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今天也没离婚

作者:廿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了然

      其实柳泽宇对秦慕琅并没有那么执着,脑子不再发热之后,很多事情就开始变得明朗起来,他也将选择性遗忘的最终的分手原因想了起来,确实是他的问题,秦慕琅和他分手也是无可厚非。或者是在国外待的几年里,并没有找到合适的,内心开始十分向往当年的单纯与美好吧,他不否认秦慕琅对人是真的好,偶尔在午夜时分他还会想起过去,再听朋友提起秦慕琅,多说几句他想听的话,毅然决然做出不明智的决定,明明手握一副手牌,现在被他打得乱七八糟,心里无比的烦躁。
      
      所以,他当时为什么要把宋昕琰弄进自己的公司,现在把他赶回去行不行?
      
      想归想,柳泽宇依旧没有做这么没品的事情,虽然他是客户,但到底还是需要做生意的,不能出而反尔。
      
      宋昕琰和负责与他沟通产品的人相处得还不错,中午还负责带他们到外面吃饭。
      
      柳泽宇有意避开宋昕琰,一天都没碰到对方,不过,在公司遇不到就不代表听不到关于宋昕琰的消息,公司还有各种群,里面八卦很多,更何况还有一个不明真相的席洋在他耳边夸赞。
      
      比起公司眼尖同事的八卦能力,席洋的夸赞就不显得那么突出了。
      
      他们扒出宋昕琰从头到脚的衣着都是某某品牌最新款,手表是某某品牌的定制限量版,有同事还想利用宋昕琰开的车反驳他们,结果却被一致怼回来,肯定是想低调才开便宜车型,没想到搞了半天,还是个有钱家的少爷。
      
      更甚的是,还有人拿柳泽宇和宋昕琰作对比,居然还比了个不相上下。
      
      这些八卦事情宋昕琰一概不知,唐子扬中午吃了过敏食物,这会儿正上吐下泻,被宋昕琰拉到泽水公司附近的急诊室,医生给他开了药吃下后还没好,又给他挂起了水。
      
      看样子,明天是不能继续回公司上班了。
      
      唐子扬的家人还没来,宋昕琰坐在一旁陪他:“泽水公司的事情我暂时交给新人跟进吧,你现在这个样子有点吓人,医生说也要休息两天。”
      
      唐子扬说:“好,谢谢宋哥。”
      
      宋昕琰推推眼镜:“你是对什么过敏?”
      
      唐子扬一脸羞愧:“我对虾过敏。”
      
      宋昕琰:“难怪,以后吃东西还是要注意一下。”
      
      唐子扬虚弱地笑了笑:“下次一定会更加注意的。”
      
      半小时后,唐子扬的家人来了,宋昕琰也在离开医院之前安排好明天的工作。
      
      唐子扬病好之后直接回公司,由新人邹广言代替他前往泽水公司,接到这个任务的邹广言高兴得差点蹦起来,他没想到宋哥竟然如此信任自己。
      
      事实上,宋昕琰只是希望早点把新人带起来,他就可以将更多工作分配下去,总是一个人扛着还是挺累的。
      
      秦慕琅晚上参加慈善晚会,宋昕琰正准备开车回家,心想着待会回家是自己随便煮个面还是点外卖,还没下决定,宋昕琰就接到秦慕琅的电话。
      
      宋昕琰恰巧站在医院等电梯的走廊里:“怎么了?”
      
      秦慕琅问他:“这会儿回家没。”
      
      宋昕琰向他吐槽:“还没,下午送唐子扬那小子去医院,吃了虾,上吐下泻的,他家人刚过来接手。”
      
      秦慕琅担心他:“这么惨,你没事吧。”
      
      宋昕琰说:“我没事,我对海鲜不过敏。”
      
      秦慕琅说:“那就好了。昕琰,有个事情可能需要帮忙。”
      
      宋昕琰不确定地问他:“什么事?”
      
      秦慕琅说道:“我妈下午把手摔骨折,阿姨送她去医院,我爸下午在政府开会,司机也没在,你现在有空的话能不能帮我送她们回去?”
      
      宋昕琰没拒绝的意思,他对秦慕琅的父母其实也没什么建议,就是相处起来十分不自在,当初他觉得对方好像不太喜欢自己,就不想过多接触,秦慕琅也不强制他去做不喜欢的事情,现在要帮个忙也不会怎么样,他和秦爸秦妈之间一直都是保持着不亲近也不陌生的关系。
      
      宋昕琰说:“好,在哪家医院?”
      
      秦慕琅说:“市一,在骨外科室,妈的手机号你有吧。”
      
      宋昕琰想了一下:“正好我在市一,我过去找她们,你先忙,接到人我给你发语音。”
      
      “嗯,要是太累了,帮她打车送回去也行。”秦慕琅说。
      
      宋昕琰现在才意识到,秦慕琅对他其实十分宽容,像是一直逃避的那个人是他自己。
      
      “没事,不累。”到底是自己结婚对象的妈,肯定不能这么做。
      
      挂了秦慕琅的电话后,宋昕琰直接坐电梯去了骨外科室。
      
      倒不用怎么找,这个点看病的人不多,宋昕琰一眼就看到秦妈曾女士。
      
      曾女士也看到了宋昕琰。
      
      宋昕琰喊道:“妈,你没事吧。”
      
      曾女士极少和宋昕琰见面,他喊自己的时候有点没反应过来,不过还是应了。
      
      曾女士说:“还好,医生给我的手打了石膏,开了些药。你怎么来了?”
      
      宋昕琰说:“我一个同事过敏,送他到急诊室,他家人过来了,我正要回去,听慕琅说你手受伤了,他参加一个慈善晚会没法过来,叫我送你回去。”
      
      曾女士说:“来不了也没什么,我们自己打车回去也行,你和我是两个方向。”
      
      宋昕琰温和一笑,看了看时间:“没事,这个时间点不好打车,我送你们吧。”
      
      阿姨也附和道:“是啊,姐,这个时间点咱们可打不到车。”
      
      曾女士也不再拒绝,她只是和宋昕琰不熟,一行三人去了停车场。
      
      受了伤的曾女士倒没有宋昕琰初见时的高冷,眉眼间都透着疲惫,发型也有点乱,间隙中还能看到几根白发,宋昕琰不知道该说什么,低头扶她上车。
      
      接到人后,宋昕琰改成给秦慕琅发信息,告诉他自己接到人了。
      
      车子驶出医院,汇入下班的高峰流中,宋昕琰过了最拥堵的那一段后,主动绕到另一条路,坐在后面的人也会觉得舒服一些。
      
      秦父也给曾女士打来电话问情况,她把宋昕琰来接人的事情一一说了,宋昕琰开着车没有太在意他们说什么,花了差不多四十分钟才将曾女士和阿姨送回家。
      
      宋昕琰不仅开车稳健,还送他们到家门口。
      
      曾女士进屋后,对宋昕琰温和一笑:“昕琰,留在家里吃饭再回去吧,慕琅不在家,你回去自己煮也来不及,你们年轻人经常吃外卖对身何不好,重油重盐的。”
      
      宋昕琰回道:“我们不怎么叫外卖,下班回家都是自己煮。”
      
      曾女士坐在沙发上,其余的事情都有阿姨帮她做了:“看来慕琅上回没骗我,他说你们平时在家里做饭。”
      
      宋昕琰记得上次秦慕琅回家,还是柳泽宇上门吃饭那次。
      
      知道宋昕琰和父母的关系一般,秦慕琅向来不太在他面前提起和父母沟通的都是什么内容,怕他不高兴。
      
      宋昕琰给曾女士一个浅笑:“嗯,我们都自己下厨比较多,大家都比较忙的时候会在外面餐厅吃,周末都是自己做。”
      
      “那也好,家里还有很多你叔叔他们送的新鲜蔬菜,待会回去带一点儿吧,我和你爸也吃不了多少。”
      
      宋昕琰没有拒绝的余地,只能答应,曾女士对他好就是对秦慕琅好。
      
      以前他们之间可能有点点误会,但是成年人都不会揭自己的伤疤,面上也就是这样了。
      
      宋昕琰告诉秦慕琅自己被留在他家吃晚饭,秦慕琅立即表示晚上自己会过来一趟。
      
      秦慕琅还是给自己老妈打来了一个慰问的电话,时间不长,大概五分钟左右,还向老妈表示他待会会过来。
      
      曾女士眉眼间都透着惬意,笑儿子:“我又不会吃掉你昕琰,瞧你急的。”
      
      秦慕琅说:“你们总是那么严肃。”
      
      曾女士说:“还是我们的错了啊,你这孩子。”
      
      秦慕琅又道:“我得再待一会儿,记得给我留饭,待会还要填饱肚子的。”
      
      曾女士最受不了秦慕琅饿肚子:“行,事情完了就赶紧回来。”
      
      宋昕琰就坐在沙发上喝茶看新闻,并不知道曾女士在和秦慕琅说什么,但是有说有笑的,应该是秦慕琅把她哄得很开心。
      
      宋昕琰、曾女士、阿姨三人一同吃了晚饭,秦慕琅来的时间不定,他们也就不等了。
      
      晚饭后,宋昕琰等得快要开始焦虑时,脱掉西装外套的秦慕琅和秦父一同进了门。
      
      看到秦慕琅,绷了一个晚上的宋昕琰才放松下来。
      
      宋昕琰顺手接过秦慕琅的外套,忘记不是自己家,不知挂哪儿,秦慕琅很快反应过来,自己挂外套。
      
      曾女士将一切都看在眼里,当年,柳泽宇经常到家里玩,可从来没接过秦慕琅的外套。现在注意到了宋昕琰下意识的做法,有了对比,方觉得这个年轻人确实在和他儿子过日子的。
      
      秦父看着比较严厉,但待人还算亲切,和宋昕琰同样不熟,不过分热络,也没刻意忽视。
      
      自从第一次见面给了宋昕琰下马威后,他儿子没少对他们夫妻俩有意见,现在面对宋昕琰,他们夫妻俩还是有点点不适应。
      
      秦慕琅习惯性将手搭在宋昕琰腰上:“晚饭给我留了?”
      
      宋昕琰侧头回他:“留了,有你喜欢的鱼头汤。”
      
      在爸妈的注视下,秦慕琅搂着宋昕琰进厨房找吃的去。
      
      秦爸秦妈相视一眼,了然。
      
      他们怎么会觉得儿子还在意别人呢?
      
      儿子如此直白表达情感的模式,他们真没见过。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随机50个小红包~~



    他们今天也没离婚
    甜文,关于珍惜与暗恋的爱情故事。(完结)



    祖传手艺
    男朋友成天想吃我,捉妖文。(完结)



    我们都特别同情那个男配[穿书]
    [穿书]男配受调.教总裁攻。(完结)



    一卦难求
    大师,求一卦。(完结)



    婚婚欲睡
    老司机校长没下限撩呆萌学生。(完结)



    谁是巨星?
    无巧不成书的温馨爱情故事。(完结)



    重生配音巨星
    配音巨星与重生王子的励志爱情故事。(完结)



    婚难从
    [穿书]总裁男主爱上悲催男配。(完结)



    壮妻
    穿越军官与未来军官的婚姻故事。(完结)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