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白猫公主先婚后爱

作者:六出轻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陪我

      “可是……”困惑归困惑,柳纷云还是尝试解释,“按摩周身穴道,可以促进殿下的身体吸收药液。”
      
      莲衣:“……哦。”
      
      见她依然是一副不高兴的表情,柳纷云犹豫了一下,捞过自己的衣服,从衣兜里拿出一个小巧的针盒,打开之后取出一根针,捏在手中,迅速扎在莲衣后背一处穴道上。
      
      存放银针的盒子是柳纷云特制的,可以直接取针使用,不需要再消毒。
      
      莲衣只觉背上一麻,低头看到柳纷云手里的针盒,眉头皱得更紧。
      
      “你突然扎我作甚?”
      
      “殿下既然不希望我像侍从那样为您推拿,那我只好用针来刺激穴道了。”柳纷云很认真地向她解释,“殿下莫怕,这是治疗的一种方式,不会在您身上留下什么痕迹的。”
      
      她施针的动作很快,说话时,又有两针落在莲衣身上。
      
      莲衣被她扎懵了,她从未见过这种疗法,而且还是在她泡药浴的时候。
      
      但她又不得不承认,身上扎了针之后确实更舒服了。
      
      扎完针,柳纷云放好针盒,站到一旁双手合十,闭起眼睛感应自己体内的“气”。
      
      她其实跟着师父习过武,只不过原主的资质太差,炼不出所谓的内力或灵力,只能锻炼拳脚功夫,如今有了莲衣给的印记,正好能弥补资质的不足。
      
      白蒙蒙的雾气很快在水面上飘起,莲衣好奇地伸出手,拂过雾气,看向紧闭双眼的柳纷云。
      
      这个奇怪的人族,并不排斥她给予的妖族力量,反而在尝试适应。
      
      忒有趣。
      
      莲衣的胳膊上也扎了针,动一动就酸胀难忍,她索性不动了,安静地泡着药浴,等柳纷云为自己拔针。
      
      过了约莫半刻钟,柳纷云睁开眼,回到莲衣身边。
      
      她刚想去拔针,忽然发现莲衣居然站着睡着了!
      
      以针刺穴道很容易消耗体力,病人睡过去是十分常见的事,且闭目养神更有利于治疗,柳纷云万万没想到的是,这只猫困了也没叫她,就这样站着睡过去了!
      
      她赶紧把针取下,抱着莲衣出水。
      
      莲衣垂下的胳膊轻轻晃动,碰在柳纷云身上,碰得她不自地一颤。
      
      将酣睡的猫妖裹进浴巾里,柳纷云边给她擦身,边想着她方才说的那些话,哭笑不得地叹了口气。
      
      因着要为她保守女子身份的秘密,莲衣不会允许有侍从伺候她们。没了侍从,伺候她的可不就只有驸马了吗?
      
      明明是逻辑上说得过去的事,为什么莲衣会生气呢?
      
      直到熄灯睡觉,柳纷云也没想通,她究竟是哪里得罪了这位猫主子。
      
      -
      
      许是睡得沉,又记起从前的事,莲衣难得做了个梦。
      
      那亦是一个冬月,她饿得前胸贴后背,在雪地里深一脚浅一脚地走。
      
      她去偷食物时受了伤,折了一条腿,身上血迹斑斑。
      
      却也因此得了一个博人同情的机会。
      
      她从城里的其他小妖那里听说过,住在城南的七公主刹阑依,最喜收养小动物,尤其是她这样毛绒绒的动物,故受伤后,便一路走向城南。
      
      用不了多久,她成功跳入七公主府的院子,贴着墙根喵呜喵呜地叫,声音很轻,却又恰好能让出门看雪的七公主听见。
      
      彼时的刹阑依年纪尚小,正逢同情心泛滥的时候。她连早已准备好的撒娇动作都没有摆出,就被惊慌的刹阑依抱在怀里,带去百草堂找医师。
      
      “冬月又冷又难过,你就在这儿住下,好吗?”待她伤好后,刹阑依不舍地问她,“我很喜欢你,也会好好照顾你,你能留下来陪我吗?”
      
      莲衣失了一段记忆,但潜意识告诉她,她是一只能不动弹就不动弹的懒猫,有人肯真心实意地照顾她,她自然不愿走。
      
      可她哪里晓得,后来竟会以无意夺舍的方式,被囚禁在了刹阑依的身体里,享受刹阑依该享受的一切,也承受着刹阑依的病痛。
      
      胃部的疼痛惊醒了莲衣,她捂着肚子,疼得浑身发颤,下意识唤道:“阿云!”
      
      躺在身侧的人立即翻身坐起,不知是没有睡,还是睡得浅。
      
      “殿下哪里不舒服?”柳纷云问,声音里还带着一丝睡意。
      
      “胃疼……”莲衣难受极了,忍不住攥紧她的衣袖。
      
      柳纷云这才后知后觉想起来,今晚莲衣好像没吃晚饭,她在锁月阁外打翻菜肴,大闹一场之后,就跟着大祭司去审问人了。
      
      “殿下稍等,我这就去吩咐他们做点吃食。”柳纷云搁下话,掀开被子就要下榻穿衣服,却被莲衣拉住。
      
      “不必……你陪着我就好,我唤梨花过来。”莲衣闭上眼。
      
      柳纷云很快感应到弦梨花的气息靠近,不等莲衣吩咐,她披衣去开窗。
      
      狸花猫蹲在窗外,竖着耳朵准备听命令。
      
      “麻烦你给殿下带些吃食回来。”柳纷云道,想了想,取来食盒挂在弦梨花的脖子上,又将一些碎银交给它,“要清淡易消化的食物,不要油腻的。”
      
      弦梨花喵呜一声,带着食盒与碎银离开。
      
      送走弦梨花,柳纷云从自己的药箱里拿出一个纸包,拆开之后捏出一个更小的纸包,兑温水之后端到莲衣面前。
      
      这是她根据系统药方制成的药粉,对缓解胃疼有奇效,虽然持续时间有限,但足够撑到弦梨花回来。
      
      莲衣之前喝过她开的药,吐了一次,再看她端来汤药,顿觉胃里泛起恶心。
      
      “我不喝……”
      
      “这药不苦,且是养胃的。”柳纷云安抚她,“殿下喝了它,胃疼会缓解很多。”
      
      莲衣狐疑地看她,再看向她端着的药碗,仍然不动。
      
      “那殿下只喝一口,觉得苦就不喝。”柳纷云没办法,只得哄道。
      
      喝一口自然比喝一碗简单,莲衣这次没有拒绝,半信半疑地接过药,就着吸管吮了一口。
      
      温热的药液入喉,果然不苦,单是带着淡淡的药味,喝着酸甜,但酸味儿又没有让她难受。
      
      莲衣不知不觉把整碗药喝了,又漱了口,只是片刻功夫,胃中的疼痛便减轻了许多。
      
      这让她又惊又喜,忙问柳纷云:“还有不苦又养胃的药么?”
      
      柳纷云正想回答“没有”,见她满眼期待,话锋一转:“殿下若是想要,就有。”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柳纷云:今天也在哄猫猫喝药呢
    -
    下周会择日开v,让我先把存稿箱姬养胖点~



    和白猫公主先婚后爱
    【已完结】病娇大白猫是诱受



    师父总爱吸本喵[穿书]
    【已完结】大白狼师父是吸猫狂魔!



    徒弟,为师回来宠你了[重生]
    【已完结】龙妖徒弟以下犯上



    狐狸导师宠妻日记
    【已完结】导师的尾巴好软,想埋~



    狐妖,你的未婚妻掉了[修真]
    【已完结】和雪狐妖妻酱酱酿酿



    今天也在快穿养家喵
    【已完结】橘猫大佬的腿部挂件



    师姐,你的腿部挂件掉了[穿书]
    【已完结】和雪狐师姐贴贴~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