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娇软服人

作者:云杉物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恩断

      
      苏莯被张晃猛烈的一巴掌扇醒,迷糊地睁开了眼,看着衣衫不整的自己,整个人都是懵的。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苏莯抓着自己的头发,努力回忆之前发生的一切。
      
      张晃掐着面首的颈脖,狰狞道:“你们暗渡成仓了多久?”
      
      面首仰头大笑,摸着苏莯的手:“我们好了几年了,她还时常向我抱怨她夫君不能满足她,让她寂寞难耐,那个不行的人是你吗?”
      
      看热闹的官妇们忍不住捂嘴偷笑。
      
      苏莯闭上了眼,揪着衣裙,心叹:“完了,那面首定是将自己错认成苏软,这下子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那面首不愧是久经情场的高手,收了钱,自然是将这情夫的角色扮演得淋漓尽致。
      
      他翻滚着,来到苏莯的身边,亲吻着她的小手:“原来你的夫君比你说的还暴力,还不和他和离,难道要留下来被他打死吗?”
      
      “你死开!”苏莯一把将面首推开。
      
      “不爱我了吗?难道之前在我怀里和我说要双宿双飞,逃离这禁锢你的牢笼,是假话吗?”面首紧紧地抱着苏莯,痛苦流涕。
      
      “呵呵,真是感人至深啊,”护国夫人冷冷道,转身看向张晃,“你治家不严,嫡妻红杏出墙,府内私会面首,衣冠不整,简直有辱门风!”
      
      张晃红着脸,让下人拿出笔砚,当即挥挥洒洒写下一封休书,仍在苏莯身上:“你自行离开,省得闹大了传出去,大家都丢脸。”
      
      苏莯爬到张晃的脚下,抱着他的腿,哭诉道:“我是被冤枉的,冤枉的!是有人迷晕了我,然后把这面首吸引到这里来的!”
      
      苏软看着苏莯哭天喊地的样子,真是觉得既可笑,又可怜。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苏软摇了摇头,内心轻叹。
      
      “你还在狡辩?”张晃气得浑身发抖,已经捉奸在床了,他本想给她留些颜面,奈何非要胡搅蛮缠,简直又蠢又坏。
      
      “是她!就是她把我骗来这里,然后把我迷晕。苏软,我是你的妹妹啊,虽然是同父异母的妹妹,但也是又血亲的。你怎么能对我下此毒手?”苏莯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指着苏软,怒吼着。
      
      所有人都看向苏软,后退了几步,似乎不想和这个心狠手辣的女子沾染上半点关系。
      
      苏软被苏莯这倒打一耙、反咬一口的本事给气笑了。
      
      “你把我害得这么惨,还敢笑?”苏莯双眼赤红,握紧拳头,怒吼道。
      
      “据我所知,男爵府戒备森严,所有进来的马车和人都必须有帖子或得到主人的许可,这个面首怎么混进来的,查一查便知晓了。”苏软盯着苏莯,一字一顿道。
      
      苏莯心中一紧,她只想着陷害苏软,却忘了男爵府的门规,如果没有府内人的引荐,这面首根本进不来。
      
      张晃将管家和守门人传唤了过来,他们都指认是苏莯的丫鬟小红将那面首接进府里。
      
      “你还有什么话可说?”张晃冷冷问道。
      
      “我只有以死明志!”说罢,一头向墙壁撞了过去,鲜血直流,晕了过去。
      
      男爵夫人密会面首,被捉奸在床、羞愧撞墙的传闻瞬间传遍大街小巷。
      
      苏莯再醒来时,已经回到苏府。
      
      她睁开眼,看到自己的阿娘,仿佛一瞬间老了十岁。
      
      “阿娘,你怎么来了?”
      
      赵小娘叹了口气:“不是我来了,而是你回来苏府了。张晃派人将昏迷的你和休书一起送回来了。”
      
      苏莯一下子瘫软在床上:“怎么会?他怎么这么狠心?一日夫妻百日恩,他竟然,竟然------
      
      苏莯泣不成声,剧烈的头痛险些让她再次昏过去。
      
      “到底怎么回事?你真的和那面首私会了?”赵小娘疑惑道。
      
      “我本来是把苏软迷晕,哪知道她后来醒来,用刀要挟我,还把我给迷晕了,然后我醒来就是衣衫不整地躺在那面首的怀里。”
      
      “你真是大意了!!!”赵小娘甩了甩衣袖,眉头紧皱,思索着解决之法。
      
      “我这不是看到阿爹在遗嘱上将遗产全部留给苏软,心中不平嘛。”
      
      “告诉了你多少次,谋定而后动!但凡你之前想过一些计划失败的对策,也不会落得现在这么被动。”
      
      “娘,现在我该怎么办?这件事已经人尽皆知了,今后我该怎么做人。”苏莯搂着阿娘的肩膀,哭了起来。
      
      赵小娘拍着苏莯的肩膀:“等会儿,你爹爹来,一定要一口咬定是苏软陷害你。他最疼你,说不定盛怒之下将那遗嘱撕得粉碎。有了银子,还怕找不到男人吗?”
      
      苏莯点了点头。
      
      苏老爷从铺子里回来,已经是傍晚。
      
      来到苏莯的闺房,看到她蜡黄的面容,一些斥责之话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
      
      “起床吃饭,”苏老爷谈了一口气,“改天,我派人将你送到崇州,改名换姓,你还年轻,重头开始再嫁人不难。”
      
      一听到要离开京都,去偏僻地崇州,苏莯立刻坐了起来,哭诉道:“爹爹,真的不能怪我,是苏软将我迷晕,然后任由一个面首玷污了我的清白。”
      
      “什么?”苏老爷有些震怒。
      
      “她先是假意和我示好,又说玩什么捉迷藏,然后将我带到那个偏僻的院子里藏起来,最后将我迷晕让面首玷污了我的清白,爹爹,你一定要给我做主啊。”
      
      苏莯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撕心裂肺的哭声让苏老爷心痛不已。
      
      他二话没说,让家丁备好马车,立刻前往李府。
      
      苏软本已睡下,听到奴婢禀报阿爹要找自己,便穿衣来到了偏房内。
      
      雪已停,可是寒风依旧呼啸,敲打着窗沿和干枯的树枝,让人心悸。
      
      “爹爹,深夜突然造访,可是发生了什么要事?难道阿娘出了意外?”苏软上前急切问道,自从阿娘说要去游山玩水,便杳无音讯,实在担心的很。
      
      “我问你,是你将苏莯迷晕的吗?”苏父瞪着苏软,冷冷道。
      
      “难道你一点也不担心阿娘?她已经离开快一年了,而且杳无音讯。爹爹,你派人找过她吗?”苏软摇了摇头,眼中闪着泪水,实在不解,相爱相守了二十多年的人,为何会变得如此绝情。
      
      “我再问你一遍,是不是你,迷晕了苏莯,败坏了她的名节?”
      
      “是!”
      
      “啪!”苏老爷一巴掌将苏软打趴在地,“你这个不孝女,苏家有你简直就是有辱门风,你就是一个灾星!”
      
      苏软摸着脸,撑着地,站起身。
      
      因为之前的腿伤,苏软扶着小翠,仰天大笑道:“我是灾星!所以害得阿娘远走他乡,害得妹妹名誉扫地,害得夫君未能入朝做宰。”
      
      苏软笑出了眼泪,小翠抱着苏软:“呜呜呜呜,”她也跟着一起哭了。
      
      苏软抬起头:“爹爹,扪心自问,你爱过我吗?小时候,你是何等宠溺苏莯,而对我,总是不耐烦,甚至动不动就出手打我。如今,听了苏莯的片面之词就跑来兴师问罪。你不配为人父!”
      
      “你要干嘛?”苏老爷惊叫道。
      
      苏软拿起剪刀,将头发割下,仍在地上:“原先,就算你抛弃我阿娘,就算你对我不理不睬,认为我是野种,我也还是对你有一丝幻想。我们的父女之情在你长期的偏心下,在你今夜的一巴掌下,彻底完了!今后,我们就如同地上的断发山水不相逢!”
      
      “你!!”
      
      “送客!”苏软振臂一呼,旁边的丫鬟将苏老爷送了出去。
      
      苏老爷回到苏府,赵姨娘捏着他的肩膀,问他那苏软是否认罪。
      
      苏老爷将赵姨娘轰了出去,让她好生看管好自己的女儿。
      
      “废物!全都是废物!”
      吴碧莲将桌上的茶杯摔在地上,高声怒喝。
      
      美妆系统Y号笑了笑:“生气可是会变丑的哦。”
      
      吴碧莲捂着额头,坐了下来:“我真是没想到啊,没想到!这么一个天衣无缝的陷阱,苏软怎么就逃脱,还倒打一耙,让苏莯成了京都人人喊打的娼妇?”
      
      “一个当家主母,能卑躬屈膝地跪下来,做你的奴婢,给你洗脚,你当真以为她是简单的角色?”Y不屑道。
      
      “不管她多厉害,我还不是让她断了腿,又喝了红花药水,一辈子无所出,她还能翻天?曾经她是我的手下败将,今后也一定是!”吴碧莲拍着桌子站了起来,目露凶光,神情可怖。
      
      Y摇了摇头:“骄兵必败,你自己小心些吧。”
      
      苏软翌日起了个早,下厨做了千层饼,熬了绿豆粥,煎了两个鸡蛋,端到李隋的房内。
      
      最近李隋日日忙于政务,人瘦了不少。
      
      “上朝前吃些吧。”苏软笑道。
      
      “吴霁要从户部侍郎,升官为兵部尚书。”李隋看着苏软的眼睛,说道。
      
      苏软点了点头,不清楚李隋现在说这个,意欲何为。
      
      “所以户部侍郎的位置空缺了下来,论资历和才敢,我是最合适的,可是需要五万两纹银。”
      
      苏软自是明白,周武王荒淫无道,国库空虚,买官卖官已经成了空开的秘密。
      
      “我们府内还有多少银子?”苏软问道。
      
      “不足一千两。”
      
      “怎么会?我的嫁妆可是又黄金十万两啊,不可能一下子全部开销完了吧?”
      
      “之前逃难路上物价奇贵,吴碧莲掌家,用钱大手大脚了些。所以,真的没有银子了。”
      
      苏软有些气结,她转身道:“那你告诉我,又有什么用呢?你也知道,阿爹不喜我,他断然是不会给我银子的。”
      
      “你不试试又怎么知道呢?你妹妹已经被休,苏府除了你们再无后人,他不指望你,能指望谁?”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