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娇软服人

作者:云杉物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犹疑

      
      李隋揉了揉眼,他不敢相信,此时此刻冲出来救自己的,竟是平日里看不上眼的苏软。
      
      那一句“夫君”似乎饱含了千万的不舍与担忧。
      
      李隋抱起自己的头,无数的懊悔与自责填满胸膛。
      
      “为什么,自己为什么之前对苏软这么残忍?”李隋喃喃自语。
      
      “不知死活的妇孺!”此刻翻身一踢,将苏软手中的铁棒踢飞在天空,一脚将苏软踹飞。
      
      就在刺客要将手中的剑刺向李隋的那刻,苏软用尽全身力气扑到李隋身上。
      
      血从苏软的后背冒出,温热的、鲜红的、一滴一滴从身上流向李隋的手掌心,瞬间惊醒了昏昏欲睡的李隋。
      
      “好好活下去,”苏软微笑着滑落下一滴泪,“会有人替我爱你。”
      
      “不要,苏软!”李隋心中一空,意识到可能永远失去苏软,用尽了而全身的力气将苏软护在身后,捡起地上的铁棍,站起来,死死地盯着刺客。
      
      “哼,就让你们做一对地下的苦命鸳鸯吧!”刺客拿着剑一步步走向李隋。
      
      李隋双臂流的血滴在雪地上,绽放出一朵朵红色的梅花。
      
      “快,就在那里!”李纱静带着一群家丁拿着武器冲了过来,挡在了李隋的身前。
      
      双拳难敌四手,刺客思索片刻,便双脚点地,跳出李府。
      
      李纱静抱住李隋,担忧道:“阿兄,我们先扶你进屋内,已经派人去请了大夫。”
      
      “先看看苏软!”李隋咆哮道。
      
      李纱静愣了愣,没想到平日里冷淡的阿兄竟然在自己重伤的情况下,还在担心那个曾经平日里瞧也不会瞧一眼的苏软。
      
      “她没事,皮糙肉厚着呢。”李纱静撅着嘴,上前踹了踹苏软。
      
      “她是你的嫂子,下次再这般顽劣,别怪我这个做兄长的不客气!”
      
      “你不是休了她,把她贬为奴婢了吗?”李纱静故意激将道。
      
      “那张休书,我没递给她就不算,她还是李府的夫人。咳咳咳!”李隋捂着胸膛剧烈咳嗽起来。
      
      看着阿兄激动的样子,李纱静连忙把他扶进屋内。
      
      吴碧莲看着李隋对苏软关切的样子,全身的力气仿佛瞬间被抽走。那一刻,突然明白,苏软先前的种种示好不过是她的苦肉计!
      
      “真是小看了她。”吴碧莲捏紧拳头,恶狠狠地盯着血泊中的苏软。
      
      李老夫人的寿宴在有惊无险中结束。
      
      李隋躺在床上,看着自己的被大夫处理后的伤口,想了很多:如果不是苏软冒死相救,可能自己已经一命呜呼。可自己除了榨干她的嫁妆,休了她,还折辱她,眼睁睁看她以嫡妻的身份伺候一个妾氏,还做了什么?
      
      李隋仰天长叹,在生死一瞬,才发觉谁是真心,谁又是假意。
      
      苏软睁开眼,只是觉得口干舌燥。
      
      “你醒了?”李纱静笑了笑,“不错,连我都快被你给骗了。阿兄一直让我照看好你。看来,你受宠有望了。”
      
      苏软点了点头。
      
      “你就这反应?之前阿兄夸你一句,你可是要开心好几天呢。”李纱静诧异道。
      
      “开心又能怎样?”苏软自嘲地笑了笑,“一片痴心终究抵不过精心的算计。”
      
      看着虚弱的苏软,李纱静有些难受,帮她压了压被子:“别这样说。”
      
      “纱静,我一直把你当成我的妹妹。劝你一句,别把爱情看得太重,卿卿我我的情爱不过是镜花水月。我从前败给吴碧莲,不过是因为太爱你阿兄,爱得疯狂,爱得失去了理智。”苏软因为情绪过于激动,咳嗽了起来。
      
      小翠连忙端过了水,喂苏软喝下。
      
      “如今你重新受宠,估计那吴碧莲,不会轻易放过你。”李纱静捏起拳头,想到吴碧莲诱骗她生下灵儿,然后又把他掐死,恨不得立刻跑过去将她撕得粉碎。
      
      “我本无意再与她争些什么,拿到休书我就准备离开李府,过自己的新生活,哪知道她咄咄逼人,如今怪不得我了。”
      
      吴碧莲在房内走来走去,咬着牙怒斥道:“你这一切肯定是苏软那个贱人安排的,我大意了,我实在是太大意了。”
      
      美妆系统Y号化身的白猫,跳到桌子上,优雅地伸了伸懒腰:“早就跟你说过,要斩草除根,以绝后患,你非要把她留下来,羞辱她,好了吧,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你发给她机会,让她在李隋面前露脸,现在想再把她赶出去可就难了。”
      
      “快,快让我变得更美,我要用美貌迷住李隋,把苏软那个贱妇置于死地。”
      
      白猫从口中吐出一粒发光的药丸。吴碧莲,一口吞下。
      
      看着铜镜中容颜焕发的自己,吴碧莲双眼发光。怒斥道:“苏软,别以为你的苦肉计能够得逞,我之前能让你断腿,现在就能让你断头。”
      
      昨晚,苏软做了很长的一个梦。梦里,她被砍去了双手双脚,做成人彘。欲哭无泪,拼命嘶喊,可是李隋就在旁边冷冷的看着她,不言不语,看着她被吴碧莲折磨的毁了容,失了心,发了疯。
      
      “啊”,苏软突然惊醒,一身冷汗湿透了衣裳,伤口早已被大夫包扎好。背上伤口依旧痛的厉害,身子挪动一下,那种撕心裂肺的痛仿佛从后背传到了心脏。
      
      小翠将洗脸水端到苏软的面前。
      
      “呜呜呜。”小翠比划着,示意苏软洗脸。
      
      苏软微笑着,装作没事人的样子,忍着疼痛,下床准备梳洗打扮。
      
      小翠将她按在床上,轻轻地将毛巾拧干,擦拭着苏软的脸颊,然后用她的一双巧手将苏软的发髻,编成了一个冲天髻,就好像那飞奔向广寒宫的嫦娥。又给苏软的脸上涂上了腮红,除去那病中的柔弱。
      
      虽处严冬,可苏软穿上翠绿色的棉袄,插上粉红色的珠花,就像从天而降的百花仙子,透露着股生生不息的生机。
      
      看着铜镜中的自己,苏软实在不能理解,这么一个美貌这女子把心全部给了那李隋,可他却视而不见,肆意践踏。人,总是看不见眼前最珍贵中东西,总是对容易得到的东西,嗤之以鼻,不屑一顾。
      
      “啪!”吴碧莲一脚踹开门。走到苏软的面前,讥讽道:“你可真是长本事啊,连我都被你骗了。还说什么留在我身边侍奉我,我看你是为了找出机会重新夺回主君的心吧。”
      
      苏软画着眉。轻笑着看向吴碧莲:“你觉得,我如今,除了夺回李隋的心,还有第二条路可以走吗?”
      
      “你!”
      
      “别怪我,我当初想走,你非要杀了自己的孩子来陷害我,如今,我走不了了,你也别想好过。”苏软将眉笔拍在桌上,站起来呵斥道。
      
      “你在要挟我?“”
      
      “现在都已经撕破脸了,还有必要装成情深的主仆吗?也对,从来你只是在别人外人面前装成柔弱的样子,在我面前,却故意把你的小心思说出来。你也只不过是为了气我,让我动手,让我发疯!没错,以前我爱李隋,所以我会为了他,中你的圈套。但如今,我告诉你,我的心已经冷却了,已经没有了,已经被李隋亲手杀了,所以我不在对他有任何非分之想,你要知道从现在开始您面对的是一个没有心的女人。等着吧。”
      
      吴碧莲举起双手向山,想扇苏软一巴掌,她实在受不了,前几天还装着服服帖帖,伏低做小的丫鬟的样子,现在又拿出那令人厌恶的高贵出来,简直可恨!@
      
      “我劝你小心些,要打也要想好了再打,你要想好怎么把话圆回去再打。现在,我可是做了主君命的人,整个李府上下,没有哪个人敢对我不敬,倘若主君待会到这来知道你打了我,你会怎样?”
      
      吴碧莲的手停在半空中,整个人因为气愤而有些颤抖。
      
      “小翠送客。”
      
      “别得意的太早,苏软。你已经被我灌下了红花药水,是生不出孩子,你还有什么指望,主君或许会对你愧疚,但是,过了一两个月之后,这份愧疚之情也会慢慢的磨茧消退,到那时,可别怪妹妹我狠辣无情。”
      
      “小翠送客。”苏软闭上眼,她忘不了在寒冷的柴房,吴碧莲指挥着嬷嬷给自己灌下红花药水的场景那一刻,李隋在哪里?
      
      她的心痛得厉害,自己为李隋放弃了所有,而他竟然用一个小妾,终结了自己生孩子的权利。可以说,在这个封建的大周王朝,没有孩子,就等于没有下半生。
      
      吴碧莲看着苏软,因为愤怒而有些苍白的脸庞,自得笑了笑。搀扶的丫鬟小桃缓缓离开。
      
      苏软跌坐在椅子上。她明白,现在必须得速战速决除去吴碧莲,倘若日后吴碧莲再怀有身孕,自己可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李隋下了朝廷立刻奔向苏软的房内。
      
      矗立在房门外,他看着苏软恬静地画画。而所化之人,就是自己。不觉得心抽紧了。他的手使劲掰着门框,指节泛白。想到那夜,苏软舍命,替自己挡住了刺客的剑。内心更是内疚不已。他低下头。想转身离去,自己实在没有脸面对,那为自己付出一切的女人。
      
      “主君,“”苏软放下笔,飞奔了过去。
      
      她摸着李隋的脸庞,心跳的厉害。“主君,你终于来看我了。”
      
      苏软的泪水,瞬间犹如雨下,她哽咽着,摸着李隋的头发,所有的心机与设计在这一瞬间荡然无存,而有的,只有眼前的这个男人。所有的不解,怨恨,仿佛一瞬间,烟消云散,她只想和眼前的男子,安然的度过一生。
      
      “可是,这样小小的心愿,可能吗?”苏软闭上眼,心里嘲笑着自己的心慈手软,嗤笑着自己的痴心妄想。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