泼辣俏娘子

作者:晚来风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提亲

      孙氏这边什么心思都歇了,周家那娘俩儿又不安份起来。
      
      等过了年,连周嘉陵看唐心的眼神都热烈了起来,一见面,未曾说话脸先红。
      
      陈良忍不住问唐心:“姐,你给周秀才下降头了?”
      
      唐心一脚踢到他屁股上,道:“下屁。”
      
      陈良挨了一下,倒也不疼,拍拍土,奇怪的道:“不下降头,他怎么跟桃花开了似的?那眼睛里都上钩子了……姐,这天底下没有白掉馅饼的好事儿。”
      
      废话,这道理陈良都懂,没道理唐心不明白。
      可明白是明白,人周家又没把话挑明,她才不会自作多情。
      
      …………………………
      
      周嘉陵确实春心荡漾了,实在是周大娘当着他的面,时时刻刻的在夸唐心。
      长得好是众所周知的事,难为她又能干,又孝顺。
      
      夸得多了,周嘉陵便道:“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周大娘瞅他一眼,道:“给你娶个像她一样的媳妇啊?”
      
      周嘉陵如被雷击,半天没缓过神来。
      
      当天晚上,他翻来覆去睡不着,半夜还做了个特别美妙的梦,结果裤子就湿了。
      
      他羞愤交加,以至于再看到唐心,不免和梦里的场景相对照,越是不想想,越是要往脑子里涌,他就不受控制的脸红心跳。
      
      周秀才动了春心,时不时的就来面摊儿帮忙。
      
      有人看了不免要打哈哈凑趣,问唐心:“你这是不是要招女婿了啊?”
      
      唐心不急也不恼,能敷衍就敷衍,不能敷衍,抡起擀面杖就一顿揍:“招你老娘。”
      
      男人们嘻嘻哈哈,却把这流言传了出去。
      不成想,惹恼了李捕快。
      
      …………………………
      
      李捕快先还每天都来,可冯三等人不来捣乱,他英雄无用武之地,又舍不下面子落个白吃面的名声,也就偶尔来一次。
      
      这一见面摊上多了个红脸秀才,又见众人开玩笑,他急了。
      
      我靠,这才几个月啊,这俩奸夫□□自己勾搭上了?
      开玩笑嘛这不是,他们俩勾搭上了,还有我什么事?
      
      李捕快心思深沉,究竟碍着周秀才的地位、名声,没轻举妄动。
      是以冷眼看了大半个月,等他回了书院,李捕快行动了。
      
      …………………………
      
      孙氏正在家收拾屋子,听到外头有人问:“杨大娘子在家不曾?”
      
      孙氏应了一声,出门道:“谁呀?”
      
      来的是个五十多岁的婆子,一脸的褶儿,却生就一副笑模样,看着就让人讨喜。
      这人孙氏还真认识:“哟,什么风儿把您吹来了?”
      
      来的是镇上的王媒婆。
      
      婆子进门就给孙氏道喜:“杨大娘子,大喜啊。”
      
      孙氏心里多少有点儿数,她还当王媒婆是周大娘请的,也陪着笑脸道:“老嫂子拿我开玩笑不是?我们家一门寡妇,哪儿来的喜事?”
      
      王媒婆笑了两声道:“咳,谁家不兴有点儿事?有坏事,他就有好事嘛,这叫否极泰来。”
      
      这话孙氏爱听,拄了拐棍,对王媒婆道:“您要不嫌,进来说话。”
      
      王媒婆笑吟吟的应承了,边走边打量院子,不住口的夸:“杨大娘子,您这命可真好,这也是您十年前做下善事的结果,哪成想当初不过随便买了个丫头,如今倒得她的济了呢?”
      
      孙氏自谦:“你也别夸她,她啊,就是个惹祸的根苗,你说说,一个小媳妇家,倒天天抛头露面的,我打也打了,骂也骂了,她就是不听呢。”
      
      王媒婆道:“您得了吧,这有眼的人都看得见,不是她支个面摊,您娘俩的嚼裹打哪儿来?”
      
      ……………………
      
      唐心手头宽绰,给孙氏添置的东西就多,茶具是崭新的,茶叶也是上好的茉莉花。
      孙氏烧了热水,给王媒婆一沏,屋里全是茉莉香味儿。
      
      墙上贴着年画,窗户上是娘俩饺的喜字、福字,柜上的被褥也都是新做的,缸里米面也满着,这日子虽不及从前杨家,却也差不到哪儿去了。
      
      王媒婆不由得咋舌,这小娘子竟果然是个本事的,不就卖个面条吗?
      竟这么大利润?
      
      她又不禁含了希望。
      这要是说成这桩亲事,谢媒礼可少不了吧?
      
      两人坐了,媒婆也不先切主题,就拣东家长,西家短,和孙氏说了大半个时辰。
      
      眼看茶都泡得没味儿了,王媒婆这才问:“杨大娘子,我是干得走千门,串万户,专给月老打下手的营生,说句不怕您讨打的话,您这媳妇还往不往前走啊?”
      
      孙氏脸色僵住。
      虽说心里愿意,但真到这份儿上,她又左右为难。
      
      王媒婆劝她:“如今这镇上,谁不知道你们娘俩不是亲生,赛过亲生?你这做婆婆的慈和,她那做儿媳妇的孝顺,提到你们娘俩,人人都要竖大拇哥的。”
      
      这话孙氏爱听,人活一辈子,活得不就是个名声和面子嘛。
      
      她抿了抿唇,道:“要说,我都这么大岁数了,是吧?守也就守了,唐心吧,确实还太小。”
      
      媒婆一拍大腿:“可不是这话?一朵花刚开了个骨朵,咔嚓一下,一场雨就下来了。可雨再大,也有晴的时候不是?你让她守四五十年?这不是火坑吗?”
      
      孙氏不爱听了:“守四五十年怎么了?也不是没有,还能给杨家赚个贞节牌坊呢。”
      
      媒婆眼珠一转,嘿嘿笑道:“您这想法也没错,是吧?但说到底,这事不由您做主,得小娘子自己说了算吧?初嫁从亲,再嫁可由身。”
      
      孙氏无限惆怅。
      
      要是唐心真想嫁,她要死拦,这从前情份就全白搭了。
      
      孙氏如今无依无靠,只能等唐心养老送终,总不能白得罪了她?
      
      见孙氏不说话了,媒婆道:“当然了,小娘子知书达礼,极尽孝顺,您不点头,她也不肯嫁不是?”
      
      孙氏唉声叹气,问媒婆:“我虽舍不得她,可也总要为她终身考虑。”
      
      媒婆便笑起来道:“所以我这不来了嘛。我要说的这位官人,唉哟哟,那可是家有良田,又是官身,在外头威风八面,在家里说一不二,只要您点头,他就备了四礼来下聘。”
      
      孙氏听着有点儿不对。
      怎么还官身?
      
      不是周秀才啊。
      
      她问媒婆:“这,当官的?我们也配不上啊。”
      
      “瞧您老说的,人家官人看过你们家小娘子,心里中意的不行,这才托了我来问您的意思。”
      
      孙氏想了想,道:“你还是直说吧,到底是哪家?”
      
    插入书签 



    冷香盈袖(重生)
    爱是毁灭,亦是救赎



    金枝玉叶
    孤女成了金枝玉叶



    高不可攀
    余生很长,请多指教



    泼辣俏娘子
    老娘不发飙,都当我是病猫呢



    独一无二
    她是他心里的独一无二



    桃花朵朵开
    桃花不怕晚,开了就成



    眷属得成
    有情人终成兄妹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