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娇软服人

作者:云杉物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变心

      
      “夫君,奴家可是更关心你呢。”苏软眨了眨眼睛,向李隋抛了一个飞吻。
      
      “不知廉耻!”李隋甩袖离去。
      
      望着他离去的背影,苏软捂嘴偷笑。
      
      “小姐,你明知道主君喜欢知书达理的女人,下次别做这些轻浮的动作惹主君生厌了。”小翠扯着苏软的袖子劝道。
      
      “好好好。”苏软拍着小翠的手背,敷衍道。
      
      系统客服X号捧着葡萄,跳了出来,一口吞下一个葡萄:“哦,软软,不要总想着和离哦,现在你是李夫人,要倾尽你的身心爱戴李隋。”
      
      苏软简直被X那投入沉醉的表情恶心吐了,心里咒骂道:“你行你上!你能你来!我是贞节烈女,不是随随便便就取悦男人的娼妇!”
      
      X将葡萄一股脑地塞进肚子里,跳到苏软面前,开口喷道:“你以为我不想?可我只是个小小的机器人。如果我是你,早就左右逢源,把李隋和李老夫人这两个豺狼虎豹耍的团团转了。”
      
      “别站着说话不腰疼。你这个成天就知道吃吃吃的饭桶,简直一问三不知。除了吃,什么都不会。”
      
      X气得把葡萄籽喷在苏软的脸上,大叫道:“以后别求我。”便消失不见。
      
      苏软也有些震惊,她不知何时娇软的自己也变得如此泼辣,动不动就戳人短处破口大骂,这样真的不好不好。
      
      是动荡的生活将自己逼成这样的吗?或许吧,苏软突然有些想家了。做个娇软明媚的女子应该视每个女孩子的夙愿,然而在这前有狼、后有虎的世界,只有娇软不能活下去,暴躁冲动只会死得更快。
      
      “是时候外表娇软,内心强硬了。”苏软心底叹道。
      
      “什么?吴霁过几天要来我们附上做客?”李纱静有些难以置信,仿佛在做梦,一个贵公子对她一见钟情,由于恶霸老娘的阻挠,自己无奈和他走散。奈何贵公子对自己日夜难忘,已经千方百计追逐自己到这里。
      
      “是。”李潜端坐在椅子上,看了看李纱静,欲言又止。
      
      “哎呀,阿兄,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我知道,吴霁是你在户部的上司,如果要我帮你美言几句,尽管说吧。养妹千日,用妹一时。只要那吴霁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我说东,他还敢往西?”李纱静眉飞色舞,得意洋洋。
      
      “他那天除了和你,还和谁说话了?”
      
      “那天就我和嫂子两个人,难不成你想说他看上了那上不了台面的苏软吗?别提了,和她在一起丢死人了,没见过世面的样子,一直低着头,不敢抬头,下次我再也不要和苏软一起出去了,不入流的商贾之女,只会丢人。”李纱静不屑道。
      
      李隋摇着头,笑道:“我听说,你嫂子打算将嫁妆份一半给你的时候,你可是乐地合不拢嘴啊。”
      
      “怎么,阿兄你不舍得?”
      
      “万事,不要想得太好,免得日后有落差,自己内心接受不了。”李隋意味深长地看了李纱静一眼。
      
      “放心好啦,我自有分寸。”李纱静将李隋推出门外。
      
      真是天气风和日丽,心情倍爽。
      
      李纱静做梦也没想到吴霁会对自己一见钟情,可是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了,她想到了骆沦。
      
      现在的她突然觉得自己先前是多么可笑,竟然会看上一个戏子?没错,先前是惊艳于骆沦的美貌,也曾有那么一瞬想和他白首。可是,在见到吴霁的那一刻,李纱静就决定了,这才是和她共度一生的人。骆沦那种戏子之流,怎么配呢?
      
      李纱静撑着伞,拿着银票,徐徐出门,她要斩断骆沦对她的痴心妄想,要和他断得干干净净!
      
      还是那座石拱桥,桥边的柳树比平日里更加娇媚,摇曳的柳条诉说着无尽的心事,传达着万种的风情。
      
      “静儿!”骆沦看到李纱静,远远地挥了挥手。
      
      李纱静眼神微眯,不疾不徐,冷漠地看着冲上来的骆沦。
      
      就在骆沦要抱住李纱静的那一霎那,李纱静一把将骆沦推到旁边,不耐烦地皱了皱眉。
      
      “怎么了?”骆沦抬起衣袖,闻了闻身上的味道,是脂粉的梨花香。
      
      “第一天认识的时候,你说喜欢我身上的梨花香。”骆沦缓缓道。
      
      “可如今,我已经厌倦了,厌倦你这种涂脂抹粉的男子!真正的大好男儿,是应该志在四方,顶天立地,为妻子谋取功名的。而不是像你,靠着一身皮囊,取悦女人,花女人的钱,没有半点骨气!”李纱静大骂道。
      
      “所以,你今天让丫鬟约我出来,是为了?”
      
      “就是为了告诉你,今后不要再找我了!最好装作不认识,我实在无法做一个戏子的嫡妻,告诉你,我从未想过嫁给你。从开始到现在,我一直把你当做一个见不得人的光,一个享乐的工具,一个随时可以抛弃的男宠。”
      
      骆沦微笑着,转身看向西边的落日,努力扬起脸,不让眼泪掉下来。
      
      他忘记了,忘记了什么时候喜欢上李纱静的直白,甚至妄想李老夫人答应让他迎娶她,甚至做了最坏的打算——和李纱静浪迹天涯,他可以唱戏养她,纵然累点、苦点,但不会饿死。
      
      感情是最无法预料的事情,精心算计的他,没想到自己真爱上了她。一片真心的她,没想到先变了心,学会了嫌弃。
      
      “我警告你!胆敢把我们的关系向外面乱说,别怪我找人毒了你的嗓子,划花你的脸,挑断你的手筋脚筋,让你从戏台上的小生变成大街上的乞丐!”李纱静怒斥一声,转身离去。
      
      美妆系统Y号懒洋洋地趴在窗台上晒太阳。
      
      吴碧莲着急地在房内来回踱步:“怎么办?怎么办?如果苏软和李纱静强强联手,再除掉苏软就难了。”
      
      猫咪的尾巴来回摆动,优雅地伸了伸懒腰。它睁开眼睛:“自乱阵脚,溃败千里!”
      
      “可是我着急啊!苏软现在精明了,不再是那个一点就炸的炮仗。而且学会了用嫁妆讨好李纱静,她已经开始疏远我了。”吴碧莲蹲坐在地上抽泣了起来。
      
      “没有任何两个女子可以成为好友,女人都是互相嫉妒和猜忌的。苏软和李纱静也不例外,利用她们的猜忌离间她们,是你首要的事情!”Y从窗台跳了下来,蹲在吴碧莲面前,高贵优雅,让人敬畏。
      
      “我试试。”
      
      很快到了吴霁拜访的日子,苏软刻意选了件朴素的衣裳。
      
      李纱静这天早早地醒来了,让丫鬟所有收拾和衣裳拿了出来,换了上百套衣服,还没选出最合适的。
      
      “纱静?主君和吴霁快下朝了,咱们也该去厅堂迎接准备了。”苏软走了进来,轻声提醒道。
      
      “嫂子,快帮我挑挑,我根本不知道穿哪件了。红的太艳,白的太俗,金丝太俗,丝绸太轻盈。”
      
      苏软一眼就看中了那件千羽衣,由各种飞禽的珍稀羽毛纺织而成,如梦如幻,不由惊叹:“太美了。”
      
      “嫂子,你忘了,这是你阿娘从西域买来的,我求了你好久,才得到的。”说罢,李纱静将千羽衣披在身上,向前走了几步,蓦然回首,仿佛就是孔雀公主。
      
      “就这件吧,我是女子,都快被你迷倒了。”苏软轻笑道。
      
      “对了,嫂子,千万别让吴碧莲参加家宴。”
      
      “为何?”
      
      “她啊,心术不正,一天到晚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目中无人得很,就想着勾搭英雄才俊,如果让她看到吴霁,肯定扑上去,哪里还有我的份?”李纱静撅了噘嘴,不屑道。
      
      “就依你。”
      
      苏软让人准备了丰盛的晚宴,桂鱼、螃蟹、鸡鸭鱼肉、鲜虾、鸽子、猪蹄,总之菜肴之丰盛,快让她流出口水了。
      
      李老夫人染上了风寒,便没有来参加晚宴。
      
      李纱静披着千羽衣,突然有些紧张。
      
      “嫂子,会不会太花哨了?我现在去换一件吧。”
      
      “哎呀,来不及了,他们马上就来了,你本来就很美,明艳的美,不必怀疑自己。”
      
      李隋和吴霁谈笑着走了进来,吴霁抬头的那一刻,就被一身素净的苏软吸引了。她安静地矗立在桌边,低头浅笑,发髻的木簪透露着古朴的气息,仿佛从画中走来的女子。
      
      李纱静脸都羞红了,心叹那个吴霁怎么一直盯着自己看,虽然自己美,但也没必要这样吧?都怪自己过份美丽。
      
      李隋神色复杂地看了苏软一眼,便招呼大家入座吃菜。
      
      李纱静一屁股坐在吴霁身边,又是忙着倒酒,又是夹菜,做一个吴公子,又一个吴公子,不停地问他关于吴家的一切,从吴大娘子的喜好,到吴府的菜肴,最后连院子里的狗洞都问了出来。
      
      “静儿,不得无礼!”李隋皱眉道。
      
      “无碍。”吴霁笑了笑,眼里却全是低头吃饭的苏软。
      
      “吴公子都不烦我,你有什么不开心的?我又没问你。”李纱静翻了个白眼,夹了个螃蟹啃了起来。
      
      “你!”李隋简直被李纱静的木鱼脑袋气得饭都吃不下了。
      
      “纱静妹妹十分可爱,我从小就想有个妹妹,可惜未能如愿,不如收你为义妹,可好?”吴霁从怀里掏出一个玉镯,套在李纱静手上,惊叹:“甚是合适。”
      
      李纱静还在蒙圈中,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就听到吴霁说:“义妹,今后倘若有人敢欺负你,报上我的大名,为兄一定替你诚邀。”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