泼辣俏娘子

作者:晚来风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是非

      房门在里边闩着。
      
      这房子是旧的,杨家这俩寡妇估计没钱,这门扇破成这样了,也没说换扇新的,一动就吱呀作响。
      
      徐九一推没推动,嘴里冷笑一声。
      
      这可难不倒他,他手里拿了根铁条,不过略微鼓捣了几下,门就开了。
      
      他心中大喜,将铁条收好,还胡乱的扑了下衣裳,一副“情哥哥要会情妹妹”的正式样儿。
      
      门开是开了,可他才迈进去一个脚,半截身子还在门槛外头呢,就觉得迎头一阵风晌。
      他情知不妙,但已然来不及反应,紧接着脑颈处一阵剧痛。
      
      徐九连叫唤都没来得及,人就躺那儿了。
      
      唐心把擀面杖收回来,冷冷的看一眼躺到地上的徐九。
      她还用脚踢了踢,徐九随着她的脚晃荡,是真晕了。
      
      唐心这才放心。
      
      她这一下可用尽了力气,也不怕撂不倒他。
      王八蛋,就这么点儿本事?
      
      打从他在门外头晃荡,唐心就留了心。
      论体力,她肯定不如徐九,因此隐而不发,就等着他自投罗网。
      
      所以他一跳墙,唐心就听见了动静。
      
      她也豁出去了,不是徐九死,就是她死,总之她不能让人欺负了去。
      
      孙氏颤巍巍的问:“唐心?大半夜不睡觉,你折腾啥呢?”
      她摸索着出门,见一条黑影站在门口,吓得打了个激灵。
      
      唐心怕吓着她,道:“我没事,您回去睡吧。”
      
      孙氏眼神倒好使,看她弯腰费劲的拖着个东西,不由得压低声音问:“那,那是个啥?”
      
      “死猪。”唐心一脸的嫌弃。
      
      孙氏再傻也不信。
      听说天上有掉馅饼的,还有掉死猪的?
      
      她看唐心是真费劲,不由得咬牙,道:“你哪儿拖得动?我给你搭把手。”
      
      这回换唐心怔了:“娘?”
      
      孙氏又想骂她了:“你也知道得喊我一声娘?我不帮你谁帮你?咱俩就是一条藤上的蚂蚱,死活好歹得在一处吧?就算担个什么罪名,不是有我老婆子呢?横竖我是活够了,可你还年轻着呢……”
      
      说时又开始抹泪。
      
      孙氏对唐心这么多年实在不够好,但乡下人养儿女没那么金贵。
      还是那句话,亲闺女气起来也得揍几下,何况只是个童养媳?
      
      但孙氏真不是大奸大恶之人。
      她对唐心有戒心不假,但好歹养了她十多年,让她昧着良心送唐心进火坑,她说什么也不会做。
      
      尤其这些日子相处,唐心不计前嫌,真拿她当成亲娘一样照顾,孙氏能不动容吗?
      
      她一个死了丈夫、儿子的老婆子,活也得也够本了,可唐心还小呢。
      那就是花儿都没看几年呢,她怎么舍得说让唐心去死?
      
      唐心恨恨一咬牙:“娘您放心吧,祸害活千年,他没死,不过我估计脑袋上得留个包是真的。”
      
      孙氏也是又气又笑:“那可真是便宜他了。”
      怕他死,但知道徐九没死,孙氏又恨他不死。
      
      娘俩儿把个徐九拖到大门外头,回身关上门,这才相携着回了屋。
      
      孙氏又担心起来:“他不会冻死吧?”
      
      唐心道:“冻死活该。”
      
      孙氏一想:“也是。”
      
      这要死在家里,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
      但要死在大门外头,就是官府追查起来,也是徐九图谋不轨在先。
      
      爱怎么怎么的吧。
      
      ………………………………
      
      等徐九醒来,天已经大亮,他发现自己就躺在杨家大门外头。
      
      这可是寒冬腊月,徐九冻得都快僵了,好不容易爬起来,在诸人哄笑声中,夹着尾巴狼狈的跑走。
      
      徐九回去就发起了高烧,延医问药,足足花了一两多银子。
      
      他算是把唐心恨上了。
      
      听说孙氏那老不死的就是个半死不拉活的人,既没那半夜警省的能力,也没有一棍子给他撂倒的能力。
      
      肯定是那小寡妇。给他等着,他要不把这小寡妇弄到手,他誓不为人。
      
      徐九一能下地,便又跑到了杨家门口。
      他上去就踹门:“开门,小寡妇,你踏马的给老子出来。”
      
      门里没人应。
      
      徐九又骂:“小寡妇,你个不要脸的贱货,是踏马你约老子半夜相会,怎么倒把老子打晕了扔到门外?”他说得难听,渐渐便有人围拢过来,彼此窃窃私语。
      
      路人甲问:“他说的是真的?那成材家的真是个不规矩的?这男人死了还不到一个月呢吧,这就跟这徐九勾搭上了?”
      
      路人乙道:“这妇人心,蜂尾针,最毒不过,这也就是杨家那成材死了,要是他不死,就他那痨病鬼的模样,这小寡妇不生外心才怪。”
      
      路人丙道:“这寡妇门前就是是非多,何况这家俩寡妇,年轻的就不必说了,以后迎来送往,不知道多热闹,谁知道那老寡妇又会怎么样?唉,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路人丁也跟着道:“哼,咱们镇上可容不得这样的淫@妇,要我说,咱们找了族老和保甲,把这娘俩撵出去算了。”
      
      孙氏气不过,拄着拐棍,站在院子里,气呼呼的骂道:“你给我滚,别在我们家胡说八道。”
      
      要早知道他是这么个滚刀肉,当日就得拼着自己性命不要,也再给他几棍子似的。
      也免得他一好,就又活蹦乱跳的上门来闹事。
      
      徐九人多精。看见孙氏,他立时收了骂,伸着脖子往她身后看了又看,满脸的馋相。
      啧啧,可惜,那小寡妇没出来。
      
      徐九转了转脑筋,居然不再骂,竟给孙氏拱了拱手,亲亲热热的道:“大娘,你不认识我了?我前儿还来着?我跟你们家儿媳妇……连炕都上了,衣裳也脱了,说不定早晚要改了口,管您叫一声娘呢。”
      
      他说着荤话,看热闹的人跟着哈哈大笑。
      当然了,这笑里的鄙薄,有不屑,有嫌弃,也有真的开心。
      
      没人管他说的是不是真的,总之他说得勾人,有那贼心大贼胆小的人就跟着过过瘾。
      
      孙氏气得直哆嗦:“你放屁,谁认得你是哪个王八坑里钻出来的,你给我滚,滚。”
      
      徐九笑嘻嘻的道:“大娘您把门开开,这事您可做不了主,怎么也得让你那儿媳妇出来亲自跟我说吧?我们俩才相亲相爱的,不能提了裤子不认帐啊。
      
      再说了,这天要下雨,儿媳妇要嫁人,你这老婆子可不兴拦,拦了就太不地道了。要不这样,我宁可委屈委屈,给你们家入赘也行。”
      
      这也就是孙氏是亲眼看见唐心把徐九打晕了的,要不然被这么挑拨,她都得先怀疑唐心真和徐九有什么首尾。
      
      孙氏跟徐九纠缠不清,见他杂七杂八的混说,想辩驳又没他声儿高,又怕越辩驳越让他有话说,只当下只咬牙骂道:“你个王八蛋,谁会见你,都给我滚。”
      
      竟是连看热闹的人一并都撵了。
      
      徐九耍赖,道:“我今儿非得见到成材媳妇不可,我倒要问问她,前个儿我来了,她也给我开了门,怎么就二话不说给了我一棍子?她要不说出个道理来,我就县衙告她去。”
      
      这可真是恶人先告状,他一个擅闯人家的强盗,倒有脸说先去告唐心。
      
      孙氏气得骂也骂不出来,只会在那儿哭。
      
      ……………………………………
      
      人群外头有人脆声道:“让开,让开,你们都围在我家门口做什么?”
      
      人群自动散开,俏生生的唐心走了过来。
      
      她小脸玉白,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像水汪汪的深潭,胸前鼓囊囊的,小腰细细的,这一路走来,隐隐的还有花香。
      
      徐九看呆了。
      天啊,这人们都说成材媳妇漂亮,可没想到这么漂亮。
      这要是能睡上一回,死了也值啊。
      
      围观的人群你一言,我一语,把事情说了个大概。
      
      唐心听着那不堪入耳的话,气得脸都青了,她撵人道:“都散了吧,有什么可看的,谁家不是正经过日子?”
      
      众人义愤填膺的道:“你可不像正经人,我们可容不得你这样的女人败坏了我们镇上的风气,要走的是你。搬出去,搬出去……”
      
      唐心嗤笑,道:“这话好笑,我怎么败坏风气了?坏人跑到我家门口欺负人,你们不说打跑坏人,反倒泼我一盆脏水,世上哪有这样的道理?”
      
      有人道:“不是你自己作风不正,徐九怎么会跑到你们家门口来闹?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大家说是吧?”
      
      众人齐声答:“是。”
      
      唐心从人群中掠过,不屑的笑了下,问:“徐九是好人?”
      
      这回没人说“是”了。
      
      唐心又道:“都知道他是苍蝇了,你们怪我是什么道理?”
      
      徐九谄媚的走过来,涎着脸道:“大妹子?你可回来了?哥哥等得你好苦。”
      
      唐心压根都没正眼儿看他,更没把他的话听进心里,说着话已经顺手开了门。
      
      徐九厚着脸皮跟进来,不及防唐心从门边抡了把斧子,直接朝他走过来。
      
      徐九满不在乎的笑了笑。
      
      唐心问道:“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说……呃,说就说,我说你这小娘们……”
      
      唐心手一提,直接拿斧子对准了徐九,大有“你要敢浑说一个字,老娘劈了你”的架势。
      
      “呃。”徐九吓得倒抽了一口凉气:不是吧?这小娘们这么彪悍?
      这怎么抡上斧子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女主彪悍不彪悍?
    求收藏,让女主更彪悍些吧。



    金枝玉叶
    孤女成了金枝玉叶



    屈尊纡贵
    不过是枉背了污名



    泼辣俏娘子
    老娘不发飙,都当我是病猫呢



    独一无二
    她是他笼中的金丝雀



    桃花朵朵开
    桃花不怕晚,开了就成



    眷属得成
    有情人终成兄妹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