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太甜

作者:半截白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9章

      身后突如其来这句,苏荷愣了好一会,才懂他的意思。
      
      他话里的这个他,是陈曜。
      
      苏荷有点莫名,她转身看着谢楼。
      谢楼咬着牛肉片,挑着眉看她。
      
      苏荷翻个白眼,转身离开。
      门砰地一声关上。
      
      谢楼:“......”
      靠。
      
      *
      之前苏荷拒绝过陈曜参加学校的迎新晚会,但是没想到第二天开学,陈曜带着学生会的人堵在她上课的路上。
      
      苏荷:“......”
      
      陈曜笑眯眯地道:“实在是没办法啊,今年新生参加的人实在是太少了,尤其是你们自考生,一个都没参加,苏同学,帮个忙呗,好不好?”
      
      苏荷:“......”
      
      前方就是教室,身后是林荫小道,来来回回全是学生,纷纷往这边行以注目礼,苏荷头很疼,她说:“陈学长,自考生二十多个,不参加也没什么吧?”
      
      “哪儿没什么啊,这是学校里下的意思啊,都要有集体荣誉感。”陈曜这嘴巴很厉害,死的都能说成活的。
      “是啊,苏...苏同学是吧?帮个忙呗。”陈曜带来的说客估计连苏荷姓什么都不太清楚,喊得磕磕碰碰的。
      
      苏荷看那说客一眼。
      说客额头都快滴汗了,这很明显陈曜是藏了心思的。
      
      苏荷:“我还有几个舍友,她们.....”
      话还没说完,陈曜就打断,“哎呀不行啊,只有你合适啊,又不是要你当主舞,只是缺了一个人,还站在边角那里,用不着露大脸。”
      
      那也要跳啊。
      陈曜这让她帮忙的,就是有一支舞蹈,少了一个人,希望她能帮跳一个位置。
      
      苏荷:“......”
      
      就在这僵持之下,上课铃声一响,苏荷看向陈曜,陈曜这节没有课,但他没课也不好真一直拦着苏荷,他笑着让开了位置,“苏同学,请。”
      苏荷扫他一眼,直接往教室走去。
      
      就这一眼,陈曜心跳又一阵加速,他站在原地,看着苏荷的背影。
      
      心想。
      当初怎么没发现她长得好看呢....
      年少无知。
      该打。
      
      *
      回到学生会,陈曜带人去拦自考生苏荷的消息一下子就传开了。谢楼正在跟人讲话,眼眸抬起来,冷淡地看陈曜一眼。
      
      陈曜坐下后,支着下巴,说:“我会再接再厉的。”
      
      谢楼呵了一声,扔了一叠资料给他。
      
      陈曜手忙脚乱拿了起来,一看,眼睛一亮,“嘿,审批下来了?”
      
      谢楼伸手拿了烟,没应他,出了门,到外面走廊去抽。斜对面,就是苏荷现在上课的班级,树荫落下来,遮挡了一半的窗户,谢楼手搭在栏杆上,眼眸深深,看不出在想什么。
      
      最后,摸了手机出来。
      
      发了一条微信给苏荷。
      
      谢楼:“晚上不用做饭,我得出门。”
      
      *
      苏荷上完课回到宿舍看到手机,才看到谢楼的微信,她一如既往地没有回。但也意味着她可以休息一个晚上。
      
      下午还有一节课,上完了,苏荷就想着约宿舍她们两个人一块出去吃饭,却接到了王惠的电话。
      苏荷拧着眉心,走出宿舍,接了起来。
      
      “喂....”
      
      王惠的嗓音传来,带着一丝笑意:“在上课吗?”
      
      苏荷有点莫名,靠着栏杆,应了一声,“嗯。”
      
      “荷荷,什么时候下课?”王惠问得很积极,苏荷有些恍惚,她还叫她的昵称,这个昵称父亲还在的时候,一家人都喜欢这么叫。
      她回道:“下午就一节课。”
      
      “现在就不用上了对吗?”王惠嗓音更为兴奋,苏荷眉心再次拧起来,她说:“妈,你就直接说,找我什么事。”
      
      王惠那头被梗了下,沉默一秒后,她笑道:“我来海市了,现在就在海城大学附近,我去看看你,顺便晚上一起吃饭?”
      
      苏荷沉默了。
      半天没有说话。好一会,她低声反问:“你...专程过来看我的?”
      
      “是啊!”
      
      王惠回答得爽快,苏荷心头却震了震。休学四年,如果不是她的坚持还有外婆仙逝之前留下的一笔钱给她,她基本是没机会再碰书本的,王惠有新的家庭,还要照顾那个家庭里原先的妹妹。根本就没人会想起来,苏荷还需要继续读书。
      
      所以,上学这事,都是苏荷自己一手安排的。考上了才通知王惠,而王惠那一家子的意思,你只要不花我的钱,你想怎么样都行。
      
      但是,反对的话其实是藏在这句话后面的。王惠觉得她继承了外婆的手艺,还不如用外婆的钱开餐厅,开餐馆,甚至是给有钱人家当御用厨师...
      
      从B市回到海市上这个大学,王惠连出来送她都没有。行李还是她自己收拾的...
      
      美好的日子早就远去了,母亲贤惠疼爱她的样子也早就模糊了。苏荷本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了。
      
      没想到,还是会被她三两句话给触动。
      苏荷喉咙有些干,问道:“你一个人来的吗?”
      
      “是啊,一个人,荷荷,我到你们海城大学东门了,你下来还是我去找你?”王惠温柔的嗓音近在耳边。
      苏荷:“我下去,你等等。”
      
      说完,她转身回了宿舍,换了一套衣服,拿上钱包下楼。
      
      楼下正好有单车,苏荷选了一辆,踩上了去往东门。
      
      远远地,就看到那辆灰色的大众。王惠戴着墨镜站在车旁,如果不是大众的车身上掉漆,一看就有些年头。王惠那气质,跟父亲没有破产前,没有区别。
      
      只是,她再也没有像父亲这样的男人宠着她了。
      
      只有无尽的生活折磨着她。
      
      苏荷将单车停好,往招手的王惠走去。
      
      *
      母女俩见了面,是有些冷场。王惠上前,抱了抱苏荷,苏荷闭了闭眼,说:“你想吃什么?回家我做给你吃,还是....”
      “出去吃,出去吃。”王惠笑了下,看了眼海城大学,“这个学校挺好的,一直都是你的理想对吗?”
      
      “是。”苏荷点头。
      王惠拉着她的手,很亲热,“现在成人学历,也很值钱了,我之前是不知道,所以.....”
      
      苏荷:“嗯。”
      
      “上车,我订了个餐厅。”
      
      苏荷上了车,王惠开车,驱离了东门。
      
      一路上,看着熟悉的景色,王惠眼神闪过一丝黯然,还有一丝怀念。人生从无到有,那个过程是兴奋的,幸福的。但是从有到无,一朝落下凡尘,那滋味,千斤痛苦压在心头,甚至能缠人一生。
      
      海城。
      本来是苏家的天地。
      
      *
      到达王惠订的那餐厅,苏荷有些惊讶。她看一眼母亲,王惠笑着道:“看什么,难得来看你,自然要找一家好吃的。”
      
      玉楼台。
      是一家价格不单贵,还很出名的中式餐厅。
      
      曾经聘请外婆,过来坐过镇的。
      
      一餐没有上三千还吃不了什么的。
      
      苏荷跟王惠说:“太贵了。”
      
      王惠勾下墨镜,有些烦躁,后勾出笑容,“不贵,走吧。”
      
      曾几何时,这种店她来还要惦记着钱包?
      
      苏荷坳不过王惠,也不想破坏母女间短暂的温情,便没有再说。以前他们来的时候,都是进的包厢,今晚,没包厢可以去,只能在大厅。珠光垂帘下来,大厅的环境,倒是有几分复古。
      
      王惠点菜。
      苏荷看她点。
      
      王惠一口气,点了不少菜。苏荷拧了拧眉心,尝试着阻止,王惠压着餐本,笑道:“听我的,等会,还有你一个阿姨要来,周阿姨,你认识吧?”
      
      苏荷:“......”
      王惠认识的富太太多了去,她记不清了,她摇摇头。
      
      王惠点了点苏荷的额头,像过去那样,“傻荷荷。”
      
      苏荷下意识地撇了下嘴,等她意识到自己的动作时,王惠已经朝她身后招手了,紧接着,带着一股香水味扑面而来,捏着钻石耳钉的周阿姨来了。她手里勾着名牌包,打量苏荷一眼,后坐了下来,勾着唇对王惠说:“怎么不去包厢里啊?”
      
      王惠还看苏荷的身后,收回视线,干笑了下,说:“外面环境也不错,怎么,今晚成尧没时间啊?”
      
      周阿姨听罢,笑了起来:“孩子嘛,哪儿来的时间陪我们这些老女人了,肯定是跟朋友出去玩了啊,也就苏荷乖巧,才陪你吃饭吧。”
      
      苏荷喊了一声周阿姨,就没再出声。被她这么一喊,又冲周阿姨笑了下。周阿姨看着苏荷,一只手还捏着耳钉,在灯光下,一闪一闪,极其耀眼。苏荷看到王惠视线一直落在人家身上的配饰上。
      
      她拧了拧眉,心情有些不爽,还有一股隐隐的怪异的感觉。
      
      这时,菜上桌了。
      
      苏荷想着能安静吃一会饭了。谁知道,周阿姨那只戴着金钻的手摸了她的手,抬了起来。
      王惠见状,眼睛发亮,直直地看着周阿姨。
      
      周阿姨捏着苏荷的手,翻来覆去的手,有些可惜地道:“这明明是一双千金的手,这几年摆弄锅碗瓢盆,都粗了吧?看看这张脸,也没那么粉嫩了,看着真让人心疼啊....”
      
      王惠在一旁跟着点头,“是啊,荷荷很懂事,都在帮她外婆呢。”
      
      “是吧?”周阿姨说着,看王惠一眼,转回来,看着苏荷又道,“现在不比以前了,苏荷终究是矮人家一头的,成尧也不是没见过苏荷,他啊,还是喜欢任性点的女孩.....”
      
      一席话,说得漂亮好听。
      
      苏荷这下子就明白了意思,她猛地看向脸色惨白的王惠。
      
      王惠挤了挤笑容,没注意女儿的神情,反而跟周阿姨说了起来,“这没见过,你怎么知道啊?成尧以前.....”
      
      唰——地一声,苏荷的椅子一把拉开。
      
      苏荷冷冷地,居高临下地,说道:“我还有事,你们吃。”
      
      那个妈字,一时半会她喊不出口。说罢,苏荷转身就走。
      
      留下错愕的两个人。
      
      *
      桌子安静两秒,珠帘隔壁的桌子,黑色笔记本轻柔合上,一只修长的手,在光滑的笔记本页面上点了点。
      男人懒洋洋地道:“今天就谈到这里吧?”
      
      “行啊。”对面男人点了点头。
      
      “我买单。”男人提起笔记本,放进黑色的公文袋里,说道。
      
      “好好好。”
      
      得到对方的回答,谢楼这才离开。来到门口,外面下起了大雨,稀里哗啦,将整个街道都浸泡在雨幕中。
      
      玉楼台门口,雨水带来的湿气浓厚。
      谢楼摸了烟出来,望着雨幕,叼着烟,好一会,他转头看了眼玉楼台里大厅,苏荷刚才坐的那个位置。
      
      看了好半响,他这才往停车位走去,弯腰刚把笔记本塞进车里,眼眸一顿,一个纤细的身影,在雨幕里。
      
      抱着手臂,迎着风雨,摇摇欲坠。
      
      砰——
      他猛地把车门关上。
      
      裹着黑色裤子的长腿,也迈进了雨幕里。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



    三国甄宓传
    三国甄宓传



    生香
    一本偷香窃玉的古耽禁书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