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渣后我重生了

作者:桃禾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3章伞

      贺时礼的心脏蓦地漏跳了一拍,还没等他有所反映, 抱住自己的人已经退开两步。
      “被吓了一跳吧?哈哈哈。”季乔开心地笑起来, 仿佛刚刚不过是个恶作剧。

      贺时礼说不上自己的心情是失望还是轻松。但既然季乔说是玩笑,他就不会当做真的。
      “嗯,下次可以提前说一下让我有个准备吗?”
      “好啊。”季乔点头,“下次抱之前通知你。”
      贺时礼:“……”

      季乔成功抱到贺时礼的好心情只维持到了当天晚上。
      上完晚自习后, 季乔在回宿舍的路上再次被常宁远拦住
      “我有很重要的事和你说。”常宁远的表情严肃。他穿了件黑色的夹克, 夜风中有股肃杀之气。
      “不想听。”季乔皱了皱眉就要离开。
      常宁远情急之下拉住她的手臂,音量也大了起来:“你是不是听什么人说我坏话了?”
      季乔的脚步一顿, 胳膊狠狠一甩:“别动手动脚!”

      看到季乔脸上明显的嫌恶之色,常宁远的心脏又是一抽。他松开自己的手, 咽了下唾液, 声音渐低:“你听我说一次不行吗?”
      他的语气听上去有些卑微。
      走在她身边的钱静静和韩珍妮互看一眼, 都有些无措。
      季乔想起前两天的篮球赛,重重叹口气后同意了:“行!说清楚以后就不要再找我了。”
      她示意舍友先走, 自己跟着常宁远走到路边的梧桐树下。

      如今已经深秋,道路两旁散落着没来得及打扫的落叶,踩上去发出“咯吱咯吱”的轻响。
      季乔低头睨着脚下的枯枝败叶, 觉得这景色像极了他们之间的关系。枯黄,腐败,一碰就碎。

      常宁远并不知道对面女生的想法,抓住这次机会匆忙解释:“季乔,我不知道你听谁说我脚踏两只船的。可我真的没有。”
      他的声音很是无奈:“我上大学后, 只追过你一个女生。”
      常宁远的目光紧跟着季乔,期望看到她的反应。
      惊讶,后悔,恍然, 或是别的什么都好, 不要漠然就可以。
      可惜他失望了。

      季乔穿着长款的焦糖色针织衫,下身配一件紧身的黑色小脚裤。眼下,她低垂着头,脚尖无意识地踢着地上的落叶,面色很是平静。
      常宁远甚至怀疑她到底有没有听见自己讲话。
      “我说的都是真的,你可以问我舍友或者看我手机。我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他忍不住再次解释。
      常宁远不懂谁在背后给自己造谣,也不明白季乔怎么这么容易就信了。他明明这么喜欢她,怎么会脚踏两只船呢?

      季乔吐了口气,抬起头来。她的表情依旧很平淡:“何绘告诉你的吧?”
      “她……”常宁远想到了什么,表情有些慌乱,“我和她没说过几句话。你别误会啊!”
      他有些委屈:“你突然不理我,我总得知道原因……”
      季乔抿了抿唇,脚尖在落叶碾了下,干枯发黄的叶子立刻碎了。
      “这不重要。”她微扬着下巴,声音清晰,“现在你花不花心对我来说没区别。我只是单纯地不喜欢你,明白吗?”
      常宁远的脸色霎时变得很难看。

      “那你喜欢谁?贺时礼?”他几乎咬着牙问。
      她不喜欢自己了,偏偏喜欢上自己的对手?还不是在故意气他吗?
      “我喜欢谁和你有关系吗?”季乔想起篮球赛的事,心里一阵烦闷。
      “不管我喜欢谁都不是你故意伤害人家的理由!”
      常宁远顿时语塞。

      “我……我和他道过歉了。”他语焉不详地说。
      他道歉了,但并不后悔。如果贺时礼要和他抢季乔的话,他会做得更加过分。
      季乔“嗯”了一声,“没事那我走了。”

      “季乔,”常宁远在背后叫她,“我会证明给你看我并不比贺时礼差!”
      “随便你。”季乔转过身再次面对他,很是无语。
      “但是没意义,也没必要。你的喜欢并没有自己想象中多。”
      常宁远的心口酸涩难忍,声音晦暗不已:“你又不是我。你怎么知道我的喜欢有多少?你根本就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

      季乔的目光有一瞬间的愣怔。
      眼前的常宁远18岁,正处于对她感情最热烈的阶段。也许这时的他也没有想到自己以后会出轨年轻的女生。所以他觉得委屈和郁闷。
      可那又怎么样?他的出轨是真的,对自己的伤害也是真的。

      “时间长了就不喜欢了。”季乔抿唇,忍不住为可能的下一个受害者提醒他,“作为同学,我好心建议你。如果你以后不喜欢你的女朋友或者老婆了,你可以选择分手或是离婚。不要在背后做什么龌龊事情恶心人。”
      俗话说“狗改不了吃屎”,季乔并不相信这一辈子的常宁远就会变成一个不近女色的好男人。
      说完最后的话,季乔头也不回地走了。黑色的长发随风飘动,她怕冷般的紧了紧身上的毛衣。
      常宁远盯着季乔的身影越来越远,直到看不见了才放弃。

      他失魂落魄地走回宿舍,晚上第一次失眠了。他想不明白,季乔凭什么坚定地认为自己对她的喜欢会消失呢?

      *
      班级里的话剧依旧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自那次拥抱之后,季乔后面就没有搞这种突然袭击了。
      这是她看书所得,追人不能太上赶着,必须一松一紧。虽然她偶尔也会怀疑贺时礼并不吃这一套。
      几场排练之后,大家的台词和动作都没什么问题了,合作得也越来越默契。

      11月初的时候,汇同迎来了一场突如其来的秋雨。适逢下午三四节的C语言实践课,大家从机房出来才发现外面的天色已经暗沉。
      晚来风急,窗外树木的枝丫在风中狂摇,本就不多的树叶更是被吹落了大半。下了课的楼梯间和走廊瞬间躁动了起来。

      “呀没带伞怎么办?”
      “我也没带啊。”
      “这雨看上去不大,要不书包挡一下跑回去吧?”
      “雨不大风大啊,到时候身上肯定湿了。”
      ……

      被困在信息楼的同学们互相讨论着对策。也有等不及的男生不顾三七二十一冲进雨里。
      季乔的包里一直放着把阳伞,而宿舍其她三人都没有带伞。
      “要不季乔先和我回去,你们在这里等我回来送伞。”韩珍妮提议。
      钱静静点点头就要同意。
      “不了,我和吴悠一起回去。”何绘找了隔壁宿舍的女生同行,不想在这里等。

      季乔将伞递给钱静静:“行了,这伞你们打。”
      “那你呢?”钱静静着急地问。
      季乔打开手机,里面已经有几条询问她是否需要送伞的信息。
      “没事,你们走吧。我再找人。”

      “就是啊,你们担心什么?一大堆男生等着给季乔送伞呢。”何绘在旁边说。
      这话是没错,但听起来却有点阴阳怪气。
      静静和珍妮俱是一怔。
      季乔抬头,冲着何绘露出一个苦恼的表情:“是啊,选人也是挺头大的。真羡慕你没有这种烦恼。”

      钱静静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季乔长相本身就是清纯小白花型,做起这种表情更是看不出一点表演痕迹。
      何绘被季乔故作无辜的样子哽住,转身走了。
      “你们走吧。”季乔催促,四处张望寻找贺时礼的影子。可惜只看到了姚旭。

      “姚旭,贺时礼呢?”季乔走到门口的位置问他。
      姚旭指了指机房:“在里面和老师说话呢。”

      季乔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贺时礼站在讲台和老师交流着什么。他背对着门看不到脸,而老师一脸的欣赏之色。
      季乔嘟了下唇,自言自语:“要很久吗?”
      姚旭接话:“应该不会吧。你找他啊?”

      季乔点点头。她和贺时礼排练过话剧,知道他有随身在包里带伞的习惯。所以刚刚才那么坦然地把自己的伞给了舍友。
      “不会是要借他的伞吧?”姚旭突然一拍巴掌。
      季乔瞥了眼他,也恍然大悟:“你不会也是在等他的伞吧?”
      姚旭顿时生无可恋。完了,一个“也”字暴露了。

      不过短短几秒,他不知想到什么突然又乐了:“哎你说他会偏向我还是你?”
      季乔下意识就要说“我”,可看到姚旭那张莫名自信的脸,嗓子突然一堵。
      她莫名想起了上辈子的一些流言。
      不,不会吧?

      姚旭乐颠颠的,一张嘴开始乱说:“哎要不咱俩一起把伞夺走算了。你觉得怎么样?”
      “不要!”季乔一口回绝,眼神很是鄙视。什么人啊?
      “也是哈,这样有点禽兽了。”姚旭也良心发现了。
      “要不咱们打赌怎么样?谁输谁请客!”姚旭挑了挑眉,很有自信的样子。

      季乔越发想哭。他为什么如此自信?
      按照贺时礼的个性,即使他不喜欢自己,也不可能丢下她一个女生选择姚旭啊。唯一的答案……
      季乔摇摇头,不愿意相信那个传言。
      不行,气势不能输。
      “赌就赌!”

      贺时礼几乎是踏着季乔的尾音出的机房。高大挺拔的身材配深色风衣,看上去玉树临风,赏心悦目。
      姚旭立刻迎上去,嬉皮笑脸地搭着贺时礼的肩。
      贺时礼的目光却望向站在一旁的季乔,顿时微愣。
      她乌溜溜的眼睛盯着自己,看上去有点可怜的模样。

      “唉贺哥,我和小乔都看上了你的伞。你就说吧!你要为谁遮风挡雨!”姚旭大喇喇地说完,立马凑到贺时礼耳边小声道:“贺哥让我赢一次。回头我给你洗袜子鞋子,内裤都行。小乔有的是男生帮她。”

      贺时礼再次看向季乔。
      她的眼睛水润波光,唇微抿着,表情有些沮丧。天色昏暗,她靠在走廊栏杆,显得有些孤独又楚楚可怜。
      贺时礼拿出伞走到季乔旁边,温声问:“没带伞吗?”
      季乔点点头。
      “这把伞给你,路上小心。”他笑得和煦。
      季乔抬头:“那你呢?”
      他不和自己一起吗?

      贺时礼又笑了:“我一个男人,淋湿了也没什么,正好回去洗澡。”
      “你可以和我打一把伞啊。”季乔认真地说。
      贺时礼顿了片刻,摇头:“不了。我们不顺路。”
      季乔张了张唇。怎么就不顺路了啊?

      “哎呀,贺哥要和我去趟教务处。”姚旭从后面再次揽住贺时礼的肩膀,摇着头叹气,“唉我在贺哥心中的地位不保了……”
      “别理他。”贺时礼和气地解释,“以后他的话你听三分就可以了。”
      季乔顿了顿,重重点头:“好!”
      她不管,上辈子的传言一定是假的!

      *
      这场秋雨来得急去得也快,晚饭时就停了。
      还伞的事被季乔一直拖到了晚自习结束。借口要上楼拿伞,季乔和贺时礼同路走回去。
      下过雨的天空好像依旧湿漉漉的,一轮皎洁的弯月挂在树梢。地面湿润,间或有几个小水抗,弯弯曲曲地映着经过的人影。

      季乔从宿舍拿好伞,将伞还给贺时礼:“谢谢你呀。”她笑着道谢。
      雨后的空气清新,连带着心情也放了晴。
      贺时礼接过被仔细折好的伞:“不用谢。”

      季乔打量他新换的衬衫,想他肯定是淋到雨了。于是借故请客的念头又强烈起来。她仰着头,想了想开口:“我能问你几个问题吗?”
      贺时礼当然不会拒绝:“你问。”
      季乔:“你知道今年的小雪是什么时候吗?”
      贺时礼愣了愣:“是节气吗?我没有关注。”
      “是11月22日。”季乔一副意料之中的模样。
      贺时礼受教般点点头:“现在知道了。”

      季乔抿了抿唇,亮晶晶的眼睛看着他:“我告诉你答案,你是不是应该感谢我?”
      虽然不知道她在搞什么花样,贺时礼还是好脾气地应了:“是。”
      “那就这样吧,你在小雪前送我一个礼物好不好?”
      贺时礼低头睨她,有些意外。
      她的眼睛很亮,期待和紧张同时溢在里面,似乎在担心他的拒绝。

      “什么礼物?”他问。
      “嗯……”季乔笑了笑,“18号是周六,占用你一点时间陪我吃饭。”
      “就这个?”
      季乔点点头:“嗯,这个。”
      她仰着脸,黑白分明的眸子紧紧盯着他,声音轻软,似乎带着点撒娇的意味:“行吗?”
      面对这样的季乔,贺时礼实在说不出拒绝的话:“好。”
      他的语气很平静,宽大的袖子里,握着伞柄的手却是用力到青筋毕露。

      大概没有人知道,他清楚地知道18号是什么日子。
      ——那是季乔的生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姚旭:感觉自己失去了独宠的地位 ̄へ ̄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昵称: 打分: 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会给作者。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