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杯酒不曾消

作者:浪荡四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情愫1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眼看着到了三月中,天气回暖,暖到杨柳都发了好几枝,沈星辰现在特别喜欢春秋两季,因为不用开空调了。原本沈星辰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再冷的天,他也能裹着羽绒服窝在沙发上。可是自从那个小崽子来了,他怕冷的不行,空调一个小时不开都瑟瑟发抖。
      
      “这孩子身体也太弱了”——沈星辰心想,于是忍着肉疼也还是把空调开着。
      
      随着时间的漫步,三月的日光是暖了,但是眼看着卡里的数字也越来越少了,为了给林忘言养身体,他不能总让那孩子吃馄饨水饺,罗文最近也忙,不怎么送菜过来。他没辙,只能自己花钱买一些鸡鸭鱼肉的,给人补补。
      
      马上就要吃土了,总不能让人伤还没好的孩子出去找工作吧,沈星辰一边蜷缩在阳台的吊椅上晒太阳,心里还在想着要去哪找工作。
      
      林忘言还是老姿势,坐在他对面,一只手拿着书,一只手托着腮,弯着眼角看着他笑。
      
      唉……少年不识愁滋味啊……沈星辰根本不知道,他在这里为生计发愁,眼前的男孩却是一个堪比煤老板的大户……
      
      正想着,手机响了……
      
      “有事启奏——”沈星辰拿起手机,懒洋洋的说了句。
      
      “老子这段时间累死累活的,你大爷的天天在家享清福啊!”电话里传来楚青阳的咆哮声,“听罗文说,你在家藏了个小白脸,天天伺候你?”
      
      “滚蛋,”沈星辰吼了一句,“我才不信罗文是这么跟你说的。”
      
      沈星辰似乎一点都没有谩骂攻击楚青阳的心情。
      
      “我是怎么说的,多少年前我就看清了你的嘴脸,”楚青阳贱贱的笑着,“怎么样,你俩……谁在上面?”
      
      “上你大爷,”沈星辰坐起身,“你死不死,有事没事,没事我挂了!”
      
      “等等等——”楚青阳急了,“最近太忙了,给老子累屁了,有空么,中午请你吃饭。”
      
      “你忙完了?国际刑警的杀手抓着了?吃什么?”
      
      “老地方,半小时后下楼,我来接你。”楚青阳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放下电话,沈星辰进了屋,他没留意刚才挂电话前,林忘言的脸色已经变了。
      
      一直走到沙发边,他发现林忘言今天居然还没有跟进来,他又走了回去,靠在门边,问林忘言:“中午有个傻子请吃饭,你去么?”
      
      “啊?”林忘言才回过神,“哦,我不去了。”
      
      沈星辰闻言,也没有坚持,就往房间走去,准备换衣服。换好衣服出来,林忘言坐在沙发上,抬头看着他,“我一会要出去一下,你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沈星辰想到了什么,从鞋柜上方的隔间里掏出一串钥匙丢给他,“钥匙给你,指纹锁下面有个隐蔽的暗扣,按开就能插钥匙。你会骑摩托么?里面有摩托车钥匙,头盔在那个柜子里,你要骑就自己拿。回来以后把钥匙放在鞋柜上就行了。”
      
      说完就开始穿鞋准备出门……
      
      林忘言接过那串钥匙,傻了眼……
      
      “这钥匙扣……你……”林忘言抬头看着沈星辰。
      
      “今年过生日,一个朋友送的,”沈星辰好像完全没在意他的反应,“挺精致的吧,我以前也有一个一样的,送给了一个小屁孩。我真的特别喜欢这个钥匙扣,谁知道,今年生日,靳医生送了我一个,简直有种失而复得的喜悦。”
      
      “靳医生送的?”林忘言此时惊讶无比,如果沈星辰不是在穿鞋,看到他这个样子肯定会很疑惑。
      
      “对啊,”沈星辰头也没抬,抬手就开了门,“我走了,你自己小心。”
      
      林忘言看着手里的那串钥匙发着愣——他不是说世间只此一个的么,怎么会有一个一模一样的?靳溪送给他的?靳溪跟他到底是什么关系?他有没有认出靳溪?
      
      一连串的问题在他的脑海中翻涌着,林忘言相信,以儿时的沈星辰对靳溪的感情,他根本不可能会忘了靳溪的。那现在,他对靳溪的距离感是因为什么?
      
      也许,他真的已经忘了靳溪了?元宵节那晚沈星辰对他说的话还在耳边回响,如果他真的忘了靳溪,自己也许……有可能……把十四哥哥追回来……
      
      他拿出自己的那个钥匙扣,放在手里,用指腹摩挲着盾牌上的刻痕……片刻之后,把两串钥匙放进口袋,披上外套,出门去了……
      
      ……
      
      桌上还是三个菜,一壶茶……
      
      “怎么样,杀手抓到了没,你打了国际刑警的脸了么?”
      
      “打个鬼,人家那种绝顶高手,是随随便便就能给你我抓到的么?”楚青阳吃了口排骨,“又没了踪影了,要我说,搞不好就根本没来咱云川,你说人来咱这干嘛啊,那种富豪,要度假也是去毛里求斯啊,国际刑警那帮废物,找个人都找不到。”
      
      “那你最近在忙什么?”沈星辰问道。
      
      “你天天窝在家里,新闻都不看,”楚青阳又夹了块排骨,“咱们母校……出事了。”
      
      “怎么了?”沈星辰喝了口茶。
      
      “一个辅导员,跳楼了……”
      
      “自杀这事……也归你们管了?”沈星辰觉得好奇。
      
      “本来是不归我们管的,”楚青阳无奈的说,“但是那年轻的辅导员,你知道什么背景么?”
      
      “什么背景?”
      
      “他妈是……”楚青阳在沈星辰耳边说了一个名字。
      
      “那个主持人?”沈星辰一愣。
      
      “对对对,就是她。”楚青阳一脸无奈,“非说她儿子是被人害死的,天天在我们局里,那叫一个一哭二闹三上吊啊,老魏都被逼的不敢来上班了。”
      
      “她怎么不去市局闹?”沈星辰冷笑了一声。
      
      “也许她觉得没底气吧,我们去查了,真的没有可疑。”楚青阳一边吃着,看着像是真饿了,“那几天检查组进驻了学校,搞不好他就是有什么严重违纪或者作风问题,觉得躲不过去了,就跳了楼了。”
      
      “他一个辅导员,能有多严重?”沈星辰歪着头,好像在思考什么。
      
      “我们开始也是这么想的,”楚青阳说,“所以我们没日没夜的调查了很久,但如果是他杀,总有动机、线索、证据吧,现场什么线索都没有,我们连垃圾桶都翻了个底朝天。死者的社交圈也很干净,一水的富二代官二代,谁会杀人。他为人也很大方,就差成天撒钱了,也没有结过仇,什么仇什么怨,把人从楼顶推下去?”
      
      “监控视频查了么?”沈星辰又喝了一口茶,面无表情的头也不抬。
      
      “废话,还用你说,第一件事就是查监控。楼顶没有监控,门口的监控显示,晚上他一个人上的楼,然后没过多久,他就从上面飞下来了。”
      
      “没有看到其他什么人上过楼么?”
      
      “你知道那是哪栋楼么?”楚青阳贼兮兮的问。
      
      “哪栋?”
      
      “九栋……”楚青阳大口的吃着菜。
      
      “卧槽……”沈星辰无奈的喝了口茶。
      
      “所以说,也有人传言说他中了邪了。”楚青阳故作惊恐的说。
      
      “复核了落地点没有?”沈星辰眉头一皱。
      
      “复核了,所以我们才觉得没有可疑了,应该不是中邪就是自杀。”楚青阳说着,“他妈一直闹了大半个月,我们实在查不出什么可疑,后来他妈突然就不来了,听说是在收拾东西的时候,在家里发现的一封遗书。”
      
      “遗书?”沈星辰猛一抬头,“你们搜查的时候没发现么?”
      
      “是在他妈包里发现的,”楚青阳说着,“他妈拿包去专柜保养,才发现夹层口袋里有一封遗书。”
      
      “笔迹核了么?”
      
      “我们就没拿到那封遗书,他妈根本就不肯给我们。”楚青阳把嘴里的肉咽了下去,“现在已经准备以自杀结案了,他妈好像也默认了这个事实,老子终于可以休息几天了。那几天把老子累的,连轴转啊卧槽。”
      
      “一点可疑都没有了么?”沈星辰难得的吃了一块排骨。
      
      “没有发现,唯一的可疑就是——如果他是自杀,那么自杀的原因是什么呢?也许只有看了那封遗书才知道了吧。”楚青阳一边吃着一边说。
      
      吃着吃着,他们又转到了沈星辰家小鲜肉的话题上,沈星辰把筷子一放,开始全力回击……
      
      ……
      
      楚青阳又把沈星辰送回到家楼下,“如果你是下面那个,老子绝对鄙视你。”沈星辰下车的时候,楚青阳还不忘把车窗摇下来,嘲笑他一句。
      
      “滚蛋!”沈星辰头也不回的上了楼。
      
      食指一按,门开了……花少爷现在已经能够跟林忘言和谐相处了,虽然还是不肯吃他给的东西,起码已经不冲着他大叫或者怒吼了。
      
      他在鞋柜边换好拖鞋,看到钥匙放在鞋柜上,顺手把钥匙塞进了那个隔间。花少爷趴在窝里,林忘言从房间的方向走出来。
      
      “饭吃好了?”林忘言脱下沈星辰的外套,转身挂在衣架上,就进了房间。沈星辰愣愣的看着他,突然觉得好像楚青阳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林忘言真的像他养的一个小白脸,包揽了所有的家务,在家把他照顾的体贴周到。有一瞬间,他甚至都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立刻出门赚钱来养这个家……
      
      沈星辰苦笑了一下,走向沙发,看到厨房里放了很多菜。
      
      “罗文又来了?”沈星辰顺口一问,却没听到林忘言的回应。
      
      他走进自己的卧室,突然感觉周围的空气不对——空气中温度是暖的——是空调的自动感应,他的房间有人进来过…是林忘言?他进自己房间干什么?
      
      “小王八蛋~”沈星辰叫了一声,换了衣服就出了房间,他想问林忘言进房间找什么的,可想了想,还是忍住了。
      
      走到客厅,他发现林忘言在厨房里,好像一脸闷闷不乐的样子。
      
      “吃饭了么?”沈星辰走到他身边,发现他在包馄饨。
      
      “嗯。”
      
      “怎么了?”沈星辰觉得他有心事。
      
      “没什么。”
      
      “今天出去干啥了?你伤没好,别乱跑。”沈星辰只是随口问了一句,转身就去客厅了,他没指望林忘言会回答他,或者,没指望用实话回答他。
      
      “我出去找工作了。”林忘言不咸不淡的回了句。
      
      “找工作?”沈星辰刚准备坐下来,一听,又起身往厨房走去。
      
      “不找工作,吃什么?”林忘言一边说着,手一直不停。
      
      “你伤还没好,别找工作。我已经在网上投了很多简历了,明天,我再出去看看。”沈星辰站在林忘言身边,他总觉得这个孩子很不开心,想安慰他一下,就把他搂在怀里,摸了摸他的头。
      
      林忘言突然把他推开,“别用你这套来对我。”林忘言有些嗔怒,却没有抬头看沈星辰一眼。
      
      “干什么干什么?”沈星辰往水池边的台子上一坐,“好好的给老子摆什么脸色?”
      
      他当然不知道林忘言到底怎么不开心了,就在他跟楚青阳吃着饭讨论着案情的时候,林忘言取了钱,买了一堆菜,还特地买了个手机,办了张手机卡。回家之后,他把菜放在厨房,把外套挂在衣架上,突然想起来沈星辰说把钥匙要放在鞋柜上,就又从口袋里把一串钥匙掏出来扔在那上面。
      
      把馄饨馅和好之后,他突然想到了什么,跑进沈星辰房间,到处翻找,整个衣橱都快被他翻过来了,最后在一个夹层里,找到了那个小盒子……
      
      里面有一根针,和那个小小的盾牌……
      
      林忘言心里一下就明朗了——原来在他的心里,那个人也一直都在,从来没有离开……
      
      他记得所有人,唯独忘记我……
      
      突然听到门外有动静,他揉了下眼睛,赶紧从房间里出来,正好撞上沈星辰扔完钥匙。他想装作若无其事,于是上前把沈星辰的外套脱下来挂上衣架。
      
      就在挂上的一刹那,他看见自己外套口袋里露出了那个钥匙扣。他想赶紧把钥匙扣塞了进去,抓在手里一看,坏了,这是沈星辰的那个,他拿错了钥匙……
      
      沈星辰进了房间,他赶紧回到鞋柜边,把钥匙换了回来,把自己的那串重新塞会外套夹层的口袋里。
      
      还好,两串钥匙差不多,加上钥匙扣又一模一样,除了盾牌上的刻痕,不然很难发现。——林忘言心想,他才不会注意到这些细节吧。
      
      在看到那个小盒子之前,他一度想过要表明自己的身份,重新变回那个缠着十四哥哥的林渊。但是现在,他觉得没有必要了……
      
      他走进厨房,开始给那个没心没肺的人包馄饨……
      
      “我哪敢给你摆脸色?”林忘言不冷不热的说了一句,“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
      
      “小王八蛋,你又开始冲我恶语恶言了是吧!”
      
      林忘言不理他,继续自己包着馄饨……一下午加一晚上,林忘言都没有主动跟沈星辰说一句话,直到晚饭后,沈星辰窝在沙发上,林忘言洗好碗走了过来,扔给他一个手机。
      
      “帮我下个微信。”林忘言站在他面前,居高临下的说。
      
      “你自己不会下啊?!”沈星辰头也没抬。
      
      “不会。”
      
      “啊?”沈星辰觉得有点不可思议,这年头,怎么会有年轻人不会玩手机?!
      
      愣了一下,他拿起那个手机,连上无线,下载微信,注册帐号,加了自己的好友……
      
      “好了。”沈星辰把手机递给林忘言。
      
      “把你电话号码也存进去!”
      
      他又在通讯录里存了自己的号码,又递了过去。
      
      “你哪来的手机?”沈星辰突然一愣。
      
      “偷的!”林忘言拿过手机,回了房间。
      
      “嘿,你个小王八蛋~”
      
      ……
      
      第二天,沈星辰睡到自然醒,吃了早饭以后,就出门了,想看看上哪能找到工作。自从离开缉私队之后,他整个人都变了……他不想出人头地,不想飞黄腾达,不再以前的目标任务,只想找份不费脑子的工作混日子……反正活到最后都是等死……
      
      走着走着,不知道走了多远,他头一抬,发现居然到了母校——公安学院门口。
      
      里面闹哄哄的,好多人聚在一堆,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沈星辰正好想回母校看看,就走了进去,被门口保安拦了下来……
      
      “怎么……不给进了?”沈星辰疑惑的问。
      
      “里面死人了,没事别往里面瞎跑……”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