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白猫公主先婚后爱

作者:六出轻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心思

      “我们真的就在这里待着?”参观完整座锁月阁,柳纷云忍不住问。
      
      莲衣已化了人,坐在书架旁看书,闻言道:“络冰轮没有囚禁我的打算,我大可自由出入。你若待闷了想出去,法子也是有的。”
      
      莲衣甚至敢说,这座城中,还没有能困住她的地方。
      
      “那梨花她们呢?”柳纷云看了眼系统地图,如今她也可以探知到七只猫妖的方位了,“她们还会来见你吗?”
      
      “有事则来,无事便由她们去。”莲衣头也不抬地答,“别多想了,快来陪我看书。”
      
      柳纷云乖乖走到她身后,瞥了眼,发现这居然是本医书。
      
      “殿下怎么突然看起这种书了?”柳纷云不解,不知为何,她总觉得莲衣看正经的书这件事,让人很别扭。
      
      “我不能看么?”莲衣反问她,幽蓝眸眨了眨。
      
      柳纷云赶紧摆手,搬来一把椅子,挨着她坐下。
      
      虽被允许自由出入锁月阁,但莲衣懒得动,书看得没趣了,就丢到一旁,舒舒服服地靠在柳纷云怀里。
      
      猫一闲,就开始想捉弄人的坏心思了。
      
      柳纷云给莲衣喂药时,药丸分明已递到莲衣唇边,近在咫尺的猫妖突然抢过药,塞到她口里。
      
      “喂我。”
      
      柳纷云衔着药丸,懵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回忆这阵子刚看的百合文,捧过莲衣的脸,将药丸推进她口中。
      
      结果药丸沾了水,苦味儿四溢,差点苦得莲衣把它吐回去。
      
      “……殿下若是想尝试新玩法,我可为殿下做些差不多大小的糖丸。”好不容易帮她咽下药丸,柳纷云无奈道。
      
      莲衣拭了拭唇,“咳……那你得先从锁月阁出去。”
      
      “应该不会用太久。”柳纷云取出帕子,捉过她的手,轻轻擦了擦粘上药的手背,“若是事情传开,知晓我是天字医师首徒的人多了,定会坏了师父名声,大祭司既然受了师父的委托,又和师父是故交,便不会允许这种事发生。”
      
      莲衣眯起眸子,笑道:“你想得还挺清楚嘛。”
      
      话虽如此,直到入夜,也不见络冰轮再来。
      
      送晚饭的人倒是来了,佳肴摆了满桌,都是流织国的家常菜,以素食为主,餐具却提供了两份,明摆着是在膈应莲衣。
      
      莲衣只是笑吟吟地送走这些人,关上门,拉着不知所措的柳纷云坐下。
      
      “安心吃罢,络冰轮虽不是个好人,但不必担心她在饭菜里下毒。”莲衣道,“中午的汤面不是没事么?”
      
      柳纷云还是不放心,打开系统的检测功能,拿起筷子尝了一口菜,看着测出来的成分,立即停住筷子,把菜也吐了。
      
      饭菜里的确没下毒,却下了别的药。
      
      “怎么了?”莲衣见状,也放下筷子。
      
      柳纷云漱了口,皱眉道:“有那种药。”
      
      “哪种药?”
      
      “就……就那种……”柳纷云一对上她好奇的目光,不自地结巴起来,“你懂的那种……哎呀,我不方便说……”
      
      “喔~那的确挺麻烦的。”莲衣托着腮看桌上热气腾腾的菜,“没想到络冰轮还有这种癖好,是我把她看得太干净了。”
      
      然而她刚评价完,却去夹了一块糖醋里脊,不等柳纷云阻止,就吃下去了。
      
      “瞧把你吓得,不就是那种药。”对上柳纷云惊愕的神情,莲衣嫣然一笑,也给她夹了一块里脊,“快吃,总比饿着好。”
      
      “唔唔唔!殿下就不怕药效发作……”柳纷云还没反应过来,已被塞了一嘴菜。
      
      “我可是妖啊。”莲衣笑道,“这种药只会让妖更高兴,再说咱们都是夫妻了,哪怕真发生点什么,不也挺正常吗?”
      
      柳纷云鼓着腮帮子,一时无言以对。
      
      莲衣今日心情不错,一桌素食有大半都进了她的肚子。饭毕,她倚在窗边,看着底下的弟子们匆匆忙忙走来走去。
      
      “阿云想出去消食吗?”莲衣忽问。
      
      柳纷云还在担心吃下的药,闻言摇头,“不了,我在这里走走就好。”
      
      莲衣却一把拽过她,纤弱的身子跃上窗台,扯着柳纷云直接翻了出去!
      
      身体腾空后,柳纷云才猛然反应过来,“啊”地惊叫一声,眼见着后背就要磕上屋檐,底下白影一闪,一只大白猫驮她在背,踏着瓦片在夜色中疾奔。
      
      柳纷云魂都要吓飞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搂着猫身胆战心惊地往四周看。
      
      “殿下……殿下!”她颤声喊。
      
      “怎么了?”
      
      “您要带我去哪里?”
      
      大白猫在一个房顶上停下,笑道:“只在祭司殿这儿到处走走,莫怕。”
      
      话虽如此,她却故意弄出很大动静,引得院子里的弟子仰头望,屋里的弟子跑出来看。
      
      柳纷云趴在她巨大的妖身上,如同落水的蚂蚁趴在叶片中央一样。有夜色遮掩,那些弟子们只看到了莲衣,纷纷叹了口气,赶紧去各干各的了。
      
      看得柳纷云一头雾水,抚着猫毛小声问:“他们怎么好像见惯了似的?”
      
      “我与络冰轮素来不合,也不是第一次在祭司殿闹了。”莲衣轻笑,迈着优雅的猫步慢慢地走,“快瞧瞧这景色,祭司殿可不是你想来就来的地方。”
      
      待平静下来,柳纷云才发现自己的衣服都被汗水浸湿了,全是吓出来的。
      
      都说二哈拆家,她看自家这只大白猫的拆家能力也不差。
      
      此时已到了掌灯的时辰,灯笼暖色的光映在祭司殿的红墙上,瞧着如血一般鲜艳。
      
      莲衣的妖身虽威风凛凛,但到底夺舍了个病人,没走多久就累了,加上又喝了一嘴寒风,回到锁月阁之后,便不止地咳嗽起来。
      
      柳纷云刚站稳就去关窗,扶着莲衣在床沿坐下,取来温水喂她吃药。
      
      病时的莲衣总比平时乖许多,她含着药丸正要喝水,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不得不把药先吐出来。
      
      烛光摇晃,莲衣咳得红了眼圈,幽蓝眸中汪起水,凝视柳纷云的脸。
      
      “你要是妖族,便好了。”止了咳,她服下药,喃喃,“你待我这样好,却不是我的同族。”
      
      柳纷云下意识碰了碰自己耳朵上的印记,又见怀中猫妖这副虚弱的样子,忍不住道:“哪怕和殿下不是同族,我也会陪着殿下的。”
      
      不过她即便和莲衣成了婚,也做了许多亲密的事,现下依然只将她视作病人,病人自然是要好好照顾的。
      
      也许是咳累了,莲衣又呢喃几句,靠在她怀中合上眼,凉凉的身体贴紧了柳纷云,一副很没有安全感的模样。
      
      柳纷云小心地为她除去衣物和鞋袜,抱来软被盖好,让莲衣得以舒舒服服躺下歇。
      
      她能理解莲衣的小心思,五年前她刚穿越到这个世界,人生地不熟,既要防止男子的身份不被发现,又要应付阴晴不定的师父,成天过得惶恐,除了严厉的师父,谁也不敢信任,寂寞了,也只能和机械音系统吐个槽排解。
      
      若是那时突然空降一只妖族在身边,不但可以理解她,陪她说话,还能好好待她,不像系统那样干巴巴的,也不像师父那样严厉而不近人情,柳纷云自然也会想尽办法将这只妖留住。
      
      方才吹了冷风,柳纷云叫外头的宫女烧了热水过来,准备泡个澡去去寒气。
      
      顺便借助莲衣的妖族印记,把快发作的药化解一下。
      
      柳纷云并不是第一次吃这种药,先前她还在流织国太医院的时候,曾有女医师对她动了心思,想办法骗她喝了下药的茶。
      
      得亏她师父虞清月规矩重,又知道她是女子,自她成年后,每日都要问她见过谁,当晚见她状态不对劲,就将她关在自己的静室,为她施针煎药,照顾一整夜方休。
      
      柳纷云和莲衣定了血契,现在算是半个妖族了,对付这种药不用费那么多心思。
      
      很快便有内侍抬着水桶过来,倒入锁月阁的浴池中。
      
      柳纷云等他们全走了,又用系统监视一遍周围,确定没有外人会进来,才敢解衣入水,取下裹布。
      
      借助系统,她开始感应体内情况,只觉耳根上的印记微微发烫,慢慢地有一股“气”在四肢与躯干之间流动,不多时,便将寒气驱逐出去。
      
      浑身没有不适的感觉,这让柳纷云松了口气。这到底是妖族的力量,她生怕自己被这力量反噬,那样麻烦可就大了。
      
      哪怕有系统的协助,柳纷云依然全神贯注地感受着“气”,压根不知道身边已多了个人。
      
      剧烈运动促进了药的扩散,莲衣昏沉沉睡过去没多久,又被药力热醒,让她睡不踏实,索性直接过来找柳纷云了。
      
      这种药对妖族的影响并不大,哪怕吃了大半桌的菜,莲衣的神志依然很清醒。
      
      但她想趁机戏弄柳纷云一番,便穿着里衣入水,环住紧闭双眼的柳纷云,软着嗓音唤道:“阿云~”
      
      柳纷云被她唤得一哆嗦,睁开眼惊慌地看向莲衣:“怎、怎么了殿下?”
      
      “我热……”莲衣贴得离她更近,故意皱紧眉头。
      
      柳纷云只觉头皮发麻,曾经看过的小说影视漫画里的各种狗血情节,此时一窝蜂地涌进她脑中。
      
      她正胡思乱想,胳膊上一痒,低头看去时,只见一条猫尾巴卷了上来。
      
      莲衣钻到了她怀里,柔软的褐色卷发蹭在她下巴上,眯起眼睛,轻轻地“喵”了一声。
      
      猫奴柳纷云:……
      
      她没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柳纷云:_(:зゝ∠)_



    和白猫公主先婚后爱
    【已完结】病娇大白猫是诱受



    师父总爱吸本喵[穿书]
    【已完结】大白狼师父是吸猫狂魔!



    徒弟,为师回来宠你了[重生]
    【已完结】龙妖徒弟以下犯上



    狐狸导师宠妻日记
    【已完结】导师的尾巴好软,想埋~



    狐妖,你的未婚妻掉了[修真]
    【已完结】和雪狐妖妻酱酱酿酿



    今天也在快穿养家喵
    【已完结】橘猫大佬的腿部挂件



    师姐,你的腿部挂件掉了[穿书]
    【已完结】和雪狐师姐贴贴~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