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精大佬跟我浪[末世]

作者:风禾就是笔名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立场

      “喂!怎么回事啊?这里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啊?”
      
      所来之人背对着光,脸侧着看着旁边,懒散的伸出手,一半的身子都沉浸在黑暗中,只露出手心的些许白色。
      
      “你……”
      
      上官白还没说话就被那人反手抓住肩膀,用力的推向里面。
      
      “你不会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吧?”
      
      上官白愣了一下,来人笑出了声,上官白这才意识到眼前的人是谁。
      
      “你嘴角有辣椒。夏空。”
      
      上官白指着夏空的脸颊认真的说道,夏空反手抓住上官白的手。
      
      “喂喂喂,你这个人别抓我的手,经我的允许了吗?”夏空退后好几步,却死死的抓住上官白。
      
      “夏空……嗯?夏空!!!!”
      
      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女生尖叫声,随即上官白的手就被狠狠的拍了一下,等上官白反应过来时,夏空已经离自己三米远。
      
      “夏空……?原来你是这种人?!这是你新给我分手理由吗?!”
      
      杨玄青尖叫着逼近夏空,而夏空却总是在她来之前脚像抹油一样滑到一边。
      
      在上官白看来夏空根本就没有使出全力,他在故意等杨玄青抓他呀。
      
      才刚刚想完,夏空身形却到了沙发的附近,一个没注意差点扑倒在沙发里,而沙发上正躺着田语心。
      
      夏空注意到自己右手抓住了沙发的靠垫,而另一只手不知觉抓住了一个东西。
      
      “欸,这是什么东西,这么软。”
      
      “欸?!!!!”田语心被惊醒了,发出巨大的声音,从原本的惊讶再到惊恐,最后变成了愤怒,再最后失了声。
      
      “夏空?!!!!”杨玄青赶紧将夏空抬了起来,对田语心忙说抱歉。
      
      “啊啊啊啊?我没有。”夏空身子随着杨玄青的搀扶赶紧从田语心的身上爬了下来,期间一不小心翻下了沙发,
      
      再一次的差点袭胸。
      
      不过好在杨玄青眼疾手快的捞起了丧失平衡的夏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田语心一瞬间坐了起来,对着夏空就是一阵大叫。
      
      “夏空!没想到你喜欢这种瘦小的类型!!!!还是,还是……”杨玄青搀扶着夏空,眼睛是不是的看了一眼田语心。
      
      “玄清!你听我解释!”
      
      “给我走开吧!”
      
      杨玄青将夏空丢开。
      
      “解释不清了!夏空!”
      
      “别吵了!你们怎么回事,才刚刚离开你们就吵的这么厉害?!”一个尖叫的女声把所有人都怔住了。
      
      上官白转头看过去,看到宁谭舒慢悠悠的走了进来,手中拿着好几个人的包。
      
      “分头找人?我居然傻傻的信你们,大门这么开着,还这么吵。”
      
      宁谭舒把四个包丢在了柜台上,气呼呼的看着他们两个,这两个竟然都怂了,什么话都没说。
      
      “你们两个都包都没拿走!!!还是我回去一趟才看见的,我还顺路捡到了向琉她们的包。”宁谭舒越说越气,气呼呼的将四个包安置在狭小的柜台上,好几次掉下来了。
      
      “啊,对不起……不,是夏空不好。”
      
      杨玄青起初还低着头,结果下一秒就指向了夏空。
      
      “啊?!怎么指我?啊,对,是我。”
      
      夏空上一秒还想指杨玄青,腰间一个吃力,差点没躲到后面去。
      
      “哦。”宁谭舒冷冷的瞥了他们一眼,显然是累了。
      
      “啊啊啊……”田语心还处于混乱之中,坐在沙发上,根本不知道在想什么。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陷入了安静之中,只听得钟表声响起。
      
      等等?这里不是没有钟吗?
      
      有人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题,再仔细一听,竟是走的比较匀速的脚步声,按照这声音的大小来判断,大概是已经来了。
      
      众人抬起头来,果不其然看到了何娜。
      
      “何娜?只有你一个人吗?”宁谭舒最先说话。
      
      只见何娜脸色怪怪的,直走到了田语心的身边。
      
      “你想逃吧?今天?”何娜趾高气扬的看着田语心,根本不让田语心有反应的时间。
      
      “什么?我都不知道……”田语心被她说懵了。
      
      “之前是你说想逃吧,结果把谢娇娇留在原地,让她躺在路上,差点被丧尸干掉。”
      
      “不是……我……”
      
      田语心疯狂的搜索着心中的记忆,却发现根本什么都想不出来,只记得她们两个人一起走到了大街上。
      
      “怎么,是不是想说不记得了?”何娜凑了过来。
      
      田语心的言语如此苍白,脸色也苍白如水,挥舞在空中的手逐渐变得无力。
      
      “到底怎么回事?”宁谭舒放声。
      
      “因为害怕我们来找你,就跑来火锅店放了一把火这件事呢?”何娜继续说。
      
      “什么?!”这下所有人都震惊了,旁边的火锅店还在烧着,而田语心的表情又很慌乱。
      
      这下,几乎大部分的目光都注视在田语心的身上,田语心本就瘦小的身子,在注视下显得如此的没有支撑力。
      
      “你是说……”杨玄青立刻凑了上来,道:“她就是干那些事情的人吗?不像啊?!就她!”
      
      杨玄青的八卦脸上来了,一张大嘴巴子一点都不避讳。
      
      站在后面的夏空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杨玄青的身边,刚好挡住何娜和田语心,
      
      杨玄青乖乖闭上了嘴。
      
      “这小子……”何娜还期待着其他舆论的出现,然而杨玄青这条线却被直截了当的掐断。
      
      夏空显得一脸不在意,直接开始玩起了溜溜球,连溜溜球何娜都没看到是从哪里拿出来的。
      
      “让田语心自己说好嘛?”
      
      宁谭舒不知何时也走了过来,将何娜拦在后面,挡在何娜和田语心的中间。
      
      “你一进来就咄咄逼人,是想干什么。”宁谭舒还没等何娜反驳就直接说话了。
      
      何娜的声音卡在喉咙里面,正要爆发出来,却被宁谭舒一阵嘴炮挡住了。
      
      “还是说你心虚?对这个病人吵什么吵,就算人家有错也要让她有解释的余地吧?”
      
      “喂,这是我的事情吧。”
      
      “什么叫你的事情?这是我们团队的事情既然你不想参加团队,就不要说这种话,可是既然你已经被人拜托进来了,就请不要作死。”
      
      宁谭舒一阵噼里啪啦的话劈了下来,何娜有怎会是省事的人,当即反应了一下,也是说了过去。
      
      “说到底你说这些又有什么用,我只是参加了你们的团队而已,你也没证据说我干了什么事啊,这些不过是你的猜想而已。”
      
      “呵,猜想,你没带明萍吧,那妹妹说不定已经被你藏起来了吧,就为了这次的诬陷,就因为明萍太好了吧。”
      
      “哈哈哈,这你倒是说错了,明萍可是力挺我的呀。”
      
      何娜挺着了腰杆,胸有成竹的勾起了嘴角,宁谭舒看着她这样,知道自己失算了。
      
      “别吵了。”上官白突然过来制止她们。
      
      “啊?”何娜有些惊讶,这家伙可不想是会制止她们吵吵的人。
      
      宁谭舒趁机转过头去,田语心呆做在沙发上,还搞不清情况。
      
      夏空则是事不关己的玩起了溜溜球,根本不关心这种事情。
      
      杨玄青在他的后面也乐得清闲。
      
      上官白则是慢慢走了过来,和何娜对视。
      
      “为什么要制止我!”
      
      身后传来何娜的声音,上官白正努力的是她闭嘴,但是上官白的表现却着实有点笨拙。
      
      “什么啊!我才问到一半呢?”
      
      “嗯,到底怎么回事啊。”田语心在沙发上迷乱的蹦出了几个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声尖叫,把所有人都吓住了,随之而来的是迷茫,到底怎么了。
      
      当他们找到声源后才意识到了发生了什么。
      
      是杨玄青叫的,而就在杨玄青的后面那扇开会的小门那里,流出了一摊黑血,浓稠的铁锈味扑面而来,钻进每个人的鼻孔里。
      
      “这是什么?!”
      
      门被打开了,两个人从里面走了出来,白色的光勾勒出他们的轮廓。
      
      “瞅啥呢?一个二个的这是干哈啊这是?”
      
      东北话一处所有人都不淡定了,这摊血一定不是他们想的那样的吧。
      
      雷城和雷战对视一眼,脸上露出一道伤疤似的笑容,说:“也对,我们干的那件事总归是要被发现的。”
      
      “那咋办啊?!”雷战似乎急了。
      
      外面的人也急了,这种对话鬼都知道他们叛变了,杀人了。
      
      他们还想要杀了他们。
      
      “那赶紧的,别让人跑了啊!”雷城赶紧指向他们,顿时让他们感觉像小白鼠一样任人宰割。
      
      他们两个简直就没有人性。
      
      “赶紧的!安排上!”
      
      两人拿起棍子慢慢的走向他们,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的走在地上,声音传来,让他们无不移动了脚步。
      
      “我还不想死。”杨玄青抱住了自己的头。
      
      “谁不想死啊?谁都有死的一天。”
      
      夏空冲了上去,却被雷城一手挥到地上。
      
      雷战把棍子拿到头顶,向杨玄青的头狠狠的砸了过去。
      
      “bang……”
      
      闷闷的声音在大厅里传来,只有几个人在的大厅变得炽热无比,所有人有的在想对策,也有的人在想其他的事情。
      
      但是所有人都明白,这两个人的战斗力是毋庸置疑的!他们逃不掉。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赵稹 26岁 各种技术工人
    “人吧,就一辈子就凑合着过吧,至于工件那肯定是精雕细琢。”
    爱抽烟,朴实,佛系。
    宁谭舒 30岁 书店老板
    有个两岁大的孩子,希望能一直活下去,惜命因此很自私,有事的时候也能主持公道。
    在末世梳个单马尾,在现实留个长发。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