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娇软服人

作者:云杉物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献妻

      
      苏软甚至有那么一瞬,感觉自己的小命要在这里结束。
      
      “也好,也好。”苏软内心轻叹着,她已经离家太久,想念母亲的菜、母亲的唠叨、甚至母亲的责骂。
      
      一滴泪从苏软的眼角滑出,她微笑着,仿佛是对这个世界的告别,微笑地离去,只是为了守住最后的尊严。
      
      李隋松开了手,将她摔在地上。
      
      苏软大口呼吸着,清新的空气让她恢复了些意识。看着眼前面色清冷如玉般的男子,苏软躺在地上笑了笑。她知道自己是着了魔,失了心,才会飞蛾扑火般迷恋于李隋,不顾家里的反对嫁给了他。
      
      “好好休养几天,后日我带你去见吴霁。”李隋吩咐道。
      
      “见他干嘛?”苏软双眉紧锁,不安地问道。
      
      “我看他对你有些意思,所以邀请了他去船上饮酒。你不是喜欢我吗?现在到了用得上你的地方,应该开心吧?”李隋坏笑地盯着苏软,就像玩弄老鼠的家猫。
      
      “你再说一遍?”苏软气得浑身颤抖,用手指着李隋,布满血丝的双眼,仿佛随时会滴下血泪。
      
      “好好照顾你家小姐。”李隋向小翠吩咐道,甩了甩袖子,快步离开。
      
      “小姐!”小翠泪如雨下,爬到苏软身边,抱着她痛哭起来。
      
      边哭边喊道:“小姐,主君怎么这样,怎能把自己的正房嫡妻当成一个艺妓,献给自己的首领?”
      
      苏软用仅有的力气撑着自己的身体,坐在地上,闭上眼,滴下一滴泪。
      
      “嘀嗒!”泪水滴在地上,却洗不去苏软内心的屈辱。
      
      “为什么?为什么,”苏软咬着嘴唇瘫软在地上,望着窗外的蓝天,自由飞翔的小鸟,她突然觉得好累。
      
      “哟,怎么了?怎么地上一片狼藉?苏软,你是尊贵的当家主母,怎能躺在地上呢?”吴碧莲摇着蒲扇走了进来。
      
      “不要脸的娼妇,现在知道我阿兄的厉害了吧?向你这种肆意和外男眉来眼去,暗通恋曲的,就应该被浸猪笼!”李纱静叉着腰,怒骂道。
      
      苏软就像失了魂的木偶,伤眼无神,任她们责骂。
      
      “愣着干嘛,怎么当下人的,有没有一点眼力劲?还不快上茶?”李纱静破口大骂半个小时,自己也累坏了,坐在椅子上大口喘息,指挥小翠上茶。
      
      “苏软,不是我说你,身为李府主母,心思自然是要放在打理府上。你看看你的下人,这么不懂规矩。李府也乱成一团,我真是怀恋李老夫人掌管李府的时候啊。”吴碧莲翻了个白眼,嗔怪道。
      
      “她还能和我娘比?算个什么东西啊。”李纱静喝了口茶,不屑道。
      
      苏软躺在地上,耳边萦绕着她们的谩骂,闭上眼,脑海中浮现的却是李隋冷漠的眼神和轻蔑的表情。
      
      李纱静见骂了苏软这么久,她还是像木头人一样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也有些害怕,扯着吴碧莲的袖子:“我们先走吧,这里有点不对劲,平日里苏软总是和我们对骂,现在突然这么安静,万一她一下子想不开,等会儿自尽了,我们可真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
      
      “没错,她自己死不要紧,不要拖累我们这两个尚未出阁的少女!”吴碧莲愤愤道,便拉着李纱静快步离开。
      
      “小姐,不管怎样,日子还要继续,振作起来啊。”小翠不会说漂亮的话,只是握着苏软的手,轻声换道。
      
      “我想泡澡。”苏软只说出了这四个字,表情依旧木讷。
      
      “好好好!”
      
      小翠擦去眼角的泪水,终于笑了起来。连忙去烧水,摘花瓣。刚刚还担心小姐会一直闭口不言呢,看来是自己多虑了。
      
      苏软泡在澡盆里,想到穿书后的种种,简直是封建女性的苦难史,在府内被小姑子、小三前后夹击,好不容易出府开个店还被人追杀,夫君竟然还要把自己献给别人。
      
      “还不如直接死了算了。”苏软心里咒骂道。
      
      系统客服X号捧着油炸鱼丸跳了出来,笑呵呵地打趣道:“苏软啊,这有什么难过的?夫君把你献给别人,足以说明你的美丽,而且吴霁有权有势,是京城少女的梦中情人,有什么好难过的?”
      
      “上次吵架,你不是说再也不理我了吗?”苏软气鼓鼓地问。
      
      “我们作为最佳搭档,不是一直今天吵,明天和吗?再说你完不成任务,我也死翘翘。”X吃着鱼丸,开心地扭动着屁股。
      
      “问题是我作为一个妻子,被自己的夫君献给别人,那是奇耻大辱,这要是一般女子,早跳黄河自尽了。”
      
      “我知道你不是一般的女子,你的脸皮比铁还厚,比钢还强。放心地去吧,你一定能用你那无坚不摧的厚脸皮应对一切。”X一下子吃光了所有的鱼丸,笑嘻嘻道。
      
      苏软深吸了一口气,都事已至此,除了厚着脸皮,映着头皮上,还能怎样?
      
      很快,就到了见面的日子。
      
      李隋一清早就带了两个老嬷嬷来到苏软的住处,这两个老嬷嬷手法娴熟,不一会儿就给苏软梳了个冲天的发髻,用胭脂在苏软的脸上勾画,在给她披上了墨绿色的纱衣。
      
      苏软望着铜镜中的自己,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仿佛自己就是那昆仑的神女,随时都会飞天而去。
      
      “这?”苏软望了眼站在不远处的李隋。
      
      李隋吞了吞口水:“准备好了就启程。”
      
      坐在马车里,苏软双唇紧闭,一言不发。
      
      “等会儿,知道该怎么做了?”李隋闭着双眼,轻声问道。
      
      “李隋,我可是你的妻子啊。你为了自己的仕途,把我献给别人,你可想清楚了?”苏软颤抖的声音,就像一个快冻僵的病人,用尽最后的力气发出不甘心的一问。
      
      “娶你,不过是看上了你的嫁妆。你说过你的一切都是我的,为了我,上刀山下火海都愿意。只要讨好了吴霁,李府就有你的容身之处。”
      
      苏软闭上眼,点了点头,一滴泪落在手背上,冰冰凉凉的感觉就像是自己的心,冷得无法自已。苏软记得原著里并没有这个情节,如今,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马车停靠在运河的旁边,苏软下马车的那一霎那,拉船的纤夫都停下了脚步,本来热火朝天的议论声变得安静下来,人们痴痴地盯着苏软,忘了言语。
      
      李隋讽刺地笑了笑:“看不出来,你还有些用。”
      
      苏软眉头轻皱,她望着江上那巍峨的巨船,后退了几步。那仿佛是一个怪兽,一个即将吞噬她清白的怪兽。
      
      “不,不!”苏软的眼中浸满泪水,摇着头,想转身离去。
      
      一只大手牵制住苏软的手臂,苏软看向李隋,乞求道:“让我走吧,咱不要做什么大官,小富即安就够了。”
      
      李隋走到苏软的耳边,低声道:“我要的,你给不了。但是别人能给,所以只好委屈你了。”
      
      苏软踉跄着脚步,被李隋拖上了巨船。
      
      船上安静地诡异,周围有重兵把守。在苏软踏上巨船的那一刻,船便升起了帆布,迎风起航。
      
      苏软回头看着越来越小的百姓,就连岸边的喧嚣声也渐渐听不见了,只有大雁趁着落霞飞舞,天际边的江水翻起一朵朵浪花,敲打着苏软本就不平静的心。
      
      “吴兄!”李隋推开厢门,抱拳道。
      
      “李隋,你说找我有要紧事,把我约来这船上,到底所谓何事?”吴霁狐疑道。
      
      李隋笑了笑,拍了拍手,两个丫鬟把苏软送了进来。
      
      吴霁在见到苏软的那一刻,身体震了一下,随即拿起茶杯,低下头喝了口茶。
      
      “我家夫人有些话对你说,我便先退下了。”李隋领着丫鬟退了出去,偌大的厢房只剩下苏软和吴霁两个人。
      
      两人相对无言,苏软只听见自己“砰砰”的心跳声。
      
      “对不起,我不知道。”吴霁羞红了脸,小声道。
      
      苏软紧闭双唇,一言不语。
      
      “在李府,过得还好吗?”
      
      苏软点了点头。
      
      吴霁走到苏软身边,抓住她的手:“我是真心喜欢你。”
      
      苏软不动声色地抽回了手,闭上眼睛,缓缓道:“一个男子对一个女子最大的真心就是将她明媒正娶回府,善待她一辈子,一世一心只爱她一人。”
      
      苏软的话让吴霁羞得无地自容,他清了清嗓子:“我不知道李隋的安排,放心,只要你不愿意,我是不会碰你的。”
      
      苏软苦笑了一下:“如果我愿意,你就会要了我?”
      
      吴霁抱紧苏软:“在你为我挡剑的那一刻,我才发现自己无可救药地爱上了你。在李府看到你被无视、被冷落,我只想守护在你的身边,好好照顾你一生一世。”
      
      苏软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所以,你愿意在见不得光的情况下和我苟且地在一起,就算将来你会娶别的女子,也要在今天要了我?”
      
      “我会好好待你的。”
      
      “我懂了,”苏软走到床榻边,躺了上去,“来吧。”
      
      吴霁深吸了一口气,走到苏软的身前,摸她的脸,摸她的下巴,摸她的脖子。
      
      苏软闭上眼,心如死灰,动也不动。
      
      吴霁撕开苏软的衣服,亲了上去。
      
      苏软犹如一条死鱼,一声不吭。
      
      亲到一半,吴霁起身,怒斥:“你把我当成了什么?把自己当成了什么?”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