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死对头扮演情侣之后

作者:十权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7 章

      开机前一晚,谢卓言避开狗仔,带着随身物品,口罩墨镜全副武装地低调出门,乘了飞机又坐一个多小时的车,在影视基地附近的一家酒店里住下。
      
      珩城原本是个普通的南方小镇,兴建影视基地极大地带动了当地经济,各种产业随之迅速蓬勃发展起来。
      
      由于经济发展的不均衡,整座城市沿着中轴线划成了两块,北部的老城区是各种古早危楼廉租房,以影视基地为核心的城南,则各种娱乐场所灯火通明,酒吧鳞次栉比灯红酒绿。
      
      影视基地附近人员密集,各种档次的住处也繁多,有明星艺人入住的庄园式豪华酒店,也有群演们住的二十块钱一晚漏雨上下铺的廉价旅馆。
      
      这一带谢卓言再熟悉不过。当年他还籍籍无名的时候,在这里跑了很长时间的龙套,吃着最便宜的盒饭,住着最简陋的出租屋,一天只能挣小几十块钱。
      
      谢卓言拉下车窗,看着熟悉又陌生的街景,感慨万千。
      
      当年他最羡慕的就是开豪车住酒店的主演们,如今风水轮流转,他已经是上亿身价的当红偶像了,当年他羡慕的那些人却不知道哪儿去了。
      
      剧组已经统一预订了酒店房间,包下了豪华酒店的整个顶层,供主要演员和工作人员使用。
      
      梁佐住在谢卓言隔壁,颠簸了一路依然跟打了鸡血一样精神,兴致冲冲地要拉着谢卓言吃宵夜。但是夜晚出门不太安全,被工作人员拦了下来,只好订了外卖在房间里吃。
      
      梁佐一口气点了五份芝士焗龙虾,一份奶油培根意面,两大份拼盘,满满的摆了一茶几。
      
      谢卓言穿着件宽松的t恤,宽大的领口间露出锁骨,盘腿坐在沙发上玩手机。
      
      抬头看见梁佐狼吞虎咽的模样,谢卓言撇了一下嘴:
      “你起码得到下周才有戏份吧,这么早进组干什么”
      
      “嗨,趁没我的事儿,先过来转转呗,”梁佐眯起眼睛,“江南水乡空气好风景好,好吃的也多,宝贝儿我跟你说,我已经规划好了,明天咱们去吃火腿,后天吃……”
      
      谢卓言却没什么兴致,打了个哈欠,懒散地随手抓过抱枕揽在怀里:“要去你自己去,我明天有戏。”
      
      “你们怎么都有戏,”梁佐撇了撇嘴,放下叉子,“我来这么早不就是为了找你一起玩嘛,太没劲儿了。”
      
      “你一个人在酒店里玩吧。”谢卓言把抱枕揽在怀里,戏谑地说,“对了,贺漓明天好像没戏,你可以找他玩去。”
      
      “得了得了,别跟我开玩笑,他那个煞神,坐在我面前我还吃的下去么,”梁佐吓得连连摆手,“而且,他不是还没来吗?”
      
      贺漓帮着父亲料理事务,不仅在鼎风董事会挂着名,还接手了娱乐方面的产业。在旁人看来,贺大公子日理万机,在百忙之中屈尊降贵抽空来演个戏。
      
      “已经来了。”谢卓言关掉手机上的一个八卦新闻页面。
      
      “是吗?”梁佐舔舔手指,“我在这层转了一圈没看见他啊。”
      
      趁陶旭转身的空档,梁佐悄悄掂起一块炸鸡,往谢卓言嘴里塞。
      
      “贺漓不住在酒店,他在这边有栋别墅。”谢卓言倒是了解得很清楚。
      
      “你怎么知道?”
      梁佐困惑地停住了手上的动作。连狗仔都不知道贺漓住在哪儿,整天和贺漓寻仇觅恨的谢卓言怎么知道。
      
      “我去过。”谢卓言说。
      
      “哈???”
      
      梁佐擦擦手,困惑的表情有点夸张。贺漓非常注重隐私,很少带人回家,哪怕是同公司的都没一个人知道贺漓住在哪儿。
      “我的乖乖,你去过他家?你是被他包过还是怎么的?”
      
      谢卓言用手指抹了抹嘴角,竟然低头没吭声。
      片刻,他挤出一个僵硬的笑:“就算要包肯定也是我包他,不过他那样没胸没屁股的爷看不上。”
      
      梁佐也就是瞎扯的,自己都知道荒诞不经,也没多想:“不过说起来,你们到底为什么会搞成这样?”
      
      “……”
      
      “谢卓言你不许吃!”
      炸鸡还没来得急放咽下去,陶旭正好一回头发现了,尖叫起来,“大晚上还敢吃油炸的,明天早上起来长痘了怎么办!”
      
      陶旭没收了剩下的半份鸡块,看了眼时间,已经十一点了,明早还要拍戏,于是催促着谢卓言回去休息。
      
      谢卓言懒洋洋地从沙发上爬起来,把梁佐探究的目光撇在身后,只留给他一个背影。
      
      回手关上房门的时候,谢卓言自嘲地勾起嘴角。
      
      为什么变成这样?他也想不清楚。
      一个只想玩玩,一个自不量力满心想谈恋爱,最后只能搞得一片狼藉。
      
      夜色已深,黑暗笼罩着整座灯红酒绿的城市,从酒店顶层的透明落地窗看下去,川流不息的高架和摩天大楼交织其间,宛若一片纸醉金迷的金色海洋。
      
      床灯暖色的灯光倾洒在床头,在黑漆漆的房间里中划出一小片光明,谢卓言敷着面膜躺在床上,两条长腿随意交叠着搭在一起,垂着眼看剧本。
      
      戏还没开拍,他将要和陶清搭戏的事已经传得轰轰烈烈的。这算是两人首次合作,不少娱乐媒体揣测着他们会不会借此机会公开。
      
      不知道是谁泄露了他的号码,从中午起,娱记打来的电话几乎就没停过。
      
      谢卓言连着拉黑了好几个骚扰电话之后,铃声再次响起。
      
      他不耐烦地看了一眼联号码,这次却动作一顿。
      
      是贺漓。
      
      “喂。”刚一接通,男人低沉的声音就响了起来,“终于肯接我电话了?”
      
      谢卓言撩了下刘海,男人酸溜溜的语气有点莫名其妙。“我什么时候不接你电话了?”
      
      “前几天我给你打过电话,”贺漓笃定地说,“打了好几次都没人接,在跟谁快活呢?嗯?”
      
      谢卓言把手机开了免提,放在枕边,把手里的剧本又翻了一页,“我去国外了,你没看见娱乐新闻?”
      
      “没看。”
      
      “行吧,找我干嘛。”谢卓言刚洗过澡,浑身舒畅,音色有点慵懒。
      
      贺漓大概也准备睡了,周围都很安静,说话的声音格外清晰:“今天你那小助理把我衬衫弄脏了,你不打算赔我一件?”
      
      谢卓言把双腿交叉,仰头看着天花板,语调很散漫:“贺总腰缠万贯,还会计较那么一件衬衫钱?”
      
      “就说你赔不赔?”贺漓得理不饶人。
      
      “那行吧,多少钱,我转你。”谢卓言拿剧本拍拍腿根,也不在乎这点钱。
      
      “一万二,”贺漓一挑眉,“不过赔钱就不用了,你赔我件衣服吧。”
      
      “行。”
      
      “给我件你穿过的就好。”男人略带沙哑的声音从话筒里穿出来,听得人耳根一阵酥麻。
      
      谢卓言哪里会听不出来他的意思,太阳穴重重地一跳,手上的动作顿下来,眯起眼睛:
      “……我的码你穿不上,我把陶旭手机号给你,你自己找他赔吧,给你件他穿过的也行。”
      
      “谁说我要穿——”
      
      在贺漓来得及反对之前,谢卓言又说:“我要睡了,别跟我扯这些,没事我挂了。”
      
      “……”贺漓沉默片刻,终于说了句正经的,“今天我说话有点不太客气,不过是你惹我生气在先。”
      
      谢卓言也懒得去回忆自己什么时候又惹毛他了,反正自己的存在就够让他生气的了。
      
      “得了吧,你个老男人本来就尖酸刻薄,什么时候客气过?我不和你计较。”
      谢卓言一挑眉,几乎可以想象,如果贺漓在他跟前会是什么表情了。
      
      果然,对面沉默了一下,贺漓费了老大的力气把话憋了回去,才没让这次谈话又变成激.情对骂。
      
      在挂断电话前,贺漓淡淡地警告了他一句:
      “好好看剧本,演不好当心我拿小皮鞭抽你。”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