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娇软服人

作者:云杉物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长歌

      
      车夫瞪着眼睛,伸着舌头,死状可怖。
      
      苏软向后撑着身体,大口喘息着。
      
      “啊!”小翠看着身上的鲜血,失声尖叫着。
      
      苏软来不及休息,将车夫的尸体拖下马车吩咐道:“小翠,快将你染了血的衣服脱了,扔下到车外面,否则引来狼群”
      
      小翠缓过神来,连忙将沾了血的外衣脱去,扔到外面。
      
      苏软不敢过久停留,翻身上了马车,挥起马鞭,彻夜赶路。
      
      周武王和褒姬在扬州夜夜笙歌,官员们也不敢上前禀报突厥攻破大周的事情,毕竟之前有人打扰了周武王享乐,被就地斩杀。
      
      一个年过六旬的礼部尚书实在坐不住了,叹道:“老朽孤身一人,也不怕连累家人。倘若此次谏言惹恼了天子,还请诸位帮忙收尸。”
      
      旁边的官员欲言又止,周武王耳目众多,心胸狭窄,大家都怕受了牵连,不敢言语。
      
      老尚书推开门,殿内歌舞升平,周武王正搂着褒姬喝酒。
      
      因为老尚书的突然闯入,舞者停下了舞步,乐师放下了乐器。
      
      周武王皱着眉头,低声道:“崔尚书,孤王念你辅佐了三朝天子,对你一忍再忍,你竟然胆敢在孤王观舞时闯入,是不要命了吗?”
      
      “大王!大周被突厥攻破了啊!”崔尚书跪在地上,字字血泪倾诉道,“大周的百年基业不能断送,还请大王整顿士兵,火速迎敌,拯救百姓于水火之中。”
      
      “大王!”褒姬躺在周武王的怀里,撒娇道:“突厥乃蛮夷,只能智取,不能硬碰。他们之前不是总是求取我大周的公主而不得吗?我们献上黄金万两,再陪嫁一个公主,岂不美哉?”
      
      周武王紧皱的眉头终于松开,抱着褒姬赞叹道:“还是爱妃聪明,可是我大周王室血脉稀少,公主也都嫁作人妇或魂归故里,现在到哪里找一个未出阁的公主呢?”
      
      “陛下,你忘了长歌公主吗?”
      
      “长歌?”周武王响了很久,终于想起在他登基的时候,为巩固皇权,诛杀手足,大部分皇子都被灭杀了。唯有十一皇子刘兴主动请缨镇守清海关,而他的母妃只是县令之女,不足为患,便放了他们。当时他还有个妹妹,约莫两三岁,乳名长歌。
      
      “那长歌,莫非是十一弟的胞妹?”
      
      “正是!”褒姬微笑着,心底却恨急了十一皇子刘兴,当年她对他一片真心,可他却拒她于千里之外。
      
      “不是最爱你的妹妹吗?如今,我就要让你们兄妹分离,让你最疼惜的妹妹被突厥的蛮夷□□!”褒姬心里恶狠狠地咒骂道。
      
      “陛下!”崔尚书高声道:“我大周争霸中原数百年,无论是西边的突厥还是北边的蒙古,都畏惧我大周国威,陛下怎可弃尊严于不顾?用我国高贵的公主讨好卑贱的蛮夷?”
      
      褒姬冷冷道:“崔尚书莫不是老糊涂了?竟然让陛下以身涉险,是想让战争让我大周四分五裂吗?”
      
      “妖女!妖女!你是要吸尽我大周的气数啊!”崔尚书仰天长叹,一头撞向墙壁,昏了过去。
      
      “陛下,那老匹夫辱骂臣妾,你也不帮臣妾撑腰?”褒姬抹着眼泪哭诉道。
      
      “罢了,今天孤王也累了,想歇息一下。”周武王仿佛一瞬间苍老了很多,独自一人走向偏房歇息。
      
      圣旨以八百里加急送到了清海王刘兴的府邸。
      
      接过圣旨,送走公公后,刘兴紧紧捏住圣旨,手上青筋暴露。
      
      “荒淫无道的周武王!竟然要我阿妹嫁到突厥?做梦!”刘兴将手中的圣旨摔在地上,吩咐道:“李潜,传我命令,整顿精兵强将,随我杀入扬州!”
      
      李潜拿了苏软的金子后,一路北上,来到条件艰苦的清海关,加入军队,想闯出一番功名。在一次狩猎时,用双拳打死了猛虎,救下了清海王刘兴,成了他的心腹。
      
      “吾儿且慢!”裴后缓缓走来,“为娘教你的韬光养晦,你全忘了?这么多年,带着你们兄妹潜伏在这苦寒之地,日夜操练士兵,为的是什么?”
      
      “为的不就是杀回大周吗?周武王昏庸无能,已经民怨沸腾了。而且还要我阿妹嫁去突厥,不是欺人太甚吗?”
      
      裴后坐在椅子上,喝了口茶,叹息道:“周武王虽荒淫无道,残暴狠辣,但是他毕竟是大周的天子,现在外敌当前,你趁机谋害天子就是犯上作乱,那么你就是名不正言不顺,迟早会有人讨伐你!”
      
      “那我该怎么办?难道看着自己的胞妹嫁入野蛮的突厥?”
      
      “咱们忍了这么多年,不要在最后因为沉不住气而前功尽弃!长歌,她是皇家的公主,历朝的公主,都要尽自己的使命,她也不能例外。如果你真想救你妹妹,就好好悄悄征兵,等到周武王惹得天怒人怨时,一举攻破大周,讨伐突厥,救出你的妹妹。”
      
      刘兴紧孽拳头,叹道:“也只能如此了。”
      
      随即又吩咐道:“李潜,平日里长歌总喜欢找你打猎,还是你去劝劝她吧。”
      
      “末将领命。”
      
      李潜带着圣旨来到长歌的住处,寻思着怎么开口。
      
      “李潜哥哥,你来了?今天我们是去抓鸟,还是去挖萝卜?我的小白和小灰最喜欢胡萝卜呢。”长歌左手抱着灰兔子,右手抱着白兔子,亲昵地亲了几口。
      
      “长歌,有些事,他们让我来告知你。”
      
      “什么事啊?莫不是又要我学女红吧?哎呀,我说了不喜欢那些的。”长歌嘟着嘴,坐在椅子上吗,端起茶杯喝了口茶。
      
      “周武王下了圣旨,让你嫁入突厥。”
      
      “咣当,”长歌手中的茶杯跌落在地上,碎了一地。
      
      “什么?让我嫁入突厥?”长歌望着李潜,眼中瞬间充满了泪水。
      
      李潜不知道说什么,只能低下头,一言不语。
      
      “不会的,阿兄不会让我嫁入突厥的。”长歌摇着头,喊着泪,冲出闺房,跑向主殿。
      
      “阿兄,你告诉我,那不是真的,你不会让我远嫁突厥的。”长歌抓着刘兴的衣袖,哭喊道。
      
      “这是真的!”裴后站在刘兴的身旁,闭上眼,缓缓道。
      
      “为什么?为什么是我?”
      
      “因为当年周武王登基时,嗜杀成性,很多夺权的皇子和公主都死于他的手上。你,是如今大周最后尚可出嫁的公主。”
      
      长歌蹲坐在地上,绝望地望向刘兴,她多么希望平日疼爱她的阿兄可以站出来说别怕,我会找人替你出嫁。可是,刘兴紧闭双唇,一言不语,终究没吐露出一个字。
      
      裴后叹了口气,蹲下来,扶起长歌:“你是大周的公主,你要肩负起你的使命!”
      
      “所以,你们就牺牲我,就做缩头乌龟,就让我去陪嫁,嫁入那苦寒之地,吃着风沙,和十几个女人侍奉那年过半百的突厥王?”长歌身子微微颤抖,长久的哭诉让她有些喘不过气。
      
      裴后起身,转身背对长歌,落下一滴泪:“皇家子女,受天下子民税赋供养。如今,是该我们出力的时刻,你自己好好想想。”
      
      周武王派使臣前往京都商量和亲和赔款的事宜,终于以赔款十万两黄金,远嫁长歌公主,割让西边两座城池换取了突厥的退兵,一时的和平。
      
      李潜护送着长歌公主踏上了进京的道路。
      
      长歌闷在房里几天,似乎想通了。虽然眼睛红肿,可是终究没再哭了,反而时不时开起了玩笑。
      
      约莫行进了五日,在一天夜里,长歌突然走到李潜身边:“李潜,有句话如果现在不问,我怕永久都没机会了。”
      
      “那不如别问,给自己留个念想。倘若得到的不是自己想要的答案,岂不是愈加难过?”李潜劝道。
      
      “你爱过我吗?”长歌盯着李潜的眼睛,一字一顿道。
      
      李潜低下头,抱拳道:“公主殿下,属下对公主从未有过半点非分之想。”
      
      “可是有其他喜欢的人?”长歌忍住快溢出的泪水,哽咽问道。
      
      李潜点了点头。
      
      “救命!救命!!”女子的呼喊声在这寂静的夜晚格外刺耳。
      
      李潜的心突然快速跳动,这声音,多少次出现在他的梦中。来不及多想,他提着剑,循着声音追了过去。
      
      苏软左手拖着小翠,右手拉着苏母,喘着气,飞快地狂奔。
      
      “该死的娘们,遇到我们兄弟,还有你们的活路?钱,我们要了,人我们也要,啊哈哈哈。”两个虎背熊腰的土匪提着大刀边追边喊。
      
      “啊!”一个石头把小翠绊倒,膝盖的鲜血流了出来。
      
      “小姐,你们快走!”小翠强撑起身体,跑向劫匪,保住他们的双腿,嘶喊道:“小姐,快跑。”
      
      苏软看着凶神恶煞的土匪一脚又一脚地踹向小翠,来不及多想,拔出匕首大喊道:“我和你拼了!”
      
      土匪们武艺高强,一腿将苏软的匕首踢飞,钳制住苏软的双手,撕开了他的衣服,摸着她的脸蛋,打趣道:“小美人,脾气不小啊!来,我亲亲。”
      
      苏软紧闭双眼,使命将脸偏向一旁。一张口,将土匪的嘴咬出一个口子。
      
      “啪”土匪一巴掌将苏软扇在地,大骂道:“给脸不要脸的臭□□,今天我就要让你看看我的厉害!”
      
      苏软蜷缩着身体,缓缓后退,心叹难道真要丧命于这荒郊野岭?
      
      一身白衣的侠士乘着月光从树上跳下,一剑刺向一个土匪的颈部,一脚将另一个土匪踢飞。
      
      苏软简直快看傻了,这一刻,她突然觉得自己就是紫霞仙子,遇到了披着七彩云彩而来的齐天大圣。
      
      “没事吧?”
      
      熟悉的声音,借着月光,苏软看清了来人,是李潜。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如果你能收藏的话,杉杉会开心地多吃一碗饭。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