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太甜

作者:半截白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1章

      谢楼虽然挂了电话,苏荷还是编辑了微信给他。
      写得很详细。
      
      其实煮个姜汤没那么难。
      
      编辑完了,苏荷才松一口气,心里也安心多了。
      回了房间休息。
      *
      夜深了。
      华东新城区。
      
      谢楼赤脚从浴室里出来,身上松松垮垮地穿着浴袍,擦擦头发。
      
      茶几上的手机紧跟着响起。
      
      是微信声。
      
      他弯腰,看着。
      
      苏荷发来的。
      
      姜汤的做法。
      
      又附了一句话:“其实挺容易的。”
      
      谢楼面无表情地看了会,后挑唇勾了下,没再看手机,将毛巾仍在椅背上,他转身回了房间。
      外头雨是小了些,但还是有些绵绵细雨,窗帘随着风,啪嗒响着,他走到窗户边,将窗帘拉起来。
      玻璃窗上,印出了他的脸。
      
      谢楼指尖勾着浴袍口,整理整理,再抬头。
      
      玻璃窗上,似有一双被雨水冲刷过清亮柔媚的眼睛。
      
      他手一顿。
      
      随后,在公交车站台里,她楚楚可怜瑟缩着的身子,玲珑有致的胸口,仰着水珠滚落的脖子。
      看着他。
      
      谢楼:“操。”
      
      *
      雨天最好睡觉,苏荷昨晚以防感冒,盖了挺厚的被子。第二天睡醒,浑身舒爽,还差点迟到。
      
      今天课程很满。
      一连要上四节课,下午六点才能离开学校。
      
      第二节是公共课,成人自考生的课程其实是很少的,不过现在比以前多了,至少公共课可以跟新生一块上。
      
      温曼也有这个课程,两个人一起去,去的早,选了个后排的位置坐下。
      
      温曼这两天夜夜笙歌,忙着手头的应酬,睡眠不足,一来就趴着睡。苏荷坐在她身侧,低头翻书。
      不一会,周边坐满了学生。
      
      苏荷发现有视线,抬头一看,就对上陈曜带笑的眼眸。
      
      苏荷:“......”
      
      接下来的课程,陈曜低头找她要笔记,要笔,要手机。故意趁着上课,她无法反抗,一直劝她参加迎新晚会。
      
      “荷荷,你就帮个忙吧,好嘛?”
      
      苏荷:“不。”
      
      “帮吧,好嘛?我故意跟学弟换了课,跑过来的,好嘛?”陈曜支着脸,带笑的眼眸一直看着她,看她眉梢,看她侧脸,看她被发丝缠着的耳朵。
      “荷荷——”他压低了嗓音喊。
      
      苏荷闭了闭眼,这个昵称,是她心里的隐痛。
      她扭头,“陈同学,我不....”
      
      “好啊,我帮她答应了。”温曼的声音突然响起,苏荷猛地扭头看,温曼不知何时醒了,正枕着手臂,笑着看这边。
      苏荷拧眉:“你说什么?”
      温曼捏了捏苏荷的脸,道:“跳支舞而已,也没什么?我可听说了,陈学长这两天一直在求你啊。”
      “再来,我希望你活泼点。”温曼说这话,眼眸里带着一点慈祥。
      
      苏荷:“......”
      
      陈曜眼睛一亮,“真的吗?荷荷?”
      
      苏荷转头看陈曜。
      
      陈曜此时笑得跟忠犬似的,冲苏荷点头,就差露出尾巴摇晃了。
      
      这样子,跟高中时期的他,又有些不同。
      
      苏荷:“......”
      
      就这样,她被按头答应了参加迎新晚会,帮忙顶替那支舞蹈其中一个舞位。
      
      *
      从陈曜口中得知,今天金融系基本没课程。谢楼也就没来上课,但他没说晚上不做饭,苏荷最后一节课上完,还是赶去了华东新城区。
      
      进了门,屋里窗帘紧拉着,昏暗。
      跟平常有些不同。
      
      苏荷顿了顿,放下包,挽了袖子,走到厨房。从里面正巧走出来一个穿着家政服的阿姨,两个人迎面对上,苏荷愣了下。
      那位阿姨立即反应过来:“是苏荷吗?”
      “是我。”苏荷想着,应该是那个钟点工保姆。
      
      “我刚买了菜过来,但是...谢少爷好像病了,估计吃不了大菜,你进屋去问问,他想吃什么。”那位阿姨一边说,一边拿放在鞋柜里的黑色小包,看样子是要走。
      
      苏荷:“他病了?”
      “是啊,我进去看了一眼,床头柜上放了点药,应该是发烧了,我先走了啊。”阿姨说话嗓音没有起伏,只是钟点阿姨,买菜搞卫生,尽力干好手头的事情就行了,不会多花心思去关心雇主。
      
      所以语气很平淡,连现在烧成几度要不要去医院或者退烧都没有说,门就关上了。
      
      人一走,门一关,再加上窗户紧闭。屋子里像是没了人气,苏荷在原地站了会,脑海里闪现昨晚雨幕中的一幕。
      他跑出来连伞都不带...
      所以姜汤他也没有煮对吗?
      
      苏荷迟疑了下,走向主卧室。
      
      来这里做饭快两个月了,她来回也就是客厅公共洗手间还有厨房里转悠,对于书房次卧主卧这三块有着隐私的地方,她连多看一眼都没有。
      
      主卧室门半掩着,里头似乎也暗着。
      
      苏荷回身看了眼茶几上,谢楼扔那里的手机,她顿了顿,推门进去。
      
      房间里只有一盏冷白色的床头灯亮着,苏荷走进去两步,看到灰蓝色床上躺着的人,她低声喊道:“谢楼。”
      
      床上的人动了下,苏荷呼吸一顿,就见他的手搭开了,侧头看过来。
      
      四目相对,谢楼眯了眯眼,嗓音暗哑:“过来。”
      
      苏荷:“......”
      她走上前,来到床边,以为他清醒着,弯腰问道:“晚饭你想吃什么?是不是还烧着?要不要去看医生?我...我叫陈曜来。”
      
      谢楼修长的脖子露在被子外,被光线投射着,锁骨隐约可见,他手还搭着额头,却没有回答苏荷的话。
      
      神色有着发烧时的倦怠,但仍无损他那逼人的气势。
      
      问完,他没有回答。
      苏荷顿了顿,再弯腰,“谢楼?”
      
      这时,谢楼伸手,修长的手指掐住苏荷的下巴,拇指揉着苏荷的嘴唇,嗓音很哑:“你怎么还不走?缠了我一个晚上了。”
      
      苏荷艰难地出声:“....什么?”
      
      *
      这时,刺耳的手机铃声猛地响起。苏荷反射性推开谢楼的手,站直了身子,去摸手机。
      
      谢楼手被挥开,突地,似是醒过来。他反手拧开了床头另外一盏灯,房间里大亮,苏荷拿着手机,跟他对视。
      
      谢楼眯了眯眼。
      想起了刚刚他做了什么。
      
      他面无表情地坐起身,靠在床头,有些硬邦邦地道:“接电话。”
      
      苏荷陡然惊醒,挪开视线,走出门去接电话。
      
      谢楼看着她出去,身子放松,闭了闭眼。
      
      妈的。
      做了一个晚上的春梦。
      梦里的女人,全是她。
      
      他揉了揉唇角,下床,往浴室里走去。
      
      来电是她那个便宜的妹妹,苏荷站在门口,好久都没想接,直到电话铃声快要停了,苏荷才喂了一声。
      
      那头,女生软弱的嗓音却带着刺耳的话:“惠姨是不是昨天去看你了?”
      苏荷拧了拧眉,“是又怎么样?”
      周语语呵了一声:“惠姨真是异想天开啊,还指望着你能嫁给有钱人吗?”
      
      看来,她打这通电话,就是来嘲讽她的。
      
      苏荷直接挂断。
      并将她的号码拉黑。
      
      周语语,她继妹,十九岁,身体病弱,很不喜欢这对突然闯入她家庭的母女,但她不喜欢归不喜欢,却总是跟苏荷抢王惠,私下就针对苏荷。
      
      挂了电话后。
      苏荷坐在沙发上,有些发呆。
      
      谢楼刚刚...是把她当成另外一个人了吧?
      
      嘴唇还有些疼。
      
      主卧室的门打开,苏荷转头看去,谢楼头发滴着水走了出来,苏荷下意识站起来,问道:“想吃点什么?”
      “你烧退了吗?”
      
      谢楼看她一眼,有些冷漠,懒洋洋地拿起衣架上的毛巾,擦拭头发。
      
      “退了,粥吧。”
      
      苏荷点头,转身进了厨房。
      
      蓝色毛巾在头上盖着,谢楼靠在门上,眼眸看着她纤细的腰还有后背,一瞬间,脑海里,全是旎旖画面。他眼里闪过一丝戾气,随后扔了毛巾,偏头从电视柜上拿了烟,低头点燃....
      
      考虑到他胃口问题,苏荷煮粥还弄了点小菜。顺便煮了昨晚没煮的姜汤放在保温壶里,端着粥跟菜出来,就闻到空气中的烟味。
      
      苏荷看了眼刚发完烧还在抽烟的谢楼。
      
      谢楼偏头看她。
      
      两个人对视一眼,苏荷挪开视线,将粥摆好。
      
      谢楼看一眼手里的烟,很明显刚刚看到她拧眉心了。
      
      他唇角勾了下,那股戾气竟然散了些,他走过来,在餐桌旁坐下,顺便掐灭烟。
      
      苏荷擦擦手,说:“我回去了。”
      
      谢楼端粥的手一顿,随即,他往后靠,看她,“不等我吃完了,再盯着我吃药,再走吗?”
      
      “这都是因为你。”他恶劣地加了一句。
      
      苏荷:“......”
      行。
      确实是因为她。
      
      苏荷转身进了厨房,拿了碗筷,出来,自己也舀粥,坐在一旁,也喝起了粥。
      
      谢楼夹了菜,偏头看她一眼。
      眼眸里深深的,随后他挪开,低头吃。
      
      很显然,谢楼并不喜欢喝粥,吃了才一碗,就放下了,只专心地吃小菜。
      
      苏荷看他一眼,就知道他这挑嘴的毛病。
      
      她低声说了句:“再喝一碗粥,否则你今晚很容易饿。”
      
      谢楼抬头看她,“管我呢?嗯?”
      苏荷立马闭上嘴,一脸你爱怎么样怎么样。
      
      谢楼眯眼看她。
      
      好一会,他将碗推给她,“再装一碗。”
      
      苏荷没什么表情,起身,给他再装了一碗粥。
      他伸手接过时,两个人指尖相触,谢楼眼眸猛地闪过一丝欲望...
      
      那是梦里,没有得到纾解的欲望。
      
      苏荷却没有任何察觉,她递给他后,进厨房去收拾。
      
      谢楼喝了一口粥,指尖摸了下唇角,半响,吮了两个人刚才相触的位置。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呀。



    三国甄宓传
    三国甄宓传



    生香
    一本偷香窃玉的古耽禁书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