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今天也没离婚

作者:廿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我很生气

      宋昕琰的声音很轻,不刺耳,在场两人都将这话听得清清楚楚。
      
      柳泽宇转头时就看到一个戴着眼镜的斯文男人,他的左手手臂上搭着一件夹克,右手提着一个电脑包,脸上挂着浅笑,脸色微白,眼睛在眼镜下看不清有什么情绪。
      
      给他的第一眼,这男人根本没法和自己比,身高没他高,要说长相,更不值得一提,两人根本不是一个风格的。
      
      秦慕琅快速拔开柳泽宇抓在自己的手,对宋昕琰道:“正和朋友说两句话。”
      
      宋昕琰脸上的浅笑依旧挂着:“哦,那我们回家吧。”
      
      这一刻,柳泽宇觉得自己被他们两人忽略,他挺直腰板,问秦慕琅:“琅哥,不向我介绍一下?”
      
      介绍,怎么介绍?
      
      秦慕琅感到一阵头疼,他没想到柳泽宇会如此固执,他私心不希望宋昕琰和柳泽宇有过多交集,难道他要向宋昕琰介绍自己的前男友吗?
      
      “下次吧,昕琰今天喝了酒不太舒服,先走了。”说完,秦慕琅接过宋昕琰手中的电脑包,搂着他的肩头进了正巧打开的电梯门。
      
      转头,秦慕琅对宋昕琰说:“胃不好,怎么喝酒了,之前聚餐都不喝的。”
      
      宋昕琰乖乖地任由他扶着,空出的手不由的捏捏自己的眉头,小声说:“本来不想喝酒的,老板今天过来坐一会儿,不得不喝。”
      
      秦慕琅说道:“等会回家给你熬点粥水。”
      
      宋昕琰头靠在他肩头上,电梯门正缓缓关上,他朝站在门外的柳泽宇勾了勾嘴角。
      
      回到下一摊包间里的柳泽宇一脸郁气,赵元晰凑上前问他:“怎么,慕琅给你气受了?”
      
      柳泽宇怒道:“他敢!”随手拿起一瓶啤酒猛喝了一杯,又道:“晰哥,我刚看到和他结婚的家伙了。”
      
      赵元晰是知道秦慕琅结婚对象的,他和其他人一样,认为那位只是秦慕琅拿来气柳泽宇的,应该不会玩太真。
      
      他安慰道:“他不如你,何必跟他计较,琅哥迟早都会回归到你身边。”
      
      柳泽宇只是摇头,又继续喝酒:“那人叫什么名字?”
      
      赵元晰说道:“好像姓宋,琅哥跟他结婚那会儿本来是打算介绍我们认识,请我们吃饭,不过,我们都没去,我们只认你。”
      
      柳泽宇拍拍赵元晰的肩膀:“晰哥,谢谢你。”
      
      赵元晰又说:“不过那次之后,琅哥和咱们聚会也不怎么带他,约莫是知道我们不喜欢。”
      
      他们和秦慕琅认识多年,没到为了一个陌生人就要决裂的地步,朋友当然是继续做朋友。
      
      被安慰一圈后,柳泽宇的心情总算好很多,又有其他几个恭维的家伙过来说几句。
      
      坐在一旁的钱浩明和李博睿聊天:“你觉得泽宇还有机会吗?”
      
      李博睿晃着杯中酒,摇头笑了下:“谁知道呢,反正我不掺合。”
      
      钱浩明和他碰碰杯,两人相视一笑,其他人没发现琅哥的变化,但他们是知道。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聊天,心里早就有了判定。
      
      宋昕琰上车后就靠在座椅上小憩,工作一天,中午也在开会,晚上喝酒时也没吃什么,现在胃确实有些难受,见他不舒服,秦慕琅也不打扰他。
      
      车上放着莫文蔚的《慢慢喜欢你》,轻柔的音乐缓解了宋昕琰紧绷的心情,歌词一句句飘进他的耳边。
      
      ——慢慢和你走在一起。
      
      ——慢慢喜欢你。
      
      ——慢慢的陪你老去。
      
      挺好听的。
      
      回家后,秦慕琅扔下外套就进了厨房,给宋昕琰熬粥。
      
      宋昕琰躺在沙发上,手臂搭在自己额头上,闭着眼,像是睡着了般。
      
      其实,他的胃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疼,一半是演出来的。
      
      秦慕琅不向他介绍今晚的那个人,他就未必不知道对方是谁,只是有些话不应该由他开口罢了。
      
      秦慕琅从厨房里出来时,就看到宋昕琰自己倒了杯热水坐在沙发上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眼镜上都沾了雾气,他也没摘下擦一擦。
      
      “想什么呢?”秦慕琅坐在他身边,取下他的眼镜搁在桌面上:“还难不难受。”
      
      “还好,晚上吃的少,酒有点上头,才看起来比较糟糕。”宋昕琰说。
      
      秦慕琅却看出他情绪不太高,说道:“我和柳泽宇的话你都听到了。”是肯定句,而不是疑问句。
      
      宋昕琰摸摸自己的脸:“我有表现得这么明显啊?”
      
      “你就差没直接骂我,在车上一句话都不和我说,生气了。”秦慕琅说,一手还按了按他的腰,早上还说扭到,估摸还得酸上两天才好全。
      
      “我承认,我很生气。”宋昕琰放下水杯,搂着常用的印有胡萝卜图案的抱枕放在自己的肚子上,一脸严肃看着秦慕琅,挑眉道:“他说想跟你复合。”
      
      他们结婚的时候就有个简单的口头协议,两人之间无论是产生了情绪还是吵架都最好不要过夜。
      
      秦慕琅在回来的路上就在做心理建设,他知道这他件事必须说清楚才行。
      
      “他是我前男友。”说到这儿秦慕琅停顿了一下,“就是之前和你提过的,交往了五年的那个。”
      
      宋昕琰抿唇,将眼镜挂回鼻梁上,等待秦慕琅的下文。
      
      “他前段时间回国,今晚是几个朋友给他开的接风宴,赵元晰叫了我好几次,我只能去露个脸,我以他真的没有别的想法。”秦慕琅怕宋昕琰不相信还特意加重了后面那句话。
      
      宋昕琰低头,眼里闪过一抹自我嘲讽:“前男友的接风宴你都去,也不怪人家会直接说复合,就算你没有想法,对方肯定也会有想法。”他不说还好,说了就更生气。
      
      明知道是前男友,也不应该去才是。
      
      秦慕琅见他还在生气,握着他的手,解释道:“下次有他的聚会我不去,别生气了。”
      
      宋昕琰明显不太想说话,秦慕琅也感到头疼,他以为今晚应付一下那些朋友,没想到宋昕琰会直接出现,他们结婚三年,从来没有深入讨论过关于他前男友的事情。
      
      厨房里飘来粥香味儿,秦慕琅忙冲进去,把锅盖打开。
      
      关于秦慕琅前男友这个话题就此打住,两人都有意避开这个话题,越往深处想,事情越复杂,谁都不会好受。
      
      秦慕琅不愿回想他和柳泽宇当年在一起的那些过往。
      
      宋昕琰也不想知道秦慕琅和前男友到底有哪些甜蜜的过去。
      
      喝完平淡无味的白粥后,宋昕琰头也不晕,胃也不再微微泛疼。
      
      宋昕琰洗完澡出来时,秦慕琅在看一篇经济学文章,上面分析的是当前的经济形势,还有两个大国之间的贸易战。
      
      “有意思的话转发给我看看。”宋昕琰说道。
      
      刨去秦慕琅过往的感情史,他们结婚至今几乎没有红过脸,今晚算是个意外。
      
      秦慕琅这会儿坐在房间里的单人沙发上道:“分析的还行,有一个概念挺有意思的。”
      
      宋昕琰点头:“嗯,你快去洗澡。”
      
      他被热水蒸过脸上泛起淡粉色,他的脸本就白,秦慕琅凑上前亲亲他的脸颊,鼻子在他脖子上嗅了嗅。
      
      “既滑又香,我也用同样的沐浴乳,怎么就没有你身上的味道。”秦慕琅手开始不安分在宋昕琰的腰间游走。
      
      宋昕琰被他逗笑,扭了下腰,往后一退:“打住,打住,被你摸的好痒,我腰还疼。”
      
      秦慕琅却亲吻他的耳垂,低低哑哑道:“那好吧,今晚就不做了。”
      
      宋昕琰最受不了他这种极具魔力的像大提琴班的中低音,身体不由自主发软,酥酥麻麻,总能勾引出他体内的欲.望。
      
      宋昕琰双手轻轻揪着他的耳朵,叹气道:“秦先森,你是妖精转世吧,我觉得我最终会死在你怀里。”
      
      秦慕琅堵住他的唇,不安分的双手也找到可以停下来的部位。
      
      做,还是得做的。澡,也还得再洗一次。
      
      一场欢愉过后,宋昕琰和秦慕琅舒舒爽爽地躺在床上,平躺的两人双手虚虚搭在一块儿,温度传到对方手中,暖洋洋的。
      
      宋昕琰打了个哈欠,忽然翻了个身:“腰疼。”
      
      秦慕琅跟着侧手,一只手搭在他腰侧上:“睡吧。”他的手轻轻给宋昕琰按着。
      
      不知不觉,宋昕琰就跌入梦乡,秦慕琅听着他的平稳的呼吸声,在他的外露的肩头上吻了下,再把被子拉好。
      
      不由反思自己今日的行为,他确实不应该去参加柳泽宇的接风宴。
      
      和柳泽宇分手起至今,已经有五年,虽然他出了国,但回国的次数也不少,基本上都是因为身边的朋友和家人,他们断断续续见过几次面。
      
      他也没想过让宋昕琰和柳泽宇见面,他觉得他们应该不会有交集,但今天猝不及防的会面,他其实很紧张。同时也很清楚,既然自己结了婚,就得和柳泽宇保持距离,所以他带着宋昕琰离开,有点担心接下来会发生一发不可收拾的事。
      
      柳泽宇今晚和他说的那些话,一开始他并不在意,但是被宋昕琰听到后,他感到尴尬又为难。
      
      结婚前他向宋昕琰交待过自己谈过的前男友一事,可是他给予宋昕琰的信息是很模糊的。
      
      他不希望柳泽宇的出现会干扰他们现有的生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也是五十个可爱的小红包。
    我在飞机上。。。。哭泣!



    他们今天也没离婚
    甜文,关于珍惜与暗恋的爱情故事。(完结)



    祖传手艺
    男朋友成天想吃我,捉妖文。(完结)



    我们都特别同情那个男配[穿书]
    [穿书]男配受调.教总裁攻。(完结)



    一卦难求
    大师,求一卦。(完结)



    婚婚欲睡
    老司机校长没下限撩呆萌学生。(完结)



    谁是巨星?
    无巧不成书的温馨爱情故事。(完结)



    重生配音巨星
    配音巨星与重生王子的励志爱情故事。(完结)



    婚难从
    [穿书]总裁男主爱上悲催男配。(完结)



    壮妻
    穿越军官与未来军官的婚姻故事。(完结)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