泼辣俏娘子

作者:晚来风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土匪

      那男人大踏步走近唐心,咧开嘴,露出一口白牙,眼睛跟火炭似的落在唐心身上,摸着下巴上的胡子道:“嗯,够味。真想不到,山野乡村,还有这样俏生生的小娘子。”
      
      唐心被他看得浑身寒毛乍起,一时竟无言以对。
      难不成她还得谢他一句“承蒙夸奖”?
      
      那男人打量了一下院子,视线重新落到唐心脸上,道:“不吃饭也行,吃你。”
      
      “……”吃你老娘。
      
      唐心举起剪子,竭力做出一副生死无惧的模样来,道:“虽说夜黑风高的,可还没王法了不成?你给老娘滚,敢占老娘便宜,老娘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
      
      唐心立身处世的法则,到目前只有一条:泼悍。
      
      因为泼悍,她撵跑了徐九,吓退了冯三,还拒了李单的亲事。
      
      以至于到了现在,她们婆媳尚且能安安稳稳的活着,不至于让人欺负。
      
      是以她越发拿“泼悍”当成自己的武器。
      
      面对不同于徐九之流的强敌,她只能做出比从前还要凶恶十倍的模样来。
      
      那男人却轻蔑的瞥了一眼唐心手里的剪刀,用两根手指轻轻一拨,道:“这便宜我今儿还就是占定了。”
      
      说着上前拦腰将唐心抱起来,扛沙袋一样扛上肩头,径直往屋里走。
      
      他都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命活,权当是临死前的断头饭了,不好吃就罢了,既然看着这么可口,不吃是傻子。
      
      唐心本来还威风凛凛的,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呢,结果瞬间就双脚离地,头脚倒置。
      
      这男人肩膀和石头似的,硌得她心口疼。
      
      她心底升起无限的惶恐:和徐九等人,她或可一战,可在这男人跟前,她堪称手无缚鸡之力。
      
      压根不是一个级别的,这人伸出个小手指就能将她碾死。
      
      唐心气得肺都要炸了,晃悠着两条纤细的小腿,用剪刀狠戳着他肩头、后背,怒气冲冲的骂道:“你把老娘放下来,你这个混蛋王八蛋,老娘的便宜也是好占的,再不我下来,我……”
      
      那剪刀算是锋利的,唐心没事就蘸了水在磨刀石上磨,平日里做活计稍微一走神,就能在手指肚上戳一道血痕。
      
      可如今使出吃奶的力气往他身上扎,也不见冒一滴血。
      倒像挠痒痒了。
      
      那男人哈哈大笑,道:“我劝你还是留着点儿力气吧,别回头让老子做死在炕上。”
      
      唐心还头一回遇上这种简单、粗暴、直接作派的男人,占便宜都占得这么理直气壮。
      
      可偏偏她那点子力气在他跟前不值一提,他一脚踢开了屋门,径直将她撂到炕上。
      
      这人力道没个准头,唐心被重重一摔,腰背生疼,差点没哽过去。
      
      没等从头昏脑胀中回过神来呢,他和座大山似的就压了上来。
      
      她还想挣,可只有进气没有出气,脑子一晕,身子就软了。
      
      电光火石的瞬间,唐心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好汉不吃眼前亏。
      
      她自知遇上了蛮横的主儿,反抗就是个笑话,还枉给他增添情趣。
      既然硬的不好使,那就服软吧。
      
      趁那男人与她衣裳纠结的过程中,唐心咬牙把血泪咽进肚里,换了温柔小意,道:“哎,你这么急做什么?不就是要吃热汤面吗?我这就去给你做。”
      
      这男人瞅着她一乐,眼里精光闪闪,道:“待会再吃也一样,我就是饿个三天五天,见着你这样的女人,照样有的是力气。”
      
      唐心手指点着他胸膛和石头一样硬的肌肉,笑得虚伪:“怎么能让您饿着?一碗热汤面而已,不费多少功夫,连汤带面的吃下去,暖暖和和,浑身都舒服。”
      
      ……………………
      
      唐心头一遭后悔了。
      
      要早知道遇上这么个土匪玩意,当初好声好气的做一大锅热面条,打发他们走完事了。
      
      可这世上没后悔药,她这会儿后悔也晚了。
      
      她疼得跟被刀劈开一样,声儿都劈叉了。
      唐心恨不能一闭眼死过去。
      
      谁能知道她这寡妇竟是头一回?
      
      这男人又是个粗鲁的,上来就不管不顾,唐心死的心事都有了。
      
      她倒不是为的守什么贞节牌坊,要不然也不会想着嫁给周嘉陵了。
      
      就算被这土匪糟蹋了,她也不会去死。可这滋味也太踏马疼了。
      
      ………………
      
      这踏马的是要梅开二度啊?
      非得把她往死里折腾?
      
      唐心恨的捶着枕头,含含糊糊的骂他道:“你个王八蛋,放开我,你特么还没完了?不是自己家媳妇,可着劲的往死里弄是吧?你再不放开,老娘把你那命根子剁下来包饺子给狗吃。”
      
      男人倒是听得有滋有有味,还挺喜欢唐心这泼辣劲,胡子顺着唐心的脸颊一寸寸往下。
      
      唐心立刻就哑了。
      
      唐心没出息的趴下去,手指头都动不了了。
      
      那男人还一巴掌拍到唐心腰臀,亲昵且慵懒的道:“去,给老子下碗热面。”
      
      下尼妹的面。
      都这样了,凭什么还要老娘伺候你?
      
      唐心不动,这男人也不恼,手压根就没拿开,顺着唐心的腰线往上。
      
      这要再来一回,她真的要被作死了。
      
      唐心一爪子照那男人的脸挠下去,道:“你特么还没完了?”
      
      男人见唐心当真怒了,也就趁势放开她。
      
      唐心一个骨碌,翻出他的掌握之中,随手就把衣裳捞到了怀里,啐骂他道:“你是畜牲吧?”
      
      一说话,身底下就抽筋似的疼,连腿都不是自己的了,她不得不喘息两回。
      
      男人盯着她眉眼飞扬,一副活力满满的模样,噙着嘴角笑起来。
      
      唐心被他盯得脊梁骨发麻。
      
      抖着手,好不容易才对襟小衫和裙子穿好,看这男人跟个大爷似的撑着她的枕头半卧着,眼里放光,似在回味,就差再舔舔唇了。
      
      还真跟吃饱了的畜牲没什么区别。
      
      ………………………………
      
      唐心气不打一处来,道:“还不滚?吃不了还想兜着走?”
      
      男人咧嘴一笑:“我倒无所谓,你当真愿意跟我走?”
      
      “滚滚滚,听不懂人话是怎么着,老娘让你自己赶紧滚蛋。”
      
      唐心一边伸手拽他,一边顺手捞起笤帚疙瘩就往这男人身上招呼。
      
      这男人看着不胖,可懒散的卧在那就跟身上生了锚似的,唐心一把没拽着,被他一躲,反倒一头扎进他的怀里。
      
      这男人在唐心胸前捏了一把,咧嘴笑道:“要不说这媳妇家家的就是比生涩小姑娘好,食髓知味,也不矫情,你要是没吃饱,爷再服侍你啊。”
      
      唐心听过的荤话多了,可都没有今天让她暴跳如雷,她扬起笤帚疙瘩没头没脑的就打过来。
      
      这男人拼着挨了一下,一手攥住她的手腕。
      
      唐心能有多大力气?
      一头撞进他怀里。
      
      这男人刚才还满是魇足的眸子里全是寒光:“行了,骂几句得了,我皮糙肉厚,不愿意和你计较,但你也别给脸不要脸、蹬鼻子上脸啊,赶紧的,给爷下碗热面去。老子一夜跑了几百里路,饿都饿死了。”
      
      唐心:“……”
      
      他还真当他是大爷了?
      吃干抹净不赶紧滚蛋,居然真指使她去做面条?
      
      唐心再腹诽,也是善于察颜观色之辈。
      
      早知这男人不是善碴,刚才虚张声势,要是真打着了,那算他吃亏,要是打不着,权当是试探了。
      
      因此放下笤帚疙瘩,哼了一声道:“老娘哪辈子欠你的。”
      
      转身出去,烧火、和面。
      
      …………………………
      
      男人下了炕,一手开了窗子,半伏在窗台上,对唐心道:“多做些,外头还有十多个兄弟呢。”
      
      唐心气得把盆往面板上一摔,立起眉眼道:“要吃自己做去,老娘给你一个人做面就不错了,你还想让我一个人喂十多张嘴?你怎么不做梦去?”
      
      这男人也不生气,一手撑在窗棂上,望着唐心道:“你这儿不是个面摊儿吗?平时做生意也是这么嚣张?我真怀疑谁敢来你家吃面。哦,莫不是吃面是个幌子,其实吃的是……”
      
      他那双明亮的眼睛肆无忌惮的从唐心的脸上看到脚底。
      
      一股酥麻从后背心泛起,唐心如针刺在背,她怒喝道:“放你娘的狗屁,老娘做的是正经生意,你敢满嘴胡沁试试?
      
      平时做生意,自有伙计和面,我却没那么大力气,要吃你就吃,不吃你就滚。”
      
      男人做恍然大悟状,道:“早说啊。”
      
      唐心还当他会大发善心,免了自己这份苦差事,正放松下来,打算撂挑子,就见这男人朝院外喊:“有活气的进来一个。”
      
      立时有两个年轻人进来,笑嘻嘻的望着这男人,嘴里还流里流气的道:“大哥可是舒服完了,想叫兄弟们也分一杯羹?”
      
      男人还没说话,唐心拎起脚边的泔水桶,兜头泼过去,骂道:“分你老娘,把嘴巴放干净点。”
      
      两个年轻人吓了一跳,还当是什么暗器,忙跳脚往一边躲。
      
      可惜身手再利索,还是沾了一身臭水和烂菜叶子。
      
      男人一脸的坏笑,道:“小三子,小七子,你们两个活该被泼了一桶泔水,现在能好好听我说话了?”
      
      小三子和小七子不敢再玩笑,忙立得笔直称是。
      
      男人道:“去把和面的伙计抓来。”
      
      他一扬下巴:“伙计住哪儿?”
      
      最后一句却是问唐心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改……完。
    我是个蠢的,
    长图怎么也弄不好,
    下回不费这事了。
    么么哒,亲们,求评论,营养液



    金枝玉叶
    孤女成了金枝玉叶



    匹配爱情
    不过是枉背了污名



    泼辣俏娘子
    老娘不发飙,都当我是病猫呢



    独一无二
    她是他笼中的金丝雀



    桃花朵朵开
    桃花不怕晚,开了就成



    眷属得成
    有情人终成兄妹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