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娇软服人

作者:云杉物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真相

      
      “你还敢来?昨日要银子不成,今日便编了这天大的谎话,真是滑天下之大稽。”苏老爷怒斥苏软。
      
      苏软举起手指:“我发誓,爹爹,阿娘正被关押在天牢里,危在旦夕。不信可以去看看。”
      
      “看?为什么看?你阿娘早就与我和离,她的生死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苏软身子一顿,整个人险些晕倒在雪地里。
      
      二十年的夫妻,她没想到爹爹竟然这么绝情,对阿娘的生死视若无睹。
      
      “爹爹!就算你不考虑夫妻的情分,你也应该想想,当年你不过是个跑堂的伙计。如今苏家的金山、银山都是在我外祖父的根基上发展来的。不救阿娘,你不会愧疚吗?”苏软颤抖着身子,红着眼,头上沾满了雪花。
      
      “不要再和我提过去,若没有你阿娘和你外祖父的支持,就算白手起家,我照样能叱咤商海。送客!”
      
      苏软深吸了一口气,颤颤巍巍地站起,跪久了,腿有些发麻,又跌落在雪地上。
      
      “来人,将大小姐拖出去。”
      
      两个壮汉夹着苏软,将她扔了出去。
      
      李府的马夫实在看不下去,将苏软扶上马车。
      
      苏软侧卧在马车里,突然想就这样死去,和阿娘一起死去,逃离这冰冷的世界,奔向那温暖的天堂。
      
      在这个男权的时代,一个不被男人宠爱的女子,活着就是受罪。阿娘如此,自己亦是如此。
      
      然而,上天总是爱开玩笑。不想死的人可能一个意外就一命呼呜。而想死的自己,却怎么都死不了。
      
      马车终究到了李府,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
      
      苏软强打起精神,走下马车,奔入李隋的书房。
      
      推开门,雪花飘进屋内,苏软呆立在李隋的面前,一言不语。
      
      李隋放下笔,笑道:“银子要回来了?”
      
      苏软低头不语。
      
      “那就是没要到了,我给过你机会,如今可别怪我绝情啊!”
      
      苏软抬起头,看为微笑的李隋,感觉他就是人间的魔鬼。她恨,恨自己为何执意嫁给他,为何自己把所有的嫁妆毫无保留地给他。
      
      “李隋,你想想,当初你来求亲。我阿爹是不同意的,他觉得你官职卑微,家底贫乏,是成不了大器的。是我阿娘,不要你的聘礼,将我许配给你。”苏软呼唤着,她企图唤起李隋最后一些良知。
      
      “我说过,要么你送我银子,要么我将你阿娘送入刑部。”
      
      “可以看在我们夫妻一场的份上,让我见阿娘最后一次吗?”苏软问道。
      
      李隋考虑片刻,终究点了点头。
      
      苏软来到户部的天牢,只见阿娘被套着铁链,锁在水牢之中。
      
      “阿娘!”苏软飞奔了过去,跪在地上,“女儿不孝,未能救你出来。”
      
      苏母睁开了疲惫的双眼:“莫哭,我的孩儿。你一直是娘的好孩子。只不过和娘一样,爱错了人。听娘的话,趁你还年轻,赶快离开李隋,去西部,那里天高海阔,重新开始新的生活。周武王荒淫无道,大周恐怕不久将大乱。”
      
      “阿娘,如果你死了,我也不想活了。”苏软趴在地上,哭了起来。
      
      “人各有命,何必执着?你赶快回去吧。”苏母闭上了眼,不再理会苏软。
      
      苏软就这样看着阿娘,想把她映入脑海。因为她知道这次恐怕就是永别。
      
      李隋终究将苏母送到了刑部,周武王大喜,狂赞他大义灭亲,升官为户部侍郎,并让百官向李隋学习。
      
      那日正好是宠妃褒姬生辰,周武王没有杀生,让苏母流放到西部边陲去了。
      
      苏母流放那日,天空的雪仿佛要将整个大周淹没。
      
      苏软将厚厚的皮袄裹在阿娘身上,又把暖炉塞在她手里。给随行的士兵每人一百两纹银,拜托他们照顾好娘亲。
      
      “送君千里,终有一别。苏软,记住为娘说过的话,离开李隋,好好生活。你快回去吧。”苏母抓着苏软的手,劝道。
      
      苏软含着泪,目送着阿娘踩着雪地离开。
      
      直至苏母走远,看不见了,苏软才打算离去。
      
      可是站在雪地里太久,身子已经冻得发麻。
      
      小翠搀扶着苏软向马车慢步挪去。
      
      “夫人,请留步!”一个老妇跑向苏软,抓着她的手,急切道。
      
      “你是?”苏软皱眉,思索片刻,还是没想起之前在哪里见过眼前的老妇 。
      
      “夫人,请随我来。我有重要的事对你说。”
      
      苏软见老妇言辞恳切,苏软没想那么多,带着小翠跟随老妇来到一个破败的小院。
      
      老妇向苏软递上茶,苏软并没有喝下。
      
      “老人家,我看你似乎有急事才跟着你来这里,到底有何事?”苏软有些急切。
      
      老妇递给苏软一个玉佩。
      
      “这是什么?”
      
      “这个玉佩是当年我家夫人剩下李隋时,用炭火将玉佩烤红,然后在还是婴儿的李隋身上,烫出了一块胎记,在他的胸口上。”老妇正色道。
      
      苏软疑惑了:“李老夫人为何在自己儿子身上烫下胎记?”
      
      “诞下李隋的并不是李老夫人,而是我家小姐清濛。”老妇红着眼睛,“我家小姐本是青楼艺伎,被李老夫人买了回去,说生下男儿,便可以让我家小姐做小妾。”
      
      老妇有些不忍,她闭上眼睛,哽咽着:“我们小姐虽是艺伎,却饱读诗书,思虑周全。她早就对我说怀疑被买回来,可能就是为了传宗接代,担心生下孩子,自己性命不保。我还安慰她多想了,哪知道我家小姐一语成箴啊。”
      
      “李隋根本不是李老夫人的儿子,而且李老夫人害死了李隋的亲娘?”
      
      老妇点了点头。
      
      “你先别急,”苏软从兜里掏出一张两百两的银票,“你暂居这里,等待时机成熟,我会通知你,让你见主君,但不是现在。主君目前十分信任李老夫人,绝不是你露面的好时机。”
      
      “老奴明白。”
      
      苏软安抚了老妇片刻,便坐马车离开。
      
      马车内,苏软弯起嘴角,心里笑道:“李隋啊李隋,如果你知道平日里敬重的阿娘是杀死你亲娘的凶手,你会怎样?”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