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精大佬跟我浪[末世]

作者:风禾就是笔名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意料之外的人

      白蛰汶死也想不明白,那家伙为什么不来找他呢?
      
      她为什么不来给证据?按她的性格,理应立刻来找他算账啊。
      
      白蛰汶心痒痒,这几天没有她的消息,心里总是不舒坦。
      
      “又在想那个女孩子啊?”
      
      刘队长今晚又很晚的回来,一回来就打趣白蛰汶。
      
      “才不是,我只是看她挫的样子而已。”
      
      白蛰汶撇开头,刘海垂在面前,刚好遮住眼睛,然而却不难发现他嘴角的微斜的弧度。
      
      “人家凭什么要巴不得来找你啊。”
      
      刘队长笑了笑,想逗逗这小子,这小子嘴硬的很,最喜欢的就是装大人怼别人。
      
      “那当然是因为……”白蛰汶话说到一半没了声。
      
      “什么?”刘队长笑嘻嘻的凑了过去,好奇这小子会说出什么来呢。
      
      “切,关你什么事,睡觉去。”白蛰汶撇了他一眼,大步走进了房间里面。
      
      “哈哈,你小子。”
      
      “怎么啊?!我才不关系那家伙的事呢,我只是照顾后辈而已!”
      
      说着,白蛰汶狠狠的砸上了门。
      
      刘队长摇摇头,也关上了自己房间的门。
      
      顺带一提,现在已经一点了。
      
      白蛰汶躺在床上,脑子里却总是浮现向琉的脸。
      
      一定有什么他忽略的事情。
      
      难不成,她已经发现他了?
      
      白蛰汶突然意识到了不对,向琉太过安静了,反而让人有点慌张。
      
      只有可能她已经找到了那个人,才会如此的安静。
      
      可是,怎么会呢?!
      
      白蛰汶揉揉头发,焦躁的翻了个身,配合着刘队长打鼾声,进入了梦乡。
      
      ****
      
      灯光一闪一闪的照射着大屏幕、地面、沙发,沙发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好几个人,正中间正做着向琉,拿着话筒哼着歌。
      
      “电视一直闪,联络方式都还没删……”
      
      “原来心疼我,我那时候不懂,假如我年少有为不自卑,懂得什么是珍贵……”
      
      “假如我年少有为知进退……”
      
      一曲闭了,所有人无不鼓掌,向琉胀红了脸,一口干了面前的半杯啤酒。
      
      “好好好!”
      
      巨大的欢呼声埋没了她,让她的意识逐渐模糊。
      
      “你们这群混蛋!”
      
      向琉突然站了起来,摇摇晃晃的举起酒瓶子。
      
      “给我喝!”
      
      “哈哈哈哈,好呀……”
      
      “嗝……”
      
      向琉打了个嗝,一大股啤酒味扑向田语心,田语心赶紧往后靠了靠。
      
      再然后,向琉躺回了沙发,接着,她两眼一抹黑,整个人都睡着了。
      
      要说为什么是这样的,还要从前几个小时说起。
      
      自从夏空答应加入她的联盟之后,并请了他们好几次火锅,杨玄青终于咬咬牙答应了。
      
      而就在她答应的那一天,正好是第三周的前一天。
      
      第三周的到来,向琉准备过的不平凡些,所以,连夜给所有人都打了电话,包括明萍和何娜。
      
      “吃火锅来嘛?”
      
      “当然,嘿嘿,那可得是我付钱啊!”雷城答应的很是爽快。
      
      “我没意见!大家交流下感情,没你还没有这么多人,真热闹。”雷战也是没意见。
      
      “嘿嘿,正好让你们看看我新学会的魔法术士。”谢娇娇的话向琉简直是闭着眼答应的。
      
      “嗯,好……”田语心对她还是有些芥蒂,向琉叹了口气,果然还是要多关心一下这孩子。
      
      “我我我……我可以,”白板答应的很快,语气中也带有很大的欣喜,“那他们也要来嘛?”
      
      “什么?就你也想请我,真当我是你队员了?”何娜说的尖酸,不过也的确是事实。
      
      “嗯,都可以。”明萍给向琉的感觉怪怪的,这孩子表面很阳光,心底却像是个无底洞。
      
      “嗯,好的,我到时候会去的。”上官白的回答中规中矩,给人以疏离感。
      
      “好呀,正好我受伤还没好,我可是要大吃你一顿。”向琉跟他说的时候,夏空正在玩溜溜球,玩的贼溜。
      
      “嗯,我到时候少吃点,最近吃太多了!”杨玄青摸着她头上的痘,眼神幽怨的看着向琉,向琉摸摸钱包,没有说话。
      
      第二天的晚上,一打帮人准时到了火锅店,互相增进着感情,到后来越演越烈也正是因为如此。
      
      作为联盟的队长,怎么办?喝!
      
      作为唯一的女孩子,怎么办?喝!
      
      作为唯一的女神级人物?怎么办?再喝!
      
      所有人都嫉妒向琉怎么办?继续喝!
      
      一晚上下来,向琉就瘫了。
      
      阳光悄悄升上了枝头,直到落日,向琉方才醒来,向琉的脑袋昏昏的,感觉就像是丧尸亲过自己的脑袋一样。
      
      向琉撑着身子走到阳台,一顿冷水淋脸,硬是让她清醒了不少。
      
      清醒了之后,向琉慢条斯理的把自己收拾干净,这才打开作业,认认真真的学习。
      
      最近她之所以没有管白蛰汶的攻势,当然是因为向琉不再碰手机,走上了学习的道路。
      
      难得的周末,她自然要与作业相爱,说了太多海誓山盟的誓言,最后腻了,向琉又清醒过来。
      
      就在这时,向琉接到个电话,是来自谢娇娇的。
      
      “你赶紧过来吧!”谢娇娇尖利的叫声划破了向琉的耳膜,语句根本破碎不堪。
      
      向琉皱皱眉,立刻奔赴谢娇娇所述的地址。
      
      那是在鼎龙酒店里面,如果向琉没有记错的话,那是何娜她们住的地方。
      
      为什么谢娇娇在那里?到底出了什么事?
      
      向琉冒出了万千个想法,就像是汽水里冒出的泡沫一样,看得见抓不住。
      
      到了酒店,还没接近酒店,向琉就听到了一系列的声音。
      
      谢娇娇的叫声首当其冲的冲到了她的耳膜,接着是何娜的叫骂声 以及明萍的声音。
      
      视野渐渐展开,展开在她面前的是一个极为混乱的场景:
      
      左边的谢娇娇的抱着田语心,田语心的身上已经多了好几处伤口,中间站着何娜,一个毁容的男子不知在和她争论什么,而最右边靠近酒店大门的明萍却是哭了出来。
      
      保安强制站在他们中间,把他们分开,他们的声音比原来小了很多。
      
      向琉叹了一口气,把谢娇娇拉了过来,顺便把田语心护在怀里,然而,田语心却避开她的胳膊。
      
      向琉丝毫没有介意,任她离去,还给她细细讲了些能稍微减轻痛的方法。
      
      田语心撇过头去,从黑转黄的短发遮住了她的脸,白皙的鼻尖留在外面,她今天身着校服外套,里面穿着格子衬衫,下面配着一条运动裤。
      
      “那好吧,谢娇娇,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
      
      向琉转而看向谢娇娇,谢娇娇还穿着昨天的衣服,校服外套下穿着奶白色的毛衣,毛衣被胡乱的折进了牛仔直筒裤里。
      
      “谁知道啊!今天我们去买东西,就看到她们两个出来,后面跟着那个男的,之后就跟我们打了起来。”谢娇娇顿了顿。
      
      “也不知道哪个神经不对。”谢娇娇没好气的说着。
      
      “嗯,那个男的是谁?”
      
      向琉总感觉他长得想一个认识的人,向琉看向那边,发现男子和何娜的争论更甚了,夹在中间的明萍根本没法做人。
      
      “不就是之前她们队伍里的男的嘛,现在遭报应了,肯定是恶魔阿斯塔罗特听到了我的想法。”
      
      (阿斯塔罗特为七宗罪中的愤怒)
      
      谢娇娇插着腰,好像下一秒就会召唤出一个恶魔似的。
      
      “嗯,看起来他们的分歧很大。”
      
      向琉笑笑,视线一直落在那边,帅戈再次出现,还毁容了,让她有些在意。
      
      “可不是嘛!刚才除了打我们,自己还吵吵个不停!活像是被什么附了体!”
      
      谢娇娇最近喜欢鬼神一类的,背上背着的小书包都有一堆三块钱一本的鬼故事。
      
      “挺好的,让我听听他们都说了些什么。”
      
      向琉示意谢娇娇安静,让她扶田语心去医院,可是谢娇娇哪肯啊,她要看向琉如何制服他们。
      
      “那田语心怎么办?”
      
      “她没事,等一下去也可以的。”谢娇娇倒是真得粗神经。
      
      “那个上官白的事很少,很快就来了,你先把她扶到一边吧。”
      
      向琉皱着眉头,早在来之前她就联系过其他人,但是每个人都有各自的事情,只有上官白含糊其辞。
      
      也难怪谢娇娇会想到让她来了。
      
      向琉叹了口气,从一边扶起田语心,却引来那边的人的注意。
      
      “喂,你们别走!”
      
      帅戈叫住了她们,何娜咬着银牙,差一点就要打帅戈了。
      
      “你也要背叛我们?!”何娜说的很难听,向琉几乎想出了所有污秽的词语。
      
      “什么叫背叛,明明我们就被利用了,我已经不能和你们在一起,没办法用以前的身份了。”
      
      “你就没有想过和我们在一组。”何娜尖锐的指出问题。
      
      “是啊,在我看来你们就是拖油瓶,但是我不甘心啊,不甘心就这样一辈子。”
      
      帅戈吼向何娜,何娜害怕的往后面退了一步,她从来没有看见过如此认真的帅戈。
      
      “帅戈……我知道你很生气,但是我们可以自己解决……”明萍试图阻止他。
      
      “自己解决?就你们和另一个拖油瓶?别开玩笑了!”
      
      帅戈把话说的很难听,然而她们却没办法反驳,她们在之前的确也没做出多少贡献,帅戈做的的确最多。
      
      “老子已经毁容了,不管怎么样,他们就该付出代价!”
      
      帅戈放出狠话,转身朝向向琉走来,眼神里满是戾气。
      
      “喂,你就是那个联盟的队长吧。”
      
      帅戈的脸全是伤疤,很难看出正常的脸来,嘴巴像是翻动的泥土中的一道深深的沟壑。
      
      “我是。”向琉把手放进了包里,那你们有她秘制的辣椒水。
      
      “啊,这样啊。”
      
      说着帅戈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惊了当场的所有人。
      
      “不管你之前怎么想,你一定要帮我这个忙!”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说起来,白蛰汶为什么要这么想向琉呢?
    白蛰汶:当然是因为她又讨厌,又弱,还麻烦……emmm?怎么感觉怪怪的?不对,大爷我根本不在意她!就是这样?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