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今天也没离婚

作者:廿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喝醉了

      秦慕琅对宋昕琰在外面喝酒一事一概不知,他现在正面对着曾经的前男友,内心百般无奈,柳泽宇确实说到做到,从眼神到举止都能看到他求复合的决心。
      
      秦家和柳家关系一直不错,上秦慕琅祖父那一辈开始至今,一直保持着友好的关系。
      
      两家人走得最近的是秦慕琅和柳泽宇在一起的时候,那会儿,他们确实是准备结婚,可是终究没成,两家人也十分遗憾。
      
      年轻人没能走到一家,长辈也没说什么,关系上倒也还成,年轻人的事他们不想再掺合。
      
      柳家夫妻和并两个儿子吃饱后坐在沙发上陪着秦父秦母聊天,秦慕琅给父母面子,坐下陪着。虽然他和柳泽宇分了手,但是他柳泽润,也就是柳泽宇的亲哥是高中同学。
      
      柳泽宇继承了他母亲的容貌,偏柔。
      
      两家人的聊天依旧十分顺畅自然,仿若没有隔阂。
      
      秦慕琅坐在一旁,不怎么插话,拿出手机问宋昕琰晚上吃什么,但是半天都没有等到对方的回复。
      
      这时候,秦家父母提起陈年旧事。
      
      秦母曾英荃问柳母邓雪:“邓雪,上次你和我提过的那个孩子,有消息了吗?”
      
      提到这事,邓雪脸上的笑容就少了半分,摇头道:“还没有找到他的下落,要是当年我们上心点就好了,也不至于这么年来半点消息都没有。”
      
      秦父秦剑问道:“需要帮忙吗?”
      
      柳父柳永学道:“不用,我们托人去找了,也不是没有消息,我们现在也算有一点点进展,就是比较慢。”
      
      秦剑说:“哦,这样,我记得胡家有个小子在市公安,要是想找我可以给你们推荐一下。”
      
      邓雪笑下了:“那先谢谢了。”
      
      柳泽宇转头问柳泽润:“这事你也知道?”
      
      继承了柳父阳刚长相的柳泽润点头:“嗯,爸妈说前些日子梦到他,心神不宁,托人去找了。”
      
      秦慕琅并未参与他们的话题,他需要拉开与柳泽宇的距离。
      
      又喝了一会儿茶,柳永长说他们该回去了,秦家夫妇也没留,和秦慕琅一起送他们电梯口。
      
      柳泽润问秦慕琅:“出去喝一杯吗?”
      
      秦慕琅拒绝道:“不了,我待会还要回去。”
      
      柳泽宇:“琅哥,就出去坐一会儿,不会耽误你太长时间。”
      
      秦慕琅还是摇头:“下次吧,今天太晚了。”
      
      柳泽润知道他有所顾忌,倒没多说,陪着父母进了电梯,柳泽宇则有些不甘心,但家人也在,他不好说太多。
      
      送走柳家人,秦慕琅和父母回到屋内。
      
      秦父坐回自己的位置,吃了块苹果,手机响起,进书房接电话去了。
      
      曾英荃站在秦慕琅身边,拍拍他的肩,问道:“儿子,泽宇是不是对你还有意思?”
      
      秦慕琅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坐在单人沙发上,戳了块苹果:“是有这个意思,但是我已经结婚了。”
      
      曾英荃犹豫一下说道:“算了,你们年轻人的事我就不管了。”
      
      秦慕琅笑一下:“那没别的事,我就回去了。”
      
      曾英荃白他一眼:“怎么,你那位还给你门禁?”
      
      秦慕琅搂搂她的肩:“妈,你别这么说昕琰,他很好的。”
      
      曾英荃说道:“我和他接触也少,就不说你们了。”
      
      秦慕琅点头:“嗯,那我回去了。”
      
      曾英荃拉住秦慕琅:“等等,你柏叔家下午送来一箱海鲜,带回去吧,别又吃外卖。”
      
      秦慕琅说道:“我们平时都在家里做饭,不怎么吃外卖。”
      
      曾英荃满脸不信:“那是你煮还是他煮?”
      
      秦慕琅说:“我们一块做饭,没分那么多。”
      
      曾英荃摇摇头:“行行行,老护着他。”她叹息道,“哎,我的儿子对谁都好。”
      
      秦慕琅哈哈一笑,转头进了厨房,家里的阿姨正在厨房里消毒碗筷,问他要什么。
      
      秦慕琅说:“周姨,我妈说今天来了一箱海鲜,在哪儿。”
      
      周姨说:“晚上煮了一小箱,还有一箱,我给你拿。”
      
      抱着装了冰的水产箱,秦慕琅和父母告别,准备开车回家。
      
      不过,刚出大门,前方站着一个人,并朝他的车走来。
      
      秦慕琅只能将车停靠在一旁,按下车窗:“你怎么还没回去。”
      
      柳泽宇弯下腰说道:“琅哥,我有话和你说。”
      
      秦慕琅说道:“我赶着回去。”宋昕琰一个晚上都没回他信息,也不知道他在干嘛。
      
      柳泽宇吸了口气,说:“我就想和你聊一会儿。”
      
      秦慕琅说:“前面转角有个咖啡厅,到那里吧。”
      
      这与柳泽宇的预期不符,但是他现在也别无他选,主动权还是在秦慕琅手上。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音乐咖啡厅。
      
      晚上八点,正是客流高峰时间段。
      
      柳泽宇倒不像真的有事要说,他还慢悠悠地给自己点了一杯咖啡,秦慕琅只要了一杯柠檬水。
      
      秦慕琅盯着手机屏幕,信息不停涌入,但是都是群消息或者是约酒的朋友,没有宋昕琰的。
      
      柳泽宇用勺子搅拌倒入咖啡里的白糖:“琅哥,我记得上大学的时候,晚上只要我想喝咖啡,你怕我睡不着,就给我点了牛奶。”
      
      秦慕琅坐得随意,并没回答柳泽宇的话,后者继续说道:“我后悔了。”
      
      秦慕琅平静地说道:“泽宇,我结婚了。”
      
      柳泽宇抬头,问他:“你爱他吗?”
      
      秦慕琅没有回答,这个答案他从来没有想过,宋昕琰也从来没问过他,经柳泽宇这么提起,他才认真回忆两人有没有谈过爱与不爱的问题。
      
      秦慕琅说:“这是我和他的事,就不劳你费心了。”
      
      柳泽宇定定地看着秦慕琅,肯定地说:“你犹豫了,你不爱他,你们……”
      
      秦慕琅打断的话:“这是我们自己的事,你在这里揣测没有什么意思。”
      
      柳泽宇直白说:“我想和你在一起,你能回来吗?”
      
      秦慕琅看他一眼,说道:“从我们分手的那天起,就不再可能了,以后不要再做像今天这样的事情。”
      
      柳泽宇有点急切,说道:“叔叔阿姨不也是喜欢我的吗?他们希望我和你在一起的,以前他们就很喜欢我。”
      
      秦慕琅冷然道:“他们喜欢你,真的不代表我们会回到原点。”
      
      柳泽宇还想说什么,他的手机响了。
      
      秦慕琅秒接:“昕琰?”
      
      但手机里却不是宋昕琰的声音:“我不是昕琰,他喝醉了,你能过来接他一下吗?”
      
      “行,你给我地址,我马上过去。”秦慕琅没心思再管柳泽宇神色如何纠结,对他说了句:“我有事,先走了。”
      
      又是这个宋昕琰,柳泽宇看着着急离开的背影,喝光了一杯咖啡。
      
      如果他们没有分手,秦慕琅肯定不会这么对他!
      
      秦慕琅脸上的担忧不似作假,难道他们真的没有未来了?
      
      “靠,我没有车!”他故意让他哥把车开走,打算让秦慕琅送他回家。
      
      谁知,秦慕琅心系他人,把他丢在这里。
      
      柳泽宇从来没觉得那么难堪过,给他这种感觉的还是曾经呵护着他的爱人。
      
      秦慕琅以最快的速度赶到高云舒说的地址,在火锅店里看到托着下巴坐在椅子的宋昕琰,脸上有了喝酒后的不正常红润。
      
      “怎么喝成这样?”秦慕琅手搭在他肩上,扶住即将往旁边倒的宋昕琰。
      
      宋昕琰朝他眨眨眼,打了个酒嗝,头靠在他腹部上,重量都在秦慕琅身上。
      
      “我好像,看到秦慕琅……嗝!”
      
      高云舒耸耸肩,他也陪着喝了不少,但是还没醉:“心情不好吧。”
      
      秦慕琅知道高云舒,大部分时间都是从宋昕琰口中得知他的信息,虽不是第一次见,但是总感觉对方看自己的眼神有几分意味深长。
      
      秦慕琅:“一起走吧,我们先送你回去。”
      
      高云舒说道:“不用了,你照顾好昕琰吧,我自己打车就行。”
      
      秦慕琅也没坚持,宋昕琰确实醉得不轻,他很少看到这样子的宋昕琰,心里有点乱,也有点生气,明知道胃不好还喝这么多酒!
      
      两人合力把宋昕琰扶上副驾驶座,秦慕琅给他系好安全带,才关上门。
      
      回头就看到高云舒叨着一根烟吞云吐雾。
      
      “那我们先回去了,谢谢你陪他吃晚饭。”
      
      “不客气。”高云舒弹了弹烟灰,欲言又止,“昕琰他……算了,你们回去吧。”
      
      秦慕琅知道他话里有话,但现在这个时候,喝得稀巴烂醉的宋昕琰还在车里,他也没时间追问,再次道谢,开车离开了。
      
      高云舒将烟屁股塞到旁边的垃圾桶上,摇了摇头:“啧,真傻。”也不知在说谁。
      
      宋昕琰确实是醉了,但也没那么醉,意识还在,只是身体不受自己控制而已,头晕晕的。
      
      秦慕琅边开车边观察他有没有想吐的状况。
      
      一路上,宋昕琰都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似了。
      
      车子驶入地下停车场,秦慕琅把睡着了的宋昕琰背回家,直接将他放在床上。
      
      闻了闻他身上的味道,又是烟味儿又是酒气,秦慕琅有点生气地轻掐宋昕琰的脸颊:“有什么话不能对跟我说?”
      
      安静躺在床上的宋昕琰突然睁开眼睛,双手搭在秦慕琅的脖子上,对着他的嘴一通咬。
      
      秦慕琅吃痛:“嘶!”
      
      宋昕琰松开嘴,双目带着水气,委委屈屈地说:“你欺负我。”
      
      秦慕琅捂着有可能被咬破的唇看着他,在心里叹了口气:“是是是,我错了。”
      
      宋昕琰双手又捧着他脸说道:“本来就是你的错。”说完,歪着头睡过去了。
      
      秦慕琅十分良心地把宋昕琰的衣服和裤子扒了,让他睡个好觉。
      
      给宋昕琰换上睡衣,秦慕琅在他脸狠狠亲一口说道:“明天再跟你算账。”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
    随机50个小红包。
    -------------------
    谢谢 并不是花式帅本人扔了1个地雷
    谢谢 faith扔了1个地雷
    谢谢 橘子不了情扔了1个地雷
    谢谢 琪啊扔了1个地雷
    谢谢 琪啊扔了1个手榴弹



    他们今天也没离婚
    甜文,关于珍惜与暗恋的爱情故事。(完结)



    祖传手艺
    男朋友成天想吃我,捉妖文。(完结)



    我们都特别同情那个男配[穿书]
    [穿书]男配受调.教总裁攻。(完结)



    一卦难求
    大师,求一卦。(完结)



    婚婚欲睡
    老司机校长没下限撩呆萌学生。(完结)



    谁是巨星?
    无巧不成书的温馨爱情故事。(完结)



    重生配音巨星
    配音巨星与重生王子的励志爱情故事。(完结)



    婚难从
    [穿书]总裁男主爱上悲催男配。(完结)



    壮妻
    穿越军官与未来军官的婚姻故事。(完结)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