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白猫公主先婚后爱

作者:六出轻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满意

      柳纷云实在是太累了,草草处理了一下脸上的抓伤,眼睛一闭就睡了个踏实。
      
      直到第二天日上三竿,她被白猫公主拍醒,才想起昨晚都没问人家名唤什么。
      
      烛煌国以“刹”为国姓,她娶的是七公主刹阑依,但对方原本是妖族,自然有其他名字。
      
      这个世界人、妖两族各自为界,妖族不会轻易将名字告诉人族,但约莫是昨晚被哄得开心了,大白猫倒不忌讳将本名告诉柳纷云:“我叫莲衣,便是入药用的‘莲衣’二字,私下里,你可以唤我衣衣。”
      
      柳纷云一直与药打交道,闻言脱口道:“是个好名字。”
      
      后半句“我喜欢”被她不着痕迹地憋了回去。
      
      “你要起床吗?”莲衣问她,“以前你在流织国,侍从是怎么伺候你的?我去吩咐他们。”
      
      柳纷云叹了口气:“我从小就被送去太医院学医了,别说被谁伺候,早上睡懒觉师父都不让呢!而且我是女扮男装之人,倒不如独自行动来得方便。”
      
      莲衣沉思片刻,道:“那我吩咐他们不要近你身?”
      
      柳纷云欣然点头,并没有注意到莲衣的唇角扬起了一个弧度。
      
      等她缠上裹布、披好厚实的外袍,莲衣再吩咐侍女送来洗漱之物,只让将器物软布留下就走。
      
      侍女们一走,柳纷云主动过来端水盆,润湿软布为莲衣洗脸。
      
      润软布时,柳纷云看着莲衣发间的雪白猫耳抖了抖,顿时呆住,连布也忘记拧干。
      
      “你盯着我作甚?”莲衣问。
      
      柳纷云赶紧拧干软布,小心翼翼道:“殿下的猫耳朵又露出来了,我想……揉一揉。”
      
      莲衣抚了抚猫耳朵,“原来你这么喜欢我的妖身呀?”
      
      柳纷云点头,正当她以为莲衣会同意她揉,那双猫耳却被收了回去。
      
      “亲我一口,我再给你揉。”莲衣弯起眼睛,朝她笑。
      
      柳纷云一怔,见她不像是在开玩笑,给她擦完脸,半信半疑地凑过去,俯下脸。
      
      她比莲衣高一些,低下头正好能吻在莲衣的眉心。
      
      蜻蜓点水般一印。
      
      莲衣低唔一声,并不怎么满意,未等柳纷云离开,她忽将人一把抱住,抬头吻在唇上,软物很自然地钻入内里。
      
      猝不及防,柳纷云呛得咳嗽了一下,慌忙挣开她,捂着羞红的脸别过头。
      
      她竟忘了,妖族天生就会这种事!
      
      “我、我亲了,猫耳朵呢?”脸上的热度还没消去,柳纷云就厚着脸皮问。
      
      莲衣却笑道:“不行,你亲得太含蓄了,这次不能作数,不含蓄才能给你揉。”
      
      想到她所谓的“不含蓄”,柳纷云又觉两颊烧起来。
      
      她亲人的时候,可没法厚着脸皮。
      
      瞧见她的窘态,莲衣只是抿唇笑笑,吩咐侍女送午饭上来。
      
      二人一觉睡到过了早饭的时辰,索性将两顿饭一起吃了。
      
      不多时,菜肴热气腾腾地摆了满桌。莲衣是妖,不喜欢被人伺候,奴仆送完饭菜碗碟勺筷,便退出寝居,关紧门,留下二人用饭。
      
      莲衣盛甜汤时,柳纷云看了一遍菜,发现大半桌都是偏甜的,应是这只猫喜好甜口。
      
      念着油腻与过甜的食物不适合病人多吃,否则容易伤胃,等莲衣刚拿起筷子,柳纷云便夹了些清淡咸口的素菜到她碗里。
      
      莲衣筷子一顿,皱眉道:“我不爱吃这些。”
      
      说罢,又把素菜夹了回去。
      
      柳纷云见多了不爱忌口的病人,夹起素菜吃完,不紧不慢地问:“殿下每顿都是如此挑食?”
      
      莲衣将一块蜜汁烤肉夹到碗里,闻言诧异反问:“那又如何?我们猫族本就不爱吃素。”
      
      “可殿下夺舍了人族,器官已和做妖时不同了,不能只吃肉食。”柳纷云劝道,“更何况,这位七公主的身体又是病躯,油腻与甜食吃多了,对肠胃很不好。对了,殿下饭后,可会时常觉得胃痛如刀绞?”
      
      莲衣顿住筷子。
      
      将她神情的变化看在眼里,柳纷云赶紧盛了小半碗蔬菜汤,并一碟白切肉一起递到她面前:“不如殿下先试一试这些?或许肠胃会舒服点。”
      
      许是真的没怎么碰过素食,莲衣吃得很慢,皱着眉咽下去。
      
      这些清淡些的菜,本来是特意给柳纷云准备的——流织国饮食偏清淡,她怕驸马不适应烛煌国的重口味菜肴。
      
      柳纷云陪着她吃这些清淡的菜,偶尔会往她碗里放一两片烤肉,让她解馋。
      
      适应需要一个过程,没有这么快,也急不得。
      
      过了大婚不可再穿喜服,饭毕,柳纷云换上了从流织国带来的衣物。
      
      莲衣见她穿上石青色的里衣,墨色绣蝶棉外袍,系一条墨绿发带,配一枚白玉青丝腰坠,瞧着还挺清爽,款式也不复杂,只是穿在身上稍微显得大了些。
      
      为了伪装女子的身份,柳纷云断然不可能在烛煌国找店家量身裁新衣。
      
      即便容貌、声音扮得再像男人,她到底是个女子。
      
      “夫君这身俊得很。”莲衣赞了一句,从背后将柳纷云环住,枕在她背上蹭了蹭,“我喜欢。”
      
      她顺势携起柳纷云的手,要与她一同出门去拜见君上。
      
      柳纷云赶紧拉住她,找了件狐裘披风给她系上。
      
      “外头天寒,殿下还是穿暖和些再出去吧!”
      
      此时正是烛煌国的冬月,终日白雪飘飞,即便不下雪,也是冷极。
      
      摸了摸柔软的狐毛,莲衣狭长的眼睫扑闪了两下,瞧着自己的新婚“夫君”,越发觉得有趣了。
      
      起居女官早已在院中的车驾旁静候多时,莲衣拉着柳纷云走入车中,坐在铺了好几层垫子的位置上,接过侍女递来的小暖炉,刚捂在怀中,又咳嗽起来,一咳就没完没了。
      
      柳纷云赶紧放下车帘,挡住寒风,打开锦囊给她取药。
      
      “等见过君上,我为殿下开些新的药。”给莲衣止住咳嗽,柳纷云道,“每日煎服,调理一阵子,殿下就不会畏寒了。”
      
      谁知莲衣脸色顿变,摇了摇头:“我不喝汤药!”
      
      柳纷云一愕,“为什么?”
      
      莲衣支支吾吾地解释一番,柳纷云才知她夺舍病逝的七公主后,最恨的就是喝药。
      
      药太苦,不喝。
      
      没给糖,不喝。
      
      碗太烫,直接摔了,把煎药人押过来鞭笞一顿。
      
      任性得很。
      
      听罢,柳纷云有点儿头疼。丸药调理的方子,她也不是没有,但效果还是汤药来得快些。
      
      想了想,她试探问:“殿下不肯喝药,是怕苦吧?”
      
      莲衣垂下目光,低低地应了声。
      
      她怕极了苦。
      
      车驾被路上的小石头颠了一下,窗帘掀开一角,莲衣毫无防备,低呼一声,又喝了口寒风,哆嗦着缩起脖子。
      
      “我来为殿下煎药吧。”柳纷云扯紧窗帘,坐过去将她搂在怀里,“我有特殊的煎药技巧,保管殿下舒舒服服喝药。”
      
      莲衣半信半疑地看她。
      
      她有自己的情报来源,早已晓得柳纷云是流织国太医院的医师,却并没有听说过她的医术如何,闻言不禁好奇起来,顺口应道:“你可以试试。”  
      
      车驾很快驶入内城,这虽是皇室专用的车驾,可防震效果到底还是不行。即便出发前座位上已被铺了数层垫子,莲衣仍旧被颠得难受,丹唇也失了血色。
      
      柳纷云一看就知道她晕车了,立即让她靠在自己身上,捉过她的手,为她按摩内关穴。
      
      好在内城的道路比外城平坦,莲衣歇了片刻就缓过来,却没有离开柳纷云,而是环住她的身子,在她后背慢慢画起圈。
      
      柳纷云怕痒,忍着笑问:“殿下这是做什么?”
      
      “每次乘车进内城,我都会画圈。”莲衣说话时,已开始画第三个圈,“每次画到第十三个圈,就到地方了。”
      
      七公主这副身体今年刚满十八岁,只比柳纷云小两岁,莲衣又是长寿的妖族,不晓得活了几十几百年,这时却在做孩童取乐的事。
      
      听了她认真的解释,柳纷云不禁扬起唇角,忍住痒,任由她在背上继续画。
      
      第十三个圈刚画成,车驾果然停了,只听外头的侍从道:“殿下,到宴殿外了,君上似乎还没退朝,殿下要不要先回圣女殿歇脚?”
      
      七公主生前的官职是圣女,负责祭祀,烛煌国本容不下妖族,但七公主刹阑依是圣女转世,依照“转世继位制”,即便被妖族夺舍,只要能活下来,不惹是生非,她的身份依然可以是圣女。
      
      莲衣却道:“不去了,找个避风的地方等父皇便是。”
      
      柳纷云此时已打开系统地图,看了看圣女殿和当前位置之间的距离,换她,她也不想过去。
      
      根据系统提供的地图,烛煌国以左为尊,负责观星与礼仪的祭司殿在皇宫左侧,为赤红色,负责祭祀的圣女殿则位于右侧,为奶白色。
      
      “一会儿见君上时,你也要唤‘父皇’。”吩咐完侍从,莲衣又转而吩咐柳纷云,并教了她几句寒暄的话。
      
      她们并没有在外面等太久,便被准许拜见,一起下车走向宴殿,齐齐跪在君上面前请安。
      
      烛煌国的君主身着火纹龙袍,头戴冕冠,蓄着异族人独有的微卷长须。
      
      他看向柳纷云时,目光炯炯,不怒自威。
      
      打量这位驸马一阵,君上才开口:“圣女可还满意此人?”
      
      莲衣行了一礼,从容笑道:“女儿满意。”
      
      柳纷云也跟着行了一礼。
      
      她始终恭敬地垂着头,全然没有注意到,因为莲衣的这句话,君上眼中暗藏的杀意散了。
      
      “既然如此,他便留在圣女身侧侍奉罢。”君上抬手,“赐驸马印。”
      
      站在他身后的一位女官应下,捧出驸马印,向柳纷云走来。
      
      女官身穿一袭火纹素底祭司服,用一方轻纱遮面,亦是一头微卷的褐色发,双眼却并非烛煌国皇室独有的幽蓝眸。
      
      柳纷云知道此人便是烛煌国的大祭司,名唤络冰轮,地位仅次于君上,磕头谢恩毕,忙起身准备接印。
      
      与大祭司四目相对的瞬间,柳纷云蓦地看到对方怜悯的目光。
      
      这种目光……就像是在看一只即将被猎杀的小兽一样。
      
      猜到她应是同情自己“娶”了猫妖为妻,恐怕性命不长,柳纷云不动声色地接下驸马印,跪下后,便握了握莲衣的小手。
      
      她偏要好好地活在这只猫妖身边。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她们是互攻互宠



    和白猫公主先婚后爱
    【已完结】病娇大白猫是诱受



    师父总爱吸本喵[穿书]
    【已完结】大白狼师父是吸猫狂魔!



    徒弟,为师回来宠你了[重生]
    【已完结】龙妖徒弟以下犯上



    狐狸导师宠妻日记
    【已完结】导师的尾巴好软,想埋~



    狐妖,你的未婚妻掉了[修真]
    【已完结】和雪狐妖妻酱酱酿酿



    今天也在快穿养家喵
    【已完结】橘猫大佬的腿部挂件



    师姐,你的腿部挂件掉了[穿书]
    【已完结】和雪狐师姐贴贴~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