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死对头扮演情侣之后

作者:十权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2 章

      回到酒店房间,谢卓言给自己倒了杯冰水,从背包里摸出药瓶,数了几粒倒在手里,捧着玻璃杯坐到沙发上。慢慢地喝完了大半杯水,被酒精麻痹的大脑逐渐清明起来。
      
      他撑开双臂,放松地往沙发上一靠,一偏头,发现从这个方向透过落地窗往楼下望去,正好能看见酒店门前的小花园,道路一侧路灯照不到的地方黑漆漆的,贺漓的车还开着大灯停在那儿。
      
      谢卓言定定地看了几秒,随后搭起二郎腿,身子前倾坐起来。他把玻璃杯搁到茶几上,从口袋里摸出手机的时候,手机正好响了一下。
      
      谢卓言解锁屏幕,看见了贺漓发来的信息。
      “别喝冰水。”
      
      谢卓言垂着眼看屏幕上的字,哑然失笑,把面前的玻璃杯推开了。
      
      他起身走到落地窗前往下看,那辆黑色的跑车缓缓启动,很快开走了。
      
      谢卓言抿了抿嘴,无声叹了口气,瘫坐回到沙发上,伸手揉了揉眉心,缓解眩晕感。
      
      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他和贺漓的关系很难再恢复到从前,但也没有外人看来那么糟。
      
      贺漓出国之后的整整三年间,两人完全断了联系。这次再见,谢卓言总感觉氛围怪怪的。
      
      只要贺漓想,他绝对能避开自己,现在谢卓言能进这个剧组,至少是贺漓默认过的。
      
      谢卓言自嘲地笑笑,这么纠结放不下的大概只有自己而已,或许贺漓从来就没放在心上。
      
      或许是时间冲淡了一切,贺漓的态度和谢卓言想的很不一样。他的言行举止有多暧昧,谢卓言不是感觉不出来,更多的是搞不明白他究竟在想什么。
      换做是以前,他肯定会卑微而怀有希冀地捧上满腔真心给他,但是现在他早已经不是十八岁了。
      贺漓对他心存芥蒂的,他也小心翼翼不敢再逾矩。
      
      谢卓言紧紧地握着手机,用力到指节发白。
      
      贺漓究竟在想什么,他从来都猜不到。
      
      复兴路上的酒吧灯红酒绿,贺漓把车停在路边,甩着车钥匙进了酒吧。
      
      一进门就看见贺沨穿着件酒红色的衬衫,袖口挽起一半,正和几个陪酒的姑娘扔骰子玩得很起劲。
      
      袁淳坐在红色皮沙发上,腿上抱着个小美人,看见贺漓进来,立刻吹了声口哨。
      
      “哎呦,这不是我们贺老板吗,您可终于来了!来来来,这边坐,迟到了这么久,必须先罚三杯!”
      袁淳一开口,其他人也都跟着起哄。
      
      这袁淳也是位响当当的太子爷,他的父亲与贺老爷子私交甚好,穿开裆裤起就和贺家两个儿子一起玩了。这珩城影视基地就是他家参与投资的。
      
      “怎么这么慢,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挺久没见了,袁淳表现得很兴奋,把个新酒杯推到贺漓面前,摆手叫来服务员。
      
      “喝点什么?今晚我请。”
      
      美女服务生用托盘端来冰水摆在他们面前。贺漓摆摆手:
      “今天不喝了。”
      
      “嗨,这就不够意思了,难得来一趟,也不陪我喝两杯。”
      
      “改天吧。”贺漓端起面前的高脚玻璃杯晃了晃,抬起手表看了一眼时间,“我明早有戏,喝多了起不来,岳老头子会骂人的。”
      
      提到岳震华,袁淳这才摆摆手,摸摸鼻子,似乎有点扫兴:“嗨,那老头子啊,骂起人来突突突跟机关枪似的,你还是别喝了。”
      
      贺漓随口笑道:“等你下次来港城,我请你。”
      
      袁淳喝了口酒,顺畅地呼一口气:
      “贺老板最近忙什么呢,我怎么听说你和那个谢卓言在拍戏啊?就那小子,总是蹬鼻子上脸那个是吧?你不给他点颜色看,怎么倒还让他进组了?”
      
      贺漓没回答。
      
      袁淳八卦道:
      “不是吧,老头子那么真喜欢他舍不得踢了?是不是你不方便跟他说?要不兄弟去帮你说一声,不过一句话的事,明天就让他收拾东西滚蛋……”
      
      贺漓把酒杯放回茶几上,杯底撞在纯黑色的大理石桌面上,发出不轻不重的一声脆响。
      
      袁淳已经喝了不少,但他圆滑事故,是个懂得察言观色的主,感觉到贺漓有点不悦,于是握着酒杯咋舌道:
      “怎么,贺总你故意的吗?你想拍戏的时候再给他穿小鞋?”
      
      “穿什么小鞋啊。”
      贺沨不知道什么时候凑过来的,一听这话就失声笑起来。
      “你是没看过他们那剧本,啧啧,他是想脱人衣服还差不多……”
      
      “滚。”
      贺漓一个眼刀甩过去,贺沨只能悻悻地闭嘴。
      
      “不是吧,你要是想玩儿这个了,看这儿这么多,要什么有什么,漂亮的腰细的活儿好的………”
      袁淳酒气上头了,二世祖的丑态毕露,脸色红得像猪肝一样,打了个酒嗝:
      “还是说你喜欢刺激的?那小子挺漂亮,腿长腰细屁/股也翘,脾气还挺辣,玩起来应该也够味儿……”
      
      贺漓脸色倏地冷下来。
      
      看着他的眼神,袁淳的表情僵在了脸上,像是忽然被人掐住了脖子一样,不吭声了。
      
      “说,你继续说。”贺漓慢悠悠地端起桌上的酒杯,“再说一句,把你丢乾湖里喂鱼。”
      
      袁淳话音戛然而止,悻悻地喝了口酒。
      
      “好像别人还看不出你有多上心似的。”贺沨看着他那副鬼迷心窍的样子,偷偷小声嘀咕道。
      
      即使贺漓闭口不谈,他也看得出其中的猫腻。岳震华那老头他打小就熟悉,是比较顽固的那种老古董。作为从业多年的国际大导演,他肯定有自己的考量,几十年的阅历,什么样的人没见过,岳导选角都是经过严格考量的,很少会冲动的一时间心血来潮。
      
      出于口碑的原因,有很多偶像艺人削尖了脑袋想接他的戏来转型和镀金,但是奈何岳导挑选演员从来不考虑人气,只要他看的中,素人也愿意捧,看不中的,随你是什么超人气小鲜肉也不会看你一眼。他这种人和流量偶像完全就不是一个圈子的,而谢卓言完完全全就是流量偶像的代表,两个人素无交集。
      
      如今岳导固然是对谢卓言青睐有加,但是这样的两个不同圈子的人要发生交集,肯定是需要有人在中间牵线的,这个人一定是能在岳导面前说得上话的人。除了贺漓,还能是谁。
      
      他贺漓要是不肯,谢卓言根本就进不了这个组。
      
      当然,这只是基于对他们的了解,没有证据的直觉和推测。
      贺沨百思不得其解。贺二少一点也不关心娱乐圈,对谢卓言这个名字的印象不深,脸和名字也从没对上号过,受舆论的影响,他之前也觉得谢卓言和他哥不对付。
      
      如果真的是贺漓想把谢卓言塞进剧组,那他究竟是想干什么?
      
      谢卓言年轻漂亮,贺漓对他有兴趣完全不稀奇。但是就算贺漓看上了谢卓言,费的着这么拐弯抹角的吗?
      
      贺沨把酒杯举到嘴边,看着贺漓的侧脸,迷惑地眯起眼睛。明明是从小和他哥一起长大的,自己却好像越来越搞不懂他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