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太甜

作者:半截白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6章

      苏荷有一秒钟混乱。
      温曼挂了电话,从那头出来,见到谢楼也有些惊讶,随后她从容道:“怎么不能是教我呢?”
      
      谢楼走了进来,拿起一旁的球杆,把玩着,懒洋洋地举着看,对温曼道:“说笑了,姐....”
      
      温曼眯着眼看着他,两个人无声地对峙了会。
      半响,温曼笑道:“闻毅这边就没人了吗?”
      
      谢楼斜斜地咬着烟,靠坐在台球桌上,嗓音吊儿郎当,“我哪知道?”
      
      温曼看他一副油盐不进,又不甚正经的样子,气笑了。
      
      她说:“我找闻毅说去了。”
      后看苏荷一眼,拉了拉苏荷的手,“放心,没事。”
      
      苏荷神色平静下来了,她摇头,说:“我知道。”
      温曼深深看她一眼,转身出去。
      
      苏荷有些无奈,感觉给温曼添麻烦了。从第一天开学碰上谢楼后,温曼其实应该是能感觉到她跟谢楼之间还是有些交集的。但温曼很体贴,从来不主动问,也不多说。
      
      她再次拿起球杆,看着弯腰正在掐灭烟的谢楼。
      
      谢楼揉了揉唇角,看她。
      “要我教了?”
      
      他唇角挑起,问得随意,眼眸里却带着一丝的玩味。
      
      苏荷拿起巧克粉,磨了磨,道:“麻烦。”
      客气而疏离。
      
      谢楼站在原地,球杆压着桌面,弯腰碰了下白球,说:“我也不想教你,不是闻毅开口,我哪有这个闲情?”
      欠他一份人情,正在还呢。
      
      苏荷心里翻个白眼,弯腰看球。
      
      *
      温曼跟闻毅进来时,这桌已经开球了。一眼望去,谢楼正压着苏荷打,苏荷的花球一个未进,全堆在一起,看起来可怜兮兮的。
      
      闻毅:“......”
      温曼:“....谢学长,你这是教人吗?”
      
      谢楼撞了最后一个黑球进去,站起来,道:“我没想到她这么菜。”
      
      苏荷:“......”
      
      闻毅小心地看了温曼一眼,上前,搭着谢楼的肩膀,低声道:“兄弟,给点面子,今晚俱乐部里,真没人了。”
      这话还藏着一层意思,你教好温曼的闺蜜,我才有时间跟温曼切磋啊。
      
      谢楼指尖压着桌面,好一会,点点头,语气略微不耐:“知道了。”
      
      “谢谢啊。”闻毅又拍了拍他的肩膀。
      
      这边,温曼走苏荷身边,看她。
      苏荷压着球杆,说:“我跟他打,你忙你的。”
      温曼:“......”
      “去忙吧。”苏荷推她一下。
      温曼跟她对视了一会,发现她眼底的坚持,无奈点头:“我自己技术也没那么好,教你恐怕不够,所以才让闻毅找人...”
      “知道了知道了,啰嗦。”苏荷又推她一下。
      
      最后,包厢里两桌,各两个人对弈。
      
      苏荷X谢楼
      温曼X闻毅
      
      闻毅上手教温曼,问了两句:“是不是下个月要跟华南总裁见面?他球技确实很好。”
      温曼架势十足,点头:“是啊。”
      
      苏荷这才知道,温曼打台球不单单是娱乐。她还为了工作。苏荷看谢楼,心底没那么抵触了。
      
      那边开桌了。
      这边还没开始,谢楼又抽了一根烟,靠着台球桌,眯眼看苏荷,道:“你先打,我看着。”
      苏荷点点头,拿起球杆,打白球。
      
      她也没想到自己会把技术忘得那么快,或许应该是她学得太短了。那会儿知道他经常去台球室,自己上去两次,看得头晕脑胀的,知道他不会教自己,所以回家叫父亲教,但是父亲太忙了。
      她学得断断续续的。
      
      白球几番落袋。
      惨不忍睹。
      
      苏荷下意识地看谢楼一眼。
      
      谢楼挑着眉眼,“还敢看我?你这什么水平?”
      
      苏荷:“......”
      
      “再打。”他把白球摸出来,放在花球的跟前,距离不过半个手掌,而花球跟前,就是一个落袋,“就这个距离,你还打不进去....”
      他真无话可说。
      
      苏荷被他刺激得真想发奋崛起,逆袭一场给他看。
      这会儿弯腰,认认真真地盯着那白球,眼神专注,她认为这小段距离她还是可以进去的。
      
      砰——
      很好。
      是进去了,白球跳过花球,欢喜地落了袋。
      
      他嗤笑一声。
      就在头顶。
      
      苏荷:“......”
      被他笑得耳根发红。
      
      “首先,你握球杆的姿势不对,脚盘不稳,弯腰时间距太远....”谢楼总算开口教人了,大约是逗弄够了,话不多,但苏荷一下子就来了精神,她站稳了身子,低着头看脚盘,有些询问地看他。
      
      谢楼嘴里的烟快完了,他掐灭后,说:“腿再打开些。”
      
      苏荷:“哦。”
      她听话,然而下一秒,感觉这话怪怪的。
      
      谢楼眯眼。
      视线往她的腰跟臀部那里看去,随即,他揉了揉眉心,很轻地低笑了一声。
      
      苏荷没听到他的笑声,继续按他说的那样去做。
      
      又撞了两次球,仍然是白球飞起。
      
      苏荷有点无辜了。
      她看向谢楼。
      
      谢楼懒洋洋拿着球杆,指着白球,道:“再来一次。”
      苏荷嗯了一声,弯腰,对球。
      
      谢楼看了一会,终于发现她问题在哪了。他放下球杆,往她这里走来。苏荷正一股作气,再来一球,身后就贴上来一温热的胸膛。她的手腕被他的大手给压住,苏荷浑身一僵。
      
      察觉她身子僵了。
      谢楼默不作声地看她一眼,随后嗓音低沉,带着气息在她耳边问道:“想什么呢?看球。”
      
      苏荷愣了愣,耳根红透,只能硬着头皮看向白球。
      鼻息间,一股淡淡的烟草味飘了进来,苏荷又一次失神,谢楼推她的手,球杆撞白球,这会儿,白球终于不飞起来了,轻松撞进花色球,谢楼懒懒地道:“你问题在手腕上,推球的时候用手腕,不是用手臂,懂么?”
      
      苏荷咬了咬牙,在他怀里点头。
      “懂。”
      
      “那再来一次?”他没松开她,推着她的手,球杆跟着动,去碰一旁不远的白球。
      之前是谢楼主导她的手腕,这会,是苏荷自己主导,她回想刚才的力道,手腕用力,认真撞球。
      
      这下子,虽然没有花色球进袋,但白球却没有飞起来。
      苏荷有些兴奋地咬唇,“我再试试。”
      她这话跟谢楼说的。
      
      谢楼仍握着她手腕,嗓音懒懒地嗯了一声。
      他看着她兴奋的侧脸。
      眼眸落在她红透的耳根,耳朵上,竟然有两个耳洞,耳垂小巧得很。
      
      一股淡淡的花香味从她身上飘来,极淡,但是很清晰,而近了,她皮肤更白,身子..也意外地柔软。
      
      *
      苏荷再撞一球,但是仍然没有花色球入袋。她有点急,转头去看谢楼。
      
      谢楼眯着眼跟她对视。
      苏荷回过神,才发现他还抱着她。
      
      她愣了下,正想说话。
      谢楼松了手,他懒懒地靠在台球桌上,捏着手腕,道:“多练习几次,就能进球了。”
      
      说得清淡,没有看她。
      
      身上的温热一下子就褪去了,苏荷顿了顿,往旁边挪了一个位置,弯腰好好地再打。
      
      谢楼垂着眼眸,看她这番动作。
      唇角似笑非笑一勾。
      
      *
      苏荷第一个进球很意外,跳球撞击,将不是目标的花色球给撞进洞口。谢楼抬起手,似真似假地给她鼓掌。
      
      苏荷咬唇下意识看他一眼。
      谢楼挑眉,拿起球杆,“打一局?”
      苏荷:“好。”
      
      两个人认真地打了起来,谢楼依旧没有放水,但苏荷输得没那么难看。期间,另外一张桌子安静下来,闻毅跟温曼靠在一起,两个人低头正在说笑,笑声带着一点点调情。
      
      苏荷不小心听了些,有点害羞,恰好撞到了谢楼。
      谢楼偏头看她一眼,后见她神情闪烁,他往后扫了一圈,低笑一声。
      
      苏荷:“......”
      
      过了会,温曼接了电话,球也没法打了。喊着苏荷,要送她回去,苏荷急忙放下球杆,跟上温曼。
      谢楼转而叼着烟,离开了包厢,不一会就没了影子。
      
      送她们出门的是闻毅。
      闻毅一脸不舍。
      温曼挥手:“公司有点事,我得回去一趟,下次再约打。”
      闻毅:“行吧。”
      
      这头。
      谢楼上了二楼,一把推开休息室的门,里头陈曜瘫在沙发上,笑眯眯地看着他:“教了什么美女?”
      谢楼弯腰拿了可乐喝,往他旁边一坐,淡淡道:“你不是在看吗?”
      
      陈曜哎呀一声,“这都被你发现了。”
      
      他拿出平板,左弄右弄,边弄边说:“我还没看呢,刚下载成功。”
      
      谢楼捏着瓶子,靠在椅背上,眼都没往陈曜的平板上看。
      
      平板闪现出一个画面,正是温曼跟苏荷刚刚所在的台球室包厢,陈曜指尖点了点,画面拉到苏荷跟谢楼这一桌,而且直接就是谢楼抱着苏荷的一幕。
      陈曜惊吓:“操....”
      
      谢楼长腿交叠,扫一眼。
      
      陈曜盯着画面看了好一会,他将平板举到谢楼的跟前,说:“你抱得也太紧了吧...”
      
      谢楼:“你瞎?”
      他就那么轻轻一抱,这就看出来紧了?
      
      陈曜坏笑着点着画面:“看不出来,你们俩的身子还蛮契合的...”呢..呢字被他吞在了喉咙里,画面里,苏荷微微往上仰,看向谢楼,那雪白的脖子还有带着水光的眼神,无形中挑逗着人心。
      
      陈曜喉咙一紧,眼神紧盯着画面里的苏荷,久久没有出声。
      
      谢楼也看着苏荷,眼眸微深,半响,他揉揉唇角,弯腰拿烟点上。
      
      殊不知,身侧的陈曜,心跳二百码。
      糟糕,那是心动的感觉。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四万多字才可以入V,我再更一章好了。这一章开始是转折点。



    三国甄宓传
    三国甄宓传



    生香
    一本偷香窃玉的古耽禁书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