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杯酒不曾消

作者:浪荡四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追巢2

      靳溪一直到晚上六点多才带着厚厚的一堆资料回来,他把东西放在茶几上,给侧身睡在沙发上的沈星辰盖上了一条薄毯,轻抚了一下那苍白消瘦的脸颊。刚刚站起身,就看到眼前餐桌上摆着几盘菜,他笑着,轻轻走到餐桌边,坐下吃了起来。
      
      沈星辰突然微微睁开了眼睛,看到靳溪坐在桌边吃饭,他揉了揉眼睛,起身走到靳溪身边,端着盘子就走。
      
      “哎……我…….”靳溪的筷子停在半空,一脸莫名的看着沈星辰。
      
      “热热再吃!”沈星辰瞥了他一眼,“大冬天的吃冷菜,你又不是童养媳?!”
      
      靳溪无奈的笑着,看着沈星辰的背影轻声的说着:“没事,很好吃。”他看着沈星辰一盘盘的把菜放进微波炉里,心头起了一丝暖意,觉得他们就像正过着小日子的小两口一样。“你吃了没?”靳溪问道。
      
      “等你回来一起吃啊!”沈星辰给了靳溪一个微笑,瞬间融化了他的心。
      
      就在沈星辰忙着热菜的时候,靳溪拿过了他带回来的资料,给沈星辰看着,“这些…..可以吗?”沈星辰看着那一沓纸上没有一个中文,甚至连英文都很少,全是一些奇奇怪怪的文字,还有很多理也理不清楚的化学公式和符号。“应该差不多吧,”沈星辰沉思了一会,又笑了起来,
      
      “我的运气向来很好,老天才不舍得让我横死山林呢!”
      
      “是嫌你太聒噪,不想把你收了去吧?!”靳溪淡淡的回了一句,转身去把最后一盘菜从微波炉里拿出来。
      
      “靳溪!”沈星辰无奈的叫道,“你以前也这样么,嘴这么损?!”
      
      “不是。”靳溪笑着,从厨房端了两碗饭出来放在桌上,开始安静的吃饭。
      
      “哼——”沈星辰把那一沓资料往茶几上一扔,重重的往沙发上一倒,睡起觉来。
      
      靳溪一愣……“你……不吃吗?”
      
      “不吃!”沈星辰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为什么?”
      
      “不好吃!”沈星辰说完,就用毯子蒙过了头,表示不想再理他。
      
      “可是……这是你自己做的啊?!”靳溪一脸懵懂的看着把头埋进了沙发缝里的沈星辰。果然,沈星辰真的没有再理他,半天也没有一点回音。靳溪看着桌上的四个盘子,无奈的叹了口气。
      
      二十分钟后,沈星辰被一阵香味叫了起来……
      
      “少爷,还要我喂你么?”靳溪端着一盘刚烙好的饼,此刻正站在沈星辰的眼前。
      
      “啊——”沈星辰闭着眼睛张大了嘴。
      
      靳溪一脸宠溺的看着沈星辰,无奈的笑着,只能撕了一小块,放在唇边试了试温度,塞进了沈星辰的嘴里,然后看着沈星辰一边嚼着,一边还得意的笑着。
      
      两个人吃完饭,靳溪在厨房洗碗,沈星辰站在他身边,把他递过来的碗碟擦干,放进橱柜里。偶尔,沈星辰会不小心把靳溪的手也一起握了住,两人随即相视而笑,又把彼此的手松开,继续洗碗。
      
      就在把最后一个盘子放好的同时,突然大门外传来一声狗叫……
      
      沈星辰心中一紧,这个声音再熟悉不过了——是他儿子!可是……他儿子怎么会在外面?!他跑到狗窝边一看,果然是空的,便急忙冲去把门打开。
      
      “你要死啊?!什么时候自己溜出去的?!”开门的时候沈星辰就吼了起来,但是还没骂完,他就突然愣住了——开门的一瞬间,他看着花少爷嘴下趴着一只闭着眼睛的奶狗,一只跟他长的一样的奶狗……
      
      见门一开,花少爷并没有直接往里闯,而是坐的笔直,好像在等沈星辰说什么。
      
      “你……你什么意思啊?”沈星辰看着花少爷的样子,也傻愣在原地,“你要我……帮你养儿子啊?”
      
      “汪——”花少爷目光坚定的看着沈星辰,小声叫了一声,好像是在对沈星辰的问题给出一个肯定的答案,又像是在恳求。
      
      “卧槽!”沈星辰养了它十五年,对它所有的语气和表情都了如指掌,“你真的是成了精了,从哪弄来的?我都不知道!”说完,沈星辰无奈的冲着它笑着,大手一挥,“进来吧!”
      
      花少爷还想叼起小奶狗,被沈星辰当头一拍,“你再给你儿子咬坏了?!”说完蹲下来小心翼翼的抱起好像还在睡着的小东西,领着花少爷进了门。“一看就是你的种,跟你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沈星辰抚摸着怀里的小狗,还不忘记调笑一下花少爷。
      
      靳溪靠在厨房门边,静静的笑着看着这一切。沈星辰抱着小狗走到靳溪身边给他看,还轻轻的摇着,像在哄孩子睡觉一样。“靳溪,你说,花少爷这是随了我们俩谁了?”沈星辰抬起头看着靳溪问道。
      
      靳溪轻轻抚摸着毛茸茸的小东西,轻声的回了一句:“当然是随你,我又不会到处生儿子!”
      
      “你……”沈星辰把怀里的小狗轻轻的往靳溪怀里一丢,转身就走到趴在窝里的花少爷身边,“你送的,随你!”
      
      “你养的,随你!”靳溪一脸幸福的笑着,完全把明天即将到来的危险抛在了脑后——既然是明天的事,就留给明天去紧张吧,此刻,他只想跟沈星辰笑着过完今晚。
      
      “接儿子去了,还没吃吧?”沈星辰弯下腰,一脸严肃的对花少爷说。
      
      “唔——”花少爷委屈的低哼了一声,沈星辰就转身拿狗粮去了。“随我就随我,回头我也拿一儿子回来,要你给我养!”沈星辰走过靳溪身边的时候一脸娇嗔的嘀咕了一句,顺便抬眼瞥了他一眼。
      
      “好啊,我们俩养!”靳溪毫不犹豫的就回了一句。沈星辰越发疑惑了,这还是以前那个靳溪么?是什么让他突然就转了性,是什么让他从以前的一脸雅正古板的样子变成了现在的嬉笑调皮。
      
      靳溪给小狗做了一个暖和的窝,就摆在花少爷的身边,看着花少爷舔着小狗,两个人站在一边都不由自主的笑了,靳溪顺手搂住了沈星辰的肩,沈星辰顺手环住了靳溪的腰……如果时间就此停格,这是一幅多么温馨的一家四口的全家福。
      
      ……
      
      “靳溪?”沈星辰躺在床上,睁眼看着天花板,左手枕在脑后,右手搭在胸前,被靳溪轻轻的扣着。
      
      “在呢。”靳溪侧着身子,闭着眼睛答应了一声。
      
      “我们给它取个名字吧?!”沈星辰偏过头看着靳溪,那张脸的轮廓如此的清晰,那在医院第一次重逢时自己就差点没忍住要吻上的那张脸,明明那时他就应该认出的。
      
      “好啊。”靳溪可能刚才真的是折腾的有些累,一直没有睁开眼睛,“叫什么?”
      
      “就叫……辰少爷好了!”沈星辰微笑着,回过头看着天花板,淡淡的说着。他想,如果明天回不来,就让他替我陪你……
      
      “不好……”靳溪低声说着,握着沈星辰左手的那只手又攥的紧了一点。
      
      “为什么?”沈星辰娇嗔的问。
      
      “我只要你,别的什么也不要。”靳溪睁开眼睛看着沈星辰的侧脸,“你不要想丢下我,既然给了我的,就别想拿回去!”
      
      沈星辰被他说的一愣,转头看向靳溪,正好撞上他炽热的目光……
      
      “怎么会?!”沈星辰咧嘴一笑,吻上靳溪的眉心,“我花了二十年才抓在手里的,怎么舍得丢?!”
      
      靳溪又看了他半晌,把头埋进了沈星辰的颈窝……
      
      “我知道,我没有林渊将你护的好,”靳溪闭着眼睛淡淡的说着,“但明天我必定与你一起,你若活着,我陪你活,你若不测,我陪你......上碧落下黄泉。”
      
      沈星辰听着靳溪的话,眉头微微皱起,却用带着笑意的声音说道:“谁说的,你护的好着呢,他还是个孩子,别当真。”
      
      “答应我……一辈子,少一天都不行……”
      
      “我答应你!”……
      
      那一刻,胸前的十指紧紧的相扣在一起……
      
      ……
      
      第二天中午,楚青阳就把定位器送了过来,以防万一,他带了两个,如果沈星辰在进屋之前丢了一个在地上,至少身上还有一个以备不时之需。之后,他把接受信号在靳溪的手机里也装了一份。跟沈星辰把所有的细节都商量确认了之后,楚青阳就回局里了,他要确保今晚万无一失,沈星辰的安危在他眼里比自己还重要,TAS如果不灭,沈星辰同样不得安宁,并且梁一川在他出门前也特地嘱咐了,不管在干什么之前,想想她和儿子。
      
      晚上七点,沈星辰和靳溪把手机的电都充满,准备出发了。出门前,花少爷突然对着他狂吼了起来……
      
      “怎么,你也不放心我?”沈星辰微笑着看着它,“你也要去?”
      
      花少爷紧紧的盯着沈星辰,仿佛不肯退缩让步。
      
      “带上它吧,”靳溪看了一眼花少爷,又看了一眼沈星辰,“就算它不跟着你上山,如果定位失误,它可以带着我们最快找到你。”
      
      沈星辰想了一下,冲着花少爷大手一挥——“走!”
      
      靳溪开着车一路飞驰,还没到八点,就到了东山脚下。他们跟楚青阳说好了,让楚青阳晚半个小时再到。沈星辰看了看手表,拿出手机,拨通了那个号码。
      
      “我到了。”沈星辰冷漠地说着。
      
      电话里没有回音就直接挂断了,随后,沈星辰的手机上就接收到了一个定位点。
      
      “我先上去,你别跟太近,能看见我就行,小心他们的暗哨,”沈星辰对靳溪说完,转头对蹲在一边的花少爷说道,“你在这等楚青阳他们。”他怕花少爷听不懂,还特地扯了扯自己的裤腿。
      
      “汪——”花少爷表示自己知道了。
      
      说完,沈星辰就拿着微型手电,背着那一大包的资料,向山里走去,一边走着一边还在感慨——“这造的什么孽,大半夜的还要来负重爬山,不知道我走路都喘么,他妈也没个人来接我,起码像上次一样有两个人提着我啊。”周围漆黑一片,但他一点也不怕,他知道,靳溪就在不远处。
      
      正抱怨着吴老头一点都不知道待客之道,眼前就突然出现了两个壮汉。
      
      “沈公子?”其中一个壮汉问道。
      
      “嗯。”沈星辰想,代步的来了。
      
      “老板在等你!”大概是觉得沈星辰走的太慢,两个壮汉一左一右抬起沈星辰就往前走去。
      
      “你们怎么知道我在这?”沈星辰怕吴老头用了什么手段能时刻监控着他。
      
      “我们不知道,只是在进山的所有路上都有人把守。”一个壮汉简单的回答着。
      
      “每个岗两个人?”沈星辰装作不经意的问道。
      
      “嗯。”
      
      这下沈星辰心定了,心想这俩人也是够蠢,怎么能随随便便的就把老底像敌人交代了呢?!果然上次被警方围剿之后,TAS的人手大减,现在这个规模,吴老头还要冒险逼他前来交易,看来真的是等不及了。这样楚青阳的人就算摸上来,也可以悄无声息的解决这些岗哨。
      
      “不知道现在靳溪在哪。”沈星辰暗自想着,把守的就这么几个人,靳溪一个人就能对付的了吧。
      
      “你们少爷怎么样了?”沈星辰想到有几天都没看到林渊更新的朋友圈了。
      
      “不知道。”两个人没有再多说一个字,只顾架着沈星辰往前走。
      
      走了好一阵子,沈星辰看见了前方点点光亮,想是到了他们营地了。罗文这两天过的怎么样,有没有受苦,林渊在不在……沈星辰脑海里有很多疑问。一直到了一个屋子前,那两个人把他放了下来——“进去吧,老板在里面!”
      
      沈星辰迅速的从外套扣子上抠下了一个米粒大的定位器,扔在了门口,随后,从容的大步走了进去。一进门,他就呆住了,傻站在原地竟然都忘了往前走——面前有两个人被人用枪指着头,一左一右的坐在吴老头的身边。一个自然就是元旦晚上就被绑来的罗文,还有一个……是林渊。两个人唯一的区别是:罗文被封住了嘴,而林渊看上去受到的待遇要好很多。
      
      “文姐,阿渊!”沈星辰脱口就叫了出来,突然怒火中烧的瞪着面前那个拄着手杖,坐在椅子上的老人,“吴老头,你什么意思?!”
      
      “就是你看到的这个意思,”老人很淡定,甚至面带微笑的看着沈星辰,摊开了胳膊,“挑一个吧。”
      
      “挑你大爷!”沈星辰恶狠狠却又冷静的骂了一句。
      
      “你不挑的话……”老人奸笑了一下,“我帮你挑。”说完,就冲着林渊的方向打了个响指,林渊身后的壮汉会意,手势一顿,准备开枪。
      
      “不要!”沈星辰突然一紧张就喊了出来,壮汉却好像听话的停住了手里的动作。
      
      “吴老头,你要干什么?”沈星辰皱着眉头冲他叫道,“他是你儿子!”
      
      老人笑了,笑容中却好像带着点心酸:“儿子?哈哈哈……你问问他自己,他是怎么对我这个父亲的?!”
      
      林渊厌恶的瞥了他一眼,默不吭声。
      
      “这十五年,我待他如亲生,就差没有把月亮摘下来给他了吧,连我这份家业……为什么我这么着急要拿到你手里的东西,我就是想要留给他!我给他所有,把最好的一切都摆在了他面前,结果…….这个逆子!”老人越说越愤怒,恨不得用手杖将林渊捅死,举到了他身前却终究下不去手,“我唯一瞒了他的事,就是你的存在!”
      
      林渊在一边,垂着目光,低沉着说了一句:“你明知道,除了他,我什么都不要!”
      
      “你闭嘴!”老人怒斥了一声,转身冲着沈星辰吼道,“你给我选!我遵守约定,你把资料交出来,我准你带一个人走,剩下的……我当着你的面,就地打死!”
      
      “你……”沈星辰不知道该怎么办,楚青阳他们没这么快找到这里来,屋里这么多枪,靳溪一个人来了也无法脱身。他无法选,他不能看着他们之中任何一个人死在眼前,罗文不行,林渊更不行。想了半晌,沈星辰抬起头,看着那个面目狰狞的人,冷漠的说:“我留下来,你放他们走!”
      
      “不好意思,”老人又奸笑了一下,“这个不是选项之一!我的时间不多,给你十秒钟,再不做决定,你就一个都带不走了。十——”
      
      罗文在椅子上死命的挣扎,她想让沈星辰快走,不要管她,在这里的这两天虽然这些人对她很客气,但她知道,这些都是亡命之徒。如果这个时候她能说话,她肯定会让沈星辰替她照顾好小萝卜,不要管她,赶紧走。
      
      “我……”沈星辰紧锁着眉头,还在思考有什么能解决问题的办法,他要拖到楚青阳冲上来。
      
      “九——”老人脸上故作的慈祥也不见了,此刻的他俨然一副居高临下的嘴脸,“我提醒你,及时止损,我不会给你时间等待救援的。”
      沈星辰没有理他,全心的在想办法,他告诉自己,一定可以把他们两个人都救出来。
      
      “八——”
      
      有办法的,一定有办法的……
      
      “七——”
      
      “你要的是我,把他们俩放了,我随你处置!”沈星辰已经接近崩溃的冲着面前的人吼着。
      
      “六——”老人丝毫没有被沈星辰打断,“我不要你,我要的是你手中的资料!”
      
      沈星辰突然把包扯了下来,抓了几张纸在手上,另一只手打着了从口袋里拿出来的打火机,凑到纸边,“把他们俩放了,我留下来,不然,我一把火把它烧了!”
      
      “五——”显然沈星辰的这一举动并没有造成威胁,“你烧啊,你看是你的火快,还是我手下的枪快。”
      
      “你……”沈星辰真想冲过去,拿一把刀狠狠的捅个七八十下。
      
      “四——”
      
      “你等等——等等!”沈星辰眼睛通红的看了看罗文,又看了看林渊。
      
      “三——”老人淡定的低头摆弄起了自己的手杖,“我提醒你,时间可不多了。”
      
      “我选好了!”沈星辰突然在心中做了一个决定。
      
      “哦?”老人抬起头,饶有兴趣的看了看林渊,就转头看着沈星辰,“选哪个啊?”
      
      沈星辰没有理他,而是缓步走到了林渊的面前,似乎每一步都格外沉重,林渊满含深情的看着沈星辰,脸上突然滑下一行泪。
      
      沈星辰站在林渊面前,伸手抚上林渊的脸颊,哽咽的对他说:“阿渊,不怕,我陪你!”话音未落,林渊就握住了停留在自己脸上的手,含着泪的双眼紧紧的盯着眼前的人。
      
      随后,沈星辰把手里的包往吴老头的方向一扔,重重的说了句:“把罗文放了!”
      
      老人命手下把包捡了起来,看了几张纸,就让人拿下去了,应该是去找人验证了。他并没有对沈星辰的决定表示惊讶,而是转过身对着林渊说:“我告诉过你,他从来就不在乎你,生死关头,他救的是那个女人!”
      
      “我还有个要求,”沈星辰淡淡的说着,视线始终没有离开林渊,“找人送她下山!”说完,他用大拇指擦了下林渊脸上的那道泪痕,轻声的说:“下辈子,换我来爱你!你今生所受的苦,来世统统给我!我说过,我会永远陪着你,我做到了。”
      
      看着沈星辰凝望着自己的那温暖坚定的眼神,林渊觉得好幸福,这一刻,是生是死有什么关系,重要的是沈星辰陪在自己身边,郑重的对自己说的这一切。他不顾脑后顶着的枪,伸出双臂紧紧的拥着沈星辰,在他耳边小声的叫着——“十四哥哥”。
      
      沈星辰微笑着,摸了摸林渊的头,小声的说:“你等我一下。”说完,就推开了林渊,转身走到罗文身边。吴老头果然也算守信的人,已经找了两个人要送罗文走了。
      
      “文姐,”沈星辰在罗文耳边小声的说,“靳溪可能在外围,帮我告诉他,我跟林渊走了,不要等我了……其他不要多说。”
      
      “十四!”罗文泪眼婆娑的看着眼前双眼通红的沈星辰,紧紧的抓着他手,“不要,你们走吧,不要管我了,我不能看到你有事啊!你不要……”罗文痛哭到失声,却无法改变沈星辰的决定。
      
      “拜托了!”沈星辰挣开了罗文的手,深情的看了她了一眼,转身往林渊身边走去,还冲着吴老头说了句——“快送她走!”
      
      老人挥了挥手,两个壮汉推着罗文就出了屋子……
      
      看到罗文离开,沈星辰心中的大石头终于落了地,他站在林渊面前,微微抬头,凝望着他。他想告诉林渊,自己也不想让他出事,但是小萝卜还小,邵伟已经进去了,不能再没了罗文。这一生都是自己对不起他,这一刻,自己会陪在他身边,生,一起生,死,一起死……
      
      只是,他终究还是负了靳溪,他答应过的——少一天都不行。他不想真的让靳溪陪着自己一起去死,所以,就让他以为自己弃了他吧——恨我总好过没了命,为了我,不值得。想到这里,那一行泪终于还是落了下来……
      
      林渊微笑着,也伸手擦去了他脸上的泪,摸着他头发,“我知道的,小萝卜还小。有你那句话,就够了……”他笑的那么温柔,一点都没有了曾经眼睛的那股戾气,仿佛又回到了那个丰神俊朗的好少年,“我不要你陪我!”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