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杯酒不曾消

作者:浪荡四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年少2

      另外三人身形一顿,他们不知道老大怎么突然就躺倒了。于是纷纷上前,想要抓住眼前这个跟小鸡子一样的孩子,然后暴揍一顿出出气。
      就在三个人抬脚的瞬间……“砰——”“砰——”“砰——”三人依次倒地……就像魔术一样,一点征兆都没有。
      沈星辰刚才之所以没有调头就跑,就是因为他想赌一把,赌周围有人在帮他,一会还能有东西飞出来。就算没有,他口袋里还有武器。天生的好奇心驱使着他留在原地,想看看能不能看清刚才飞过的到底是什么。
      果然,他赌赢了…这下他终于看清了,那是一根极细的针……
      他昂起头,四处张望,想看看是谁藏在哪里,可是四周安静的连只猫都没有。
      沈星辰走到那胖子身边,伸手探了探他的鼻息,随后站起身抬脚踢了一下,连一个眼神都没有分给他,就径直往前走去。走过那三个人身边的时候,他余光一瞥,好像有什么东西。他蹲下身,系了系鞋带,起身走远了……动作流畅的完全不像一个六七岁的孩子,而像是一个桀骜不驯的江湖侠客。
      看到沈星辰走远后,一个身影从高处掠下……
      他走到胖子身边,把插进脖子里的那根针拔了下来,接着又走到那三个人身边,挨个拔针。到了最后一个人身边时,他愣住了……针呢?
      他把那个人翻过来翻过去,想是不是射到别的地方了,结果…全身上下都没有针的影子。他感到很是疑惑,怎么就不翼而飞了呢……“又要进货了~”他无奈的想着,离开了……
      
      ……
      
      沈星辰坐在床边的书桌前,把手里的针放在台灯下仔细端详着。怎么看,那就是一根普通的针啊,怎么瞬间就扎晕了那几个人呢?躲在暗处的究竟是谁?是路见不平还是一直跟着自己?沈星辰想了想,觉得没有必要深究,既然人家不愿意露面,应该也是有自己的原因,毕竟,那人是友非敌,这就够了。越想越安心,沈星辰露出了一丝笑容,把针收进了自己用来珍藏所有宝贝的一个小盒子里。
      
      ……
      
      那天被堵的遭遇完全没有在沈星辰的内心留下阴影,他仍旧天天从那条小巷经过。也许是从小天不怕地不怕的胆气,也许是他觉得那几个人上次吃了亏以后不会再来了,也许…有那么一点点的私心…想再遇到那个大侠。
      果然夜路走多了还是容易遇见鬼,一个星期后,在同一个地方,沈星辰又被拦住了,这次,对方人变多了。
      “老大,就是这个小子,”上次那个胖子跟在一个明显已经上了高中的男生后面,那个男生染着一头黄毛,一看就是混迹江湖多年的痞子。
      沈星辰站在原地,手揣在口袋里,看着就像是个怕冷的身娇体弱的小少爷。但是眼神却很冷漠,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染着七色头发的七个人,头上像是顶着彩虹一样的赤橙黄绿青蓝紫,心里居然还觉得异常的好笑。
      “小子,你上次到底是耍的什么妖术?”黄毛叼着烟,朝一边偏着头,仿佛在模仿港剧里的古惑仔。
      沈星辰瞥了他一眼,理也没理他,反而冲着旁边的一个人,叫到:“那个绿毛的,你是活了有一万年了么?”说完自顾自的笑了出来,肆无忌惮的表达出他的鄙视。
      “卧槽!”黄毛把手里的烟往地上一扔,怒冲冲地朝沈星辰走了过来,“找死。”
      沈星辰的手在口袋里紧紧攥着,眼睛往四周的空气中张望……
      果不其然,黄毛走了两步…“砰——”……倒地……
      “二哥二哥,”胖子顶着一头红毛,惊恐的抓着身边橙色头发的男孩的胳膊,“上次就是这样,就是这样,我们四个醒的时候,发现自己都躺在地上。”
      沈星辰笑了,他知道他又赌对了…
      “小孩,”橙色头发的男孩向前走了几步,站在领头的位置,指着沈星辰说,“敢对我们淮陵七子动手,你是不是活够了?”
      沈星辰右边嘴角向上一翘,指着那个绿毛说:“我是不是活够了,我不知道,但我猜这一万年,他肯定是活够了。”
      “上!”橙色头发的男孩一挥手,六个人一齐朝沈星辰冲去。
      沈星辰依旧淡定的两手揣在口袋里,冷冷的看着他们,好像在等着他们冲过来。
      意料之中…六个人依次倒地…
      就在最后一个在离他半米的距离倒下的同时,沈星辰突然也身形一晃,直直的向地上摔去…
      “少爷!”树上跳下来一个身影,飞快的冲到沈星辰的身边。
      他半跪在沈星辰的身边,抱起了沈星辰的上半身,仔细的检查着,却丢了原本仿佛始终护在身周的警惕性,没有注意到怀中之人悄悄睁开的左眼……
      就在他扶着沈星辰的腰际检查后背有没有针的时候,突然两只手紧紧的环住了他的脖子。他一怔,手突然一松,离开了沈星辰的腰。脖子上挂着沈星辰的重量,却全凭他的腰和腿的力量维持着身形,要是换个稍微弱一点的人,可能就被沈星辰扯倒了。
      愣了片刻,他重新把沈星辰扶起来,两人面对面的站着,但是那双手仍然环在他的脖子上。
      “你……没事?”他偏过头,不想让沈星辰直视他的脸。
      “你刚才……叫我什么?”沈星辰咧着一边的嘴角,露出了贱兮兮的笑,昂着头看着这个比他高出不少的男孩,眼光立刻就被那长长的睫毛吸引了。
      “没……没什么?”他的头依旧偏着,如果可以,他恨不得把头扭过180度,白皙到几乎透明的脸上渐渐升起了一阵粉红。半晌之后,他才想起要把沈星辰的手从他的脖子上扯下去,但是那双明明很弱小的手紧紧的在他脖后扣着,他尝试了几次,都失败了。此时此刻,就像是他的脖子上挂着一个小猩猩,看着十分滑稽。
      “你是谁?为什么救我?”沈星辰挂了一会,可能也觉得胳膊太累,就放了下来,但是还没等那人转身,他又飞速的环住了那人的腰。他的腰比同龄的孩子都要细,即使穿着厚厚的冬装,还是能被一个孩子一把抱住。沈星辰的脑子里此时只有一个想法——不问出些什么,决不能把他放跑。
      “我…我…”这还是个十一二岁的孩子,明显不知道该怎么解决眼前的窘境,“我只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那你的路倒不宽啊,成天在同一个地方拔刀…跟踪我啊?”沈星辰边说边悄悄的在他身上探来探去。
      “我…我也在这个学校上学,”男孩的脸已经涨的通红,“每天都走这条路。”
      “也?”沈星辰眼睛一眯,“以这个小巷为圆心,等距离半径的圆周上一共有三家小学,你为什么说……‘也在这个学校’?”
      “我…你…”眼前的男孩明显已经急了,想要扯开沈星辰的手转身就跑。而就在他动作幅度变大的同时,沈星辰从他的腰间摸出了一把匕首……
      “上学…还要带把刀?”沈星辰举起匕首在他眼前晃了晃,随即看见上面刻着一个“溪”字,顿了顿,“溪?你的名字吗?”
      男孩没有理他,伸手要夺,但是又怕伤到沈星辰,几次都没有夺过匕首。
      “为什么要叫我少爷?”沈星辰用非常坚定的语气问道,把握着匕首的手背到身后,眉头微蹙,像是在思索着什么,“我没有在家里见过你。”
      “你听错了。”男孩毕竟比沈星辰大几岁,身形四肢都要长些,他伸手绕到沈星辰身后,趁其不备,成功夺下了匕首,转身奔离…这一系列动作仿佛只发生在一瞬间,沈星辰还没有反应过来,男孩的身影就不见了。
      “溪哥哥——”沈星辰朝着他身影消失的方向,“你以后还会来么?”然而安静的空气中并没有因为他的问题而回荡着任何其他的声音。
      沈星辰愣了半晌,怕那七个混混会醒,立刻离开了小巷。他不知道为什么会对这个男孩有着发自内心的依赖感,那种感觉就像是仿佛从刚出生开始,这个人就一直守护在身侧,才能让他有这么浓的安全感。
      看到沈星辰走远,那个男孩又走了回来,把针全都拔走了……
      
      如果说之前的沈星辰只是高冷的话,自那以后,沈星辰开启了肆无忌惮的武林霸主模式。他不横行乡里,不欺行霸市,但是也没有人敢惹他。在学校里,校长老师宠着她;在大院里,周婷惯着他;在路上,有一个默默的身影护着他。他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看谁不顺眼就露出一副睥睨一切鄙视众生的表情望着那个人,让那人知道自己在心中光明正大的歧视他,那眼神和表情就能气到别人七窍生烟。所有人都觉得这个人连走路都是横着的,万千宠爱于一身也不过如此了吧。
      有些不怕死的小混混仗着自己年纪大,开始还经常集结一些高中生,想要给他一个教训,让他知道知道十五的月亮十六才圆。然而,不论是在校门外,小巷里,大路上,还是大院门口,这些人无一例外的只有一种命运,就是…“砰——”。沈星辰连看都不看他们一眼,走自己的路,连脚步都不曾停顿,看到有人拦在身前,就大喊一声“溪哥哥,救命!”,然后在走过那些躺倒的众人身边时,发出“哼”的一声。其实他一点也不怕,他知道那个身影一定在离自己不远的某个地方,他只是想唤一声他的名字,好让那人知道,自己是惦记着他的。
      同样,每次在沈星辰走远之后,那个身影都会跳出来,把针全都收走。沈星辰四年的小学时光,他护了他无数次,然而丢过的针,却只有当初的那一根。
      为什么沈星辰只上了四年小学?当然是因为这个奇葩实在忍受不了无聊的小学时光,缠着周婷要跳级。周婷本不想让他这么出风头,但有几次被他缠的没办法,只能带着他去了学校,前后跳了两级。
      于是…十岁的沈少爷,去了离大院很远的淮陵中学,开始了初中生涯。
      初中是九年义务教育,也只能跟着户口所在地分去辖区中学。淮陵中学在云川市并不算好,相反,算是比较差的学校了。沈星辰离开了风光无限的小学,每天要走四十分钟的路,或者坐半小时的公交才能到学校。
      换了个新环境,沈星辰开始还很低调,不跟其他人聊天,不跟同学一起上下学。然而,几次考试过后,他就像24K钛合金一样,戳瞎了各科老师们的眼。尤其是四个月后的元旦联欢会上,即将11周岁的沈星辰唱了一首法语歌之后,淮陵中学也顺理成章的又成了他风光无限的领地…
      周婷最喜欢每次考完试去开家长会,因为听着老师不停夸赞沈星辰让她心里比吃了蜜还甜,但她又最怕去开家长会,因为水泄不通的围着她的家长就跟之前在小学的时候一样,把她四周的空气仿佛都抢干净了,除了不要照片了……
      元旦前最后一天放学回大院的路上,正想着已经半年多都没有溪哥哥的消息了,他会不会已经走了,为什么自己的生日他也从来不露面,连个生日礼物都不曾送过给他。明天就是自己11周岁的生日了,他很想再见到这个男孩,哪怕匆匆一面也可以。
      正想着,沈星辰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又走进了那条小巷。眼前有几个人围着什么,突然沈星辰没忍住笑了一声,那几个人头顶就像顶着一条彩虹一样……
      沈星辰笑着走近,发现他们正围着的是一个瑟瑟发抖的小男孩。那个男孩自己在大院里见过,是周婷前阵子捡回来的,叫什么已经不记得了,好像是姓林,算起来应该也是刚上小学。
      “怎么就给这帮混混堵住了呢~”沈星辰想着,加快了脚步走了过去。如果换作别人被堵,一直希望将自己锻炼成冷血杀手的沈星辰可能调头就离开了,但那是院里的孩子,他知道周婷一直把院里的孩子都当作自己的孩子一样疼爱,这个孩子,他不能不管。
      “你们干什么?”沈星辰站在彩虹头的身后。
      几个人转过身来,一个绿毛指着沈星辰不耐烦地说:“没你事,滚蛋!”
      沈星辰好像没听到一样,径直走了过去,一把推开身边的红毛,走到那个蜷缩成一团的男孩身边,把他抱在怀里,低头轻声说:“别怕,我来带你回家。”
      男孩听到他的声音,抬头瑟缩的看了他一眼,睫毛上还挂着水珠。
      “嘿——还真有不怕死的嗨~”绿毛仿佛被刚才的无视激怒了,说着就要走上前去,却一把被身边的红毛胖子扯住。
      “你…你你你……”红毛胖子颤抖的指着沈星辰说,好像是才认出他来。
      “哟,淮陵七子?”沈星辰翘起左边嘴角,“怎么,这名号……还是世袭制的么?换人啦?!”
      “大哥你拉我干嘛?”绿毛不耐烦的挥开胖子拉住他胳膊的手,冲着沈星辰说“既然认识我们,你就该知道,今天你惹到谁了?!”
      “他他他……”红毛胖子再一次拉住了绿毛,眼里充满着惊恐。
      “哈哈…”沈星辰鄙视的笑了,“既然认出了我,你们就该知道,今天是谁在惹你们。”
      “大哥,你有病就去吃药,”绿毛再一次甩开他的手,根本就没有给胖子解释的机会,“一个小鸡子,怕他干鸟事啊?!”说着就要朝沈星辰走去。
      沈星辰把怀里的孩子整个护在自己的身体里,他其实没有底气,不知道那个一直护着他的人还在不在,唯一可以反击的就是口袋里的喷雾,此时两只手都护着那个孩子,还不一定有机会拿出来。眼看着绿毛走了过来,他把眼睛一闭,脑海里飞速思考怎么拉着怀里的孩子从哪条缝里突围,下意识地就大喊了一声:“溪哥哥,救命。”
      瞬间,绿毛倒地……
      “啊——”红毛胖子尖叫着跑没了影,好像是遇到了人生阴影一样。
      “少爷,别怕,我在。”不远处传来一个男孩温暖的声音,那个嗓音,熟悉又特殊,一下就能认出来。
      沈星辰笑了……原来,他一直在…他没走……
      剩下五个人傻傻的呆在原地,绿毛躺在眼前,老大跑了,他们……该跑么?
      “还傻站着干嘛?”沈星辰挺直了腰板,“你们也想死么?”
      “轰——”眼前的人作鸟兽散……
      沈星辰愣了一下,眼前又安静了。
      “溪哥哥……”沈星辰又朝着眼前喊了一声,然而,这一次,却没有丝毫回应,只有怀里的孩子还傻傻的看着他。
      他……又走了吧……沈星辰低下头想着,原先惊喜的神色黯淡了下来。他对怀里的孩子说:“你也是福利院的吧?”
      孩子点点头,手里紧紧的攥着沈星辰的衣角。
      “我也是的,走,回家。”说着,就把衣角从孩子的手里扯了出来,牵起孩子的手,向右边一个小道拐了进去。
      看到沈星辰的身影消失了,那人又跳了下来,正要拔下绿毛脖子上的针,突然沈星辰带着那个孩子跳了出来,正好看到他蹲在绿毛身边。
      他看到沈星辰,又看了看那个孩子,愣了一下,突然拔下针,瞬间就跑远了。
      “明天是我生日,你能来吃块蛋糕么?”沈星辰朝他远去的身影喊着,同样,没有任何回音。
      手里牵着的孩子刚才一直盯着绿毛身边的人,看他消失后,又抬头看着沈星辰,长长的眼角透出一丝媚气。沈星辰摸了摸那孩子的头,这才仔细的看了那孩子的长相,居然特别的白净可爱——这是个多么漂亮的孩子啊,家人怎么就不要他了呢?!
      “回家!”沈星辰牵着孩子,往大院的方向走去,却是一条直路,没有拐进刚才的那条小道。
      
      元旦……沈星辰11周岁的生日。
      周婷做了一桌子的菜,又另外下了一碗小馄饨。
      沈星辰坐在桌边开心的吃着,与往年不同的是,他的身边坐着一个孩子,就是他昨天牵回来的那个孩子。自从昨天遇到沈星辰,那个孩子就寸步不离的跟着他,也不说话。沈星辰本身不喜欢带孩子玩,几次想撵他走、哄他走、吓他走,可他就是不离开。有时候沈星辰故作生气,吼他两句,他也只是低着头跑开,没两分钟就又出现在了沈星辰的视线里。
      沈星辰没办法,只能默认他待在自己身边,这个孩子来了没有很久,沈星辰对他一点也不熟悉,也没有兴趣跟他玩,好在他也不烦人,一般都是在身边自己玩自己的,只是不喜欢让沈星辰离开自己的视线。
      沈星辰吃的开心,时不时的用筷子夹一点喂给身边的孩子,孩子就对他回以一个灿烂的笑容。吃完之后,沈星辰坐在院里晒太阳,那个孩子也跑过来,拿了个小板凳,坐在他身边,托着腮,笑着看着他。沈星辰没有回头,伸手摸了摸他的头,笑着。
      “小沈,”门卫李大爷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一个盒子,“刚才门外有个男孩,让我把这个给你,说是…祝你生日快乐。”
      沈星辰猛地跳起来,把身边的孩子吓了一跳。他冲出大门口,到处寻找着什么,可是四周都没有一丝影子。
      沈星辰无奈的低着头走了回来,接过李大爷手里的盒子:“他还说什么了么?”
      “没了,然后就走了。”李大爷担忧着看着他,“那孩子看着挺大的,不像是你同学。小沈啊,你可别在外面认识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人啊。”
      “我知道了,谢谢李爷爷。”沈星辰拿着盒子回到他刚才坐的地方,捧着盒子,低着头一动不动。半晌之后,他打开了盒子,发现盒子里是一个小小的美国队长的盾牌,做工非常精致,一看就知道价格不菲。关键是在那个时候,这样的东西根本是市面上不容易见到的。
      “他知道我喜欢美国队长?”沈星辰心里暗自开心。
      自从3岁的时候偶然从海归邻居家看到一本漫画,沈星辰就喜欢上了这个逆袭超神的人物形象,经常自己在家拿着锅盖,cos美队满屋子跑,说要将外星妖怪赶出地球。4岁生日那天,爸爸还送了他一个亲手做的美国队长的钥匙扣,可把他高兴坏了,从那天开始,那个钥匙扣就没有离开过他的身。
      他把小盒子合上,紧紧握在手里……
      “十四哥哥,”身边的孩子突然叫了他一声,“这个是什么?”
      沈星辰诧异的转过头:“唉,你会说话啊?!”
      “嗯。”孩子重重的点了点头。
      沈星辰的心情非常好,于是开始逗他玩……
      “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林忘言。”
      “忘言?”沈星辰扬起眉毛,“你爸妈想让你当哑巴啊?难怪你这么不爱说话。”
      “我…爸妈…”小孩子低下了头,泪水开始在眼眶打转,“他们一直都不喜欢我,最后还是把我扔了……”
      沈星辰突然有种愧疚感,觉得自己说错了话,想着怎么哄哄这个孩子,但他向来只会哄女孩子,还没有哄过男孩子的经验。“应该套路都差不多吧?!”他想。
      于是,沈星辰把那孩子抱进怀里,摸摸他的头,拍拍他的背,在他的耳边悄声的说:“没关系,我还在你身边,我会永远陪着你,不会让任何人再欺负你。”说着放开了他,抓起他的手放在嘴边亲了一下。
      小孩子抖着沾满泪珠的长睫毛,看着沈星辰。
      “既然他们不要你了,你也不要他们,以后跟着我,我照顾你。”沈星辰说着,想到自己也被丢在这里好几年,心里也有了一股怨气,“不要叫这个哑巴一样的名字了,我给你换一个,怎么样?”
      男孩呆在那里,过了一会,点了点头。
      “人说‘凤栖桐,龙临渊’,我相信你以后一定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要不,你就叫林渊吧,好不好?”
      这个福利院说来也奇怪,怎么从院长开始,都喜欢给别人起名字……
      “十四哥哥说好就好!”男孩子笑了,眼角弯弯的,看着特别漂亮。
      “好——从今天起,你就叫阿渊!”沈星辰笑着,站起来把他抱起来甩了两圈,把小男孩逗的直笑。
      
      林渊好像特别粘人,只要沈星辰没有上学,他就在院子里跟着沈星辰,沈星辰干什么,他就在旁边看着。沈星辰看书,他也拿了本书在看;沈星辰看电视剧,他也坐在旁边看着;沈星辰在琴房练琴,他就搬个板凳坐在一边托着腮安静的听,听完就拍手。
      “小屁孩,你听的懂么?”沈星辰笑着拍拍他的头。
      “好听就行了。”林渊煞有其事的说。
      ……
      “十四哥哥,我……会死么?”林渊从小身体就不好,可能正是因为如此,才会被家人抛弃。在一次受凉高烧之后,引起了并发症,进了重症监护病房。
      “傻么你?”沈星辰摸着躺在病床上的林渊的脸,“我比你大好几岁,要死也是我先死啊。”
      “我不会让你死的……可是我感觉…好难受。”林渊咳了几声。
      “你只是病了啊,吃了药就好了。”带着这个孩子时间长了,沈星辰也变的有耐心起来,他总觉得,这个孩子是那么柔弱,仿佛一阵风就能把他带走。
      “十四哥哥,你说会永远照顾我,是真的么?”林渊眨着眼。
      “当然了,我也是一个人,以后,我去哪都带着你。”
      “真的?”
      “真的。”
      “拉勾勾…”
      “.…..”尽管很不乐意,沈星辰还是伸出了手,勾住了林渊的小拇指,看着病床上的这个娇弱的孩子笑颜如花。
      “哥哥给你讲一个故事,”沈星辰突然想到了什么可以鼓励他的,“很久很久以前,全世界都在打仗。在美国,有一个小男孩,他也想参军。但是他太弱小了,身体条件很差,很多都不达标……”
      沈星辰把美国队长的故事讲给林渊听,他希望林渊也能鼓起勇气,振作起来。但他不知道,只要他在身边,眼前的这个孩子就有无穷的勇气。
      “他真的成了大英雄吗?”林渊仿佛被故事吸引了。
      “当然啦!”沈星辰说着,拿出了这么多年一直随身携带的钥匙扣,“你看,多么英勇。”
      林渊拿过钥匙扣,轻轻的摸着,好像特别喜欢。在摸到盾牌上的刻痕的时候,指尖不停的摩挲了好几遍,那是两个歪歪扭扭的小字——十四。一看就是沈星辰以前自己刻上去的。
      “你喜欢么?”沈星辰看着林渊那爱不释手的样子。
      “嗯。”林渊依依不舍的又递给了沈星辰,可是严重还有无比眷恋的神色。
      “你喜欢,就送给你了。”沈星辰把钥匙扣放在林渊的手心里,握住了他的手,“留好了,世间只此一个,丢了可再也没有了。”
      林渊仿佛听出了他话里隐含的意思,但是沈星辰说的完全是字面意思,因为那是他爸亲手做的,可不是世间独此一只么。
      一个星期后,林渊成功转入了普通病房……
      沈星辰请了假,一直在医院照顾林渊,周婷还要管着院里的孩子们,则每天过来送饭。医生护士看着都不忍心,一个十来岁的孩子,不眠不休的照顾着一个几岁的孩子,心里都想——这兄弟俩感情真好,兄友弟恭,哥哥又这么懂事,这爸妈得多幸福。因此每次周婷来医院,医生护士都投以羡慕的目光,时不时的还围上来问东问西。周婷很是困惑,为什么不管走到哪都有人围,自己又不是明星。
      但其实沈星辰并没有对这个孩子有什么特殊,他只是知道周婷的经济条件有限,请不起护工,其他的孩子又指望不上,她自己还有一大院子的孩子要管,医院这边也只能靠他了。于是为了周婷,他只能尽心尽力的照顾林渊,希望他尽快好起来,这样周婷也能少操点心,自己也就能去上课了。当然,还有另一层——这个孩子的确是可怜,沈星辰虽然对陌生人彬彬有礼又冷若冰霜,但还是有着一颗圣母心,所以他一直致力于将自己锻炼成一个冷血杀手,“心软是会致命的!”他时常提醒自己,但是遇到事情,他还是忍不住。
      他不知道,他这两三年的无心甚至无奈在林渊看来却是一片情深,早就已经像一个种子,深深的在心里种下了,生根发芽,一辈子都拔不掉了……
      
      初中三年,沈星辰就在学校风光无限的度过了,与小学不同的是,淮陵中学向来被人们看作是二流子学校,突然出了沈星辰这么个奇幻般的学生,校长都把他当成了扬眉吐气的希望。身娇体弱不爱运动的沈星辰连体育课都不上,他根本不信体育老师那套“体育考试不及格就不让考高中”的忽悠,他坚信,如果在“不让他考高中”和“罚体育老师闭门思过一个月”这两个选择里二选一的话,校长肯定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后者。
      各科老师对沈星辰宠到什么地步——有次上数学课,后排有个同学老是踢他的凳子腿,沈星辰忍了大半堂课,终于在数学老师讲题讲到三分之二的时候,冲到那人身边,抓起他的书包,从三楼窗户扔了出去,还丢下一句“有多动症就去治,好了再来上课。”又径直回到座位坐好。
      全班同学都傻眼了……
      数学老师冲那个同学说:“去,把书包捡回来,你不惹他,他怎么会扔你东西,上课的时候老实点。”
      全班同学更傻眼了……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老天还是长眼的,看到沈星辰如此嚣张,太阳粒子风暴都不爽了。于是,中考…沈星辰惨遭滑铁卢……
      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沈星辰仗着自己成绩好,报考了云川最好的中学——云川一中。结果中考成绩出来了,他愣愣的发现自己的成绩竟然差了……一分。按理说沈星辰的分数考的已经很不错了,就算上不了云川一中,还是可以上别的重点中学。但是这一分与云川一中擦肩而过,让六七年都天之骄子一样的沈星辰实在无法接受。
      沈星辰打从查到分数开始,就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周婷敲门他不肯开,林渊喊门他也不肯开。
      沈星辰躺在床上,一直到下午,觉得口渴,就下床喝杯水,突然看到窗户上贴着一个人脸,差点吓的一口水喷出来。仔细一看,原来是林渊趴在窗户上一直看着他。
      “滚!”沈星辰怒吼一声,隔着窗玻璃,林渊并没有听见他喊的是什么,但是看他的嘴型,就知道他在叫自己滚。
      林渊撇撇嘴,摇摇头,表示自己很担心他。
      沈星辰长叹了一口气,朝林渊招了招手,转身去打开了房门。
      “十四哥哥——”林渊站在门口。
      “你有病啊?!趴窗户上吓人。”
      “我……”林渊一时语塞。
      “我没事…困了…你回去睡觉吧。”说完就要关门,却被一双手拦住了。
      沈星辰抬头一看,是周婷。
      一看到周婷,沈星辰头一低,不声不响的回到床边坐下,这也就是默认了让他们进来。
      周婷让林渊回房间去,说是有话要跟十四哥哥说。林渊伸头看了看沈星辰,有些不舍,但还是走了。
      周婷坐在沈星辰对面的凳子上,看着他,等他开口。
      半晌,沈星辰抬起头……
      “周阿姨,我这么没用,所以我爸妈根本不是出差对不对,他们就是不要我了,是不是?”
      周婷知道沈星辰迟早要问她自己爸妈的事情,毕竟,他已经7年多没有见过自己的亲生父母了,当初那套说他爸妈出差的谎言肯定早已瞒不住了。这么多年,他没有问过,甚至只字不提,把所有的疑问藏在心里,不是不在乎,可能是因为不想再听周婷编谎话骗他。
      “你不要骗我了,我已经长大了,我不在乎他们要不要我,我只是想听到一句真话。”沈星辰坚定地凝视着周婷,眼里没有悲伤,只有冷漠。
      周婷看着沈星辰的眼神,突然一阵心酸,又一阵心疼。她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他真相,但也实在不想骗他,不想他误会深爱他的父母,毕竟,那也是她深爱的人。
      “很久以前,我就在想,你总有一天会跟我说这句话……”周婷叹了口气,“我其实也早就应该告诉你……”
      周婷把自己跟沈家夫妻过往的一切都告诉了沈星辰,丝毫没有瞒他自己爱着沈煜。之后,又告诉他接到沈煜电话,后来又在一天深夜在大院门口捡到了他。只是隐瞒了送他来这的那个半大孩子的信息,她直觉沈煜不想让他知道身边的这个暗卫。
      “那他们后来怎么样了?死了还是活着?”沈星辰眼里终于不再是冷漠,而升起了一丝焦灼。
      “不知道,后来我自己去查过,丝毫没有消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周婷低下头,把脸埋在手心里,声音有些哽咽。
      “怎么会这样?”沈星辰眉头微蹙,脑海里突然回忆起那天的情形,房间外的鞭炮声,叫喊声,还有爸爸说捉迷藏赢了就有红烧肉吃……
      那不是鞭炮,是枪声…那不是欢呼声,是惊叫…没有捉迷藏,没有红烧肉,爸爸只是想让自己藏起来等待救援……
      是什么人要将他们家赶尽杀绝?爸妈究竟干了什么惹上了这帮亡命徒?……一切一切,都是个谜团,而自己,什么都不知道,跟傻子一样,开心的肆无忌惮的无法无天的过了这七八年,享受着身边所有人对自己的爱的同时,还怀着微弱的被父母遗弃的怨恨,
      “对了,”周婷想到了什么,“你被送来的那天,还有一个档案袋,你父母给你留了一处房子,好像离淮陵中学不远。你也长大了,如果你不想在这里待了,可以搬回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