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渣后我重生了

作者:桃禾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话剧



      第12章话剧

      贺时礼是最后一个到达排练教室的。
      “抱歉, 我来晚了一点。”他道歉, 顺手将包取下。
      “没事没事。”何明摆摆手,“我们也才来没多久。”

      排练教室之前是一间普通教室,被改成排练室后便将桌椅都腾空了,只剩下一张讲台。那里被放置了横七竖八的几个包。
      贺时礼走到讲台, 看到季乔的帆布包已经倒了下来。他将自己的背包放到季乔的包旁边, 顺手把她的包摆正放好。
      季乔在窗边一个人默默念台词,听见贺时礼的声音转头, 向他笑了笑。
      “人到齐了,那我们先把台词顺一遍吧。”何明挥了挥手上的剧本, “如果大家觉得哪里台词还有更好的表达随时提出来啊, 我们再改。”

      改编过的《美女与野兽》的故事很简单:美女父亲误入野兽的城堡, 想摘花回去带给自己女儿。野兽抓住了父亲想要杀死他,父亲求情说自己还有两个女儿, 求野兽放了自己。野兽于是要求父亲回去用女儿来换自己。父亲回去后告诉了两个女儿。美女挺身而出,在去城堡的路上遇到花花公子调戏,被野兽救了。
      达到城堡后, 美女与野兽一起生活了一段时间。野兽问美女爱不爱自己,美女只说自己喜欢他。野兽伤心不已,放美女回家了。美女回家后做了一个梦,梦到野兽躺在花园奄奄一息。她放心不下野兽回城堡,发现了快要死去的野兽。美女伤心不已, 亲吻了野兽。野兽变成了王子,两人互相表白拥抱在了一起。

      这个剧本的英文不难,出场人物也不多。除了美女与野兽两个主演,就只有美女爸爸、美女姐姐和花花公子三个角色。
      美女姐姐在剧本是是个恶毒女配的角色, 由D哥反串。何明演美女爸爸并兼职旁白, 章程演花花公子。
      前几幕,几人都顺利地顺了下来。第五幕是野兽和美女在城堡时的对白。

      野兽(突然认真的):Now,tell me,do you love me?

      季乔读到这里轻笑,小声吐槽:“才两周就问人家爱不爱它。太快了吧?”
      “很快吗?”对面的贺时礼突然出声。
      季乔抬头,对上一双清静淡然的眼睛。
      “呃……”季乔弯了弯唇,“是你的话就不快。”
      何明没绷住笑出声来:“这倒是真的,你不知道有多少人给我们贺哥表白。”
      贺时礼摇摇头,声音清润地解释:“那些都是like,也不是love。”
      季乔怔住,有些惊讶。
      贺时礼笑了笑:“继续对剧本吧。”

      到了最后一幕,美女向野兽表白。
      季乔实在又忍不住吐槽剧本:“美女为什么又突然爱上野兽了?”
      这妥妥是一个让野兽变成王子的工具人啊。
      何明顺着季乔的话哼唱:“爱情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没听过吗?”
      季乔眨了眨眼,不想理他。她用剧本敲了敲贺时礼的胳膊,给自己找联盟:“你觉得呢?这爱是不是很莫名其妙啊?”

      贺时礼合上剧本,腕表反射的金光一闪而过。他转向季乔,眼神专注地看着她:“你觉得爱要有什么原因呢?”
      他的声线不高不低,有微微的磁性,慢慢说话的时候显得尤其温柔。
      季乔被他看得一愣,突然想起自己的上一世。
      常宁远爱自己什么呢?那个陈小兔和自己一个类型,同样的大眼睛白皮肤,纤腰长腿,还会跳舞。
      他可能只是喜欢这个类型——会跳舞的年轻女孩子。是她,还是陈小兔,或是李乔夏乔,都没什么区别……

      “我不知道。”季乔低下头,轻声说。
      贺时礼低头凝视面前的女生。
      她的眉毛微蹙,眼睛里有些茫然与无措,唇也抿着。是想到常宁远了吗?
      贺时礼不知道他们怎么了,但他看得出来,季乔在生常宁远的气。
      上辈子的时候,两人也闹过矛盾,最严重的一次季乔连上下课都不理他了。最后还是被常宁远哄回来了。和好那段时间,常宁远明显开心了很多,还在宿舍里分享他的经验,说些什么“男人嘛,就要能屈能伸”之类的话。

      贺时礼无意探听别人的隐私,他也不会过问两人的事。他要做的,就是不能因为自己的私欲而让季乔承受什么不好的后果。
      毕竟,她注定只是在自己的世界经过一下。

      “唉你们能不要搞得这么高深吗?我们是英语话剧,不是哲学课。”何明看着两个若有所思的人,忍不住开腔。
      “总共就这么几幕剧,你还想把恋爱过程表演出来啊?”
      季乔抬眸看向何明,轻笑一声:“有道理有道理。那我们继续吧。”
      何明应了一声,继续道:“最后这里,剧本是美女伤心地亲吻了野兽。到时候季乔就低下头假装一下,顺便帮我们贺哥的面具摘掉。行吧?”
      “可以。”季乔点头。

      “最后这个拥抱就不用了。”贺时礼指了指剧本的结局。
      何明瞄了他一眼,又看了看季乔,嫌弃不已:“就你事多。人家女生都没说什么,你着什么急啊?”
      贺时礼:“我是觉得女生应该不喜欢这样的肢体接触。”
      他顿了顿,看向季乔轻声问:“季乔是吗?”

      季乔看了眼剧本最后的“拥抱”二字,抬起头和贺时礼对视。
      她的嘴角翘起来,眼睛也闪过一丝恶作剧的狡黠:“我觉得没问题啊!”
      贺时礼:“……”

      *
      第一次排练主要还是着重在台词部分,大家排练到晚饭时间就结束了。五人顺便一起去三食堂吃晚餐。
      季乔点了份水煮鱼套餐,花椒红油在碗中铺了一层,看上去又麻又辣。
      “哇这个鱼我点过,贼辣!”何明打了份盒饭过来,看到季乔的碗哇哇直叫。
      “我就喜欢辣的”季乔夹起一片鱼肉,要放进嘴里的时候又停了下来。
      她直愣愣看向对面的贺时礼,好心问道:“你要尝一个吗?我还没吃。”
      贺时礼摇了摇头:“不用了谢谢。”
      “得了你自己吃吧,总共也没几片鱼肉。”何明嘚嘚补充。
      季乔见贺时礼的餐盘没什么辣椒。想他是不喜欢吃辣,也就作罢。

      “哎对了老贺。”何明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你不是还有一个登山社吗?最近没活动吗?”
      贺时礼摇摇头:“我请假了。”
      “登山社?”季乔一愣,“我好像也有哎。”
      这还是她重生前和钱静静一起报的名,后来收到了好几次短信她都请假没去。

      季乔眨了眨眼睛,这才隐约记起,上辈子的自己好像是和贺时礼同时参加过一次登山活动。那是她第一次参加登山,回来后累得半死,腿酸得不行。后来她就没有再参加登山活动了,几乎等于是退了社团。
      贺时礼“嗯”了一声,似乎并不怎么在意。
      季乔开心地提出邀请:“那下次我们可以一起登山啊。”
      贺时礼看了她片刻,低头应下:“好。”

      晚饭后,贺时礼回宿舍见了常宁远。这是他们第一次面对面交谈。两人站在走廊的尽头,楼下树影婆娑,路边灯火晕黄。
      常宁远望着路对面的女生宿舍,率先出声:“篮球赛的事,我要和说声抱歉,当时有点太激进了。”
      贺时礼“嗯”了声,算是应了他的道歉。

      “我来找你,是想告诉你。季乔她,对我有些误会……”常宁远的声音不高不低,随着夜晚的秋风传入贺时礼的耳朵。
      贺时礼听了几句大概就明白了他的意思,淡淡地打断他:“这些事你应该去和季乔解释,而不是来找我。”

      常宁远轻嗤:“我会找她的,虽然她已经把我所有联系方式拉黑了。”他顿了顿,“我怕你误会季乔真的喜欢你。”
      贺时礼抿了抿唇,草草结束这段对话:“我不会误会。先走了。”
      看着贺时礼转身离开的背影,常宁远心里没来由地涌起一股不安,有种莫名其妙的危机感。
      他摇摇头,心想一定是自己过于在意季乔的缘故。

      *
      由于贺时礼最近一周的晚自习都请了假,大家只能抽平时的时间排练话剧。周一中午是第二次话剧排练的时间。
      季乔打着哈欠进排练室时,其余几人已经到了。
      “嗨,大家好。”季乔无精打采地打招呼。
      “美女终于来了。”何明笑嘻嘻地指了指讲台,“我们贺哥买了奶茶和咖啡,女生优先,选吧。”
      “我正好困了。谢啦。”季乔笑着道谢,走到讲台挑了杯热摩卡。
      她选好后,剩下几人也各拿了一杯饮料。大家边喝边听何明导演的安排。
      “那我们今天就试着走一下啊。如果记得台词的可以不拿剧本。”

      季乔在此之前已经将台词记得差不多了,便空手上了台。前面和爸爸姐姐的对手戏,她记得很熟,顺利通过了。

      直到最后一幕,野兽和美女的对手戏。按照剧情,野兽变成了王子对美女表白。
      贺时礼认真看着她,声线低柔地说:“I love you too.”

      季乔对着他清隽的脸,突然就卡了壳。
      “handsome”贺时礼轻声提醒。
      季乔如梦如醒,吃惊的语气继续念道:“Your face!How handsome you are!”
      ……

      这一幕对完,何明对效果非常满意:“啊我们是天才,大家都背得很好!”
      他们不拿第一简直天理难容。
      随着排练次数的增加,导演何明要求大家的情绪更放开一些。
      季乔因为自己刚刚的忘词感到无语,这一次记得很牢。而贺时礼更不用说,几乎对所有人的台词了如指掌。

      排练中,季乔更加清晰地感觉到了贺时礼的教养。
      他是个绅士,深怕唐突了自己似的。最后的拥抱,他总是虚虚地环着她的背,从来不会碰到她。
      最后一次排练的时候,季乔狠狠心,主动环住了贺时礼的腰。他的腰窄瘦紧实,手感极佳。

      贺时礼的身体顿时一僵,如同被点了穴。女孩子散发着的玫瑰花香清新好闻,温热的呼吸落在胸口,和他的心脏极近。

      下一秒,抱住他的人从胸口抬起头来,乌黑透亮的眼瞳盯住他,表情和声音都无辜极了。
      “你心跳得好快。”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那肯定的呀哈哈哈
    注:话剧内容和台词来源于网络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昵称: 打分: 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会给作者。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