛鲜红,握着刀的手,有些颤抖。
      
      褒姬纵身一跃,扑向刘兴手中的长剑,整个身体被长剑刺穿。
      
      刘兴抱住褒姬跌落的身体:“你这是何苦?”
      
      褒姬笑了笑,眼中含泪:“自从我进宫的那一刻,就想没想着活着出去。迷惑周武王,颠覆大周王朝,也是为自己出一口恶气。”
      
      褒姬说到一半,口中不停吐着鲜血:“阿兴,我虽然恨过你,但从未怪过你。我就要走了,周武王已被我毒死,然后五马分尸,传国玉玺在龙椅下面。如果有机会见到长歌,待我替她道歉。”
      
      “不要!”刘兴抱着褒姬冰冷的尸体哭了起来。
      
      屋里燃着炭火,李隋盖着三层厚厚的被子,躺在床上,面色苍白,全身软弱无力。
      
      苏软如三月的桃花般娇艳可人,她搅拌着碗中的汤药,用勺子递到李隋的唇边:“喝了吧,夫君,很快就能好起来的。”
      
      李隋捶着胸口,剧烈地咳嗽:“我是不是好不了了?我这一病,都病了十多天了,还总不见好。”
      
      苏软笑了笑,放下汤碗,推开窗户,白鸟鸣叫,春来了。
      
      “别打开窗户,窗头风,冷!”李隋怒斥道。
      
      苏软并未听从李隋的吩咐,反而将丫鬟把所有窗户打开,然后支开了所有人。
      
      李隋咬着牙,狠狠地瞪着苏软。
      
      “怎么了?”苏软微笑着,依靠在椅子上,撑着脑袋,肆意地看着李隋。
      
      “你是不是在汤药里放了什么?”
      
      苏软低头浅笑:“看来你还没那么傻。将我阿娘抓获,流放边疆,将我的腿踹瘸了,纵容吴碧莲给我灌下红花水,你做了那么多恶事,将你千刀万剐都够了!”
      
      “来人!来人!”李隋抓着被子叫喊道。
      
      苏软端起茶杯,悠闲地喝了口茶:“何必白费力气?李府的下人们早就被我换下了。”
      
      “哦,对了,喂你喝下了七日断肠草,今日正好是第七日,好好享受下肝肠寸断的滋味吧,”苏软走到房门口,转身回头一笑,“正好和你最爱的碧莲表妹在底下团聚。”
      
      长歌公主怀抱着一个婴儿,跟随着李潜,坐着马车,逃回大周。
      
      “大周,我回来了!”长歌紧紧拽着婴儿,全然不顾婴儿的哭啼声,眼中,只剩下狠厉。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