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娇软服人

作者:云杉物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挡剑

      
      苏软和小翠换上丫鬟的素服,头上梳了两个圆圆的发髻,配上齐刘海,甚是滑稽。
      
      “啊哈哈哈,苏姐姐,你穿上丫鬟的装束真的有些可笑呢,”吴碧莲坐在炭火前,大笑不已。
      
      苏软微微福身:“感激李夫人怜悯,给我和小翠一条活路。”
      
      吴碧莲微微皱眉,拨弄着指甲,斜着眼睛看向苏软:“这就是你的感激?”
      
      苏软立刻拉着小翠跪在地上,全身趴下,行了个大礼:“不杀之恩,没齿难忘。”
      
      “不错,还算有些良心,”吴碧莲抬起右腿,“来给我捶捶。”
      
      苏软和小翠跪着爬了过去,吴碧莲一脚将小翠踹开:“滚,这是你小姐的事,你也配?”
      
      苏软跪在地上,捏着吴碧莲的腿:“主子,别和小翠那脑袋不清的丫鬟计较,今后这揉肩捏腿、梳洗打扮的活就交给我。”
      
      吴碧莲闭着眼,躺在靠椅上,松软地吐了口气。仿佛将之前所受的不如意和蔑视都一口气吐了出来。
      
      “用点力!”
      
      “好的。”苏软微笑着,加大了力气揉腿。
      
      吴碧莲看着苏软低眉顺眼的样子,伸了伸懒腰,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夜,狂风暴雪。
      
      苏软和小翠住在露风的小破房里,忙活了一天,还没有吃饭。
      
      “你多吃些。”苏软将唯一的一块瘦肉和鸡蛋夹到小翠得碗里。
      
      小翠摇着头,“呜呜呜呜!”又将肉和蛋夹到苏软的碗里。
      
      苏软叹了口气,用筷子将肉和蛋一分为二,小翠才吃了一半。
      
      李纱静推门而入,指着苏软大骂道:“我原以为你还有些本事,所以才把你弄出来对付吴碧莲。哪知道你就是个虚张声势的纸老虎,见到吴碧莲竟然跪着给她捏脚!苏软,你原先是当家主母啊,如今真是好志气。”
      
      苏软吃了个白菜,不急不慌道:“就算是潜龙困于深渊,也不得不和鱼虾为伍。更何况是我呢?接下来,你找几个不入流的杀手刺杀你阿兄。”
      
      “什么?我疯了吗?听你的话刺杀我阿兄,他死了我有什么好处?”李纱静站起身,瞪着苏软。
      
      “我可以替你阿兄挡剑而死。你也知道,我是多么爱你的阿兄李隋,为了他,我不顾爹娘的反对,嫁入李家,把所有嫁妆给李家供你阿兄的仕途升迁之用。这岂是那攀龙附凤的吴碧莲可以比的?”苏软放下碗筷,闪着泪花,望向李纱静。
      
      “那你为何?”
      
      “我打算到时候为李隋挡剑,唤起他的一点儿真心。”苏软长叹一口气,望着窗外漫天的飞雪。
      
      “这太危险了,万一?”李纱静转过身,不忍说下去。
      
      “可如今,还有其他的选择吗?”苏软上前一步,抓着李纱静的手:“所以,这就得靠你找些水平低劣的杀手,让他们在李老夫人寿宴上的拼命刺杀李隋。”
      
      李纱静咬着嘴唇,看着苏软,一言不语。
      
      “这是我们唯一一次扳倒吴碧莲的机会,想想你死去的孩子!”苏软正色道。
      
      李纱静捏起拳头点了点头。
      
      李纱静离去后,苏软哄着小翠上床入睡。她起身走到这破败院子的井水边,揉洗衣服。
      
      “啧啧啧,你混得也太惨了吧?”X捧着麻辣烫跳了出来。
      
      “惨是一时的,这个年代的女子,一辈子的荣辱都寄托在男人圣上。而且之前我必须按着那天雷狗血的剧情撕逼,现在小说已经烂尾了,我完全可以靠着自己实现人生的逆转。”苏软用尽力气从井中舀起一桶水,清洗起衣服。
      
      苏软的手不知不觉被冻红了,她留着鼻涕,使劲清洗着。
      
      X吃完了麻辣烫,看着苏软的头发都覆盖了雪花,有些于心不忍:“如果,真的坚持不下去,就算了吧。我们回去吧,你这娇软的性格可能也不太适合宅斗。”
      
      苏软捧起衣服,晒到竹竿上。
      
      她转身看向X,莞尔一笑:“没人能定义我,更没人能能定义娇软。你且看着,我如何用娇软夺回我失去的一切。”
      
      李老夫人的寿宴可谓是热闹非凡。如今,李隋已经是户部的员外郎,自然来拜寿的比去年多多了。
      
      苏软站在吴碧莲身后,看着络绎不绝的宾客,仿若隔世。
      
      一年前,自己以当家主母的身份操办寿宴。如今,却成了一个小妾的丫鬟。
      
      “真是可笑,可笑!”苏软笑了笑,是对自己的讽刺,亦是对命运无常的无奈。
      
      “你在笑什么?”吴碧莲瞪着苏软,冷冷道。
      
      “我在笑我自己,看到今天的寿宴,才发现去年的寿宴我竟办得如此简陋与失败。”
      
      吴碧莲得意地笑了笑:“我自小在书香门第长大,各种达官贵族的茶会和宴会见得多了,自然也就会了。这肯定是商贾之家出生的你不懂的。”
      
      “夫人教训的是。”苏软福身点头。
      
      吴碧莲抬起头,昂起身,前往门口,招待宾客,宛若一副当家女主人的样子。
      
      苏软默默地站在吴碧莲的身后,仿佛进来的宾客都在她的背后指指点点,脸羞得滚烫。
      
      “姐姐,你怎么成了丫鬟?”苏莯捂着嘴大声叫道。
      
      苏软低下头,转过身,装作没听见的样子。
      
      “苏软,你的庶妹来了,怎能假装没看见呢?可不能因为你是苏府嫡女就看不起她呀?她现在也是男爵夫人,不可无礼呀。”吴碧莲将苏软拖到苏莯面前,推了出去。
      
      苏软一不留神,被推到地上,手掌渗出了血,火辣辣得痛。
      
      “姐姐,你怎么走路这么不小心,自己都能将自己给绊倒?”苏莯将苏软扶起,微笑道。
      
      苏莯的声音甜得让苏软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你呀,嫁到李府,自然要遵守李府的规矩。你这莫不是耍大小姐脾气,犯下错事,从当家主母变成了奴婢?”
      
      苏软瞪了一眼苏莯,这个庶妹,总是装好人,用尽一切办法将自己的名声搞臭,真是其心可诛!!!!
      
      “姐姐,你瞪我干嘛?难道你要像在苏府一样肆意殴打我?”苏莯退后了一步,眼睛闪着泪花。
      
      旁边的人指着苏软窃窃私语:
      
      “真是刁蛮任性,自以为是嫡出,就能这样嚣张,怪不得变成了奴婢。”
      
      “她啊,听说是带着嫁妆死皮赖脸要嫁进李府的。”
      
      “切,一个商贾之家出生的女子,就算是嫡女,她的教养,还不及我们书香门第的一个丫鬟。”
      
      苏软甩开苏莯的手,正色道:“我在怎样,也是李家的人。你既不是我的爹娘,也不是李家的人,没权在这里指手画脚。”
      
      “啪!”吴碧莲走上前,扇了苏软一个巴掌,怒斥道:“谁让你对客人这么大呼小叫?”
      
      苏软摸着火辣辣的脸,捏紧拳头:“奴婢知错了。”
      
      吴碧莲又福身向苏莯告罪:“实在是我管教无方,才让下人顶撞了你。”
      
      苏莯捧起吴碧莲的手,放在自己的心坎里:“无碍,我习惯了。只是心疼你,我那嫡亲的姐姐成天不是和这个吵架,就是和那个打架,要管束好这个下人,真是辛苦你了。”
      
      苏软站在吴碧莲身后,心里不停安慰自己:“没关系,最重要的事见到李隋。”
      
      吴碧莲和苏莯手拉手,仿佛失散多年的姐妹,那股亲近的劲头,连苏软都有些嫉妒。
      
      喧闹的戏台上二胡声想起,戏子们浓妆重墨,粉墨登场。整个寿宴在武生翻跟头中达到了高潮。
      
      苏软站在吴碧莲身后,看着眼前李隋和吴碧莲郎情妾意的样子,还是不由有些心痛。
      
      戏台上,红脸关公口中喷火,将大幕的帘子烧着了。
      
      “走水啦!走水啦!”台下的人大喊道。
      
      整个寿宴乱作一团,人们纷纷四散逃开。
      
      演关公的戏子,摘下头套和胡子,从腰间抽出软剑,跳下戏台,朝李隋奔去。
      
      李纱静站在不远处,朝苏软点了点头。
      
      苏软眼神微眯,朝着李隋追了上去。
      
      戏子提着剑飞奔向李隋,一剑就朝他左肩刺去。
      
      李隋连忙摸向袖口的匕首,“糟糕!”李隋皱眉惊叹。
      
      此前觉得带兵器参加老夫人寿宴不吉利,便把匕首落在房内。
      
      如今,没有兵器,李隋只能用手臂硬抗,鲜血染红的手臂,十指连心,当刺客用剑砍去他小指的时候,李隋痛得直打哆嗦。
      
      而此时,吴碧莲蜷缩在角落里,手中握着发簪,犹如一只猎豹,眼中发着令人心悸的寒光。
      
      “啪!”此刻一脚踹向李隋,他跌倒在地上,放眼望去,周围的人躲的躲,藏的藏,就连日日夜夜说爱自己的吴碧莲也蜷缩在角落里,离得自己远远的。
      
      身上的痛仿佛已不再是痛,心中的冷才是真正的痛。
      
      李隋躺在地上,望着天空的漫漫飞雪,突然疑惑自己这么努力爬上仕途是为了什么?到头来,身边竟没有一个爱自己的人,一个愿意在这生死关头冲上来救自己一命的人。
      
      “别怪我,要怪就怪那个买你命的人!”刺客笑了笑,抬起右手,握着剑,刺向李隋的心窝。
      
      李隋的心已灰,全身的力气仿佛一瞬间被抽走,睡意来袭,眼神黯淡了下来。
      
      “夫君!”苏软从远处奔来,手里拿着一根铁棍。
      
      李隋循着声音望去,只见一个娇小的女子,头顶白色的雪花,就像冲锋的战士,握着铁棍冲了过来。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