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她谁都不爱

作者:江月年年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章

      韩楚宁脾气还算不错,她一向说话细声细气,但确实被陌生号码激怒。别人可以拿她来开玩笑,却不能拿她大姨开玩笑。除了楚夏星外,韩楚宁还没见过此等嚣张离谱之人,她毅然决然地选择赴约,打算亲自锤爆这位鬼故事大王的脑袋瓜!

      没过多久,韩楚宁就乘车奔赴约好的位置,她站在咖啡馆门口左右望望,发现隔壁是一栋规模庞大的超级公寓,其中多住着十八线小明星和网红。

      韩楚宁对周围的环境还算熟悉,她的不少北漂好友也住附近。她的电话号码一般只有圈内人知道,就是不知谁狗胆包天地开玩笑。

      咖啡馆内,韩楚宁进门后正感迷茫,便见角落里的陌生女生朝自己抬手示意,对方表现得相当自来熟。女生五官标致、不施粉黛,只是脸庞苍白,显得气色不佳,打扮也挺低调。

      韩楚宁不认识角落里的人,她犹豫不决地站在原地,便见对方已经径直过来。

      楚夏星见外甥女磨磨蹭蹭不挪脚,她索性起身过去找韩楚宁,还上下打量对方一番,皱眉斥责道:“你怎么又瘦得皮包骨头?还浑身素得像给人奔丧?”

      韩楚宁是编剧,她经常家里蹲好长时间,根本不出门晒太阳,还昼夜颠倒地点外卖应付肚子,日常被长辈们责骂。小朋友的心态很咸鱼,一向是“你骂任你骂,我改算我输”,被楚夏星批评完也装傻充愣、不为所动。

      韩楚宁听到熟悉的指责下意识地紧张,但她望着陌生而年轻的面孔,顿时又将心放回肚子,随之而来涌出不敢置信的恼怒,颤声道:“你、你居然……”

      韩楚宁:三番两次地拿我大姨开玩笑,我今天就把你头花都扯掉!

      楚夏星听韩楚宁气得声音发抖,她忽然想起什么,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哦,你最近好像是在给我奔丧……对不起,忘了忘了,年纪大了不记事,忘记自己都没了!”

      韩楚宁气愤道:“我不知道您从哪里拿到我号码,但请您适可而止,停止这种玩笑话,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楚夏星听外甥女蹦出“您”字,便知对方是真的发怒,韩楚宁发火时不说“你”改称“您”,这小孩儿自小到大都是如此。

      楚夏星沉吟几秒,语气悠然道:“我记得你刚上小学的时候,我带你和你妈去新开的自助餐厅吃饭,你那时候特别喜欢一种弹珠汽水,兴高采烈地跑去拿,却直接摔倒在台阶上,当场磕掉一颗大门牙,将服务员们吓得半死……”

      韩楚宁闻言一愣,她难以置信地望着楚夏星,半天说不出话来。楚夏星最爱拿这些事调侃自己,她童年时的黑历史简直是大姨的笑话手册,能被对方念叨一辈子。

      楚夏星玩味道:“你小时候还跟你妈怄气,闹着要来我家住,后来死活不肯回去。你妈当时以为你还生气,其实我知道你第二天就忘记这事儿,不想回家是由于小区里有个遛狗的小男孩,你觉得人家好看就不想走,非要拉着小哥哥玩儿……”

      韩楚宁的瞳孔不安地颤动,她紧紧地注视着眼前的陌生面孔,又颇感不好意思地紧抿嘴唇,露出将信将疑的神色。她以前确实将大姨家当避难所,有事没事就往那边跑,可谓第二个家。

      楚夏星话锋一转,又抱怨道:“还有你毕业后想买房养猫,你妈猫毛过敏不愿意帮你出首付,你就撒泼打滚让我帮你,还说以后给我白写剧本打工,结果住进去后就天天外卖、通宵熬夜,脏衣服全堆在卧室椅子上,将自己饿成一个近视眼儿白骨精……”

      韩楚宁听到熟悉的碎碎念,她立刻害臊地捂住耳朵,终于相信荒唐的现实,急得跳脚道:“大姨别骂了别骂了,我信你了,我信你了!”

      韩楚宁:我独居后的邋遢日常连我妈都不知道!

      韩楚宁搬出家住后,她怕自己“妈见打”的生活暴露,死命阻止父母过来看望,唯独没有挡住大姨楚夏星。因为她买房时曾被注资,加上楚夏星性格强势,所以她总是被对方一顿整治,隔三差五就要挨训,接受长辈的管教。

      韩楚宁难以置信地望着陌生女生,她真没想到天底下还有如此离奇的事,这具年轻的躯体里居然装着自己大姨的灵魂,不由愕然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楚夏星:“行了,咱们换个地方说话,你先带我找家医院,我玩不明白她的手机,现在一分钱都花不了!”

      韩楚宁这才回过神来,她忙不迭道:“好好好,我记得周围有医院,就是规模不算大。”

      楚夏星跟韩楚宁相认后,她顿时感觉省心不少,先是到附近的小医院包扎治疗,面对医生的疑问撒谎说是手笨误伤。因为楚夏芯怕疼割得不深,流的血也相当有限,所以这具身体没什么大问题。

      医生:“我看你不只是手笨啊,好像还有点气虚,这脸煞白煞白的……”

      楚夏星担忧地摸脸:“那我是不是要抓点中药喝啊?”

      韩楚宁赶忙劝道:“不要养生,不要熬药,我们先回去吧!”

      她大姨什么都好,就是退休后间歇性心血来潮,一会儿闹着要养生熬中药,一会儿闹着要烘焙烤面包,最可怕的是还顺手给自己投喂中药、面包,让小朋友苦不堪言。

      片刻后,楚夏星和韩楚宁匆匆回到公寓,韩楚宁还给楚夏星点一份外卖,选的是她最喜欢的一家店。楚夏星坐在小桌前吃饭,韩楚宁则在浴缸旁清理现场,两人这才有时间讲起来龙去脉。

      韩楚宁终于将厕所打扫干净,她作为年轻人接受能力良好,听闻事情的来龙去脉后,惊道:“大姨,你这是晋江文的开头啊!”

      楚夏星正低头吃饭,她闻言面露诧异:“晋江文是什么?”

      韩楚宁:“晋江就是一个小说网站,现在好多电视剧都是晋江IP改的,我经常看上面的小说。”

      楚夏星:“没听说过。”

      韩楚宁小声嘀咕:“那是由于你都跟大编剧合作,也不做小说改编电视剧……”

      楚夏星挑眉道:“谁跟你说我没做过小说改编,我当年改编过……”

      韩楚宁:“哎呀,晋江上不是那种正经小说,不是像余华《活着》那种的!”

      楚夏星:“你原来每天上网都在看不正经的小说?”

      韩楚宁:“……”这话总觉得哪里不对。

      楚夏星一边吃着外卖,一边环顾屋内,点评道:“这屋子看着很小,东西倒是挺全,就是跟你家一样乱。”

      楚夏芯住的是商水商电的公寓开间,只有一室一卫,开放式厨房,没走两步就是床。房间里同样乱七八糟,杂物堆得到处都是,也不知道这些小孩儿平时如何生活。

      韩楚宁:“我们一会儿叫车回去吧,正好我还带着你家钥匙。”

      因为楚夏星没有丈夫子女,所以她早就决定让韩楚宁继承遗产,否则也不会是外甥女来主持葬礼。韩楚宁如今正好物归原主,她并不是贪恋财物的人,亲人归来才是最重要的。

      楚夏星摇摇头:“我今晚先不回去,等过几天再说吧。”

      韩楚宁面露疑惑:“为什么?你不是最讨厌住小房间?”

      楚夏星:“夏芯说不定还会回来,我先住这里等等她。”

      韩楚宁闻言一愣,这才想起身体的原主人,小心翼翼道:“但她不是都……”

      楚夏星镇定道:“如果她确实回不来了,你就在屋里摆点东西,正好你前不久弄我葬礼也有经验,别让她真没着没落的,连个归处都没有。”

      楚夏星作为魂魄飘荡完一圈,她才知道头七有归处的重要性,这代表世界上还有人惦记着你。楚夏芯当时说她父母都不在世,又无亲朋好友依靠,已经无家可归,让她难以忘怀。

      韩楚宁知道自己大姨看着凶却最心软,忙不迭应道:“好,那我今晚陪你住这儿吧。”

      楚夏星心里却有预感,楚夏芯可能不会再回来,生魂只能离体一两个小时,经纪人却是在五六个小时后才来找楚夏芯。她想到哭哭啼啼、郁郁不振的蓝色生魂,一时心里不是滋味。

      韩楚宁脱鞋窝在床上,她又用被子包裹住自己,小声道:“大姨,那她真的回来了,会不会很吓人啊?我其实有点怕鬼。”

      楚夏星神情微妙,吐槽道:“我可没看出你现在怕我。”

      韩楚宁:“哎呀,自家的鬼和外面的鬼不一样,再说你做鬼也是我大姨!”

      楚夏芯:“不吓人,我倒觉得你有可能吓到鬼。”谁让楚夏芯看上去比韩楚宁还脆弱。

      韩楚宁在外人模人样,她对着楚夏星却仍像小孩,嘀咕道:“哦,那就好,不过真要有鬼应该也打不过你,你现在是不是脾气超差的凶巴巴厉鬼……”

      楚夏星:“……”这孩子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楚夏星伸手扯她被子,斥责道:“不许穿着外衣上床,你下来把脏桌子收了,瞧瞧屋里乱成什么样!”

      韩楚宁大感委屈:“这又不是我的房间,乱也不是我弄乱的!”

      韩楚宁被楚夏星一瞪,她碍于长辈的强势,犹如可怜的小媳妇儿,只能灰溜溜地下床收桌子。

      楚夏星则站在角落里整理柜子,她将明面上的杂物重新分类,又拉开抽屉想放好,却看到深处的资料。她将一沓资料抽出,潦草地翻阅起来,越看眉头却越紧,这些全是治疗费用单和借款明细!

      患者名字并不是楚夏芯,似乎是楚夏芯的母亲。然而,楚夏芯居然在外借过那么多钱,着实让楚夏星没有料到,要知道不是人人都能借出巨款,其中有的是搬不上台面的门道。

      楚夏星知道楚夏芯是一个小演员,但她以前从未听说过对方的名字,想来应该不出名。

      “大姨,大姨,你快看这个!这人原来是那个楚夏芯!”韩楚宁拆开桌子上的档案袋,她望着经纪公司解约明细上的天文数字,顿时大呼小叫起来,“她前不久还上过热搜的,就是爆出不雅照的那个!”

      韩楚宁接触互联网更多,她此时才发现一丝异常。

      楚夏星不玩微博,她茫然道:“什么?”

      韩楚宁开始低头搜索手机,解释道:“我现在找给你看,就是有一个裸贷机构的不雅照流出,其中就有她的照片,她貌似是一个小演员,还为此上过一波热搜……”

      楚夏芯是十八线的小明星,她搞事业没弄出名堂,却由于令人不齿的不雅照在网上黑红,评论区还有不少恶臭男的猥琐发言。她为给母亲治病四处筹钱,自然做出不少在外人看来愚蠢的行为,最后由于大尺度的裸条照片,彻底断送自己的前途。

      每年都有无数裸贷引发的可悲故事,但能够牵扯到小明星还是头一回,楚夏芯以悲惨的方式走红出圈,被标题党的营销号们大肆传播。

      8734:这名字真是有辱楚夏星导演,我点进来后才发现楚导风评被害。

      侠侠匣:卧槽,图怎么挂了,身材好不好?求兄弟们私资源!

      煣:原来查无此人,现在一脱成名?

      呵呵呵鰂:娱乐圈不都乱得很,这一点也不奇怪[抠鼻]

      楚夏芯的遭遇在网上极少获得怜悯,大部分人是冷眼看热闹或戏谑调侃。

      因为微博上图片的扫黄力度很大,所以楚夏芯的不雅照基本都挂掉。不过有心人要是想要搜索,还能够在网络上找到。各大阴暗论坛居然还有资源打包,有人在私底下流通着这些照片,还在后面齐刷刷地跟帖,说些不堪入目的荤话。

      韩楚宁:“我就说这名字好熟悉……”

      楚夏星看完不太舒服,不由嘲讽道:“这帮人胯|下还没二两肉,就只能嘴上瞎逞逞威风,在网上欺负小姑娘罢了。”

      楚夏芯每天面对如此恶臭的网络环境,又刚经历母亲逝世的惨痛,还欠下一屁股烂账,难怪心里承受不住要割腕。

      楚夏星一直混迹在名利场,她知道早年有女星脱过衣服,却能将衣服一件件穿回来,所以并不将此困境当回事儿。事在人为,短暂地跌进泥潭并不可怕,但人要有本事爬起来,再将自己洗干净。

      楚夏星将楚夏芯四处借款的条子整理出来,又检查一番抽屉里剩余的东西。她发现一张家庭合照,上面好像是幼年楚夏芯及其父母,让她感到莫名的眼熟。

      楚夏星没有细想太多,她将老旧的家庭合照收好,重新将抽屉推回去。

      “你先把这些欠款还上,再抽空查查她征信,我猜她还有好多没上征信的烂账……”楚夏星吩咐完韩楚宁,她略微犹豫片刻,又道,“老何是不是在做明星营销?他应该知道怎么撤网上照片吧?”

      楚夏星是先认识楚夏芯,才知道对方乱七八糟的事情。她思及网上有那么多人嘲笑小姑娘,顿时有点于心不忍。生活确实待对方太苦,谁不想阳光乐观地活着,像韩楚宁一样被人宠大,但有人生来就陷在泥潭里,拼命挣扎也迈不动腿。

      楚夏芯没本事撤掉网上的照片,但楚夏星却可以帮她做到。

      “我待会儿打电话问问何叔……”韩楚宁将档案袋里的文件拿出来,惊讶道,“大姨你先看看这个,公司解约要楚夏芯索赔,这简直是天文数字,我写剧本都赚不到那么多!”

      因为楚夏芯的裸条事件引发恶劣的社会影响,所以经纪公司要跟她进行解约,同时索赔天价违约金。韩楚宁望着数字后的一串零发懵,她根本就没听说过楚夏芯的作品,现在十八线小演员居然如此值钱?

      韩楚宁:我都要怀疑楚夏芯是奥斯卡影后,否则什么咖位能被索赔那么多?

      楚夏星看到索赔数字,立刻明白经纪公司故意欺负人。公司知道楚夏芯无背景、无人脉便想随意拿捏,估计都猜到她请不起律师,所以肆无忌惮。

      楚夏星:“真是离谱。”

      她根本不会签这种不靠谱的合约,但如今接管楚夏芯的身体,自然要面对历史遗留问题。

      韩楚宁啧啧地感慨:“这钱都够买下这小破公司几十回吧。”

      楚夏星听到她的话,不由灵光乍现:“对啊,你说得有道理,你去把这公司买下来,我的合约不就到你手里啦!”

      韩楚宁就是随口一说,她一时竟跟不上大姨的脑回路,惊叹道:“啊?这么土豪吗?上来就天凉王破?”

      楚夏星挑眉:“不然呢,你还真要替我交违约金?这种小公司每年倒闭上百家,买下来费不了多少钱,你以后运营一些小项目也能用!”

      韩楚宁小声道:“好,那我明天研究一下,但我以前没搞过公司的事……”

      韩楚宁只会写东西,她对公司运营确实一窍不通,自然略感心虚。

      楚夏星镇定道:“你不会可以找人问,我明天教你给谁打电话。我现在没法跟其他人相认,我以前的人脉全得靠你盘活。”

      楚夏星的大号在圈里积攒出庞大的资源人脉,但她如今切换成小号就被一朝冻结,只能派外甥女韩楚宁去沟通联络。

      树倒猢狲散,别看众人在楚夏星的葬礼上哭得伤心,但人都是现实而逐利的生物,究竟谁真把楚夏星当回事儿,还要看他们愿不愿意照拂韩楚宁,几滴虚情假意的眼泪可不算什么。

      韩楚宁乖乖地点头应下,她跟楚夏星同挤一张床,打算在屋里凑合一夜,又迷迷糊糊地问道:“大姨,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我妈啊?”

      楚夏星如今的亲人有限,韩楚宁的母亲就是她的亲妹妹。她换好衣服躺下,又思及亲妹的性格,随口道:“你妈太能絮叨了,晚几天再跟她说,先把事情处理完。”

      次日,楚夏星还没来得及叫韩楚宁打电话,经纪人小程的电话却先一步打过来。

      “楚夏芯,我不知道你从哪儿搭上大老板,让他能帮你把网上的事情平了,但你也该知道自己以前有多不靠谱,应该稍微反省一下……”

      “公司已经决定不跟你解约,《遥远心上的你》按原计划开机,你抽空来公司把合同流程走完,咱俩以后工作就公事公办,井水不犯河水!”

      经纪人小程感慨楚夏芯运气可真好,按道理对方算是身陷绝境,却不知从哪儿找来金主上位,居然又能东山再起。

      金主大佬不但直接控制公司,放弃对楚夏芯的违约索赔,还将宣告黄掉的项目重新弄起来,点名要由她来出演,这是妥妥的带资进组!

      小程跟楚夏芯过去时常不对付,她怕对方有靠山后报复自己,自然要纸老虎般地敲打两句,想要三言两语把过去的恩怨翻过,将自己摘出去,算是暗示和解。

      小程挂断电话后,楚夏星茫然地举着公放声音的手机,韩楚宁同样头发凌乱地坐在床上。两人面面相觑,她们都不明白哪来的大老板,怎么就又不索赔了呢?

      韩楚宁低头用手机搜索网页,惊讶道:“真的全没了,我们昨天看还有资源包,现在全都被炸了……”

      楚夏芯在网络上的不雅照消失得干干净净,尽管在犄角旮旯里还有一点文字新闻,但跟昨天搜索后铺天盖地的状态完全不同!

      “你梦里就把公司买了?动作还挺快啊?”楚夏星误以为是韩楚宁的手笔,她伸手去捏对方的脸蛋,忍不住出言调侃,“不愧是我孝顺的大老板,大姨没有白疼你!”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韩楚宁发现楚夏星误会,她连忙祭出否认三连,拼命解释道,“我昨天没有打电话,我们一直在一起,真的不是我!”

      楚夏星:“不是你搞的还能是谁,其他人谁会想不开花钱?”

      韩楚宁回想起电话里的说辞,又思及楚夏星的暴脾气,她小心翼翼地瞟对方一眼,试探道:“大姨,我没有冒犯你的意思啊,但你有没有想过一种可能性……”

      “……你现在待的这具身体可能有金主?”韩楚宁胆战心惊地说完,她不安地打量起大姨的脸色,要知道楚夏星绝对是白手起家,从没用过不入流的手法。

      楚夏星的奋斗之路中有血泪、有艰辛、有惨痛,唯独没有靠过别人和后台,谁能想到有一天楚导还会被人包养?

      韩楚宁生怕楚夏星勃然大怒,她说完就鹌鹑般地缩脖子,等待大姨的暴风怒斥。

      令人意外的是,楚夏星怔愣片刻,她并没有发火,反而惊叹道:“这种不劳而获的好事终于轮到我了!”

      韩楚宁:“???”你怎么非但不生气,还似乎挺感兴趣?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