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她谁都不爱

作者:江月年年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三章

      宋闻夜只是不太了解影视制作,自然抱着谦虚的态度旁观,但并不代表他脑袋不好使,面对诸多套路还不明白。如果是元圣集团的项目,他肯定是另外的状态,但这个剧组最初的建组目标就很明确,他也就没那么多要求。

      楚夏星客套地笑道:“哪里,什么冤大头?宋总说笑了。”

      宋闻夜听到熟悉的“说笑论”,他眨了眨眼,慢条斯理道:“我今天好像被你评价‘说笑’好几回?”

      他前面同样有些许怀疑,感受到深深的套路,但都被她以“说笑”来打发掉。

      楚夏星悠然道:“嗯,证明您很有幽默感,说笑起来浑然天成。”

      宋闻夜:“……”

      宋闻夜不禁既好气又好笑,他认真地望向楚夏星,耐着性子道:“如果你是对预算有想法,那我们可以好好沟通,但能不能少一些套路,多一些真诚?”

      宋闻夜认为自己进组以来就被灌迷魂汤,这些剧组人还真是社会得不行,而且属于贴脸式地恭维人,跟他在集团里接触到的截然不同。

      楚夏星理直气壮道:“但我这个人就是这样,只会套路没有真诚,而且要是真诚起来,你可能心里承受不住。”

      宋闻夜断然道:“不会,我心理承受能力很好。”

      楚夏星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随即坦坦荡荡道:“那好吧,我真诚一点,现在有点缺钱花,你掏一个亿给我呢?”

      宋闻夜沉默片刻,他神情微妙道:“……我真看上去很好被骗钱吗?”

      宋闻夜:这还真相当真诚,直接就开始骗钱!

      楚夏星不满道:“你刚刚还说心理承受能力很好,现在又没法接受无套路的真诚!”

      宋闻夜深吸一口气,点头道:“好,那你还是稍微套路一点,我可能承受能力也没那么好。”

      楚夏星:“那我稍微套路一点,现在有点缺钱花,你掏一个亿……”

      宋闻夜抬眼望她:“这跟刚刚有区别吗?”

      楚夏星振振有词:“你听我说完啊,你掏一个亿给我,如果你觉得不行,那就跟我砍砍价,这就是套路一点的!你觉得不合适,可以来砍价嘛!”

      宋闻夜诧异道:“……这也行?”

      楚夏星:“这怎么不行?你要是不适应,我可以帮你砍,一亿不行的话,五千万行不行?”

      宋闻夜目光幽幽,他无声地望着兴致勃勃的楚夏星,一时竟不知如何接话。

      楚夏星见他不答,便好脾气道:“行,那就再砍砍价,一千万可以吗?”

      宋闻夜依旧安静地望着她。

      楚夏星叹气道:“好好好,我们还能再谈,五百万总行吧?”

      宋闻夜沉默。

      楚夏星见状眉头微皱,她露出抱怨的神色,不耐道:“五百个都不行?你这有点太过分,一口价两百个,没有下降空间……”

      宋闻夜终于应声:“行。”

      楚夏星本还满脸怨色,她闻言一秒变脸,收起表演情绪,轻松道:“好嘞,赚了,本来没想要那么多。”

      宋闻夜:“???”这真就全是套路?

      楚夏星愉快道:“这可是你要的套路。”

      宋闻夜沉吟几秒,他揉了揉太阳穴,无奈道:“算了,这跟我预估得差不多,制片主任刚刚也算过……”

      楚夏星不禁挑眉:“哪里差不多?你明显多掏了。”

      宋闻夜沉着道:“你没有把钱花在不该用的地方,那就不能算作多掏,后面几场大戏的钱,加上你的导演费,其实跟这数字差不离……”

      宋闻夜不是光会掏钱的傻子,他其实能够看得懂账目,大致知道楚夏星将钱花在哪里。她上回要的是编剧及后期制作的钱,韩楚宁的咖位也确实物有所值,这回剧组是要补拍几场重头戏,同样不是大手大脚地挥霍。

      虽然她骗钱的套路很多,但还真不是自己在牟利,甚至没提过导演费。

      “导演费?”楚夏星闻言一愣,她语气沉静道,“你不用再掏导演费,我和前面的导演合并来算就行。”

      宋闻夜:“为什么?但你不是拍得比他好?”

      楚夏星:“因为这就是规矩,我还没有任何作品,没办法收那么高的导演费……”

      虽然楚夏星以前是名导,她有过优渥的报酬,但她可没天真地认为重来一回,小号楚夏芯也能拿到此等收入。圈子内也是要熬履历及作品的,大导演坐在家里做监制都有高额薪酬,小导演全程在剧组辛苦拍戏,却不一定能赚到名导的零头。

      宋闻夜露出似懂非懂的神色,他不太理解她刚刚还花式骗钱,为何却婉拒做导演的酬劳?

      楚夏星长叹一声,解释道:“场记、执行导演、总导演……这些职位每往上迈一步,都要耗费好几年的时间,还有人一辈子都没当上导演,就是没有做导演的命,但只要能拍出第一部作品,后面就会越发顺利起来,产生质变的效果。”

      许多导演系的学生穷其一生都没真正地执导过正经戏,但只要有人运气好能抓住第一部戏,奠定自己的导演地位,后续的发展就会渐入佳境。因此,有些人为做导演甚至自降身价,就是想要抓住改变命运的机会。

      楚夏星平静道:“你选择毫无经验的我做导演,我却还找你收高额导演费,这事情就做得非常不地道。”

      尽管她知道自己能够拍好,但宋闻夜又不知道底细。人在圈子里能获得毫无保留的信任,那就属于遇到贵人,这是无法拿钱衡量的。

      “当然,等我拍完这部戏就不同了,到时候你再塞钱给我,我绝对二话不说就收下,但第一部戏不太一样。”楚夏星觉得《遥远心上的你》算是新起点,她有信心重新回到行业队伍里。

      宋闻夜听完她的理论,他眸光微闪,低声道:“这样听来你也有真诚,不能说只会套路没有真诚。”

      楚夏星被他逗乐,她嗤笑一声:“小朋友,这不能叫真诚,这叫江湖上的规矩,做人都要有点规矩。”

      宋闻夜再次听到此称呼,他目光一深,一字一句地反问:“小、朋、友?”

      楚夏星:“……”

      楚夏星忽然想起什么,她忙不迭改口道:“宋总,您说笑了,快叫制片主任过来,宋总现在就要打钱!”

      楚夏星立马招手要找制片主任,她感觉先得把钱握住才行,这要是一不小心说溜嘴,到手的鸭子都能跑,那实在是得不偿失。

      宋闻夜:“……”真就如此直接现实,有钱没钱两副面孔。

      宋闻夜的探班很快就接近尾声,剧组提前收工跟制片人聚餐吃饭,众人其乐融融地欢笑用餐,也难得在晚间获得休息。宋闻夜不想叨扰太久,他将预算的事情处理完,又悄无声地准备离开,只有楚夏星和韩楚宁出来相送。

      停车场内,楚夏星和韩楚宁将制片人送到车边,她客气地告别:“宋总,路上小心。”

      宋闻夜原本要开门上车,他犹豫片刻,又转过身来,开口道:“楚夏芯,我有点话想跟你说,有关你合约的事情……”

      宋闻夜看到楚夏星身边的韩楚宁,他迟疑地问道:“编剧老师能听吗?”

      楚夏星泰然道:“能听,她没什么不能听的。”毕竟韩楚宁就是处理她合约的人,按道理宋闻夜和韩楚宁协商更合适。

      韩楚宁乖乖地缩在楚夏星身后,她就像一只跟随的小尾巴,倒是全程都没吭声。

      宋闻夜发觉两人关系亲密,他这才镇定地开口:“你合约的事情,夏宏已经跟我说过,我觉得你要是对自己的未来有清晰想法,到时候转手合约或和平解约都可以,就像你当初说的,没必要闹得太僵。”

      韩楚宁听闻宋总如此好说话,一时竟感到相当讶异,谁让她还怀疑过对方身份?

      楚夏星感慨道:“不愧是宋总,这么大方吗?”

      宋闻夜笑笑:“我原以为你想演戏,但现在看来不太像,你可能更想做导演,那艺人合约确实也没意义。我知道你以前遇到过不少麻烦,可能也做过一些鲁莽的事,但现在重新开始为时不晚,这部戏就是好开端……”

      宋闻夜不好直说让楚夏星跟神秘金主斩断联络,他只能使用隐晦而委婉的语气,劝对方走回正途:“楚夏星导演拍出过很多好戏,你的名字又叫做楚夏芯,说不定以后真能像她一样,成为闻名业内的厉害导演,所以别再做傻事了。”

      韩楚宁:“?”

      韩楚宁:宋总,对不起,不用像楚夏星一样,她就是楚夏星啊!

      楚夏星面对语重心长的宋闻夜,她沉吟几秒,淡淡道:“你觉得楚夏星很厉害么?你不觉得她也做过不少傻事吗?”

      宋闻夜面露疑惑:“什么?”

      楚夏星戏谑地笑道:“楚夏星一辈子都是孤家寡人、无儿无女,她除了拍戏外什么事情都不会做,所有人都觉得她强势得不像女性,晚年甚至只能让外甥女主持葬礼,你还认为她厉害吗?你不觉得她做的事也挺傻?”

      韩楚宁听到此话,她顿时惊得一身冷汗,赶忙出声制止:“咳咳、咳咳……”

      韩楚宁:这怎么突然开始自黑!?

      宋闻夜平静道:“不觉得,虽然很多人议论楚夏星导演的家庭观念,但我觉得她并不是无法经营好家庭,而是不愿意去经营而已。如果她想做好,那也能做好。”

      “我觉得你会成为厉害的导演,楚导只是没有碰到好的时代,但你以后能够比她更自由。”

      这是宋闻夜的真心话,他觉得人有一份事业很重要,不管做得好,还是做得差。他还是希望推动楚夏芯找到坚持的事情,而非跌入堕落的环境,这也算偿还楚夏芯父亲的恩情。

      楚夏星见他神色认真,轻声道:“但愿吧。”

      没过多久,宋闻夜开车离去,消失在夜色里。韩楚宁吓得不轻,她不由瞪大眼,惊道:“大姨,我还以为你要自爆马甲!”

      楚夏星:“怕什么?这事那么离谱,别人能信才傻。”

      楚夏星送走宋总,她忍不住嘀咕:“嗨,我怎么三四十岁时没遇到这种男人?当年碰到的全是窝囊废,真是想想就来气,没赶上好时代……”

      楚夏星当初想找到理解自己工作的人,她也盼着有人能明白自己的想法,但无奈环境实在是差。她在剧组里雷厉风行、说一不二,别人便议论她脾气大、不好相处,结婚后会闹得家事不宁,骑在丈夫头上作威作福。

      她总要在外辛苦拍戏,长年累月无法回家,更被人视为无家庭观念。即使她在圈子里的成绩再厉害,依旧会被人抓住此点攻讦诋毁,比男导演要多不少麻烦。

      在她的年代里,国人的想法远比现在保守,女导演更是原罪般的存在。

      她后来就干脆没这想法,她索性好好拍戏算了,她一个人也能过得很好!

      夜风中,楚夏星跟外甥女缓缓地往回走,感慨道:“可惜了,我现在已经不是三四十岁,既不需要别人的认可,也不再渴望外界的理解,没有这些想法了……”

      韩楚宁并不知道大姨的心境,她小心翼翼道:“那你现在的想法是什么呢?”

      “现在?”楚夏星眉尖一挑,她似笑非笑道,“什么家庭观念都靠边站吧,我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呢!”

      她现在早就不会再被外界中伤,她唯一的目标就是超越自己。

      她确实会成为像楚夏星一样的导演,而且还会超越过去的自己。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入V,会掉落三合一章节,感谢小伙伴们的支持陪伴~
    然后放一下隔壁的预收坑,你不收我不收,年年何时能出头?_(:з」∠)_

    《我炒CP翻车后》
    楚月怡是灵性十足、业务精湛的新生代小花,无奈命中欠火,总差一点大红。她在经纪人的建议之下,终于决定依靠恋爱综艺曝光,怒炒一波CP热度!
    合作对象是相貌清俊、才华出众的音乐人时光桦,他唯一的问题是不善言辞、毫不浪漫,堪称综艺杀手。

    导演:月怡,你是好演员,带带时光桦,他原来是圈外人。
    楚月怡:好好好,没问题,我王者带青铜。
    楚月怡面对木头人般的冷面搭档,她努力营业带节奏,逆风翻盘搞热度,愣是将自己的CP热炒出圈,跟时光桦成为全网狂嗑的荧屏情侣!

    恋爱综艺收官时,两人的事业都达到新高峰,但CP解绑却出现问题。
    时光桦:你泡到手就失去新鲜感,现在打算始乱终弃?
    楚月怡:?

    节目结束后,当两人被记者问及CP是不是真的,曾经的荧屏情侣态度大变,口风截然不同。
    楚月怡:那全是节目效果。
    时光桦:我们确实是真的。
    楚月怡:???

    恋爱综艺播出时,楚月怡尽职营业,时光桦不为所动;
    恋爱综艺结束后,楚月怡死命分割,时光桦疯狂售后。
    楚月怡:别嗑了,别嗑了,我都炒翻车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