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白猫公主先婚后爱

作者:六出轻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易容

      “殿下乖,别、别闹!”
      
      柳纷云最怕发生这种事,顿时紧张得不行,偏偏她又没有完全化去药力,和莲衣贴贴蹭蹭一久,人也渐渐失去理智,终于忍不住抱过莲衣。
      
      她能感到体内热息翻涌,但她极其不喜欢这种感觉,甚至觉得很难受,迫切想脱离,却找不到办法。
      
      直到抚上凉丝丝的猫耳朵,她又将脸贴过去蹭了蹭,才稍微有所缓解。
      
      “殿下好凉……”
      
      她的气息拂过莲衣鼻尖,惹得莲衣心痒痒,稍微一揽,便将柳纷云软趴趴的身子捞入怀里。
      
      “你要么?”她问柳纷云,“你若要解脱,我可以帮你。”
      
      “不……不需要……”柳纷云坚决地摇头,努力拉回理智,“揉揉猫耳朵,就、就好了。”
      
      “真的吗?”莲衣抚上她的脸,边问边凑近。
      
      “不……唔……”
      
      药效还在发作,柳纷云逐渐放弃挣扎,几次伸手想要握住莲衣的手腕,却又抓不到,急得一声声唤她名字,声音软了吧唧的,像是醉酒的人,又带着女子独有的娇。
      
      莲衣:……
      
      她好像玩过头了,忘了人族对这种药几乎没有抵抗力,柳纷云能撑到现在,是因为她们之间定了血契,仅此而已。
      
      现下还保持清醒的,是她,至于柳纷云,光看神情,就知道她已经不怎么能控制自己了。
      
      莲衣低头看着捏紧自己衣襟的手,想了想,在这只手上“啪”地打了一巴掌。
      
      她虽期待和柳纷云发生点什么,但她不希望是在这种情况下。
      
      疼痛让柳纷云瞬间清醒,她捂着手,呆呆地与莲衣对视。
      
      “别泡了,都快泡发了。”莲衣顺势捏了捏她的脸,起身道,“时辰不早,快些休息罢。”
      
      柳纷云傻愣愣地点头:“好……”
      
      莲衣伸手在她额上揉了揉,“还难受吗?”
      
      “唔……难受。”柳纷云到底还处在半迷糊的状态,觉得冰凉的手抚着很舒服,忍不住将这只手捉住。
      
      她眼中的莲衣,只剩一个袅娜轮廓。
      
      见她目光迷离,莲衣索性将里衣脱在池边,回到暖水里。
      
      “抱着我。”莲衣搭着她的胳膊道,“一会儿就不难受了。”
      
      柳纷云低低地应了声好,将她的身子圈紧,不多时,只觉耳根贴来一点凉意,血契印记又滚烫起来,瞬间驱走浑身不自然的热。
      
      她舒服极了,不知不觉抱着莲衣睡去。
      
      化解完药,莲衣一瞥怀中人的睡颜,皱眉嫌弃道:“啧,这就睡了,还要本殿伺候你出浴是罢?”
      
      话虽不情愿,她把柳纷云拽出池子后,还是马上将之裹进浴巾里,自己也披着浴巾,慢悠悠地为她擦起身。
      
      柳纷云睡得很安心,看得莲衣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得亏留在这人身边的是她,否则……后果难料。
      
      夜深时分,莲衣听到窗外有动静,便过去开窗,将一只狸花猫放进来。
      
      锁月阁守卫森严,弦梨花怕同伴躲不开守卫,索性自己来了。
      
      “柔妃的事调查情况如何?络冰轮可有说什么?”
      
      “已经确定指使之人了,是四公主刹萧曼。”弦梨花一眼注意到柳纷云在睡觉,便压低声音汇报,“络冰轮和四公主关系不合,这件事她会追究到底。”
      
      莲衣蹙眉。
      
      她知道四公主刹萧曼,便是原定的联姻公主,原本柳纷云要娶的是她,谁知络冰轮突然横插一手,劝动君上将人选换了。
      
      期盼已久的夫君转眼成了别家的,还娶了一只猫妖,小日子过得甜甜蜜蜜,这事搁谁身上都要生气罢?
      
      得不到就毁掉,莲衣这些年看过的话本里,经常有这种情节。
      
      想到这,莲衣吩咐道:“再去查,是何人在我们今晚的饭菜里下了药。”
      
      她虽讨厌络冰轮,但她知道络冰轮有很多手段是不屑于用的。她这副人身,到底和络冰轮有过师徒情谊,络冰轮若是想让她多些丑闻,根本不必拖到这时用药。
      
      弦梨花应下,正要离开,又听莲衣叮嘱道:“四公主是个没有底线的人族,探查消息时,万万不要留下任何把柄。”
      
      -
      
      柳纷云醒时,天已大亮。
      
      她看了眼天色,很是意外。自从穿越到这个世界之后,她还没一觉睡到自然醒过。
      
      身边传来沉闷的呼吸声,像是在压抑痛苦,柳纷云回过神,慌忙掀开被子,见莲衣面上泛红,眉头紧皱,她伸手一贴额头,心便是一揪。
      
      莲衣在发热,怎么回事?
      
      是昨天在祭司殿房顶跑酷,吹风受寒了吗?
      
      柳纷云捏了捏眉心,总觉得好像忘记什么事了,虽然不是很重要的事,但忘了总归不太好。
      
      幸好她还有个系统,忙问:“系统,昨晚你有记录我的言行吗?”
      
      “有,宿主是否要立即查看?”系统问。
      
      柳纷云选择查看。看罢,她一巴掌拍在自己脑门上,叹了口气,赶紧穿好衣服起身,准备给莲衣诊脉。
      
      昨晚发生的到底叫什么事?乱七八糟的,她以为没清醒的是莲衣,结果最后反而是莲衣帮她化解药力。
      
      而且她居然还睡过去了!连擦身都是莲衣帮她,这大冬天的,莲衣又不会照顾自己,难怪会冻感冒。
      
      莲衣是妖族,感冒哪怕不管,睡个一两日也会自愈,但柳纷云不忍看她这样难受,诊了脉便给她喂了一丸药,再取出银针点刺穴道。
      
      哪怕她将力道控制得很好,针疗时莲衣还是忍不住痛哼出声。
      
      柳纷云边安抚她,边慢慢地捻针。
      
      风寒感冒最好喝些姜茶发汗,但柳纷云怕有人再在姜茶里下药,决定自己去跑一趟。
      
      她现在已经能用莲衣的术法,稍作思索,便散开头发,用了易容术,将自己变成莲衣的模样,连发色也不放过,又解开裹布,和莲衣换了身衣服,戴上兜帽。
      
      离开前,柳纷云唤来弦梨花,让她变成自己,代为照看莲衣。
      
      弦梨花夜里来的时候,莲衣还没病倒,此时她看到莲衣虚弱的模样,吓了一大跳。
      
      “柳大人,您可要快些回来啊!”穿上柳纷云的外袍,弦梨花时不时朝莲衣看。
      
      要是让莲衣大人知道她穿了柳大人的衣服……莲衣大人绝对会大发雷霆的!
      
      柳纷云应下,开窗翻了出去。
      
      “已为宿主切换到妖态,由于是宿主第一次使用妖态,持续时间限定为两个时辰。”
      
      系统的声音刚落,柳纷云只觉一股庞大的力量附着在四肢上,助她飞檐走壁。
      
      祭司殿的弟子们抬头看到她跑过,就当没看见。
      
      谁想得到七驸马是个女人,还和他们的圣女定了血契!
      
      是以,柳纷云一路顺利地回到七公主府,以七驸马染风寒为由,吩咐灶房熬了姜茶,又做几道清淡的小菜,放在食盒里,带回锁月阁。
      
      她哪里知道自己刚走没多久,便有弟子去禀告络冰轮。
      
      等柳纷云提着食盒回到锁月阁外,只听系统警告道:“宿主别靠近,络冰轮在里面。”
      
      柳纷云差点脚底一滑,得亏站住了,赶紧给自己施了个障眼法,躲在建筑的阴影里。
      
      她打开系统地图,发现弦梨花不在阁中,而是在自己身边不远处,稍稍松了口气,随后不放心地注意着锁月阁中的动静。
      
      络冰轮不知是何时来的,柳纷云回来的时候,借助系统的透视功能,只见她坐在床沿,出神地盯着莲衣,却什么也没有做。
      
      不多时,有宫女送来一碗热汤,络冰轮接过汤,扶起莲衣,慢慢地舀汤喂她。
      
      柳纷云还记得那晚做的梦,刹阑依……也就是莲衣这副人身的原主,曾和络冰轮是师徒关系。
      
      刹阑依病逝当晚,人身被莲衣夺舍后,络冰轮愤怒不已,甚至派出国中为数不多的除妖师,去围剿莲衣。
      
      那之后,二人之间的师徒关系便破裂了。络冰轮憎恶妖族,自然不会收妖族为徒,她巴不得莲衣死去。
      
      可她现在……又在做什么?照顾莲衣?
      
      一碗热汤喂完,络冰轮给莲衣又掖了掖被角,终于起身离开。
      
      柳纷云耐心等她走出锁月阁,又确定她走远了,才找来藏起的弦梨花,一起翻窗入内。
      
      弦梨花并不知道络冰轮做了什么,急得在窗台上来回走。柳纷云换回自己的衣服,俯下脸凑近莲衣,嗅了嗅。
      
      是姜茶的味道。
      
      “柳大人……”见柳纷云抬头,弦梨花忍不住唤她。
      
      “殿下没事,请放心。”柳纷云朝她笑了笑,“我会好好照顾她的。”
      
      弦梨花还有监视任务在身,闻言松了口气,将爪子搭在心口,朝柳纷云行了礼,而后匆匆离去。
      
      放下食盒,柳纷云坐在床沿,握住莲衣冰凉的手。
      
      “殿下醒了?”她明知故问。
      
      莲衣确实醒了,且还是在络冰轮刚进来的时候。
      
      但她依旧将呼吸放得和熟睡时一样,只想看看络冰轮会趁机做些什么,也只有柳纷云能判断她是醒着的。
      
      “我做了一个尝试。”倚在柳纷云怀中,莲衣忽然开口,“你猜猜,为什么络冰轮会突然对我这么好?”
      
      柳纷云一怔。
      
      系统的透视功能只能让她看到人体轮廓,并不能让她看清细节。
      
      莲衣拍了拍她的脸,“你能易容成我,我自然也可以易容成你。”
      
      她话音刚落,脸就变成了柳纷云的样子,连同一头褐色的长发也变成了黑发,一双和人眼无异的墨色眸含着柔波,笑容和柳纷云几乎没有差别。
      
      这般变化,只在瞬息之间发生。
      
      “方才,她将我当成了你,是在对你好。”莲衣没有马上变回去,而是凑到柳纷云耳旁,轻声提醒,“阿云,趁早离开锁月阁,不要被她当作某个人的替身。”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柳纷云:奇怪的八卦增加了



    和白猫公主先婚后爱
    【已完结】病娇大白猫是诱受



    师父总爱吸本喵[穿书]
    【已完结】大白狼师父是吸猫狂魔!



    徒弟,为师回来宠你了[重生]
    【已完结】龙妖徒弟以下犯上



    狐狸导师宠妻日记
    【已完结】导师的尾巴好软,想埋~



    狐妖,你的未婚妻掉了[修真]
    【已完结】和雪狐妖妻酱酱酿酿



    今天也在快穿养家喵
    【已完结】橘猫大佬的腿部挂件



    师姐,你的腿部挂件掉了[穿书]
    【已完结】和雪狐师姐贴贴~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