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精大佬跟我浪[末世]

作者:风禾就是笔名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背景

      今天是待在现世的最后一天,这一天格外的冷,这样的天气对向琉来说刚刚好。
      
      “哈……哈哈……”
      
      向琉从跑步机上跑了下来,大滴的汗水从背上绽放开来。
      
      向琉用毛巾擦了擦身体,汗水凝在她的身上,让她特别的不舒服。
      
      向琉从健身房里出来的时候已经快中午了。
      
      她简单的洗了个澡,接下来做了下进末世的准备。
      
      其实从某种意义来讲,并没有什么准备的价值。
      
      而这天她也收到了来自她的竹马的邮件。
      
      向琉回来的时候第一时间就是把末世的水送给了远在b市的那个家伙。
      
      他叫刘恃唐,小时候一起长大,直到高中都是一个学校的。
      
      也是他让向琉选了现在这个专业:机械电子工程,而他则是进了化工。
      
      当初,向琉的生物比较好,想选生工学院的专业,可是刘恃唐却跟她打了个赌,说是如果他比自己的成绩高,就乖乖的选关于物理的。
      
      最后居然还真是被刘恃唐超越了。
      
      这件事向琉记了整整一个暑假,以前他都是故意或者就是考的比她低。
      
      这次居然敢让她进入这种专业。
      
      果不其然,这个学院里面女的可以说是珍稀物种,就她们班只有三个女的:她,唐甜甜还有另一个人。
      
      也因为这样,向琉才故意没有选择和他一起去b市,而是待在a市。
      
      这样想想,还能很容易的回家。
      
      向琉打开电脑,上面写着一行又一行的专业数据。
      
      向琉可以说是根本看不懂。
      
      而那家伙也是很识趣的在最后写了一句:上面全是废话。
      
      所以你知道我看不懂前面到底在写个什么啊?!
      
      向琉抑制住摔电脑的冲动,默默的翻了页。
      
       第二页什么都没有。
       第三页也什么都没有。
      
      向琉按捺着打人的冲动,点到了第五十页。
      
      这时,QQ提醒界面弹了出来。
      
      你有新的邮件。
      
      向琉不耐烦的点开它,呈现在上面的第一句话就是:
      
      你点到第几页了,傻逼。
      
      bang——!
      
      室友吓了一跳,向琉突然狠狠砸向桌子,还一脸阴气看着她。
      
      “怎么了……?”
      
      室友被她吓懵了。
      
      “没什么,只不过是垃圾邮件罢了。”
      
      “这个你删除就是了,别放在心上。”室友捶捶自己的胸口,让她放心。
      
      “好的……”
      
      向琉深呼一口气,继续往下看下去。
      
      还好,下面总算是正确的方法了,不然,向琉非得把刘恃唐的皮给扒干净。
      
      向琉一字一句的读下去。
      
      哈哈哈,我隔着 屏幕都能看见你那扭着一团的脸(向琉摸了摸自己的脸,还好,没有扭成一团),
      
      你刚刚摸自己的脸了吧(向琉开始盘算起什么吃法比较好)?
      
       嘿嘿,别气,气得智商下降了可就完了,想起那个赌了吗(向琉点开了买去往b市的火车票的界面)?
      
      好的,我们进入正题。
      
      那个水里面很奇怪,多了一种特别小的颗粒,可是如果要喝的话,还是需要过滤,过滤应该会吧,说不定你就是在这道题上失分了呢?
      
      (向琉再一次看向淘宝,看着一把又一把的菜刀。)
      
      接下来就是关于过滤的具体细节,还具体说明了需要什么工具。
      
      在文章的最后,刘恃唐发了一个微笑。
      
      向琉关掉邮件,打开了QQ,点开了刘恃唐的聊天界面。
      
      ——谢啦,哥们。
      
      让向琉惊讶的是,刘恃唐几乎是秒回。
      
      ——那是当然,作为智障儿童的监护人,我要时刻提防着。
      
      这人到底谁啊?好烦阿!
      
      向琉撤回了最开始的消息。
      
      ——欸?你怎么这样?!
      
      ——不跟你讲了,滚。
      
      向琉关掉了电脑,收拾好之后从宿舍中走了出来。
      
      向琉打开了手机,点开通讯录,点开了刘队长的电话号码。
      
      “喂,刘队长,我收集好证据。”
      
      “终于收集好了?”刘队长的的语气微微上扬,似乎笑出了声来。
      
      “嗯?刘队长?”向琉察觉出了不对劲。
      
      “没什么,没什么,赶紧来吧。”
      
      “嗯,我已经在路上了。”向琉关上了手机,走上公交车。
      
      ****
      
      另一边,刘队长刚把向琉的手机关掉,就给白蛰汶通话。
      
      “喂,你小子给我赶紧滚到牢房里,老子终于不用听你整天抱怨了。”
      
      “欸,终于来了!”
      
      白蛰汶慵懒的打开手机,一看是刘队长,差点没把手机摔掉了,听到刘队长的第一句话,白蛰汶的眉眼都要开了。
      
      当即,白蛰汶丢下手上的书,戴上口罩从暗无天日的地下室中走了出来。
      
      接着,他就听到刘队长的声音,白蛰汶过于高兴,这一高兴啊都忘了关掉通话,
      
      因为他知道,刘队长要开始唠叨了……
      
      “哎,你小子,到时候记得给我好好表现,不然我非得告诉……”
      
      “好好好,我出门了。”
      
      白蛰汶迅速的挂掉了通话,他才不想听这种话。
      
      而通话另一边的刘队长则是无奈的看着手机,长舒了一口气,瘫软在椅子上。
      
      “总算把这家伙支出去了。”
      
      这一周的时间可真是折磨啊,折磨不动向琉,就一天到晚跟刘队长发脾气,就连刘队长这样的人都开始烦了。
      
      “这小子啊,是动心了吧。”
      
      刘队长看着天花板,愉快的唱起了小曲,就等着两人赶来了。
      
      “喂,刘队,那个人已经来了!”
      
      一个女警察走了过来,后面带着向琉。
      
      “啊?这么快啊?”那小子可还刚出门呢!
      
      “哈哈,快坐,先让我看看你的证据吧。”尽量拖时间吧,毕竟这种事我也是知道的。
      
      刘队长把向琉带进了办公室,从办公桌里面拖出一把椅子,让向琉坐下,并递给她一个杯水。
      
      这个小姑娘他的印象可特别深,那一天他们接到通知说向琉与这起案件有关的时候,最冷静的居然是这个小姑娘。
      
      而后居然胆大包天的与他们警察谈交易,她还真以为这里是过家家的地方。
      
      可是向琉说的头头是道,把他的脑袋都弄疼了。
      
      最后没办法只好暂时把她放了,跟她做交易。
      
      后来,白蛰汶落在他的手上,这好小子皮的紧,刘队长他差点没把他真丢监狱里去。
      
      哎呦喂,你这个小子居然还敢说那个小姑娘!居然还敢整那个小姑娘!
      
      知道原委的刘队长心头一酸,把他关在了地下室里,跟坐牢差不了多少。
      
      你就呆在这里吧!
      
      刘队长曾经放话说。
      
      现在看着向琉,刘队长心中感慨万千,这两个人可真是皮的很。
      
      小年轻啊?提倡浪漫主义?
      
      向琉拿出了视频,跟刘队长讲起了原委来。
      
      “这下你总得相信我了吧。”向琉笑了笑,道:可以把白蛰汶放了吗?”
      
      “你这个视频还是要交给我们保管,我们要做进一步的调查,再通知你。”
      
      刘队长板着脸,说着官话。
      
      “那要等多久?”向琉问道,手指焦急的划过手机界面。
      
      “等个两周一个月吧,毕竟从地点勘测还有证词,这些都要慢慢查起……”
      
      刘队长边说这话边看向琉的脸色。嘿!这小姑娘咋什么表情都没有!
      
      “嗯,好的。”向琉收回手机,脸上波澜不惊。
      
      但此时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现在的心情完全是狂喜。
      
      还要查这么久,那就是说他还要被关个一两个月。
      
      真高兴!
      
      向琉疯狂的扬起嘴唇,又疯狂的压制住。
      
      “就这样吧,你把视频给我,你暂时还是被监视起来。”
      
      刘队长失望的说完这些话,就算是他也想要在法律的边界摩擦摩擦。
      
      毕竟本来就没有犯错的两个人呀!
      
      白蛰汶这小子他从小看着长大,末世也是他一手带的,至于其中为什么不关着之类的嘛,又是另一回事。
      
      而向琉显然从此至终都是被白蛰汶玩的那一个。
      
      哎,何必呢?!
      
      这小姑娘咋就这么迟钝呢?
      
      两个人都不能好好的在一起了!
      
      然而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被人粗暴的踢开了,来人一头银白色的头发,不用看都是白蛰汶。
      
      喂喂喂,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啊!
      
      刘队长这么想着。
      
      刘队长顺便看了看向琉的表情,可是这小姑娘却是眉头紧皱,好像都要叫出来一样。
      
      难道不该惊讶、兴奋吗?
      
      “啊,这不是向警官吗?怎么调查我的事?我不是好好的待在这里吗?嗯?”
      
      白蛰汶转了几圈,又凑到向琉面前,向琉对他笑了笑,一圈挥了过去。
      
      “说吧,又想让我举报警察局?居然窝藏罪犯?”
      
      向琉每一个字都要的特别重,在来之前她就想过是不是白蛰汶根本就没有被关起来,现在看来还真是。
      
      那么,第一次见面时的镣铐还有忏悔会都是白蛰汶一手安排的。
      
      向琉这样一想就感觉眼前这个人十分可怕。
      
      “喂喂喂,没人告诉你,要暗自发展自己的势力吗?不然就会被干掉。”
      
      白蛰汶摊开双手,笑眯眯的看着向琉。
      
      “还是说,你真的老老实实的没有查呢?”
      
      白蛰汶的问题让她低下了头。
      
      “当然,我查了,白市长的儿子白蛰汶,今年22岁。”
      
      向琉冷眼看着白蛰汶,白蛰汶也笑眯眯的看着向琉,一时之间硝烟弥漫。
      
      “喂,那你可能不知道吧,我已经和他断绝关系十年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啊啊啊,这该死的收藏我好高兴啊!现在终于有起色啦!爱你们!
    如果有评论的话,我会试着发点红包哟!
    小剧场1(蹭的累白蛰汶):
    白蛰汶:为什么不找我啊!我要发一堆消息诋毁你!
    向琉:找你算账来了!
    白蛰汶:感觉把自己的小坏事全删掉,可是道歉就是说不出来怎么破啊!
    小剧场2(中二病白蛰汶):
    只能待在刘队长屋里的日子里,白蛰汶拿出了一根铁棍。
    嘿哈!我可是摸仙堡的游ne王子,小pong友就该有小pong友的亚子……
    好像有什么不对?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