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娇软服人

作者:云杉物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鞭打

      
      苏软闭上了眼睛,克制住身子的颤动,喃喃道:“我知道了,今日我便回娘家要些银子。”
      
      李隋从身后抱住苏软:“有你在我身边,我安心多了。”
      
      在李隋温暖的怀里,苏软并未感到渴望已久的暖心,反而冰寒刺骨。好像整个人被一条大蟒蛇缠住,压抑地透不过气。
      
      苏软笑了笑,借故告辞。
      
      回到屋内,苏软让小翠赶快生火,将所有的炭炉都搬到屋内,霎时间昏暗的屋子火光通明。
      
      苏软长长地吐了一口气,终于暖和了些。
      
      回忆起自己过往对李隋的爱慕,真的是迷了心窍,乱了心神。
      
      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只要想到李隋,苏软的心就砰砰跳个不停,无法自已。
      
      “再帮他最后一次吧。”苏软整理了衣衫,插上金簪,让小翠备好马车,一个人独自前往苏府。
      
      马车颠簸地前进,苏软的心也被震得七上八下。她皱着眉头,坐在马车内,抠着手指,实在不知待会儿该如何开口。
      
      到了苏府,苏软硬着头皮敲了敲门。
      
      家丁打开门,一看到苏软,兴奋道:“大小姐,你回来了?”
      
      “陈伯,好久不见。”苏软微笑点头。
      
      “快进来,”陈伯招呼苏软进来,“老爷出去了,现在只有赵小娘和二小姐在府上。”
      
      苏软来到正厅,坐在椅子上,喝着茶。
      
      环视四周,发现一切都变了:整个正厅由原来的古朴变得金碧辉煌,就连喝茶的瓷杯也变成金杯。
      
      熟悉的气息已经不在,仿佛从未来过这里,一切都是那么陌生,苏软将茶杯放下,不安地等着爹爹的到来。
      
      “苏软回来了?怎么也不派人通知一声?我好做几个你喜欢的菜。”赵小娘笑意盈盈地走到苏软身边,抓着她的手,亲昵道。
      
      苏软不动声色地抽回自己的手:“我是来找爹爹的。”
      
      “老爷在外面办事,你等一下,这是我泡的枸杞菊花茶,你尝尝。”赵小娘将茶送到苏软面前。
      
      苏软视若无睹,目视前方。
      
      苏莯从门外冲了进来,指着苏软大骂道:“你摆什么谱?我阿娘亲自给你倒水,你还装着没看见。”
      
      “妾,就是奴仆,我身为嫡小姐,有必要接一个奴仆的茶吗?”
      
      “你早就嫁作人妇了,还天天以嫡长女自居,要不要脸?”苏莯翻了个白眼,坐在赵小娘身边,斜着眼睛看向苏软。
      
      苏软笑了笑:“的确,我已经嫁作人妇,比不得你,被休了,恢复自由身。”
      
      “你!”苏莯站起身,卷起衣袖,向苏软打去。
      
      赵小娘起身拦住苏莯,给了她一巴掌:“丢人现眼的东西,还不快给我下去?”
      
      “娘,你打我?”苏莯红着眼睛,不解道。
      
      “下去!”
      
      苏莯无奈,捧着脸,哭着跑了出去。
      
      赵小娘跪在苏软面前,拜了一拜:“不知道嫡小姐回苏府,有何贵干?”
      
      苏老爷正好办完事回府,看到苏软坦然地坐在椅子上,接受者赵小娘地跪拜,气得浑身颤抖:“你这个不孝女!”
      
      苏软气定神闲道:“她自己要跪,没人逼她,我能怎么办?”
      
      “来人,拿鞭子!”苏老爷沉声道。
      
      “不要啊,不要啊,老爷,苏软是嫡长女,她夫君又是户部外郎,万万打不得。”赵小娘拖着苏老爷的衣袖,哭诉道。
      
      “闪开!”苏老爷一把将赵小娘推开,狠狠抽打着苏软。
      
      苏软闭上眼睛,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任由苏老爷抽打。
      
      苏软的身上被抽出一道道伤痕,头发乱了,口角渗着血,犹如一棵枯树,不言不语,不悲不哭。
      
      苏老爷打累了,扔开皮鞭:“你来这儿干嘛?昨夜你不是说要和我恩断义绝吗?”
      
      “爹爹,我夫君想要户部侍郎之位,需要些银子打点。”
      
      “滚!”苏老爷咆哮道。
      
      赵小娘拍着苏老爷的胸膛:“老爷,消消气,别气坏了身子。”
      
      苏软弯起嘴角,嗤笑着自己:明知道要不到银子,为何还要来。或许是不甘心吧,还存有一丝希望爹爹会顾念旧情。
      
      苏软跪在地上,朝苏老爷拜了拜,转身离去。
      
      苏软到李府时,李隋早已下朝回府。
      
      苏软快步走向自己的别院,不愿意狼狈的样子被其他人看到。
      
      “苏软!”李隋快步奔了过来,“结果怎样?”
      
      苏软摇了摇头。
      
      吴碧莲走上前,对李隋说:“夫君,我那有些珠宝,或许能助你一臂之力。”
      
      李隋立刻跟着吴碧莲去了她的别院。
      
      苏软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心空荡荡的,已经忘记了疼痛。
      
      她摸着自己有些红肿的脸,眼中闪着泪花。
      
      “他看到了吧?他应该看到了,可是为什么不关心我伤得重不重呢?”想到此处,泪水再也忍不住,滑落了下来。
      
      “哦呵呵呵,你那夫君怎么完全不把你当一回事啊?”系统客服X号捧着葡萄,跳了出来,它一颗一颗猛吃葡萄,连葡萄籽也一并吞入肚子里。
      
      苏软低声抽泣着,一言不语,快步向自己的院子走去。
      
      “我说你啊,还是收拾包袱离开算了,反正李隋不喜欢你,你留在这里只是当电灯泡。”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
      
      小翠见到回来的苏软脸上那些伤痕,着急得直跺脚。
      
      连忙用毛巾裹着冰块让苏软敷在脸上。
      
      苏软躺在床上,自己也想不通明知回府没有什么好果子吃,为何因为李隋一句话,就为他回去要银子。
      
      吴碧莲将装满珠宝的首饰盒递给李隋:“虽然不多,也是奴家的一片心意。不过夫君,通过打点来要一官半职,终究是下下之策。”
      
      “那你有什么好的办法?”
      
      “如今,周武王沉醉于酒池肉林,天下怨声载道。叛军四起,京都也不少地下党,倘若夫君能抓住地下叛党,还用担心升迁的问题吗?”
      
      吴碧莲莞尔一笑,仿佛一道阳光,瞬间驱散了李隋内心的焦躁与不安。
      
      李隋将吴碧莲搂在怀中,欣慰道:“也只有你,能解我心中忧愁。”
      
      李隋立刻带着手下在京都挨家挨户捉拿叛党。
      
      当他得知今夜子时一群叛党会集结在东林寺策划刺杀周武王时,立刻潜伏在东林寺边上的客栈。
      
      一到子时,便带着一群人冲入东林寺的厢房。
      
      只见一个尼姑打扮的女士伙同几个江湖人士围在一个桌边仿佛商量着什么。
      
      那几个江湖人士见情况不对,便跳窗逃走。
      
      而那个尼姑不会武功,只能束手就请。
      
      李隋搜查出反叛的通信,确认眼前这尼姑便是叛贼。
      
      借着微弱的火光,终于看清尼姑:竟然是消失已久的苏软的阿娘。
      
      “来人!将她压下去!”
      
      一大清早,苏软还没睡醒,并被吵醒,丫鬟禀报说是李隋身边的小厮阿鲁求见。
      
      苏软对这个阿鲁有些印象,当年他娘重病,是自己给了他一笔银子救急。自从那时起,阿鲁就对苏软感恩戴德,什么事都提点下自己。
      
      穿好衣裳,苏软立刻接见了阿鲁。
      
      “夫人,不好了,主君抓了苏老夫人。”
      
      “什么?”苏软站起身,险些差点晕倒。
      
      小翠连忙上前扶住苏软:“呜呜呜!”
      
      “放心,我扛得住。”
      
      苏软整理了下思绪,便去了书房。
      
      下了一夜的雪,苏软一瘸一拐地走着,心里暗骂着自己:“为什么还要对李隋心存幻想,早该知道他是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自私自利的人啊!”
      
      寒冷的天气让苏软的腿痛到了骨髓,脑海中又浮现出那日李隋为了吴碧莲,将她的腿踹断的决绝。
      
      她不敢多想,只想快些找到李隋,求情。
      
      来到李隋的书房,他正黯然地坐在桌前写字。
      
      “你抓了我阿娘?”苏软顾不得什么礼节,冲上前去问道。
      
      “你知道了?”李隋并未停笔。
      
      “可以放了她吗?”苏软跪下,抓着李隋的衣袖哭诉道。泪滴落下,浸透了宣驰,将字染花。
      
      “可我要升迁,没有五万两银子,我只能将叛贼献给周武王,立功换官职了。”
      
      “给我半天时间,就半天,我一定能要到五万两白银!!!”
      
      “我没有什么耐性,尽快。”李隋搁下笔,冷冷道。
      
      苏软快速起身,一下子没站稳,险些跌倒。
      
      李隋抱住苏软:“小心些。”
      
      苏软点了点头,眼前这个曾让自己魂牵梦绕的男子,如今竟觉得如此恶心。他就是魔鬼,一个没有心的魔鬼。
      
      苏软没有时间伤感,她立刻让小厮驱车前往苏府。
      
      到了苏府,苏软使劲地敲着门。
      
      家丁打开门,看到苏软,用木棍拦着她:“老爷吩咐了,大小姐你不得入内。”
      
      “爹爹!”苏软用尽力气大喊。
      
      “你别费力了,老爷还没醒。”
      
      苏软顾不得许多,冲了进去。
      
      家丁为了拦住她,撕破了她的外衣,扯断了她的头发。
      
      此时的苏软仿佛忘了伤痛,奔向苏老爷的卧房:“爹爹!”
      
      “快出去!吵醒了老爷,我们都没好果子吃。”家丁门抓着苏软的额脚往外拖。
      
      苏软双手趴地,手指在混着泥土的雪地里留下了一道道血指印。
      
      苏老爷披着皮袄走了出来。
      
      家丁们连忙跪下:“老爷,我们劝了也拉了,可是大小姐非要跑进来。”
      
      “你们先下去。”苏老爷朝家丁挥了挥手。
      
      “爹爹,李隋将阿娘抓入了大牢,说要五万两白银才放出阿娘,否则就要以犯上作乱的罪名将阿娘送到刑部。”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