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啊,太子殿下

作者:遥的海王琴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感不感动

      天乾帝什么话都没说,可谁都知道他的怒气已经到了顶峰,就差一个宣泄口喷发出来。
      而萧弘就在他愤怒的目光焦点上,怕萧弘顶不住,贺惜朝伸出手握住他,似给他勇气。
      就听天乾帝饱含怒意地高声质问:“谁给朕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几个伴读战战兢兢地跪在地上,谁都不敢说话,最后凝滞的气氛中,还是萧奕的伴读被点了名,只能大着胆子说:“贺明睿与贺惜朝有怨,几位殿下就想给贺惜朝一个教训,没想到大皇子突然出现,一言不发就揍了贺明睿和三皇子……然后二皇子,广亲王世子,平郡王世子都没放过。”
      他说完,另一个伴读接着道:“大皇子年长,力气太大,又握着竹竿子,我们挡都挡不住。”
      “他不打我们,就逮着皇子世子们揍。”
      “我们没有保护好殿下,请皇上恕罪。”
      几个伴读你一言我一语,将经过大致说了。
      天乾帝转头问着萧弘,“弘儿,是不是这样?”
      垂着头的萧弘抬起来说:“是,可是父皇,再来一次,儿子该揍还是揍,我不会眼睁睁看着他们将惜朝逼进池子里。”
      “你觉得你没错?”天乾帝危险地看着他。
      萧弘斩钉截铁道:“儿子不后悔。”
      天乾帝目光深幽,眼神在倔强地长子和躺地上不住哀嚎的其他儿子侄子之间来回,似在考量其中缘由。
      广亲王跟平郡王互相看了一眼,道:“皇上,是珂儿言出无状,惹恼大皇子,是他活该,请皇上不必再追究此事。”
      “大皇子尊贵,他的伴读自然也轻不得重不得,这些小子自找麻烦,就该吃了教训。”平郡王也面无表情地说。
      此言一出,天乾帝不再犹豫,“来人,将萧弘杖责二十,不管何因,仗着年长殴打幼弟,还不知悔改,罪无可恕。”
      此言一听,所有抱着各家孩子的人顿时闭上了嘴,脸上露出出了口恶气的神色。
      只有贺惜朝连忙抬起来头,恳请道:“皇上,大皇子都是为了我才动的手,是他们一直欺负我,大皇子才气不过,他不是有意的。要错都是我的错,皇上,不要打大皇子呀!”
      萧弘听到这话,回头低喝,“不用说了,不管怎么样,我的确动了手将他们打伤,该罚。”
      “可是……”
      “没有可是,乖乖一边呆着去。”
      天乾帝听到这些,目光微微一动,可锐利的眼睛看向贺惜朝,冷冷地说:“既然为了你,你也跟着受罚吧,一样,二十杖。”
      萧弘一听,顿时不干了,本来顺从的他一把挣脱侍卫,反问道:“父皇,揍人的是我,关惜朝什么事?”
      “要不是他,你们兄弟会动手?”
      萧弘梗起脖子,反驳:“没有他,也会有旁的事,是我忍不了。父皇,要打您就打我,我无话可说。如果气不过,那就连他的二十杖也一并算在我头上,否则,儿子不会服气的!”
      天乾帝没想到萧弘会这么大胆顶撞他,眼中微微流露出一抹惊讶。
      连周围观望的人都惊了惊,觉得大皇子真的是昏过头了,为了半个这样口无遮拦。可之后他们却忍不住冷笑,抬头看向天乾帝,恨不得他当场下令。
      天乾帝惊讶之后,便是震怒,“好,既然如此有骨气,那就成全你,杖四十。”
      侍卫抓住萧弘,将他按在长凳上,萧弘看着皇帝,不发一言,眸子带着光,却没有一丝求饶的意思。
      黄公公没想到萧弘会这么倔强,忍不住求情道:“皇上,这是不是太多了些,会打坏大皇子的!”
      可周围除了他没人为萧弘求情,只有贺惜朝茫然无措,众目睽睽之下,天乾帝最终沉着脸吐出一个字:“打!”
      
      景安宫上下宫人都眼眶带红,神色焦虑,目光都朝着寝宫内的床上。她们似在关心大皇子的伤势,也仿佛在担忧景安宫的未来。
      已经没了太子位,这当众之下被皇帝打了个屁.股开花,大皇子还有什么前途可言?各宫各院的奴婢,一生荣辱就跟着主子,萧弘惹恼了帝王,景安宫今后的日子怎么会好过。
      这样担忧地想着,她们又不免对床榻边上站着的孩子产生怨怼,若不是他,大皇子怎么会失去理智打其他皇子?
      
      贺惜朝不管这些人怎么想,他抿着唇,看着旁边被小太监抬着送回景安宫的萧弘,不发一言。
      太医正在查看萧弘的伤势,直到结束了,他才动了动眼睛,看过去。
      “伤势有些重了,不过幸好没伤到里头,好好修养是不会落下病根。这几日大皇子就不要下床了,消肿化瘀的草药两个时辰更换一次,臣再另外开个方子内服,会好得快一些,晚上怕是会发热,得小心照看着。”太医对一旁等候的清正殿内侍说道。
      内侍点了点头,“请太医开药吧。”他又瞧了瞧闭着眼睛的萧弘,见人昏睡着,之后便对景安宫上下吩咐道,“小心照看着大皇子。”
      说完便回清正殿复命。
      等所有人都出去后,贺惜朝才说:“你这是又何必,二十杖我也受得住。”
      萧弘听到这略微沉重的声音,睁开眼睛,瞧着尽在咫尺的贺惜朝,罕见的发现那张小脸上的愧疚和心疼。
      萧弘脸色至今还是白的,闻言扯了扯脸皮,露出一个满不在乎地笑说:“是谁说的……怕疼怕累怕受罪,让我护着他,我得……履行承诺。”
      他嘴角带着血迹,是挨打的过程中自己咬破的,深秋寒凉,可他额头汗津津,可见这疼不好忍耐。
      贺惜朝扯了边上的帕子,轻轻地给他擦了擦汗,说:“疼,就叫出来,四十杖,就是成年男子都受不了,这里只有我一个人,没人笑话你。”
      萧弘哼哼道:“不疼,我是皇子,就是一百杖他们也不敢下狠手打残我……”萧弘趴地有些难受,或者疼得受不了,忍不住动了动身体,才继续说,“要是放在你身上,不用二十杖,十杖就能要了你的命。”
      贺惜朝知道萧弘没有危言耸听,那时候他也做好赌命的准备,赌皇帝在乎萧弘的程度,能不能连带着留他一条命。
      他看见萧弘伸出手想去挠屁股,连忙按住了他,“别动。”
      “可很痒啊,还疼。”
      “再痒再疼也不能动,敷着药呢。”贺惜朝干脆握住萧弘的手。
      他微微垂着眼睛,看着萧弘抓紧自己的手,忽然闷闷地道,“谢谢你,表哥。”
      萧弘正将忍疼忍得扭曲的脸转过去,没想到忽然听到贺惜朝如此真挚的声音,一下子疼都忘了,他刷得转过头来,目光炯炯地看着贺惜朝问:“你是不是特别感动?”
      上辈子的贺惜朝一个人孤独惯了,向来不折手断,只要能达到目的,利用起他人来毫不愧疚。
      所以他为了震慑那帮孩子,甚至是孩子身后的人,让萧弘在大朝会之日狠狠地揍了他们一顿,他知道皇帝为了颜面,为了给宗亲重臣交代,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定会先严惩萧弘平息他人不满。
      可等事后调查清楚真相,知道萧弘是受了排挤,受了挑衅,一忍再忍,直到忍无可忍才动了手时,帝王的心中会愧疚起来,再加上皇帝自己下令的板子,对萧弘的亏欠就会被无限放大,那时候,萧弘在帝王心目中的地位就更加不一样了。
      当然那帮孩子也不会是被萧弘揍一顿那么简单。
      帝王的事后算账总是比当庭震怒来的可怕,也会让宫里宫外知道,大皇子并不好惹,他不会忍气吞声,由着你们拿捏欺辱。
      贺惜朝想的很好,可当萧弘毫不犹豫甚至顶撞皇帝替他领了那二十杖时,不知为何心被狠狠地撞击了一下。
      或许这辈子有了爹亲娘疼,心肠慢慢变软了。他想到萧弘也不过九岁,却真的愿意舍命护着他,冷硬的心就像被撕开了一个口子,又酸又疼,还愧疚。
      贺惜朝点了头说:“是。”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