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娇软服人

作者:云杉物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惊见

      
      “那怎么办?她们已经对我们起了杀心,难道在这里坐以待毙?”小翠揪着衣袖,站了起来。
      
      “如今,只有以静制动,借力打力。刚刚对李纱静说的那番话,无非就是在敲打她,让她明白,我死了对她并不好处。”苏软淡然道。
      
      “可是,就她那冲动的性格,我怕她又被吴碧莲几句话忽悠得找不到北。”
      
      “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李纱静回到自己的院内,命丫鬟将有毒的绿豆糕埋在土里。
      
      坐在茶几旁,撑着脑袋回忆最近的种种。
      
      她觉得自己完全是被吴碧莲利用了。从开始派人暗杀苏软,后来去阿兄那里说苏软坏话,又抽打李潜逼苏软出面,最后甚至企图毒杀苏软。这一切的一切,自己就好像是被吴碧莲操控的棋子。
      
      李纱静闭上眼,握紧拳头,轻声咒骂:“贱人!”
      
      小丫鬟吓死了,连忙跪下求饶:“奴婢该死。”
      
      “不是在骂你。你说,苏软真的那么讨厌吗?”
      
      “我,我。”小丫鬟欲言又止,低头不语。
      
      “但说无妨!”
      
      “奴婢只是觉得,苏软性子只是暴躁了些,但还是单纯的。否则也不会被碧莲小姐欺负成那样,从一个少夫人变成被禁足的可怜人。”
      
      “你竟然觉得她可怜?”李纱静斜着眼睛,看向丫鬟。
      
      “不是,不是,”小丫鬟连忙跪下磕头,“奴婢只是觉得碧莲小姐也不是什么善人啊。”
      
      “哦?平日里你闷不吭声,怎么今天晚上话这么多?”李纱静摇着蒲扇,漫不经心道。
      
      “奴婢不敢。”
      
      “下去吧。”
      
      屋内,只剩下李纱静一个人。她吓出了一声冷汗,心叹:“好险,好险,差点中了吴碧莲的奸计!”
      
      “什么?李纱静那个蠢猪竟然被苏软说服,放弃毒杀她?”吴碧莲难以置信地站了起来。
      
      “没错,现在沁心园严加防守,外面送去的食物一律不吃,只靠先前储备的米面和院子里的蔬菜为食。现在咱们想下手都难。”丫鬟小桃禀报道。
      
      “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吴碧莲愤恨地捏起了拳头,本来一切都在她的算计之中,只要李纱静毒死了苏软,那么一切就简单了。
      
      “喵!”雪白的大猫轻叫一声,跳到吴碧莲的怀里,亲昵地撒娇。
      
      吴碧莲抚摸着白猫的软毛,让小桃退了出去。
      
      美妆系统Y号幻化的白猫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碧莲,生气可是会变丑的。”
      
      吴碧莲连忙拿出铜镜,照了照镜子,对于自己日盛的美貌是愈加满意了。
      
      “你是美人,也有心计,如果还不能击败苏软,那只有一个原因。”
      
      “不可能,我不可能会输给她,一个商户之女!”吴碧莲的神色有些激动,站起来,抿着嘴,盯着Y。
      
      “你之所以这么激动,不过是看到了她的潜力。不过短短数月,她的成长可以用惊人来形容:收服了李潜,哄骗了李纱静。不是吗?”
      
      “那又怎样?只不过我还没真正出手。”吴碧莲昂起头,挺身问道。
      
      “你样样都好,就是自负了些,或许是你长期寄人篱下的自卑所致。记住,不要小觑任何一个敌人。就算是蝼蚁,深入绝境,也会拼死一搏。还是小心些好。”
      
      吴碧莲脸羞得通红,一直以来她都已名门闺秀自居。就算投奔李府,也是打着侍奉李老夫人的旗号。就是为了维护自己那点小小的自尊与自傲。如今,被Y一语戳破,怎让人不脸红心惊?
      
      “我记住了。”吴碧莲小声道。
      
      老嬷嬷侍奉着李老夫人梳头,丝丝白发依旧闪耀着诱人的光泽。红润的肌肤和深邃的五官仿佛在诉说着李老夫人也曾经是个美人胚子。
      
      “苏软还在禁足?”
      
      “是的。”老嬷嬷不苟言笑,回答言简意赅,这是李老夫人多年训练的结果。
      
      “是时候让她出来了。去,让人穿静儿过来。”
      
      不一会儿,李纱静就欢欣雀跃地来到了李老夫人的芙蓉园。
      
      “娘,那么早找我来,所谓何事?”李纱静钻到李老夫人的怀里,撒娇道。
      
      “静儿,你该嫁人了。”
      
      李纱静的心咯噔一下,这些日子,虽然克制住自己,和骆沦的联系少了,可是心里更加思念他。对于亲事,能拖一天算一天,那就多一天和骆沦相处的时光。
      
      “娘,我还不想那么早嫁人。”李纱静皱眉道。
      
      “莫不是又满意的心上人了?”李老夫人笑道,“有的话,告诉阿娘,阿娘派人去探探口风。”
      
      “没有,我只是想多陪陪阿娘。”
      
      李老夫人的脸冷了下来,随即又吩咐道:“没关系,多见见人,多些朋友也没有坏处。明日是侯爵府吴大娘子的百花宴,京城各家名流之女都回去。苏软是李府的主母,她会带着你去见识下市面。”
      
      李纱静见推脱不了,只好硬着头皮答应,然后又和李老夫人亲昵了几句,才缓缓离去。
      
      “派人盯着静儿,看她究竟在和什么人来往。”李老夫人眼睛微眯,吩咐道。
      
      李老夫人解除了苏软的禁足,并让老嬷嬷带她来到了芙蓉园。
      
      “知道我为什么让你出来吗?”
      
      “听闻了些,是要带静儿去参加百花宴,谋个好夫君。”苏软低着头,诚恳道。
      
      “哦?那你觉得什么样的男子适合静儿?”
      
      “自然是老实、专一的男人。”
      
      李老夫人目光如炬,看了看苏软:“那你嫁入李府,后悔了吗?”
      
      “从未,李朗待我很好。老夫人您更是待我如亲生的女儿。”
      
      “不错,看来禁足的这一个月,你是想通了不少。甚好,甚好!明日的百花宴切不可再像往日那样与他人争端,一切以静儿的终生幸福为重。”
      
      吴碧莲端着酸枣糕,踩着小碎步,走了进来:“李老夫人,这是我给您特意蒸的酸枣糕。”
      
      李老夫人拿起尝了一口,点头微笑道:“不错,酸甜可口,明日你就来我芙蓉园教老嬷嬷制作酸枣糕。”
      
      吴碧莲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本打算请老夫人让她一起去百日宴的话只能咽回肚里。
      
      “老夫人,若没其他的事,我就先告退了。”
      
      苏软起身福身离去。
      
      吴碧莲如坐针毯,帮李老夫人饿着肚子抄了几遍经文,才被放行。
      
      回到自己的住处,吴碧莲气得将李老夫人曾经送给她的衣裳全部仍在地上,破口大骂道:“什么把我当成亲身女儿一样,全是骗人!骗人!现在有机会嫁入高门,她只让她的亲身女儿去,还偏偏把我留在她的眼线之内,真是老不死,她怎么不早点死?”
      
      丫鬟小桃着急地直跺脚,用手捂着她的嘴,小声道:“别说了,小姐,万一被别人听见了,我们就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吴碧莲仿佛瞬间被抽尽了力气,跌落在地上:“没错,我的一切都是李老夫人给的,如果她让我死,就生不了。”
      
      苏软正在挑选明日出席百花宴的衣服,那天必定是名门贵女的聚集之日,明艳的、亮丽的、活力的各色女子将出现供各位主母挑选。
      
      一件白色的纱衣被苏软看到了,她拿起来,惊叹道:“就是这件。”
      
      “小姐,这件也太寒酸了吧?”小翠叽歪道。
      
      “我是去帮李纱静相亲的,又不是自己去相亲,打扮得过了,难眠惹李纱静和李老夫人不悦。”
      
      系统客服X号捧着大西瓜跳了出来,边啃边说道:“那个,苏软,是暴躁女配,现在性格变一点点没关系,但是男主一出现,你必须立刻失去理智,争风吃醋。”
      
      “你还好意思来,我被禁足的那一个月,你跑哪里去了?日夜祈祷向你求救,根本没有半点反应。”
      
      X捂着肚子,不好意思地笑道:“我吃坏了肚子,然后又犯了阑尾炎,被治疗了一个月。”
      
      “啪!”门被人一脚踹开,苏软定睛一看,才发现吴碧莲气势汹汹地走了进来。
      
      “这么晚了,你来这里干什么?”苏软正色道。
      
      “不错啊,这么快就出来了?不过我要提醒你,你和我一样,都是李老夫人利用的棋子,别得意的太早。”
      
      “我没有得意,倒是你,为什么这么气急败坏?我过得好或不好,与你何干?”
      
      吴碧莲被苏软反问地说不出一句话,脸气得通红。
      
      “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事,你先回去吧。”
      
      “你知道是谁派人杀你吗?是李纱静,如果不是她,李潜就不会重伤,更不会像现在这样不知去处,生死不明。”吴碧莲盯着苏软,她不相信一个人真的可以如此大度,去帮一个曾经害过她的人。
      
      “你现在说这些,无非就是想让我和李纱静继续相斗,你好作收渔翁之利吧?碧莲,我劝你一句:过好自己的人生才是大事。算计太多,小心算来算去一场空。”
      
      “你!”吴碧莲愤恨地指着苏软,摔门离去。
      
      百花宴的这天阳光很明媚,少女们涂上胭脂,笑靥如花。
      
      来参加百花宴的女眷众多,不乏一些当家主母来替自己的儿子选媳妇,但是大家不觉都把目光投向坐在中央的吴大娘子。
      
      吴家是侯爵世家,吴霁更是年纪轻轻就当上了户部侍郎。剑眉星目,是京城一等一的美男子,出生高贵,仕途更是不可限量。
      
      李纱静这天打扮地特别浓重,绣着金丝玫瑰的红纱衣,通体翠玉的步摇,让她全身上下散发着无限的贵气。
      
      苏软站在李纱静身边,则寒酸多了,朴素的白纱衣陪着头上的木簪子,也别有一番风味。
      
      “那个在赛马场上第一的就是吴霁!”
      
      “是他!”
      
      “我小时候和他在一个私塾念书。”
      
      女眷们热烈地议论着吴霁,李纱静也揪紧了手绢,羞涩地悄悄望向吴霁。
      
      吴霁拔得头筹,环视周围的时候,一眼扫到了苏软,失神片刻,从马上摔了下来。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