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白猫公主先婚后爱

作者:六出轻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荣幸

      诊完脉,柳纷云摸了摸怀里的亲笔信,打算和莲衣商量商量。
      
      太医院她是肯定要去的,这个世界的医师在哪里都受人尊敬,地位仅次于参政官员,既有高工资,又有高待遇,更何况她还想继续钻研医术,尤其是记录在系统里的医药知识。
      
      但她要是去了太医院,定会早出晚归,可能就没时间陪莲衣了,也未必抽得出时间亲自为莲衣煎药。
      
      顾虑归顾虑,柳纷云还是将这件事如实说给莲衣听。
      
      一回府中,莲衣就把妖身放出来,柳纷云说话时,她双手撑着下巴,翘起的猫尾巴在身后一摇一晃。
      
      “夫君想去就去呀。”听完,莲衣笑道,“你是早出晚归,又不是去了就不回来。正好我的药也是早晚各服一次,不耽搁你煎药。”
      
      柳纷云尴尬地点了点头,仍带着歉意道:“殿下要是寂寞了,我就告假回来陪你。”
      
      她说完,只觉眉心一凉,莲衣伸出手指,在她眉心轻轻一点。
      
      对上柳纷云愕然的目光,莲衣笑道:“那你今天就好好陪我,明日再去任职。”
      
      古人的娱乐方式十分有限,莲衣又体弱抱病,不能大动情绪,在柳纷云来之前,她打发时间的办法大都是看书。
      
      因而,莲衣所谓的“陪我”,就是拉着柳纷云去她的书房,陪她一起看书。
      
      她的书架上应有尽有,柳纷云到底惦记着大祭司叮嘱的话,浏览一圈,挑了一本有关人族与妖族的史记,挨着莲衣坐下,翻阅起来。
      
      根据史记的记载,这个世界人与妖并存,灵气衰微的大陆划为人界,灵气稍浓郁的大陆则是妖界。
      
      为了止战,两族的君王们早在几百年前就有过约定,互不干涉彼此的世界。
      
      但也有妖族会误入人界,或是人族误入妖界。
      
      按照这个约定,人族去了妖界,要么被野妖吃掉,要么就凭本事投靠某一位妖王,留在妖界生活。
      
      而误入人界的妖族,则会被当做入侵者,无论是大妖还是小妖,一视同仁,都要被除掉。
      
      柳纷云正翻看到这里,肩上忽然一沉。
      
      “你怎么在看这种书?”莲衣的声音贴着她的耳朵响起,吓了她一跳。
      
      柳纷云定了定神,露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我没有和妖族交往过,想看看前人的经验。”
      
      莲衣眨了眨眼,忽然顺走了她怀里的史记,不一会儿又塞给她一本新的书。
      
      “两族史记太枯燥了,你不如看这个。”
      
      柳纷云低下头:《猫妻》。
      
      是个正经书名,然而当她翻开第一页,一眼看到一幅尺度大到可以打码的磨镜插画,吓得她啪地一声合上书。
      
      偏偏莲衣还在这时笑问:“好看么?我最喜欢这本了。”
      
      “我、我还没看内容。”柳纷云轻咳一声,红着脸又把书翻开。
      
      仿佛打开了新世界。
      
      莲衣凑过来,和她一起看。
      
      微卷的褐色发丝蹭在柳纷云颈间,蹭得她缩了缩脖子,脸更红了,书也看不进去。
      
      “我没有来的时候,殿下都是……这样解闷的吗?”
      
      看了一阵,柳纷云忍不住问,问完,却是后悔了。
      
      烛煌国的住民憎恶妖族,莲衣能被允许在城中居住,还是因为身体主人的身份特殊,她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将她担忧的神情看在眼里,莲衣轻笑一声,故意道:“是呀,这儿可没有人族愿意陪我去玩,只会劝我好好养病。”
      
      她曲指,在书页上叩了叩,笑道:“你可是第一个和我看这本书的人族。”
      
      “这是我的荣幸。”柳纷云垂眸道,“那么,殿下还要与我一起看吗?”
      
      莲衣可不止想和她一起看书,不过她晓得现在还没到火候,也明白强扭的瓜不甜,便只是应下,眼风在柳纷云翻书的手上一扫,抿了抿唇,心中泛起暖意。
      
      -
      
      膳堂开始备晚饭时,莲衣带柳纷云去府中的百草堂抓药。
      
      百草堂的门正紧闭,门匾上题着“百草堂”,以烛煌国的古语写成,瞧着像是符画,在日光照射下呈现出令人安心的暗金色。
      
      还没推门进去,柳纷云就闻到一股苦涩的药味,又听莲衣低唔一声,转头看去,见她已掩住口鼻,皱紧眉头抱怨道:“这地方……不煎药怎么也一股苦味?”
      
      “殿下似乎很厌恶汤药的气味。”柳纷云顺口道。体弱或病中的人大都会对气味敏感,看来妖也不例外。
      
      “不许提汤药!”莲衣剐了她一眼,用力一拽她的手,把她拉得趔趄一下,“听了胃里就难受。”
      
      “好好好,不提不提。”柳纷云笑道,“地方我记下了,先送殿下回去吧,门外尚如此,里面的药味儿肯定更浓。”
      
      “我不要回去。”莲衣捏着鼻子摇头,“我还没看过抓药呢,我要看你抓药。”
      
      柳纷云想了想,从随身药箱里拿出一只口罩,“请殿下戴上这个,闻到的气味就不会那么浓了。”
      
      这是她找人做的改良口罩,专门用来隔绝药物气味。
      
      莲衣接过口罩,好奇地打量一番,示意柳纷云帮自己戴上。
      
      柳纷云捏着口罩两端的软布带,挑开她的发丝,使软布带紧贴在两只小巧的耳后。
      
      指尖轻触耳廓,划过耳垂。
      
      调整了一下口罩的位置,柳纷云见莲衣乖乖地站着不动,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
      
      摸完才反应过来,慌忙抽回手要道歉,却被莲衣捉住腕部,又放到柔软的发丝上。
      
      “继续呀。”她弯起眼睛笑,似乎很受用。
      
      柳纷云怔了怔,试探地抚了两下,忽听有男人的笑声隔着门由远而近,又放下了手,牵着莲衣推开门。
      
      二人走入药阁时,医师们正在忙碌,听到脚步声,回头一看,慌忙停下手中的活,奔过来跪拜。
      
      “见过驸马爷!见过殿下!”
      
      “二位大人怎的亲自来了?”
      
      莲衣向他们点头示意时,柳纷云眼风一扫,见跪着的医师和学徒人数不少,却全是男子,不由得有些失望。
      
      “你们只管忙,不必理会我们。”莲衣让医师们起来,又对柳纷云道,“夫君去抓药罢。”
      
      柳纷云便取了药秤和择药盆,准备抓药。
      
      医师们不知道驸马爷曾是个医师,面面相觑,更有胆大者直接走过去阻止:“驸马爷需要什么药?将药方交给我们便是。”
      
      面对他们怀疑的目光,柳纷云只是笑着摇了摇头:“不用麻烦诸位。”
      
      然后用行动告诉这些医师——这是个实力远在他们之上的医道大佬。
      
      看过她娴熟的称药手法,医师们集体闭麦了,乖乖干各自的去。
      
      莲衣却道:“穿灰衣的小姑娘,你留下。”
      
      退走的人们一愣,被她叫到的灰衣小学徒脚步一顿。
      
      柳纷云立即让系统去扫描那个学徒,发现对方还真是个小姑娘,只不过现下穿着男装,瘦得几乎看不出女子身型。
      
      知道性别瞒不过妖族,灰衣小学徒转身缓步走来,朝二人恭敬地行跪礼。
      
      “墨槐给殿下、驸马爷请安。”沙哑的少年音响起。
      
      想到这里的医师和学徒都是男子,柳纷云暗叹一句不容易,正要让墨槐起身,莲衣又是一声吩咐:“来人,剖开她的肚子。”
      
      柳纷云:……???
      
      “殿下这是做什么?!”她愕然看向莲衣。
      
      “我素来厌恶药味,百草堂这个地方,最容易躲藏监视的人。”莲衣冷声道,“还在等什么,拿下她!”
      
      不等医师们行动,墨槐忽然夺路而逃。
      
      她还没跑出药阁,后背啪地挨了重重一掌,惨哼一声扑在地上,磕得眼冒金星。
      
      “殿下!”柳纷云丢下药秤追到门口,又惊又惧地看着巨大的白猫用爪子压住墨槐。
      
      墨槐惊恐地看着面前的大白猫,感到利爪触碰到自己的皮肉,脱口大叫:“殿下饶命!是大祭司大人派我来的!殿下饶……”
      
      莲衣一爪子拍得她翻过去,亮出指甲,又是一爪子划拉下去,只听噗地一声,利爪已将墨槐开膛破肚,鲜血登时流了一地。
      
      血腥味在药阁中四散,所有人看得倒抽一口冷气。
      
      墨槐徒劳地挣扎了两下,痛得昏死过去。
      
      “祭司殿死士的身份信物,皆藏在腹内。”莲衣变回人形,对柳纷云解释道,“我只不过是随口一提,没想到她竟怕得自己招了。”
      
      闻讯赶来的护卫迅速蹲到墨槐身边,很快从血肉与秽物中找出一块小铁片,冲洗干净,给莲衣和柳纷云看。
      
      柳纷云没有移开目光,但身体多少还是有些不适。要不是她跟着师父解剖过不少尸体,看到这幅惨状,估计当场就要吐了。
      
      莲衣瞥了眼那枚小铁片,冷声道:“这么轻易就背叛主上的人,该杀。”
      
      她戴着口罩,声音听起来略沉闷,却仍让人不寒而栗。
      
      护卫们明白她的意思,当即将墨槐拖了下去。
      
      药阁中的血腥味依然刺鼻,柳纷云盯着地上血痕,只觉一颗心又提了起来。
      
      妖族戾气重,嗜杀,她早已有所耳闻,但亲眼看到与听说,到底是两回事。
      
      这样杀人不眨眼的莲衣,让她本能地感受到了危险。
      
      “夫君在害怕么?”
      
      莲衣含笑的声音贴着耳际响起,着实吓了柳纷云一跳,“我就是不喜欢背叛别人的人,不管是我的手下,还是敌人的手下。”
      
      “所以,我不想放过她。”
      
      柳纷云定了定神,在一片死寂之中,她忽然伸手握住莲衣的腕部,拿出一块干净的帕子,将她手上的血擦拭干净。
      
      她既然做了妖的妻子,妖又为她守住最大的秘密,她总要习惯妖的脾气。
      
      更何况,墨槐作为死士却供出主人,确实不该留她性命,莲衣的决定没有错。
      
      未曾想到她会突然给自己擦手,莲衣一怔,发间一双猫耳困惑地抖了抖,莫名觉得脸有些热,别扭地抽回手。
      
      她早已做好被柳纷云厌恶的准备,此时反而有些不知所措。
      
      “我该继续抓药了,殿下还要看吗?”
      
      柳纷云的声音传入她耳中,温柔而平静,毫无惧意。
      
      莲衣甚至忘记自己有没有点头,待回过神,已和柳纷云一起回到苦涩味环绕的药柜旁。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莲衣:她为什么不怕我?为什么呀【懵懵地被拉去看抓药】
    柳·戏精·纷云:我当时害怕极了QAQ



    和白猫公主先婚后爱
    【已完结】病娇大白猫是诱受



    师父总爱吸本喵[穿书]
    【已完结】大白狼师父是吸猫狂魔!



    徒弟,为师回来宠你了[重生]
    【已完结】龙妖徒弟以下犯上



    狐狸导师宠妻日记
    【已完结】导师的尾巴好软,想埋~



    狐妖,你的未婚妻掉了[修真]
    【已完结】和雪狐妖妻酱酱酿酿



    今天也在快穿养家喵
    【已完结】橘猫大佬的腿部挂件



    师姐,你的腿部挂件掉了[穿书]
    【已完结】和雪狐师姐贴贴~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