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今天也没离婚

作者:廿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苦果

      宋昕琰和柳泽宇是真的没什么话可以聊,倒是送来酱鸭的邹广言话多些。
      
      邹广言说:“宋哥,你应该知道怎么煮酱鸭吧,蒸着吃或者炒着吃都行,味道都不错。”
      
      宋昕琰回他:“行啊,晚上也不用买菜,就尝尝你的酱鸭。”他倒是愿意留邹广言吃饭,可柳泽宇刚才硬挤进来,现在也不好提,他可不想和柳泽宇同坐一张饭桌上吃饭。
      
      有柳泽宇在,宋昕琰的热情减了一半,邹广言也不傻,看出他对柳泽宇的情绪很平淡,心想着肯定是对面这个柳姓男人纠缠着宋哥。
      
      邹广言说:“宋哥,你也喜欢悬疑小说?我看你的书桌上放着东野圭吾的书。”
      
      宋昕琰回道:“还行,比起玄幻小说,我确实更喜欢带逻辑推理性的悬疑书籍。”
      
      邹广言双眼发亮,又说:“那你应该也喜欢悬疑类电影吧?”
      
      宋昕琰说:“只要逻辑在线,演员演技在线都可以,并不太挑。”
      
      邹广言说:“哎,我最喜欢的是犯罪加悬疑的电影,昨晚刚看完《消失的爱人》,觉得还不错。”
      
      宋昕琰说:“我还没看,等我有时间也把它看了,今日头条给我推荐过。”
      
      邹广言还要继续该话题,不过柳泽宇却已经有点不耐烦,没想到宋昕琰居然是这样的,在家里招呼小鲜肉不说,还聊得如此投机。
      
      柳泽宇说:“啧,悬疑犯罪片是不错,但我还是喜欢李安那种有深度的电影。”
      
      说到兴头的邹广言说道:“说到李安,他是我最喜欢的华人导演,最喜欢的是他那部《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最后的结局实在是太吓人了。”
      
      柳泽宇想了下说道:“我最喜欢他的《断背山》。”
      
      邹广言说:“可是《断背山》很虐啊。”
      
      柳泽宇说:“因为这就是现实,相爱却不能在一起。”他目光落在宋昕琰脸上。
      
      邹广言突然觉得柳泽宇意有所指,因为他看向宋哥了。
      
      宋昕琰不插话,他对李安的电影并没有什么深入研究,看是看过,但剧情什么的看过就忘记了。
      
      坐了一会儿,邹广言意识到自己该回去了,于是对宋昕琰说道:“宋哥,我待会约了室友出去吃晚饭,我先回去了。”
      
      宋昕琰并不玩留下来吃饭那套,毫不拖泥带水说道:“好啊,谢谢你的酱鸭,还特意送过来。”在邹广言临走时,宋昕琰还给他拿了一盒前段时间在国外买的黑巧克力递给邹广言,“之前出国买的,家里没人吃,送你了。”
      
      邹广言很是惊喜:“这酱鸭还没有你的巧克力贵。”
      
      “放着也没人吃,还不如给合适的人,好好工作,争取过试用期。”
      
      “是,那宋哥我先走了。”邹广言还拽上柳泽宇。
      
      柳泽宇自知自己在宋昕琰讨不到好处,虽然不满邹广言拽自己的动作,但还是跟着离开。
      
      送他们出门,邹广言进了电梯,然后只剩下宋昕琰直面柳泽宇。
      
      宋昕琰收起面对邹广言的亲切感,背靠着门框问他:“你觉得我家怎么样?”
      
      柳泽宇生硬回道:“不怎么样。”
      
      宋昕琰说道:“我知道你想干什么,其实挺没意思的,一个巴掌拍不响,你留恋秦慕琅什么?他在床上能取悦你还是他能够忍受你爱使性子的脾气。”之前他是懒得跟柳泽宇聊天,但现在他突然有点心情。
      
      柳泽宇突然感到脸微烫:“别把我们的关系想的那么龌龊,什么性不性的。”
      
      宋昕琰十分平静,说道:“那你到底留恋他什么,一天天地跟着他东奔西跑,你不累,我看着都觉得累。”
      
      柳泽宇突然觉得宋昕琰的语气特别像是长辈在教育孩子,他恼羞成怒道:“你管我,我闲着不行吗?”
      
      宋昕琰说:“别在我跟前使你的小性子,我不是你的长辈,更不是你的朋友,还有,也请你不要调查我。”
      
      柳泽宇心里咯噔一跳:“你怎么……”知道。
      
      宋昕琰说:“知道我为什么从来不试图阻止你接近秦慕琅吗?”
      
      柳泽宇被他冰冷的双眼盯着浑身不自在:“你是什么意思。”
      
      宋昕琰也不和他卖关子,说道:“没什么意思,只觉得成为我的邻居对你来说,应该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再多的宋昕琰就不说了,不想像个孩子争夺玩具那般幼稚,感情不是玩具,不是争抢出来的。
      
      半小时后,秦慕琅回到家中,宋昕琰告诉他邹广言和柳泽宇来过。
      
      秦慕琅的重点却不在柳泽宇,而是送酱鸭的人:“就是你说的那个新人小鲜肉?”
      
      宋昕琰将菜装盘,说道:“是啊,酱鸭是他送的,我把那盒你不爱吃的巧克力送给他了。”
      
      秦慕琅毫不掩饰自己的醋意:“那下次他来,得我在家才行,你们不能单独相处。”
      
      宋昕琰就喜欢他这样:“我同事,想什么乱七八糟的。”
      
      说完邹广言,不免提到柳泽宇:“行吧,柳泽宇来干什么?”
      
      宋昕琰像没事似的,说:“看咱们住得怎么样呗,喝了杯茶被赶走了。”
      
      秦慕琅夸他:“你做的对。”他替宋昕琰接过装好盘的菜,端到餐桌上。
      
      再进厨房时,整个人粘在宋昕琰身上,撕都撕不下来。
      
      宋昕琰不耐烦地戳开他:“干什么呢?”
      
      秦慕琅说:“怕你生气。”
      
      宋昕琰轻笑说道:“我该生什么气,有仇我当场就报了,不会等你回来发泄在你身上。”
      
      秦慕琅倒是没有表现出半点对柳泽宇的同情心,想起周五晚的拼酒游戏,宋昕琰完胜柳泽宇。
      
      他松了一口气说:“那我就放心了。”
      
      宋昕琰将围裙取下:“吃饭,话这么多。”
      
      这个时间点,各家各户各有不同,宋昕琰和秦慕琅也是普通人,吃饭看电视刷手机聊八卦,相互分享各自觉得有意思的话题。
      
      又迎来新的一周。
      
      清晨的阳光催醒上班族们。
      
      今天先起来的是宋昕琰,他准备的是牛奶面包,反倒是秦慕琅比较会弄中式早餐,他要是先起就会贪图方便,秦慕琅却是不挑,好过到外面买早餐,还得排队。
      
      广城的气温一天比一天高,宋昕琰看了下今天的温度,问秦慕琅:“今天最高是二十三度,你穿什么衣服?”
      
      秦慕琅从衣柜里取出一套西装:“晚上参加一个慈善活动,得穿西装。”
      
      宋昕琰给他挑了件黑色的衬衫:“就这个吧,显得庄重。”
      
      “领带呢?”
      
      “自己选,你眼光比我好。”
      
      “那银色好了。”
      
      宋昕琰又给他取来一个领带夹:“喏,别忘记了。”
      
      秦慕琅收拾好自己后:“你怎么还没换衣服。”
      
      宋昕琰有点苦恼:“还没想好。”
      
      秦慕琅知道他今天要去柳泽宇公司呆一周,立即从抽屉取出他们两周年结婚纪念日买的腕表,戴在宋昕琰手腕上。
      
      “戴这个。”秦慕琅指了指自己腕表,“每次让你戴都不戴。”
      
      宋昕琰稍稍愣神:“嗯?在公司戴的比老板的还好,不太好吧。”
      
      秦慕琅突然霸道起来:“你管他干什么,不许摘下来。”
      
      “哦,知道了。”宋昕琰换下自己平时使用的旧腕表,新手表在设计和品质上都好很多。
      
      秦慕琅奖励他一个香吻,遭到宋昕琰的嫌弃,结果就是秦慕琅把宋昕琰打扮得更加书生气质,要不是宋昕琰看着时间越来越晚,估计能把他的眼镜换掉。
      
      不知道还以为秦慕琅的情敌是柳泽宇。
      
      宋昕琰那辆车今天不能开,秦慕琅先送他上班,路上对他说:“这周末咱们换个车吧,你那辆太旧了。”
      
      “我没意见。”宋昕琰说。
      
      “好,待会我联系一下4S店,周末我们去看新车。”
      
      一路上,两人话题不断,小到控制上厕所的时间,大到公司每月流水是多少,到了泽水公司,秦慕琅才依依不舍送宋昕琰下车。
      
      “有什么事一定要告诉我。”
      
      “没事,你去上班吧,又不是小孩子。”
      
      宋昕琰觉得今天的自己像个刚上幼儿园的三岁宝宝,该担心的应该是自己才是,秦慕琅担心什么?
      
      大概是周五那天早上看到秦慕琅,宋昕琰似乎有点不再那么担心这人会突然离开自己,或许他真的是非常在意自己,只是表达的方式不一样而已,他那想太多的毛病真的得改一改。
      
      宋昕琰下车后,打电话给唐子扬,问他本人在哪儿。
      
      唐子扬提前到达,正坐在大堂等着他。
      
      两人汇合后直接到泽水公司,前台通知相关部门,没一会儿就有人过来接待他们,是一个肤白细腰穿着正装的美女,据称是席洋的助理,她引宋昕琰二人到席洋办公室,对方正在接电话,说了两句就挂了。
      
      席洋似乎不知道柳泽宇和宋昕琰之间的爱情情仇,对他和唐子扬还挺热情,还特意让人收拾出两个工位给他们办公。
      
      席洋说:“之前你们提过的负责人我也找好了,待会我让他们过来对接,公司的相关业务流程他们也比较清楚,细节上面比我更了解。如果还有无法确定的事情随时可以找我,这是我的办公室,这是我的名片。”上次他们见面的时间短,还没来得及交换名片,这回倒是交换上了。
      
      宋昕琰回道:“好。”
      
      两人把事情都弄清楚准备开始干活时,席洋突然叫住宋昕琰:“哎,宋经理,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总觉得你有点眼熟。”
      
      “我们上次在公司见过来着。”宋昕琰打马虎眼。
      
      “不是那次,我觉得我们之前应该见过,就是想不起来。”席洋笑了笑。
      
      “应该没有吧。”宋昕琰故作不明白。
      
      “那算了,可能是我的错觉。”席洋摇头道。
      
      在泽水公司和相关人对接上之后,宋昕琰很快投入到工作中,也得到泽水公司员工的一致好评。
      
      当柳泽宇中午进公司时,看到的是宋昕琰和自家员工打一片,周围充斥着一片祥和气息。
      
      席洋还建议他:“哎,泽宇,宋经理业务能力很强,正好咱们公司缺个产品总监,要不要把他挖来咱们公司。”
      
      柳泽宇揉揉自己的胸口:“别烦我。”
      
      席洋:“怎么了?”
      
      柳泽宇无力道:“胸闷。”
      
      把前男友的现任挖到公司,完全是给自己添堵,更郁闷的是,他已经干过了,并尝到了苦果。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随机50个小红包~~
    -------------------
    谢谢 听说我很酷扔了1个地雷
    谢谢 无关磅礴扔了1个手榴弹
    谢谢 无关磅礴扔了1个地雷



    他们今天也没离婚
    甜文,关于珍惜与暗恋的爱情故事。(完结)



    祖传手艺
    男朋友成天想吃我,捉妖文。(完结)



    我们都特别同情那个男配[穿书]
    [穿书]男配受调.教总裁攻。(完结)



    一卦难求
    大师,求一卦。(完结)



    婚婚欲睡
    老司机校长没下限撩呆萌学生。(完结)



    谁是巨星?
    无巧不成书的温馨爱情故事。(完结)



    重生配音巨星
    配音巨星与重生王子的励志爱情故事。(完结)



    婚难从
    [穿书]总裁男主爱上悲催男配。(完结)



    壮妻
    穿越军官与未来军官的婚姻故事。(完结)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