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精大佬跟我浪[末世]

作者:风禾就是笔名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梦醒于末世

      从刚踏进大学的校门的那一刻起,向琉就一直被人关注着,更不用说的是,她每天细数着这些人的目光,这些无不是她的精神食粮。
      
      向琉一直认为只有每时每刻能得到别人的关注,才能算作完美美少女。
      
      且一直这样到了大学。
      
      一晃神之间,大学的第一学期就飞快的过去了,白驹过隙,大概就是这样罢了。
      
      虽然说是大学生活,但是向琉深刻的感受到自己没走一步都很艰难。
      
      首先是自己班的人,她第一天就深刻明白了一个道理,理工男是不可能有理想的!
      
      “比起谈恋爱,还是游戏最靠谱!”
      
      向琉从此之后深刻意识到了这点。
      
      而且就算是知道了所有人兴趣爱好,也难免会因为见面次数过少而导致功亏一篑。
      
      向琉深觉这世间的可怕。
      
      而向琉学的就是——机械电子工程。
      
      在第一个学期中,在寝室里面别的专业的妹子悠哉悠哉的时候,自己每天都要实验累成狗。
      
      果然,理工科是没有理想的。
      
      c语言?工程制图?向琉没有任何压力,只是头顶有些凉。
      
      即使这样,向琉也依旧没有放弃,成为被所有人关注的对象。
      
      整个期末下来,思修的考核里有一项是关于法制教育讲座的,要写一篇论文,而法制讲座就在今天中午。当然这不是硬性的,可以用其他的代替。
      
      今天,向琉赶紧拉着闺蜜唐甜甜进了学校体育馆。
      
      她们到的时候,体育馆的会场快布置好了,向琉只一眼就看见了好几个便衣,这不由的让向琉警觉起来。
      
      据向琉的了解,这一次的法制讲座请来的不仅有保安、警察,最特别的是那个“特别”的犯人。
      
      据说他的特别在于:到现在指向他杀人的证据也只有一个视频,将他关了一个月都没有结果。
      
      更诡异的是,会场布置的很简陋,且犯人的手上只有一个手铐。
      
      不管怎么说,这一场法制讲座都很违和。
      
      没过多久,讲座开始了。学校保安的冗长演讲将所有人都说进睡乡中。
      
      保安下去后又是一个警察,向琉盯着这个警察看,只觉得有点奇怪,再看看那些便衣,她这才发现便衣与警察的气质全然不见。
      
      便衣的气质是属于一眼看去就很危险的那种。
      
      直到犯人被带上来,向琉心理的违和感方才更为的强烈。
      
      那个犯人是个白发少年,脸长的帅气干净,眉毛像是画笔简单勾勒而成,鼻子挺拔,嘴角的弧度也是刚好扣人心弦。
      
      这样的颜值可以说是非常高了,单从脸上看简直就像是个长得略微帅了些,有点抑郁的那种,但是有一个让向琉感觉不对劲的地方……
      
      “向琉!wow!那个男的简直帅爆了!有没有!”
      
      唐甜甜拉着向琉的手,感受到传来自己手上的温暖。
      
      闺蜜唐甜甜可以说是一个很奇怪的女孩,虽然看着乖巧,但永远不会好好穿衣服。
      
      她的夹克只穿了一边,里面是黑色短毛衣,下身穿着个不对称的黑色裙子,裙子的右边有个补丁似的布吊在上面。
      
      “有。”向琉噗嗤一笑,并没有反对。
      
      “他的气质好特别,好危险,不!要!啊!”唐甜甜故作娇羞,引得向琉忍不住的戳了一下她的脸蛋,引得周围一阵唏嘘。
      
      “气质……?”
      
      向琉又看看便衣和少年,这才意识到什么不对劲,两种不同的人的气质竟然如出一辙!
      
      正当她觉得不对的时候,白发少年已经站了起来说出了第一句话:“我叫白蛰汶。”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座位的右上角她感觉到了一阵恶寒,就算她快速的转过头去也迟了,冰冷侵蚀了她的身体。
      
      空气被挤出了自己的身体,窒息感随之赶来,向琉听到一阵呜咽声,像极了婴儿哭喊的声音,她过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是自己的声音。
      
      向琉转过头去,想要握住唐甜甜的手,她向着眼前的黑影伸出手去,抓了好一会儿,却发现那个黑影忽大忽小,甚至于消失了一秒?
      
      就在向琉还在奇怪的时候,耳鸣贯穿了她的脑子,让她不能思考。
      
      向琉感到身子变成了块破布,被人随意的揉搓、撕裂,放入火中、水里、肮脏的小箱子……
      
      待她的身子恢复如常之后,周围的一切却是发生了改变。
      
      向琉花了好长时间才发现这还是原来的体育馆,但是墙壁已经被摧毁的差不多了,而这缝隙中的钢筋插向半空,就连座椅也是失了七七八八。
      
      一时之间,向琉根本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在现实还在梦里,如果还是在现实,那么这里刚刚被轰炸过吗?
      
      不不,不对,如果被轰炸过,其他人都会有所反应,可是刚才周围的人都很正常,也并没有什么叫喊声。
      
      那么我是穿越了吗?
      
      就算是穿越,一般小说里面都是穿越到了过去吧?但是如果是过去,又怎么会和体育馆如此的相似,只是被破坏掉而已。
      
      那么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是梦吗?向琉抬了抬手,站起身来,刚才的阵痛再次发作,她踉跄的前进两步,没过多久,双腿就软了下去。
      
      不是梦,这么真实的触感和痛觉。那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向琉勉强的直起身子,身子下的台阶发出了石子滑落的声音,让她有些发怵。
      
      向琉迫使自己冷静下来,然而胸口见躁动不停的跳跃让她更为的慌张。
      
      哈……不会有事的。
      
      向琉转动眼睛,看向周围,除了废墟,好像什么都没有……不,那里那里有什么。
      
      向琉瞥见了一抹白色,和灰尘满布的这里格格不入,那一抹白色显然是在体育场上,向琉看过去,认定只有过去才能看到。
      
      向琉慢慢的从上一个台阶上下来,到了另一个台阶之上,这整个过程并不算快,但是台阶龟裂的速度显然比向琉预想的快。
      
      她放才跳下台阶,原本的那个台阶塌陷出了一个大洞,看过去只有一堆钢筋。
      
      “轰——”
      “咳咳。”
      
      向琉看着脚下,那里也是裂开了好几条缝隙。
      
      “唔……”
      
      什么鬼?!
      
      没过一会儿,视野中的那一抹白色完全显露出来了,那是白色的头发,更令她惊讶的是那是个人,那是——白蛰汶。
      
      更令她惊讶的是,白蛰汶的面前有一个不明物体。
      
      不明物体?不,它在动,像是个满身结痂的“人”,向琉看的不真切,本来这里就不高,索性跳了下去。
      
      直到向琉站定,她才看清那地上的“人”是什么。
      
      那个人趴在地上,手向白蛰汶伸去,脸上没有一处完好的皮肤,比起结痂,更像是腐烂一样,而身体也是如此,身上已经没有多少蔽体的衣服了。
      
      向琉倒抽一口气,到现在她才意识到这个人大概是被称为丧尸的东西。
      
      白蛰汶偏头看着向琉,显然他很早之前就已经注意到她了。
      
      “喂!菜鸟!”白蛰汶笑了笑,把玩着手中的已经脱下来的镣铐,抛向向琉,向琉微微向后退,却还是被镣铐打中了手,被打的地方隐隐作痛。
      
      但向琉没有时间去关心这些事情,因为那只丧尸正爬过来,而它爬行时嘴里发出的呼噜声,似乎也在召集着其他丧尸。
      
      “你的同伴她可是对你很好啊!”白蛰汶将头发一撇,露出刘海下藏着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向琉。
      
      同伴?向琉的心落了一拍,心跳急剧加速。
      
      也是,这人既然看出来她是个菜鸟,她肯定会被这个人先一步干掉的,毕竟这可是末世啊!
      
      “抱歉,虽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是你也不能这样!”向琉虽然淡定着回话,但也明白丧尸在步步紧逼。
      
      怎么办?就这样死了?而且还在这种人的面前死掉。
      
      不不不,她才不会死!
      
      向琉向后退去,直到退到了一面龟裂的墙壁,看见没了后路,她方才缓缓呼出气。
      
      “喂喂喂,就这样结束了吗?真是无趣。”白蛰汶看了看远处,那里只有一个棒子,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把身子弯了下去,整个过程都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哈哈……看来是如此。” 白蛰汶继续嘲笑着。
      
      向琉深呼一口气,转头向墙壁踢去,下一秒踩着丧尸的头冲向白蛰汶,白蛰汶蹲在地上,只得仰望看着她,脸上的惊讶暴露无遗。
      
      一时之间,体育馆的那面本就颤颤巍巍的墙完全倒塌,向琉向琉一个鲤鱼打挺,冲向另一边,却是被冲力搞得重心不稳,踉跄走了几步。
      
      “轰——”
      
      灰尘四起,将一切都一切包围住,也让不远处的一个小团体看见了这一幕,他们三个人互相点点头,飞快向那里冲去。
      
      向琉睁开眼睛,只见明晃晃的地面上面布满碎石子,白蛰汶则瘫坐在她的斜上方。
      
      向琉支起身子,过了好一会儿才从耳鸣之中缓过来。
      
      “别动!”一个尖利的女声充斥整个体育场,一个冰冷的触感也在向琉的脖子间晕染开来。
      
      向琉眯了眯眼,才发现自己被一个男的用小刀抵住了脖子。
      
      “你们是什么关系,白蛰汶。”
      
      女声再次响起,向琉这才注意到跟前的那个女孩子,一头慵懒的长发配上背带裤,显而易见的学生模样。
      
      “密友。”白蛰汶此时的刘海放了下去,露出了一抹人畜无害的笑容,看起来像是个没有存在感的少年。
      
      向琉只想说:我信你个鬼,你个糟老头子坏的很!
      
      所有人的心里都飘过这样一句话。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