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啊,太子殿下

作者:遥的海王琴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再接再厉

      贺祥在门口待了一会儿,生怕里头祖孙两个动起手来。
      当然这不可能的,更多的是魏国公出家法让贺惜朝跪祠堂去,或者太过忤逆,直接驱逐出府。
      可等了很久,里面的都没什么声响,接着听到里头魏国公的一声召唤,他才小心翼翼地开门进去。
      没想到,一切都很正常,贺惜朝还坐在魏国公的书桌前,屁股下是从边上挪过来的高背椅。
      “看茶。”
      魏国公看了他一眼,贺祥暗中咋舌,连忙就出去了。
      不一会儿他端着一壶上好碧螺春进了书房,给祖孙俩倒上,便听到魏国公吩咐着:“让李姨娘回安云轩去,给她请个大夫。”
      贺祥已经不惊讶了,在见识过贺惜朝的大胆和心智之后,似乎这个结果没什么意外。
      “是。”
      等贺祥一走,贺惜朝道:“这次是您亏欠我和我娘,惜朝记着,下一次就没那么简单揭过。您若照看不好她,那我亲自来照顾。”
      魏国公淡淡地瞥了他一眼,“你安分在宫里,她不会有事。”
      话音刚落,贺惜朝将抬起的茶杯放下,嘴边扬起讥嘲,“我一直都安分守己,可也要有人配合才行。再厉害的人物,碰上猪一样的队友,离全灭也不过是早晚的事。贺家一个小小的恩怨,却牵扯到宫里,这究竟是谁不顾全大局?更可笑的是,这么多天了,没一个人来阻止他,您也没有。”
      魏国公听着这奚落微微皱眉。
      “没错,我是妾生子,可贺明睿难道就是真正的嫡子了?他在骂我的时候没想过自己出身吗?”贺惜朝讽刺加深,“有没有修养先不说,徒惹笑话却是肯定的。当然您是不会这么教他的,那么是谁不言而喻,府里尊贵的两位女性我不评价,可如果这就是被寄予厚望的未来魏国公,那我可真担忧了,得考虑考虑要不要继续呆在公府这条大船上。”
      魏国公一边听着,一边轻轻颔首,到最后眉头一皱,怒道:“放肆!”
      这话根本吓不到贺惜朝,他上下嘴皮子照旧开开合合,明目张胆地继续上眼药,“难道不是吗?祖父,您别怪我多事。据我观察,淑妃娘娘也不是多聪明的人,大皇子刚被废呢,就任由自己的儿子和侄子联合起来踩着他,温柔贤淑都不再装一下,也太明显了吧。明人眼里都知道,皇上又不是傻子,看不出来大皇子是怎么被养废的吗?或者说她以为拉下大皇子,三皇子就能当太子了?兰妃会笑的。”
      说到被养废的时候,贺惜朝观察着魏国公,果然眉间一动,他是知道自己的女儿做了什么的,哪怕之前不知道,现在也该知道了。
      可他什么都没说,贺惜朝为萧弘感到悲哀。
      就是如此,他更不想让淑妃好过。
      贺惜朝身体微微前倾,靠近魏国公,接着一连三问:“祖父,您觉得二姑姑真的能跟大姑姑比吗?否则为什么至今为止连个贵妃位都没有?您把注都压在她们母子身上确定能得相应回报?”
      听此,魏国公沉吟片刻,若有所思。
      贺惜朝捧着茶盏,淡淡微笑。
      终于魏国公道:“这件事到此为止。”
      “好,不说了。”贺惜朝从善如流转了话题,“晚些时候,请祖父给孙儿安排一下,我得回宫去,大皇子受了杖刑,身边又没有贴心的人,这个时候我在他身边最好。”
      魏国公没有反对,“去吧。”想了想,真不能彻底伤了这个孙子的心,于是放软了口气道:“你放心,只要好好地呆在大皇子身边,令他上进,将来祖父不会亏待你。”
      “那就先谢谢您啦!孙儿告辞。”贺惜朝将茶盏放下,站起身准备离开,不过临走之前他又说,“今日之后大皇子跟三皇子是彻底撕破脸了,大皇子怕也已经知道淑妃娘娘做了什么,我会尽量劝着他不跟芳华宫起冲突。您最好也跟娘娘说一声,别来招惹景安宫,我也懒得在她面前装傻卖乖,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各自发展,最好。”
      魏国公其实并不希望看到这个情形,在他眼里萧弘和萧铭谁能当上储君,都是魏国公府的荣耀和未来。可人都有私心,显然淑妃没打算配合他,她只希望魏国公府支持自己的儿子,所以她把国公府继承人贺明睿当做宝,贺惜朝是根草。
      如果她能劝阻萧铭和贺明睿不找贺惜朝麻烦,今日之事不会发生。
      不过再怎么后悔,也不能重头来过,只能各凭本事了。
      
      贺惜朝完完整整地走进去,最后潇潇洒洒地走出来,徒留魏国公坐在书房里若有所思。
      各房派来蹲守在书房前的人,见到这个场景,真是惊讶无比,在此之前,大家猜测大少爷被打成那样,贺惜朝想逃过皮肉之苦是不可能的,没想到啊,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国公夫人和二夫人阴沉着脸,听着贺祥命夏荷将李月婵给搀扶回去,还让从贺明睿院里的大夫去那边诊治。
      二夫人一口银牙差点咬碎,恳求地看着国公夫人道:“再这样下去,这国公府是不是也要让那个贱种给抢过去了,爹是被他灌了什么迷魂汤,这么护着他。”
      国公夫人毕竟是在魏国公跟前多年,了解他冷硬的性子,知道不会单纯只是贺钰的儿子才这么看顾贺惜朝。
      之前不也什么话都没说吗?
      可究竟为什么,她暂时还不知道,贺明睿好不容易被哄睡,她轻抚着孙子的脸颊道:“是明睿的,谁也夺不走!”
      
      贺惜朝回到安云轩的时候,正看到一个陌生的丫鬟离开。
      他走进里面,到了李月婵跟前便问:“谁来过了?”
      春香正在给李月婵敷药,闻言回道:“是大小姐身边的茉莉,给姨娘送药膏来的。”她指了指搁在桌上的小瓷瓶。
      贺惜朝瞟了一眼,嗯了一声。
      夏荷端着汤药进来,递给李月婵,看到那药膏顺口说:“这紫玉膏活血化瘀最好,还能祛疤,外头药馆可不容易买到。大小姐派人送来,可见心意。”
      大房母女自从没了大老爷,就一直很低调,从来不多说一个字,平日里连房门都不怎么出,可见谨小慎微。
      贺惜朝今天算是跟二房和老夫人彻底对立了,可没想到贺灵珊还敢派人送药膏来,不怕得罪老夫人和二夫人吗?
      他想着想着就抬头看向夏荷,后者稍稍一惊,然而在那清冷透亮的眸光下,最后还是硬着头皮说:“大小姐已经十三了,听说老夫人正在相看人家。”
      “看好谁了?”
      夏荷垂下头,“奴婢不知,有好几家,不过提起最多的似乎是溧阳公主府的大少爷。”
      贺惜朝不了解溧阳公主府,然而夏荷能这么说,八.九估计不离十。老夫人应该是很愿意的,就是她这位堂姐可能不愿意。
      “那位大少爷风评是不是不太好?”贺惜朝问。
      夏荷轻轻地点了点头,她接过李月婵递来的空碗,然后便欠了欠身,出去了。
      
      李月婵几乎是一把将贺惜朝拉到眼前,前前后后打量了好几遍才热泪盈眶说:“幸好我儿无事,我见到大少爷从宫里被抬回来的模样,娘都要吓死了。”
      “所以您就一动不动地跪在那儿?”贺惜朝抚摸着母亲膝盖上青肿的边缘,忍不住凑上去轻轻吹,“娘,很痛吧。”
      “不痛,娘跪在那儿的时候,没见着你,就知道你没事,跪着也安心。”
      “是我不好,连累您了。”贺惜朝愧疚地说。
      李月婵问:“怎么回事,大少爷伤成这样?”
      “说来话长,您别问了,总之他活该。我跟祖父已经说好,今后他不会让您再受罪。”贺惜朝保证道。
      李月婵并不关心自己,她更担心贺惜朝,“这点惩罚不算什么,惜朝,宫里头,你自己小心,别担心娘,也别让娘担心。”
      李月婵心知自己帮不上忙,贺惜朝让她别问她就真的不问了,可母子连心,她似乎知道儿子在做一件危险的事情。
      贺惜朝拍了拍她的手,安慰道:“孩儿心里清楚。”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预收已开,喜欢就收藏哦,下一本哪篇预收多就开哪篇吧!
    幻耽《老攻快减肥(星际)》
    地球小年轻意外参加星际选美大会,收获狂拽未婚夫一枚,就是这胖子的吨位……
    在线求助:老攻体重严重超标,已经爆秤!他还不爱减肥,怎么办?
    ……
    古耽《皇家报邸》
    怡亲王手下小编无数,记者无处不在,敢揭常人不敢的阴私腐败,众臣忌惮之
    可当他男神大将军归来,那严肃的今日说法却立刻转为狗仔追星……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