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女王万安

作者:巫法吾天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崩坏剧情

      芙持最终将目光漂移在哪个所谓祭坛的东西,被献祭给上苍的祭品是一个气息微弱到快要消亡的女人,七十二枚噬魂钉削骨吞魂,溃败的肉体已经崩坏到无法笼络住她千疮百孔的灵魂,本来灵魂离体代表死亡,但这是修真界,灵魂离体灵魂力量强大会以另一种方式苟延残喘的活下去,但现在的状态,这个名叫攻玉的任务对象,灵魂一旦离体就会立马消亡。
      
      像一堆被燃尽的木柴,灰朽的废墟上最后残存着的薄缕青烟。
      攻玉弱到就算是一道微弱鼻息携带着的气流,都能轻易将她魂魄吹散……
      
      然而就在这样一个身体腐朽魂灵气息完全凋敝的人身上,芙持隐隐感受到一股强大的意志,似乎,其中还夹杂着一丝难以察觉的神性……
      
      有趣。
      
      这就是他的任务对象?比想象中有意思一点。
      那么如果是她的话——神会爱世人。
      
      遥远的祭坛,似乎感受完全陌生的窥伺,已经看不出形容的女人微张干涸到枯裂成灰白的唇,血迹凝固的脸粘合住眼角,长长的睫毛上下和着沙粒捻成棍……
      
      睁眼?她没这个力气,做不出来这样奢侈的动作,也许,下一瞬,呼吸都成为奢望。
      
      “真漂亮啊……”
      
      薄唇微勾,芙持从不吝啬自己对美好事物的赞美。
      果然是神性呢——自己,好像被发现了呢?
      一千万个高级修□□中,是可能存在一个世界孕育出一缕神性。如今看来这千万分之一的机会,好巧不巧的被自己遇到了~
      
      只不过站在他脚边的小圆子听着有些蒙圈!哈?啥漂亮?英俊多形容男子,漂亮多描绘女子,主神大人该不会是在夸那个全身没一块好肉,整个脸都全部烂掉了的……任务对象吧?!
      如果时光倒流到任务对象也就是攻玉没有受到非人折磨前,那种惊人的美貌确实可以值得一方主神的夸赞,但是现在面对着一滩可以喘气的烂肉……所以主神大人您到底是怎么违心的夸出来的?!
      
      能做主神的人,果然都是没一个不变态……且一个比一个更变态!
      
      就在小圆子还在捶胸顿足的感叹自己一失足成千古恨接了这破任务的时候,天地间灵力突然疯狂翻涌,白色烟云早早被暗红凶潮撕碎,丝丝缕缕无力的被拉扯进残暴迸发的煞气之中,狂暴之力从广袤荒芜的地面开始,陆上生灵绝望奔逃,或善的或恶的千千万万,都不要妄想可以逃脱——生灵血祭,被献祭的何止是折磨了杀戮之王的两世心结!
      
      背景在庞大的天地之力碾压下仿佛一切又要重归于天地未开前的混沌!
      大片大片绝望的黑……满眼皆是肃杀的红……
      天地被强行聚合,界限模糊到几近消失,只分两端——天穹尽头连至九幽极渊,凶潮带着所有残暴气息涌入,灵气膨胀到极限——轰!
      
      是整个黑红云层崩塌的声音——可以将人的魂灵直接震碎!
      虚空仿若破碎的镜面,灵气凝结的杀戮气团一块一块砸下地面,山崩地裂,人间尽毁!
      
      这是敲开天尽头另一个世界的大门!
      上苍接引之路!
      地之极——有人以杀戮,证道成神!
      
      纯黑的剑被玄衣人我在手中,剑指最后一道成神之坎,迈过去,他就是神!
      
      “看到了么?这个世间的恶!天道都承认我这满身杀戮全是业障的魔鬼,又何存良善!人性本恶!世界的源头,也是恶!真是天大的讽刺,谁看得清?”
      英俊的面容苍白得毫无血色,杀戮之气凝固在他眉宇间,让他看不出来阴柔的女相,反而是一种叫人无法直视的肃杀,往日暴虐狂狷的气息这一刻收敛的干净,这是他成神的最后关头,前尘种种,自然皆可抛却,看清本源,看透一切,那个最伟大的时刻即将来临之际,林涵心底却是从生来就难得的宁静。
      
      他已得道,杀戮之道!
      
      “你是我接引之路上最后的门槛,杀了你,我方可踏上天途。”
      他看着天际碎裂的虚空尽头,面无表情的阐述着最后的别语:
      “我折磨了你二十年,也折磨了自己二十年,呵,现在看来,毫无意义。你是我最后的心魔,也是我两世的心结,我曾把所有爱念都给了你,你也让我真正认知到何为本源何为道。”
      
      “我要上路了,你也上路吧。”
      
      黑色的剑刃就要叫攻玉魂飞魄散!
      
      “唔!大人不要救人么?任务对象要死了!”
      小圆子惊呼,下一刻,天地间诡异安寂了一瞬,可芙持就站在小圆子身边,虚无的目光没有边际,小圆子绝对可以确认主神大人绝对没有出手,这也并非是时空禁锢——那么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种安寂还在持续——只不过,有细细嗦嗦的声音在渐渐蔓延!
      
      巨大的寂静中,这种微小的声音如此明显——多的!密集的!恐惧的!令人头皮发麻的声音!突兀而绝对!
      
      林涵皱眉,意料之中的手起刀落并没有发生,他无往不利的剑刃受到了意料之外的阻力!终于,他低下头,将眼神施舍给脚下早已面目前非狼狈至极的阶下囚——原来,阻挠他的,是一只粘了暗红血渍脏得白骨都黑掉的手。
      
      黑色的剑刃被攻玉握在手中,若不是那从她枯骨的指节上蔓延出来密密麻麻的银白冰絮,就颜色看,根本分不清那是手,那是剑刃!
      
      她依旧趴在祭坛上,狼狈,卑微,碾落尘泥!可任是林涵再如何用力,剑刃再不得动弹一分!
      
      “呵!想不到,你竟然还有余力反抗!”
      
      林涵皱眉,他明明已经废了她的修为,她再也不是从前那个天之娇女正道魁首,她只是一个一无所有手无缚鸡之力的罪囚,一个可怜而悲惨的祭品,可就这样,她居然还有能力反抗!这就是第一世傲视群雄遗世独立的冰雪神女么?果然小看不得!只是她到底是如何做到灵根被废还能冻住他的剑刃?
      
      攻玉没有说话,此时此刻冻结冰絮的声音已经消失,天地陷入变态式沉寂!虚空掉落的碎片停在空中,上苍之门的光辉一动不动,凶潮里翻滚的暴躁力量张牙舞爪的定格……
      
      渐渐的,有雪花,无声无息的飘落……
      
      小团子呆愣愣的看着,整个静止天地间唯一的动态的纯白物质,自由而不受约束的落下来,融化,冰冰凉。
      
      “这是怎么回事……我记得接受的世界信息里没有这一块……这个情节发展怎么有点不一样……”
      
      起初还是繁星点点,后来雪越下越大,落白了林涵的头发染白了他的眉毛。黑色的剑刃还被攻玉握在手中,只不过银白的冰絮更结实了而已——
      “咔”
      绝对静谧、雪落无声的世界,这道清脆的断裂声尤其响亮,与此同步的是忽至的心跳和杂乱的鼻息!
      
      上古凶器,说断就断。
      
      围观了这不可思议的一幕,小圆子目瞪口呆!
      “这是什么!整个空间不是静止了,而是被冻气冻住了!这是怎么回事?任务对象不是已经被废了修为么?一个只剩一口气的人哪来的力量冻结天地!这可是杀戮证道的风暴场啊!说冻就冻!这种力量根本不可能是这种世界能拥有的!”
      
      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玩意儿!这种力量绝对超过了这个世界的承受上限!是可能达到创世世界入门门槛的要求!要知道就算这个世界的气运之子证道成神想要够到创世世界的门槛那也得在运气好的基础上再经历几万年的磨练!所以眼前发生的事情已经突破了它的理智承受范围!
      一个被封了神力依旧为所欲为的主神已经是个琢磨不透的巨大变数,而现在发生了一系列不合理的事情又算什么?创世神大人诚心在玩它呢吧!它这个任务引导者已经做不下去了好么!原地爆炸啊!
      
      芙持淡淡地抬起手,举止间,若不用空间之力只靠本体,虽然不至于受伤,但会真正感受到来自凝固冻气的阻力,这种阻力充斥着一种法则的绝对气息,是一种世界最纯粹本源的力量。
      
      “她的灵魂里有被这个世界孕育出的神性。”
      作为时空主神,他口中的神性不是一般凡物。他口中的神性指的是有机会可以成长为创世世界十二位主神的可能性。当然,现在应该只有两位主神了。
      “即使是神力被封印的主神,在本体降临这种程度的世界时,世界也会崩溃。若本座不是时空主神,这个世界在本座降临的一瞬间就已经没了。”
      他虽然降临于这个世界,但因为时空主神的特殊性,他的本体虽然在这个世界但理论上却不存在于这个世界的空间内。
      “本座神魂被封印无法读取这个世界的信息,但是现在的状况就是这个世界孕育出了神性,作为神性的原世界,面对我们这种外来者,感受到了威胁,提前苏醒了。”
      
      “她现在,正在加快这个世界的法则运行。”
      
      和他做任务的思路有异曲同工之妙。芙持本来打算在这个时间节点救下她,气运之子不能成神,这个世界的杀戮状态不会改变,他可以时光回溯治好她,让她以对立立场同行杀戮之道证道成神(杀气运之子的爪牙——气运之子本身)。
      
      雪,已经下的很大了,悄无声息……
      
      大到整个世界,一眼望过去,只剩空旷。
      铺天盖地的纯白,偶尔卷过几缕冻气推过的风,渐渐的……整个世界被冰雪覆盖后,雪停了,只是留几朵雪花兀自飘落,然后,剩下亘古的安寂。
      
      这本来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发生的一切都在视野里缓慢进行完毕,可实际上,时间只过了一瞬。
      
      趴在祭坛上的女子的挣扎着站起身,血污褴褛的衣服迅速漫过纯白的冰絮,肮脏的杂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冰冻成纯粹的白,干干净净,没有一丝污垢。
      
      缓缓的……缓缓的……
      睫毛上粘黏的秽物在绝对冻气里脱落,这片天地孕育出来的神性,此时张开了她的双眸,目光定焦在遥远的虚无——那是芙持的位置!
      
      刹那间雪原朔风凌冽,耸起万千冰凌,寒意肆起——
      
      芙持收回虚无的视线,就用最简单的、毫无任何目的的目光迎上对方的凉透的视线!
      
      许是冻气太冷,芙持竟被无声的冰到了……
      那是一道怎样的目光?静止了不知多久的心跳突然一悸!
      芙持皱眉,这样一个神性雏形怎么拥会有这样一种目光?
      
      纯粹,绝对,永世孤寂。
      
      还有……一丝无法言喻的极端毁灭性!
      
      目光所及,皆是死物。
      
      这应该是创世世界淘历过无数沧桑沉淀下的心智,如果要拉一个契合例子,那么,想象中的黑暗主宰或者杀戮之神,应该拥有这种特质……
      
      “用吾之命祭汝道以证杀戮,汝——还不够格!”
      天地间,回荡着冰冷的声音。
      每一个字都被刻在冻气里,这是命令,法则替她执行!
      
      ——毁灭!
      
      极端毁灭!
      就是从未出现过这人……
      
      林涵,渣都不剩。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前三章隔日更,以后日更,晚上八点不见不散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