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娇软服人

作者:云杉物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陷害

      
      苏软转身离去,来到吴碧莲的梦汐阁。
      
      “姐姐!”吴碧莲看到苏软,立刻起身相迎,“我已经找到了唱戏的小生,保证寿宴上热闹非凡。”
      
      “别装了,这里没有外人,你那点心思还能瞒过我?找个外表帅气的小白脸来李府后院,和众女眷拉拉扯扯,成何体统?”苏软气得脸色通红,想起骆沦刚才握着她的手,全身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好男儿顶天立地,一个靠着向贵女出卖男色的戏子,苏软想着就恶心。
      
      “小桃,退下。”
      
      吴碧莲驱散了身边的婢女,她缓缓走向苏软:“是,又怎样?我觊觎李府当家主母的位置那么久,而你就像个疯子,骂天骂地,就算是小妾的身份,你也不愿意给我。”
      
      “不要脸的小浪蹄子,不想着嫁一个清白的人家做夫人,反而贪慕荣华富贵做小妾。自作贱、不可活。”
      
      吴碧莲的五官因为愤怒有些扭曲,她抓着苏软的手怒喝:“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不就是出身比我好一些吗?若不是我家道中落,李府主母的位置哪里轮得到你?”
      
      房门外的脚步声逐渐靠近,小桃大声道:“主君,快些,苏夫人刚才气势汹汹,倘若晚了,我们小姐又要遭殃了。”
      
      吴碧莲弯起嘴角,大叫:“不要,不要再打我了。”
      
      随即,手指弯曲,用长长的指甲刮向自己又白又嫩的脸蛋,霎时间鲜血直流。
      
      李隋推开门,只见吴碧莲趴在地上,身子在微微颤抖。
      
      他一下子冲到吴碧莲身边,将她扶起,脸已经皮开肉绽,李隋吓地后退了一步。
      
      吴碧莲一把将李隋推开,大喊:“奴家还是死了算了,省得在这里受尽欺辱!”
      
      一头撞向房内的柱子,晕了过去。
      
      小桃大惊失色,连忙出门去找大夫。
      
      苏软有些蒙圈,吴碧莲自毁容貌,李隋冲进来就像是电光火石间发生的事,还没缓过神来,李隋一巴掌就将她打趴在地。
      
      “毒妇!平日里你善妒就算了,今天你险些闹出人命,绝不能轻饶!”李隋怒发冲冠,青筋暴露,脸气得通红。
      
      小翠冲到苏软面前,哭诉道:“主君,少夫人根本没对碧莲小姐做什么,是碧莲小姐自己抓伤了自己的脸颊。”
      
      李隋一脚将小翠踹开,怒喝
      
      苏软刚想大喊有本事休了我。但是突然脑袋痛得厉害,仿佛要炸裂开一样。
      
      系统客服X号跳了出来,焦急地乱跳:“你千万不能有和离的念头,在原著中你是爱极了李隋,就算为他去死也愿意。我说过了,除非至亲之人因你而死,否则你是不会醒悟的。”
      
      苏软扶着头,抓着李隋的衣袖:“别,别赶我走,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只要能让我留在你的身边。”
      
      李隋收起衣袖,一把将苏软推开:“恶心。”
      
      苏软望着李隋抱着吴碧莲急匆匆离去,泪水不禁浸透了双眼。
      
      “自己明明对李隋毫无感情,为什么还会心痛?”苏软摸着红肿的脸颊,心里叹道。
      
      泪珠不停落下,发簪跌落在地上,已经断成两半。
      
      “小姐,”小翠抱着苏软,摸着她散乱的发丝。
      
      炎夏酷热,苏软的身子仿佛浸透在冰窖中,她抬头看着门外的烈日,却感受不到一点温暖。
      
      小翠紧抱着苏软颤抖的身体,呢喃道:“小姐,没事的,主君只是一时糊涂。说不定过会儿就会想到此事蹊跷,认清吴碧莲的真面目。”
      
      苏软闭上眼,点了点头,硕大的泪珠从眼角滑落。她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在一个不爱你的人面前,无论你做什么都是错的。就算你什么都不做,他也能鸡蛋里面挑骨头,数落你的不是。
      
      芙蓉园
      
      李老夫人望着跪在地上的苏软,笑道:“不错,不错。江南苏氏,你可真是厉害,用你的手就将我那可怜的侄女毁了容。本以为你只是善妒,所以平日李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算了。可如今,你竟然心思歹毒到出手伤人,看来不得不加法处置!”
      
      “少夫人是冤枉的。”小翠扑到老夫人的脚下,“小翠以性命担保,是碧莲小姐自己抓伤了自己的脸颊。”
      
      “哦?”李老夫人不怒反笑,“碧莲是一个尚未出阁的黄花闺女,为何要自毁容貌?”
      
      小翠咬了咬牙,闭上眼,一股脑说道:“她为了陷害我家小姐不惜自毁容貌,为的就是取而代之,做李府的当家主母。”
      
      “住口!”李老夫人杵着拐杖怒喝。
      
      “别为了我动怒,老夫人,这次就算了吧,别为了碧莲这个外人伤了李府的和气。”吴碧莲梨花带雨,手撑在小桃的身上,仿佛随时可能晕倒似的。
      
      “来人,将这个满嘴谎言的丫头杖责三十大板!”李老夫人杵着拐杖狠敲地面。
      
      “谁敢?”苏软挣脱钳制她的老嬷嬷,站了起来。
      
      李纱静跳出来,指着苏软大骂:“你想干嘛?厮打女眷,顶撞长辈,现在你是要翻天不成?”
      
      苏软环视众人,一字一顿道:“李府,家风不纯。如今竟要为了一个无名无份的远房亲戚,灭了我这个嫡妻!我阿娘就马上就要来参加寿宴,倘若你们敢伤我一根头发,我立刻让阿娘击鼓鸣冤,把李家这些龌龊之事公之于众。”
      
      “小姐,不要为了我和李府众人翻脸。让我受刑吧。躺几天就会好的。”小翠抓着苏软的手,微笑道。
      
      “名义上你是我的丫鬟,实际上我早已把你当成了我的妹妹,先前没能保护好你,但是现在我决不会让你受到一点点伤害。”
      
      李老夫人被苏软气得全身发抖,马上就要寿宴了,她害怕苏软这闹开了,到时候整个李府都会成为京城的笑话。
      
      “来人,将少夫人送回沁心园,好好看守,等寿宴那日,再让她出来。”李老夫人沉声道。
      
      苏软揪着的心终于放下,两个老嬷嬷压着苏软和小翠离去。
      
      “娘,那个苏软平日里嚣张惯了,现在还把吴姐姐的脸弄伤了,不能就这么放过她。”李纱静拉着李老夫人的手,撒娇道。
      
      李老夫人不动声色地抽回自己的衣袖,平淡道:“你先下去,我有要事和你阿兄还有碧莲说。”
      
      “我又不是外人,有什么号避嫌的。”李纱静吐了吐舌头。
      
      “你们都下去,顺便把静儿带下去。”
      
      两个老嬷嬷左右夹着李纱静,快步走了出去。
      
      “你们别拉扯我,我自己会走。”
      
      屋内,只剩下李老夫人、李隋和吴碧莲。
      
      吴碧莲心砰砰直跳,她不知道李老夫人刻意将她流下是为了什么。
      
      “难道她看出来了?不,不可能。”吴碧莲捂着脸上的伤口,深吸了口气,稳住了心神。
      
      李老夫人的眼神在李隋和吴碧莲只见来回转悠:“吾儿,你觉得该怎么惩处苏软呢?”
      
      李隋犹豫片刻,坦然道:“视她为空气,仕途要紧,我不想因为儿女私情影响官运。”
      
      李老夫人微微点头:“那碧莲脸上的伤口就这么算了?”
      
      “禁足苏软一个月,以作惩罚。”
      
      “不错,不愧是李家的主君,事事要以仕途为重。你先下去吧。”
      
      李隋离开后,吴碧莲坐在椅子上,感觉李老夫人盯着她的眼神就像猫盯着老鼠,仿佛把她一切的心思看得真真切切。
      
      “老夫人,把碧莲留下,是有事情要吩咐吗?”吴碧莲躲闪着眼神,小声问道。
      
      “你说呢?”
      
      李老夫人声音和润,透着慈爱。可是吴碧莲的后背早已被冷汗浸透,仿佛觉得李老夫人已经识破了她的诡计。
      
      “你倒是愈发厉害了,竟然学会了自残来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李老夫人端起茶杯,轻泯了一口浓茶。
      
      空气异常安静,吴碧莲鼓起勇气:“老夫人,你误会了。苏软就是那种疯起来什么事都干的出来的人,上次她就用粪便泼我。现在更是离谱,上我的住处毁我的容貌。”
      
      “够了!”李老夫人用力一挥,茶杯摔在地上,碎了一地。
      
      “你使出的那些不入流的宅斗手段,我在年轻时不知道使出了多少次了。倘若是苏软抓你,伤口必定由浅入深。而你的伤口是由深入浅,那是因为疼痛使你手软。”
      
      李老夫人的分析字字珠玑,一个字一个字就像寸钉,钉住了吴碧莲的七寸,让她无力反驳。
      
      “老夫人,我只是,我只是太爱表兄了。”
      
      “呵呵,”李老夫人轻笑两声,轻蔑地看向吴碧莲,“你是太爱你自己了吧?”
      
      “没有,没有。”
      
      “我是喜欢你,可是你的出身是当不了李府的夫人的,顶多做吾儿的小妾。。不要动不该动的心思,苏软现在对我还有用,她的嫁妆我还没全部拿到手。你也少给我惹些风波,闹得家宅不宁,下次可就没那么幸运了。”
      
      “奴家知道了。”
      
      吴碧莲回到住处,发疯似的大喊:“出身!出身!!出身!!!我的美貌和才情哪点比不上苏软?我的出身也是书香门第,不过家道中落,如今竟然连一个商贾之女都比不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