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今天也没离婚

作者:廿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新邻居

      酒醉到清晨七点,宋昕琰就清醒过来,感觉自己浑身都是酒气。
      
      他昨晚在酒精的催发作用下直接睡死过去,转身看到睡在身侧的秦慕琅,这个男人的侧颜比正脸还令人心动,嘴唇有着成熟男人的性感,宋昕琰伸出手指在他的嘴唇上轻轻按了下唇峰,这人笑起来总是不经意间展露出他成熟的魅力,也不怪柳泽宇还要吃回头草。
      
      这么好的男人,他才不要让出去。
      
      盯着秦慕琅的侧颜看了十分钟,感到喉咙十分干渴,宋昕琰才依依不舍的从被窝里爬起来喝水,顺便洗澡换一身睡衣,擦干头发再爬回床上睡回笼觉。
      
      动静有点大,秦慕琅被他吵醒,迷迷糊糊搂住刚洗得清清爽爽的宋昕琰,一条腿搭在他的双腿上,一手横在他的腰上,头枕在他左侧,鼻子在他的脖颈间嗅了嗅。
      
      “唔,很香。”声音里带着浓浓的睡意,他在宋昕琰的颈窝问道,“几点了?”
      
      宋昕琰侧头亲亲他的额头:“七点,你可以继续睡。”
      
      “哦。”他昨天晚上一直担心宋昕琰会吐,不舒服,直接大半夜才睡下,现在确实还处于混沌的状态,在宋昕琰肩头找到个合适的位置,直接闭眼睡过去了。
      
      宋昕琰现在心情也还不错,在秦慕琅的发顶亲了亲,也跟着睡回笼觉。
      
      再醒来时,宋昕琰的肩头变轻,秦慕琅就靠着床头对着他笑得不怀好意。
      
      宋昕琰当鸵鸟慢慢缩进被窝里,假装自己还没睡醒。
      
      秦慕琅:“我们来聊聊昨晚喝酒的事。”
      
      宋昕琰继续往被子里钻。
      
      秦慕琅:“高云舒说你心情不好。”
      
      宋昕琰在被子里洗闷声道:“没有,你别听他乱说,我就是见朋友心情好喝多了点。”
      
      抵死不承认的宋昕琰突然感到自己被搂紧,隔着被子外,是秦慕琅抱着他,并将被子拉下。
      
      “我们说过有什么事情都要说出来的,是我错了我就道歉,好吗?”
      
      宋昕琰这时候只好与秦慕琅面对面,凑上前碰了碰他鼻尖,眼神十分无辜,道:“是我一时冲动才喝酒的,下次我一定提前告知。”
      
      秦慕琅还能怎么办,当然是原谅他一时的任性,压着他用力吻了下去,宋昕琰很快被吻得脸红心跳,双眼湿漉漉的,勾人心弦。
      
      一吻过后,秦慕琅捂着嘴唇:“咬破了。”
      
      脸上的红潮未退,宋昕琰浅浅一笑,说道:“我去给你拿点药抹一下,”不是第一次咬破秦慕琅的嘴唇,家里常备消炎药膏。
      
      秦慕琅笑了下也跟着下床。
      
      宋昕琰找来药膏抹在紧随他出来的秦慕琅的伤口上。
      
      抹了膏药后,嘴唇凉凉的,秦慕琅趁机又亲了亲宋昕琰。
      
      宋昕琰用衣袖擦擦嘴角:“真难闻。”
      
      秦慕琅勾起嘴角不怀好意道:“那你以后少喝酒,不然我抹一次你就得跟着吃一次。”
      
      宋昕琰自知理亏:“知道了。”对此,他觉得自己会是死不悔改的态度,生气就想咬,怕是改不了了。
      
      两人九点多起来,还没吃早餐,秦慕琅这会儿才从甜蜜的气氛中走出来。
      
      突然想起一件事:“糟糕,我妈昨晚让我带回来的水产还扔在车的后备箱。”
      
      宋昕琰说道:“还能吃吗?都臭掉了吧。”
      
      秦慕琅说:“我下去看看,顺便去买早餐回来。”
      
      宋昕琰叫住他:“一起下去,我想吃烧麦。”
      
      他们家附近有一家老字号茶餐厅,这个点过去应该有位置。
      
      “那走吧。”有点可惜的是他妈叫他拿回家的海鲜不能吃了,宋昕琰喜欢吃螃蟹。
      
      处理掉后备箱的海鲜后,秦慕琅和宋昕琰去吃了早餐。
      
      难得周末天气放晴,他们选择走路过去。
      
      今天的宋昕琰穿的是简单的浅色衬衫搭羊毛衫,像个大学生。
      
      秦慕琅则夹克牛仔裤,头发梳了上去,露出额头,可以说非常帅气了。
      
      不仅路人会为他的帅回头,就是在一起几年的宋昕琰也每天都会被迷住。
      
      宋昕琰推了推眼镜,主动牵紧秦慕琅的手,后者笑了下,像只偷腥的猫。
      
      要知道,一直以来,宋昕琰都特别低调,不怎么主动在人前和秦慕琅做太亲密的动作,难得被牵着手走在街上,秦慕琅当然要回握了。
      
      像往常一样,他们吃完早餐就回家,在回来时的路上,两人进水果超市买了点葡萄和雪梨。
      
      宋昕琰说:“突然又有点想吃西瓜。”
      
      阳光落在他的白皙的脸上,看得出来他心情是真的非常好。
      
      秦慕琅的手突然绕过他的背,按在他的胃部:“昨晚喝了酒,别吃西瓜。”
      
      “啊……真的不可以么,西瓜汁可以不?”
      
      “也不行。”
      
      “我可以单方面和你冷战吗?”
      
      “不行。”
      
      “那你不让我吃西瓜,也不让我喝西瓜汁,我吃什么水果。”
      
      “我们买了葡萄和雪梨,反正这两天别想吃西瓜,又不是当季的。”
      
      “可是刚买的都带皮,我不想剥。”
      
      “我给你剥。”
      
      “嗯,这还差不多。”
      
      “我说,你想让我剥皮可以直说,不用拐弯抹角的,我肯定会满足你的要求。”
      
      “那得你自愿,直说多没劲儿,跟命令人似的。”而且每次他提要求,秦慕琅就会想各种方式和他交换条件。
      
      “可是我们玩过执行命令的……唔!”游戏。
      
      “闭嘴,在外面呢,被人听到怎么办?”
      
      “有什么关系,他们都是陌生人,不会听我们说话的,你怎么那么容易害羞?”秦慕琅心说,害自己每天想欺负他,逗他。
      
      宋昕琰给他一个白眼。
      
      两人慢慢遛达着往回走,周末的小区总是非常热闹,有带着孩子出门参加活动的年轻父母,有相携出门散步的年迈夫妻,有把狗放在婴儿车上推着遛的漂亮女孩。
      
      刚说完,他们住的这栋楼前就堆放着一个个纸箱,家具床垫什么的。
      
      他们绕过搬家工人进了电梯。
      
      刚出电梯门,就看到一堆被拆掉的纸皮堆在外面。
      
      宋昕琰道:“这是有新住户搬到我们这一层了。”
      
      秦慕琅倒不是很在意:“嗯,东西还挺多。”
      
      新住户就住在他们对面,他们家门口都差点被堵上。
      
      “我记得之前对面住的是一家五口,怎么突然把房子给卖了。”
      
      “大概价格还不错。”
      
      “学区房呢,以后他们家的小孩可以上个本市最好的小学之一。”
      
      “没有小孩,不懂。”
      
      两人正准备进屋,一个在宋昕琰看来是阴魂不散的人出现在他们面前。
      
      “琅哥。”
      
      秦慕琅也觉得对面的人非常多余,他对对方的做法感到不解,问的时候声音都拔高几分:“你要搬进来?住对面?”简直难以置信,但这似乎又是柳泽宇能做得出来的事情。
      
      宋昕琰推推微微下滑的眼镜,内心也骂起了粗话:真是日了狗了。
      
      “对,真巧,朋友帮忙找的房子。”
      
      秦慕琅一大早的好心情消失殆尽,他用余光看宋昕琰的脸色,发现对方正低头按密码,看不到表情。
      
      “哦,那你搬家吧。”
      
      宋昕琰打开了门,还没进去就听柳泽宇说:“琅哥,你们家的海鲜在哪儿买的,昨天在你家吃过后,我妈还想买点送亲戚。”
      
      秦慕琅现在想把柳泽宇用纸皮堵住他的嘴,看对方的眼神十分微妙。
      
      很显然,他是故意的。
      
      宋昕琰似笑非笑地望向秦慕琅,随后又眯眼看了一眼柳泽宇。
      
      秦慕琅忍着没发怒:“你问我妈,我不知道。”
      
      柳泽宇仿若没看见秦慕琅几欲杀人的眼神,笑得十分灿烂:“好,还可以约阿姨逛个街。”
      
      宋昕琰推开家门,坐在玄关上换鞋,对他们的聊天内容一点兴趣都没有。
      
      秦慕琅对此无话可说,他存心给自己找事,不接话是最好的应对方式,这个时候无论说什么没有好下场。
      
      “我还有事,你慢慢搬吧。”
      
      “晚上我哥他们会过来,琅哥,也过来喝两杯?”
      
      “我下午有事,不去了。”说完,秦慕琅快速把门带上了,以免柳泽宇又继续颠倒是非。
      
      被挡在外面的柳泽宇:“……”
      
      一回头就看到宋昕琰正双手抱于胸前,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一句话也不说。
      
      秦慕琅举起双手:“我可以解释。”
      
      宋昕琰扭头拎着水果进厨房,利落塞进冰箱。
      
      秦慕琅快速换下鞋子,紧紧跟在宋昕琰背后:“我昨天下午回去,我爸他们才告诉我他们一家人过来。”
      
      宋昕琰冷淡回应道:“哦。”
      
      回房间里取来电脑,宋昕琰坐在沙发上开始上网,秦慕琅现在真的有点烦柳泽宇,他花了一个早上才把人哄好,一秒打回原形。
      
      这下可好了,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他在宋昕琰旁边转来转去,祈求关注。
      
      “你能别走来走去吗?晃得我眼花。”
      
      “你信我好吗?我真的对柳泽宇没有任何想法。”
      
      宋昕琰坐电脑屏幕中抬起头,似乎想到什么,嘴角上扬说道:“我没说不信你。”
      
      秦慕琅确实没看到他面带怒气,但也不敢放松,到厨房洗葡萄喂他吃,鞍前马后伺候着。
      
      不一会儿,赵元晰给他来电,他小心翼翼到阳台接听。
      
      秦慕琅直接在电话里说道:“赵元晰,你是几个意思?”
      
      赵元晰:“琅哥,怎么了,火气怎么那么大?”
      
      秦慕琅带着火气问道:“我怎么了,我家地址是是不是你告诉给柳泽宇的?”
      
      赵元晰十分坦诚:“没错,我这也是为了你们好,你们有什么误会不能好好说吗?”
      
      秦慕琅冷言道:“你是不是有毛病!这是为我好?那只是你臆想而已,我都怀疑你是不是暗恋柳泽宇。难道你不知道我已经结婚了吗?能不能麻烦你不要插手我的事情,大家都是成年人,你这么做只会给不相干的人带来困扰!”
      
      说完,秦慕琅就把电话挂了,赵元晰被说得一脸懵逼,完全忘记他打电话的目的,因为他很少见秦慕琅发这么大的火。所以,他这是对柳泽宇有感情,还是没有?
      
      半晌后,他才反应过来。
      
      “操,我是直男,怎么可能暗恋泽宇!”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0-0明天见,吸肚子。
    随机50个小红包~~
    ----------------------



    他们今天也没离婚
    甜文,关于珍惜与暗恋的爱情故事。(完结)



    祖传手艺
    男朋友成天想吃我,捉妖文。(完结)



    我们都特别同情那个男配[穿书]
    [穿书]男配受调.教总裁攻。(完结)



    一卦难求
    大师,求一卦。(完结)



    婚婚欲睡
    老司机校长没下限撩呆萌学生。(完结)



    谁是巨星?
    无巧不成书的温馨爱情故事。(完结)



    重生配音巨星
    配音巨星与重生王子的励志爱情故事。(完结)



    婚难从
    [穿书]总裁男主爱上悲催男配。(完结)



    壮妻
    穿越军官与未来军官的婚姻故事。(完结)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