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娇软服人

作者:云杉物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为婢

      
      苏软在柴房睡了几天,仆人送了棉被保暖,也按时送膳食,她正纳闷,到底小翠成功了没有。
      
      几天没见到小翠人,吃不下,睡不着,只能祈祷她没事。
      
      “啪”一声,吴碧莲踹开门,将小翠推到地上,嗤笑道:“苏软,还在做什么春秋大梦?等着斗战胜佛披着七彩斗篷,从天而降救你?”
      
      苏软扶起小翠,轻声问道:“不疼吧?”
      
      小翠微笑着,摇了摇头。
      
      “呵呵,真是主仆情深啊!可惜你的丫鬟再也不能说话了。”吴碧莲叉着腰,讥讽道。
      
      “小翠!”苏软捧着小翠得脸,泪如雨下。
      
      小翠撇过头,她不想让小姐看到她受伤的样子。
      
      “你到底想怎样?有什么事可以冲着我来,小翠她只是一个丫鬟,何必对一个不相干的下人下次毒手?”苏软双目赤红,义愤填膺。
      
      “你舍不得啦,我告诉你,你所心疼的、在乎的,我全部会摧毁!摧毁!我厌倦你那高高在上的样子,怎么,跌落在谷底,被人揉捏的感觉不好受吧?当初,我刚进入李府也是被你们这么欺负的。”
      
      “可我之前并未对你怎样,是你,觊觎我的夫君,我才不得不出手自保。”
      
      “够来,来人!灌下红花汤水!”吴碧莲面色狰狞,甩袖怒喝。
      
      “红花汤水?”苏软捂着嘴,后退了几部。
      
      苏软深知红花汤水药性猛烈,一般只有青楼艺妓在绝子之时才会使用。
      
      “为何?我都答应你离开李府,你为何还咄咄逼人?”
      
      “我决不会给你翻身的机会!”吴碧莲盯着苏软的眼睛冷笑道。
      
      三个老嬷嬷走到苏软身前,两个钳制住她的双肩,一个端着冒着热气的汤碗,慈祥地笑道:“趁热喝,才有效。”
      
      苏软奋力地扭着头,双手拼命地挣扎。
      
      小翠闷着头冲上来帮忙,也被家丁踩在脚下。
      
      “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嬷嬷面露狠色,“抓着苏软的嘴,将红花汤水灌了下去。”
      
      老嬷嬷松开钳制,苏软无力地瘫软在地上。
      
      小翠爬到苏软地身边,流着泪,发出“呜呜呜呜呜”的叫唤。
      
      苏软闭着眼,流着泪,就像一条脱离了湖水,频死的鱼,无力呼吸,更看不到希望。
      
      “提醒你一句,想死没那么容易。我会让你生不如死地活着,没有尊严地活着。你不是一直以当家主母自居吗?接下来我就要让你尝尝被整个李府践踏的滋味。”说罢,吴碧莲便摔门离去。
      
      外面冰雹砸落在房顶上,发出“砰砰”的响声,就像一声声催命符,催得苏软无处藏身。
      
      苏软躺在草堆上,失神地望着窗外的飘雪,觉得自己的生命就像是雪花,马上就要融化,就要消散这天地间。
      
      “呜呜呜呜!”小翠跪立在苏软的身前,焦急地来回挪动。
      
      苏软被小翠的呜咽声唤醒,看着眼前可怜的小女孩,内心被愧疚填满。
      
      她摸了摸小翠得发丝,安慰道:“放心,我会带你走出去。”
      
      小翠摇了摇头:“呜呜呜呜!”
      
      苏软的眼圈突然红了:“我会好好的。”
      
      小翠闪着泪花,点了点头。
      
      苏软和小翠蜷缩在稻草堆里,就像在纷飞大雪中迷路的两只羔羊,看不到方向,彼此是对方活下去的唯一信念和依靠。
      
      夜已深,李纱静精神有些恍惚,她跌跌撞撞地推开苏软的门,瘫软在地上。
      
      苏软本就睡眠不好,接着微弱的灯光,打量着眼前的人,发现就是李纱静。
      
      李纱静发丝混乱,脸色发白,就像被抽走灵魂的木偶,不时呢喃道:“她怎么会这么做?我一直把她当成姐姐啊。”
      
      苏软叹了口气:“看来,你是找了替你接生的大夫和产婆,我的猜测是对的:吴碧莲根本没怀孕,只是借用你腹中的胎儿罢了。而由于你孕期吃的太少,束腹太紧,导致胎儿先天不足。吴碧莲觉得那孩子活不了多久,别掐死他,嫁祸于我?”
      
      李纱静紧咬牙门,怒斥:“吴碧莲就是个毒妇!她是个贱人!我要去和她拼了!”
      
      苏软拉着李纱静的手,轻轻捂着她的嘴巴:“嘘,不要打草惊蛇了,现在她把控着李家,说不定你的婚事都由她做主,而且你怀孕的确是不光彩的事情,说不得的。”
      
      李纱静握着苏软的手,身子有些颤抖:“嫂子!嫂子!如今我真的知道自己错了,你一直都是为我好。如果当初我听你的话,不赌气深夜外出,也就不会搞出这么多事了。”
      
      “听着,你现在还不能和吴碧莲反目,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做吴碧莲身边的好闺蜜,必要时你就是将她一击毙命的暗箭。”苏软目露精光,整个人散发着杀气。
      
      李纱静点了点头。
      
      “这里耳目众多,吴碧莲的眼线肯定知道你来了。记住,回去之后就说你是思念孩子,来找我撒气的。而且,一定要说服吴碧莲让她把我收为丫鬟。”
      
      “什么?苏软,你堂堂一个嫡妻竟然想做那个贱妇的丫鬟?”李纱静瞪大了双眼,一脸难以置信地样子。
      
      “出去了才有希望。与活下去相比,这点尊严又算得了什么?”苏软望向熟睡的小翠,眼中又重新燃起了火焰。
      
      李纱静本能地后退了一步,她揉了揉双眼,仿佛看到的不是一个病怏怏的女子,而是一位君临天下的女帝,整个人霸气侧漏,让人生畏。
      
      翌日,骄阳甚好,初雪融化。
      
      吴碧莲坐在百花园内,嗑着瓜子,听着小曲,不甚乐哉。
      
      李纱静站在远处,看着吴碧莲悠闲自得的样子,一脸愤恨,指甲掐入手臂,身子有些颤抖。
      
      “凭什么,凭什么?你杀死了我的孩子,却逍遥地在这里赏花,真的是看我好欺负吗?”李纱静心里咒骂着。
      
      吴碧莲拿了个葡萄,吸进嘴里,闭上眼,躺在摇椅上,晒着太阳。
      
      冬末的阳光是如此温暖,吴碧莲不知不觉就进入了梦乡:
      
      梦里吴碧莲回到了二八年华,阿娘还没有死,她陪着阿娘做羹汤、绣花,没有宅斗,没有心计,没有争宠。
      
      突然想到这不是真的,吴碧莲猛地惊醒,擦干了眼角的热泪。
      “这辈子,想不争不抢是不能了。”吴碧莲心里叹道,又自嘲地笑了笑。
      
      她捏紧拳头,起身到花园中摘下一朵腊梅,插在头上。
      
      从袖中掏出一个小铜镜,照了照,终究松了口气。
      
      “小姐,你真美。苏软已经被扣押,她大势已去,你为何还总叹气?”丫鬟小桃不解道。
      
      “我叹气,是怀念我那死去的孩子。一个无辜的生命就这样被苏软这个毒妇给扼杀了。”
      
      站在角落里的李纱静再也忍不住吴碧莲的惺惺作态,快步走了出来,站到吴碧莲的身前。
      
      “妹妹,咱们终于报仇雪恨,将那苏软关押了起来。接下来,你说怎么办?是将苏软直接毒死,还是卖到青楼,充奴为婢?”吴碧莲拉起李纱静的手,嘴角微翘。
      
      想起苏软的忠告,李纱静压住心中的怒火,故意愤恨道:“杀了她简直是便宜她,把她送去青楼说不定正合了她意。把她留在你身边做丫鬟,让她看着我阿兄求而不得,岂不是很刺激?”
      
      李纱静邪魅地看向吴碧莲,眨了眨眼。
      
      吴碧莲点了点头:“也好。”
      
      李纱静又向吴碧莲倾诉了对苏软的憎恶之情,才姗姗离去。
      
      快到正午,太阳也有些刺眼。
      
      吴碧莲抱着大白猫回到自己的房内,美妆系统幻化的Y号从苏软的怀中跳到床上,转身盯着吴碧莲,正色道:“杀了苏软!”
      
      “为何?”
      
      “收她为婢,无异于放虎归山!”
      
      吴碧莲手指卷曲着头发,优雅地坐下:“就算她有齐天大圣的通天本领,也逃不出我的五指山。再说,我这么美,又这么聪明,她堂堂一个当家主母都变成了我的阶下囚,有什么可怕的呢?”
      
      Y号愤然道:“你不听我的,总有你后悔的一天。”
      
      “咪咪,我很感激你让我一天比一天美。我虽然斗赢了苏软,可是忘不了她先前轻蔑让我无比愤恨。我要让她做我的丫鬟,看着心爱的男人躺在宠溺我,我要让她生不如死!”
      
      苏软和小翠依偎在一起,虽然天空放晴,可依旧寒冷无比。
      
      一个老嬷嬷推门进来,黑着脸将两套素服仍在地上:“快换上,马上随我去见夫人。”
      
      苏软捡起衣服,一看竟然是李府丫鬟的衣服,笑了笑,心叹吴碧莲终于上钩了。
      
      “既然你给了我机会让我重见天日,那就别怪我了。”苏软抓紧了衣服,心里讥笑道,眼神瞬间狠厉起来。
      
      小翠把地上的衣服扔开,摇着头,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苏软不忍,抱着她,轻声叹道:“相信我,先出去,穿上素服为奴作弊不要紧的,活着,就有机会。”
      
      小翠趴在苏软的肩头低声抽泣了起来。
      
      苏软轻浮着小翠的头发,她知道小翠是在替自己哭泣。小翠断舌回来,没有滴一滴眼泪,反而一直微笑,怕惹自己难过。如今却不忍自己为奴为婢而落泪。
      
      苏软的眼睛也红了,轻拍着小翠的肩膀:“不哭了,我们要笑着出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