泼辣俏娘子

作者:晚来风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定案

      李捕快一怔,这怎么就跪下了?
      
      有人找他,说是杨家小寡妇要杀人。
      李单十分震怒。
      
      在他“治下”,居然还有这样不安份的刁民,简直岂有此理?
      这也太不拿他当回事了。
      
      他着急忙慌的赶过来,没成想杀人凶手没见着,先见着个俏丽的女人。
      
      男人对漂亮女人是有成见的,尤其唐心又是寡妇的身份。
      天然的会有一种“真特么可惜了”的遗憾,随即就是“不过一个寡妇,说不定能分一杯羹呢”
      。
      毕竟寡妇经过人事,对男人不排斥,而且因为日子艰难,对男女之事就不是那么在乎。
      
      李单说到底也就是个寻常男人,他对唐心的心思和别人没什么差别。
      
      可唐心这一跪,了他一个措手不及,那种被拔高的虚荣心、自尊心一下子就充斥了全身,让他意识到他首先是“青天大老爷”,而不是一个见着漂亮女人就会动不该有心思的男人。
      
      李单不由得咳了一声。
      
      他爹就是捕快,他打知事也就做了捕快,这么多年,有怕他的,有瞧不起他的,但还从来没人管他叫“青天大老爷”。
      
      李单虚荣心是得到了满足,但他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才能无愧于“青天大老爷”这个称呼。
      
      他掩饰着心里的局促,尽量做出公允、严肃的模样来,问唐心道:“你有什么冤情?”
      
      唐心一听,有门。
      承认她有“冤情”就好。
      
      唐心抬头,字字清晰的道:“冯三仗着他是朱记米铺里的伙计,调戏我,我不从,他便威胁我,不仅不肯卖面给我,还众目睽睽之下追着我抽打。
      
      因他言语行动上百般不堪,我不忍羞辱,愤而离去,谁想他却贼心不死,今日一早带人砸了我的面摊。小女子数月前死了男人,如何家里只有一个年老的婆婆,那面摊儿是小女子婆媳唯一的指仗,所以小女子心中不愤……”
      
      她楚楚可怜的道:“小女子毫无倚仗,那冯三却有朱记的东家撑腰。他嫡亲姐姐便是朱记东家的夫人,所以他仗势欺人,小女子却求告无门,申冤无处,除了拼出去这条命,我还能做什么?”
      
      唐心只字不提“讨公道”这三个字。
      她咬死了说冯三欺负人是朱珏背后指使,自己实在没办法了,这才过来找冯三拼命。
      
      李捕快一听,心里莫名的一松。
      毕竟谁也不愿意看见这么个年轻俏丽的小娘子居然是个杀人犯。
      
      他十分震怒,问旁边的人:“这妇人所说可是实话?”
      
      人群里稀稀落落的道:“是真的,那天我们大家亲眼见着,亲眼听见的,冯三调戏不成,就拿量尺追打小娘子,小娘子吓得和什么似的,直喊杀人了……”
      
      更有人说:“我今天早上在这妇人面摊上吃面,冯三带人气势汹汹,进来就砸,吓得我撒丫子就跑,这要跑得慢些,谁知道还有没有命?”
      
      人群后头那个穿长袍的年轻人道:“在下和杨家大嫂比邻而居,今早确实亲眼所见冯三带人行凶,若见到县令大人,在下也愿意出堂做证。”
      
      他一说话,又有人大声道:“连咱们的周秀才都敢做证,那我也算一个。”
      
      李捕快瞅了那周秀才一眼。
      
      他也是青阳镇的人,和这周秀才也熟悉。
      
      平日只知他是个读书上进的年轻人,家里有个寡母相依为命,什么时候见了人都恭敬有礼的打招呼,是个不说话不笑的年轻人。
      
      有他做证,这案子倒是好结了。
      
      李捕快命人:“把冯三拖出来。”
      
      ………………………………
      
      冯三还想摆谱,可李捕快一心想在俏丽小寡妇跟前树立救美英雄的形象,上前一脚就把冯三踹倒了,喝斥道:“到底怎么回事,你还不从实招来?”
      
      他嚓的一声把腰刀抽出来,在冯三跟前晃了晃道:“你要是敢说谎,我就一刀斩了你。”
      
      冯三只得期期艾艾的承认是他砸了唐心的面摊儿。
      
      不过他很快又指着唐心诉说冤枉:“李大人,这小寡妇提着斧子上门,抓了我家二妞威胁我,还有,你看他给我脑门砍的,都流血了。”
      
      李捕快喝一声,道:“你还有理了,只许你欺负别人,不许别人讨公道?”
      
      冯三一苦脸:“大人……”
      您这也太偏心了。
      
      唐心仰脸望着李捕快,道:“也就大人肯急公好义,替小妇人说句公道话了。试问天下凡事都有因有果,要不是冯三欺人太甚,我何苦来找寻他的不是?”
      
      李捕快点头,问唐心:“你想怎么样?你放心,谁有理谁没理,我有数。”
      
      唐心一脸的柔弱状,竟不敢直视冯三,分明一副被欺负狠了的模样,道:“我只要冯三赔偿我的面摊儿,除此,我便再不和他计较。”
      
      李捕快一拍掌,向众位百姓道:“看看人家,多么的宽怀大度。冯三,你特么好歹是个男人,吐口唾沫是个钉,到底你想怎么样,给句话。”
      
      冯三见自己不得人支持,只得讪讪的道:“赔她行,可她也得赔我医药费。”
      
      唐心猛的扭头一瞅他,问:“你说什么?”
      
      冯三一对上唐心那黑漆漆,冷沉沉的眼神,立刻就怂了。
      别等人都散了,她提着斧子再杀回来,那可就太不上算了。
      
      他嘿嘿一笑道:“没,没说什么。”
      
      李捕快当场定案,责令冯三照价赔偿唐心。
      
      谁也不傻,唐心虽然有意把朱珏扯进来,可李单得不罪不起朱珏。
      
      横竖他又不是真的知县大人,这种乡民之间的小纠纷,远远到不了上公堂的份儿,所以只管把冯三罚了给唐心出气就完了。
      
      冯三也鬼精。
      
      唐心的用意他也瞧出来了,这要真把朱老爷扯进来,自己完蛋了不说,丁香也不得好。
      他只好忍气吞声,图谋以后再寻机会报复唐心。
      
      当下满口应承。
      
      案子破的粗暴简单,不过冯三这个刺头没说什么,唐心就更没奢求。
      
      一时众人散去,冯三上前套近乎:“李哥,进去坐坐,我让我家孩儿她娘去打几角酒,我陪您喝两盅?”
      
      要是往常,李捕快贪那二两酒,说不定就真进去喝两盅了。
      
      可今时不同往日。他一摆手,义正辞严的道:“不用,我还有公务在身。”
      
      他一搬出“公务”,冯三立刻不敢多嘴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求收藏。



    冷香盈袖(重生)
    爱是毁灭,亦是救赎



    金枝玉叶
    孤女成了金枝玉叶



    高不可攀
    余生很长,请多指教



    泼辣俏娘子
    老娘不发飙,都当我是病猫呢



    独一无二
    她是他心里的独一无二



    桃花朵朵开
    桃花不怕晚,开了就成



    眷属得成
    有情人终成兄妹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