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不掉你

作者:许君三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五章

      时薇直到洗完澡,躺在床上,思绪还是混乱的。
      
      在实验室的时候,穆辰直接把他的衣服罩在她身上,还帮她开了灯,然后就径直离开,留她一个人在实验室缓了许久。
      
      他的衣服现在还在她这里,她就放在床头,想起这个,时薇下意识地伸手把衣服拿过来,嗅了嗅衣服上的味道。
      
      依旧是清新沉稳的草木香,好闻到让她着迷。
      
      “时薇同学今天怎么这么早就上床了!不符合你钢铁战狼一样的精神啊,我们时薇不是不在自习室学习到12点不见人嘛。”初念瑶坐在下面,敷着面膜调侃时薇。
      
      时薇突然被点名,第一反应是把手上的衣服火速扔掉,她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在干什么,也有些震惊……
      
      草啊,她在闻穆辰的衣服???
      
      她是变态吗。
      
      “时薇不会睡了吧?怎么不理我。”初念瑶的声音明显小了些。
      
      郭瑾彤摘下耳机:“不能吧,现在才10点半,当代大学生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时薇在床上出声:“我还没睡。”
      
      她们是四人间,上床下桌,无独立卫浴,每个人都装了窗帘,时薇装的是厚重的蓝黑色窗帘,因为挡光效果好,但也正因为这床帘,一旦大家上了床,彼此都不知道对方的状态,需要出声提醒。
      
      初念瑶看时薇还清醒着,松了口气:“没睡就好。对了时薇,我和你说!我在抖音刷到咱们天大的网红了,嗷嗷帅,叫房安白,我的天啊,他从头发丝到脚趾甲都是我的菜,据说是咱们这届表演系的,好像这周末在音乐厅还有个话剧《无人之城》上映,你陪我去看呗,我有朋友在社团,能抢到前排的位置,还能去后台看到本人,这样我就可以勾搭他啦。”
      
      时薇没兴趣:“不去。”
      
      “抖音网红哎,帅哥哎,真的超帅超帅那种!”初念瑶依旧在努力地说服时薇。
      
      时薇停顿一下:“你确定要我和你一起去勾搭男人?”
      
      “……”初念瑶语塞,这么说好像确实是,无论哪个女生和时薇站在一起,别人都只能看到时薇吧,时薇太美了,美得极具冲击力,她永远是最吸引人目光的那个。
      
      时薇看初念瑶没再坚持,自己打开手机开始刷微博,不再搭室友们的话。
      
      其实,时薇还是很有原则的,她一般都会尽量避免和闺蜜的男人扯上任何关系,之前也有过闺蜜的男人追她的例子,最后闹得挺尴尬的。
      
      她一直在拒绝,奈何闺蜜的男人穷追不舍,闺蜜也因此和她产生嫌隙,时薇自问没做错任何事,但事情最后还是发展成那个样子。
      
      所以后来她也学聪明了,长了一张红颜祸水的脸,就干脆避免接触,从源头掐断是最好的选择。
      
      她不想和初念瑶的关系被影响,自然也不会同意陪她去勾搭男人。
      
      时间一点点过去,凌晨一点,室友们早已上床,寝室笼罩在黑暗中,时薇翻来覆去许久,还是睡不着。
      
      一闭眼,就是她被他压在实验台上,两人接吻的样子。
      
      他唇间的味道,还有身上的草木香……都在她的脑海里反反复复,一遍又一遍。
      
      ……狗男人,乱我心神。
      
      时薇数星星没用,数绵羊没用,后来干脆放弃了,她睁着眼,望着眼前蓝黑色的窗帘,不知不觉回忆起了,她和穆辰的初吻。
      
      初吻是高二的时候,在穆辰家发生的。
      
      她那时还不像现在这样,高二正是张扬放肆的年纪,她胆大妄为,仗着穆辰对自己的容忍和宠溺无法无天,在穆辰家一起写作业时,她经常写着写着就跑去翻穆辰的衣柜,小女孩也懂穿男生的衣服会很性.感,她想穿穆辰的衣服。
      
      穆辰从来不管她,他作业一般在学校就写完了,在家里会看一些《人类简史》《雪国》之类的闲书,他看书的时候很专注,手边一杯冒着热气的咖啡,戴着金边眼镜,翻书的手指修长又骨节分明。
      
      时薇打开衣柜门,一件一件翻过去,皱眉道:“你衣服的样式好少啊,你还一件款式的衣服买好几个颜色?”
      
      穆辰没应声,仍在看书。
      
      时薇百无聊赖,她看了穆辰一眼,发现穆辰今天穿了件样式简约的黑色帽衫,这件款式衣柜里还有一件深蓝色的。
      
      时薇心思一动,干脆把那件帽衫找出来,直接套上,穿好后,她在全身镜前面照了许久,很满意。
      
      帽衫尺码有些大,时薇穿上其实并不合身,帽衫长度甚至盖住了臀.部,长长的袖子拖着,但是配上她修长笔直的腿,和青春妩媚的脸,就好像是娇俏的女朋友偷偷穿了男友的衣服。
      
      她把帽衫的帽子也戴上,悄悄地绕到穆辰身后,抬手把他连帽衫的帽子直接扣到他头上,嗲声叫他名字:“穆辰。”
      
      穆辰察觉到自己的帽子被戴上了,他回头看她,下一瞬,时薇忽地扯住他帽子前的两条细带,恶作剧般地往前一拽,穆辰的帽子被迅速拉紧,他被她拽得身子往前,猝不及防地撞上了时薇的唇。
      
      他的唇和她的唇,紧贴着,两个人都没动,维持着这个姿势两秒。
      
      也都能感觉到对方唇柔软的触感。
      
      穆辰能看到,时薇的水眸里也是有慌乱的,显然这是一场意外。
      
      他先退回去,神色淡淡的,似乎完全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想继续看书,时薇不乐意了,坐他旁边开始撩他:“你有尝到什么味道么,恩?应该没尝到吧,这其实连吻都算不上,只是唇碰唇而已,你能尝到才奇怪……”
      
      时薇话还没说完,穆辰眸子微暗,突然抬手,直接拽过时薇帽衫前的两条细带,把她拽到自己身前,然后低头,干脆利落地吻住了她的粉唇。
      
      他这次的目标显然不限于“唇碰唇”而已,时薇有些没反应过来,睁大了眼坐在那里,任穆辰为所欲为,她只能感受到穆辰灼热的呼吸,和身上愈加明显的草木香。
      
      穆辰又继续开始下一步,他蹿进她口中,占有她唇中的每一寸位置,耐心而大力,与她的唇追逐共舞,空气中只余两人逐渐急促的呼吸声。
      
      许久,他才松开她,附到她耳边轻声说了一句——
      
      “甜的。”
      
      算是回答她刚才那个“你尝到什么味道了吗”问题。
      
      操。
      
      时薇大半夜的回想起来两个人的初吻,又不禁脸红心跳起来,这觉真是没法睡了。
      
      不过,这样一回想,时薇才发现,在她和穆辰的关系里,看似好像是她在撩他,其实占据主导权的,一直都是他。
      
      他好会啊,撩而不自知,总是能让她心动,然后,一发不可收拾。
      
      从高中到重逢之后,都是如此。
      
      次日,时薇去实验室时,看到穆辰,不自觉地心虚,她的目光从他干净寡淡的眉眼再落到他的薄唇上,然后又停留在他喉结上两秒。
      
      好像每一个地方都很性.感。
      
      在穆辰察觉到她的打量目光前,时薇迅速转移视线,回到座位给手机充上电,今天她来得很早,已经把穆辰的衣服放到了他的位置上面。
      
      穆辰也看到了,他低头注视了这件衣服一会儿,随后,把衣服放进包里,收好。
      
      “咳。”
      
      实验刚做一会儿,穆辰就咳嗽了几声,邢静柏担心地询问:“你是感冒了吗?最近寒流来袭,天气冷,要注意身体,我这里有之前剩下的感冒药和消炎药,给你用一下吧。”
      
      “不用。”
      
      ——拒绝一连。
      
      时薇正在写最近的项目进度总结,一边写,一边能听到他们说话,穆辰感冒的话……昨天他把衣服给了自己后,是穿着毛衣回去的,不会是因为这个感冒了吧?
      
      很有可能,正是12月份上旬,温度极低,昨天又是大风天,他穿得那么单薄,即使是穿着外套在寒风中走上15分钟,都会冻得仿佛被风贯穿身体,何况他还没穿。
      
      时薇开始思考要不要买盒感冒药放到穆辰桌上。
      
      一上午很快过去,时薇的总结报告也基本写完,她和陆婕中午约好去吃饭,时薇伸了个懒腰,还没起身,又听到邢静柏和穆辰说话:“路易阳有课没回来,就剩我们两个了,我们一起去吃饭吧?”
      
      “不用,我还有事。”
      “那你也不能不吃饭呀,不吃饭对胃不好,不然我给你带饭回来?”
      “不用。”
      
      他的目光似有所指地往时薇那个方向扫了一眼。
      
      ——拒绝二连。
      
      电脑屏幕上映着时薇模糊的影子,但从影子上也能隐约看出来时薇的唇角是微微翘起来的。
      
      对,时薇大方地承认,听到穆辰一上午接连拒绝邢静柏两次——
      
      她心情极其、相当地愉悦。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高亮!】下本书,打算写个轻松风的,放个文案上来,大家来康康我
    ★《哭大点声》
    /破镜重圆//豪门//强娶豪夺//先婚后爱/
    【作天作地骄矜大小姐*斯文败类手腕狠厉霸总】
    文案:
    多年后再次相遇,陆泽一眼便认出了温羡瑶
    他一把拽住她,黑眸微垂,声音低沉:
    “温羡瑶,你记不记得分开时我怎么说的?
    再也别让我看见你,否则,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温羡瑶强装镇定,面不改色地撒谎:“你认错人了。”
    后来,在床上,陆泽似笑非笑:“我认错人了?”
    温羡瑶疼哭,带着哭腔骂他“混蛋”“狗男人”时
    陆泽轻柔而耐心地吻干她睫上的眼泪:“这么会哭,哭大点声,恩?”
    -小剧场-
    陆泽的朋友们听说他要娶温家骄纵的大小姐
    大早上纷纷来劝他:“你忘了她当年怎么对你的”“她很难养起”“她脾气那么差”……
    正说着,卧室里传来女声:“好吵!”
    朋友们面面相觑:“你看,我就说吧。”
    陆泽用食指轻抵住唇:“嘘,最近刚养,是不太乖,我得哄哄。”
    朋友们:“……”
    不一会儿,众人便听到卧室里陆泽的低声诱哄:
    “昨晚弄疼你了,25克拉的格拉芙粉红钻戒,要吗?”
    ★《乖一点》
    文案:
    阮依刚住进顾家时,尽心尽力扮演着小白兔角色
    赢得学校和顾家人的一致好评
    除了顾家独子顾砚对她态度有点差以外 一切都很顺利
    直到学校突然放假,顾家恰逢宴会
    阮依兴致好,暗地里约好以前的狐朋狗友去放纵
    她脖子上系着性感choker,穿黑色露脐装,扎双马尾
    一副暗黑萝莉的打扮,在舞池里摇摆得相当尽兴
    一起玩的朋友笑着问她:“顾家少爷怎么样?”
    舞池里很吵,阮依娇声回道:“骄纵恣睢,属实一般。”
    话音刚落,察觉到有人拍她肩,她眉头微蹙,不耐地回头
    就看见顾砚正似笑非笑地望着她,眸光意味不明——
    “好巧啊,未婚妻。”
    【腹黑嘴贱骚气大少爷×擅长伪装、口是心非乖戾少女】
    ——小剧场——
    被抓到现行之后,阮依对顾砚能避则避
    半夜口渴,阮依惺忪着睡眼下楼找水喝
    却和刚从浴室里出来的顾砚撞个正着
    他黑发湿润,衣领微张,模样性感
    阮依匆匆别开眼,想迅速下楼
    下一秒,她忽地被少年扯住手腕,往后一带
    撞进了他泛着清香的怀抱里
    顾砚唇角微勾,把她用力往怀里按——
    “跑什么?我一般吗,恩?”
    感兴趣的求个收藏鸭,还有作收,超级爱你们哒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