泼辣俏娘子

作者:晚来风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买面

      到了请客这一日,周大娘一早就过到了杨家。
      说是要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没有,实则是想瞧瞧唐心。
      
      周大娘是老辈儿人心理,一辈子老老实实,从来没犯奸作科,只有被人欺负的份儿,却从来不敢欺负人。
      但正因为此,也越发的小心、谨慎。
      
      这借比儿住着,光听孙氏的一面之词不足为信。
      她想亲眼瞧瞧这小娘子是不是像孙氏说得那般好。
      
      好则好,不好……
      周大娘是没有搬家的资财和余力的,也做不来伙着众人把这对婆媳撵走,大不了只能互不往来。
      
      因着要宴客,孙氏和唐心都起得挺早。
      孙氏做不了重活,便只管收拾屋子。
      唐心则先挑了水,洒在院子各处,用大扫帚把院子里的枯枝落叶扫了个干净。
      
      一通收拾,太阳也升得老高。
      
      唐心出了一头的汗,把包在头上的头巾往下一扯,用冷水随意洗了脸。
      
      孙氏着急忙慌的舀了热水,紧喊慢吆喝,见唐心还是把手伸进冷水里,气得骂她:“别仗着自己年轻就使劲作践,身子骨是自己的。
      
      你这时候不觉得,等老了手上全是冻疮,风一吹就关节疼,我看你那时候往哪儿哭去。再说热水我都烧好了,又不费事,你就这会子功夫也等不了?”
      
      唐心讪讪的等孙氏把热水兑好,还嘴道:“热水不是劈柴烧的?劈柴不花钱啊?”
      
      孙氏白她一眼,气得道:“往日花费多的地方也不知多少,我竟见你散漫了,没见你心疼,这会儿你又会过日子起来了。烧个热水能多费多少劈柴?”
      
      唐心笑笑,道:“行,我都听娘的。”
      
      孙氏唠叨道:“你甭嘴上一套,心里一套,打你小我就知道你脑后头有反骨,不吃亏不撞南墙,你就该听我的了。我说也白说,横竖身子骨是你自己的。
      
      我还能再活几年?以后管你是好是歹,我两眼一闭,什么都不管,由着你自己遭罪去。”
      
      唐心听这话倒是一怔,下意识的问:“我哪儿有反骨?”
      
      孙氏没好气的道:“脑后头。”
      
      唐心忍不住伸手要摸。
      
      孙氏一笤帚疙瘩敲过去,道:“手还湿着呢,头上刚出了汗,你这是又想把头发打湿呢,回头一吹风,看你头疼不疼。”
      
      又道:“甭摸啦,反骨长在心里头,那是能摸得出来的?”
      
      唐心暗暗撇了撇嘴,就知道是吓唬她。
      她是多安分守己的一个人哪,哪儿来的反骨?
      
      娘俩吃完早饭,才放下碗,就听周大娘在外头道:“杨家嫂子,在家吧?”
      
      孙氏忙起身:“是周家嫂子吧?快进来说话。”
      
      唐心手脚利索,已经开了门。
      
      周大娘眼神虽然不好,可眼前站着个俏生生、水灵灵的小娘子,猜着是唐心,不由得道:“哟,这就是成材媳妇吧?”
      
      唐心微笑道:“周大娘,我是唐心,您快屋里说话,刚才我婆婆还念叨您呢。”
      
      周大娘也笑道:“是啊,你说巧不巧?以前也常走动,倒不想如今住成借比儿了。”
      走近了,忍不住眯缝着眼,使劲觑了唐心两眼。
      
      唐心穿的就是蓝色粗布大褂,底下没系裙子,就是一条扎脚棉裤。
      虽说冬衣臃肿,可唐心胜在年轻,愣是从臃肿里看出几分灵俏和活泼劲儿来。
      
      周大娘心说:镇上的人嘴碎,到处都传这成材媳妇长得水灵,百闻不如一见啊。
      这还没看清眉目长什么模样呢,可光这小身条,再加这一把子嫩生生的嗓音,就没法让人不爱。
      
      性子也爽朗,不是个扭捏的。
      可惜了,命不好。
      
      其它邻居接二连三也聚拢过来。
      
      孙氏陪着她们说话,唐心一个人做饭、炖肉。
      柴火雄雄,热汽蒸腾,很快院里便飘起了肉香。
      
      邻居们打的主意和周大娘的差不多,都想看看这“成材媳妇”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都是过日子人家,谁想不想跟个祸害做邻居。
      
      这成材媳妇长得太漂亮,年纪轻轻就做了寡妇,怕是守不住。
      她一家招蜂引蝶不要紧,就怕她把这一条街上的风气都给带坏喽。
      
      所以众人一边跟孙氏说话,一边偷眼打量唐心。
      
      知人知面不知心,光看她举止行动瞧不出她是不是浮浪性子,但大家都有了一个统一的印象:能干、泼辣。
      那是,不泼辣也不能把个徐九吓跑。
      
      不管怎么说,这一顿饭钱算是没白花。
      
      再有人说“成材媳妇怎么怎么样”,邻居们也能替她说一句:“成材媳妇是个过日子的人。”
      能有个这样的评价,就比替唐心辩解十句都管用。
      
      …………………………
      
      和邻居们打过交道,唐心去了镇上的米面铺子。
      
      她算是一战成名,再出门遇上认识的人,没人敢当着她面说三道四,还总要先往她手上看一眼,陪着笑说话。
      这是怕她又抡着斧子呢。
      
      唐心只当看不见,总之人不惹她,她不会上赶着去惹人。
      
      她在镇上转了两个来回,秀眉微蹙。
      青阳镇还算繁华,只因有条官道直通京城。
      
      但再繁华也就只是个镇子,这镇上只有两家米面铺,上头写着两个大字:朱记。
      
      不用问,这肯定是朱珏的铺子。
      
      朱珏是谁?
      那可是杨家的仇人,不是他,公公杨三林也不至于无端送了命。
      
      唐心只恨自己不能替公公报仇,还要捏着鼻子往朱记铺子里买面,想想就觉得憋屈。
      但憋屈也得暂时憋屈着,除非她能另有法子。
      
      一个单身妇人,又能有什么办法子?
      且人之本能,自然是舍远求近的。
      
      唐心还是抬脚进了铺子。
      
      铺子里的伙计今年三十多岁,龇着一嘴黄板牙,打从唐心一进门,眼睛就是一亮。
      他笑嘻嘻的瞅着唐心,那眼神太直接了,直接的让唐心十二万分的不舒服。
      
      经过的事情渐渐多了,唐心也有了点儿诚俯。
      喜怒形于色不是什么好现象,除了让对方更准确的把握她的心理动向,没有任何好处。
      
      这个世道是冰冷又无情的,没人会因为她可怜就同情她。
      相反,她越怯弱,旁人看热闹的时候越兴奋。
      
      是以唐心的心里越是羞愤,脸上越是冷,她限于自己寡妇的身份,不愿意给任何男人以任何误会和错觉。
      
      她板着个脸问:“一袋面多少斤?多少钱?”
      
      那伙计姓冯,因排行第三,人称冯三。
      
      他身子前倾,整个人都趴在柜台上,离唐心又近了几寸,一吸鼻子,色迷迷的道:“杨家的小媳妇,你这身上抹的是什么?怎么这么香?”
      
      唐心不由得退后两步,嫌弃的瞪了他一眼。
      
      他那臭嘴都恨不能拱到自己身上了。
      
      她真想一耳括子抽过去。
      
      她不太了解冯三这个人,不知道他是对任何大姑娘小媳妇都这么一副嘴脸,还是就单纯因为她是寡妇,所以有恃无恐的想占便宜。
      
      唐心冷笑一声,道:“你是卖面还是卖人?”
      
      冯三嘿嘿笑了两声,眼睛又死死的在唐心脸上刮了两下,腆着个脸道:“啧啧,这把小嗓子,声音可真是甜。我冯三活了半辈子就没听过这么好听的声音。”
      
      另外一个打下手的小伙计噗哧笑了下。
      
      冯三骂他:“怎么,你不相信?”
      
      那小伙计忙摇头。
      
      冯三摸着下巴,无视唐心的不耐,自顾自的道:“有一年,我有幸见着老爷请的城里万花楼的头牌,那声音就跟这唐娘子的声音似的,一开口啊,能酥到人的骨头里去。”
      
      他十分挑衅的望着唐心,道:“人么,我可不卖,你要是想卖,我倒可以……哈哈哈哈,是吧,你懂的。”
      
      唐心呸的一声,骂道:“你亲娘亲姐妹亲闺女卖,我也不卖。”
      
      她的唾沫星子都喷唾到冯三脸上了,他也不生气,抹了把脸,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道:“真香啊。”
      
      唐心拔高声音道:“这面你还卖不卖了?”
      
      冯三成心逗弄唐心,道:“卖,当然卖啊,不过小娘子,要是你肯让我……啊,哈哈哈哈,我半卖半送,给你两袋,怎么样?”
      
      唐心不屑的道:“这牛皮可不是吹的,你能做得了主?”
      
      冯三一拍胸脯:“你也去打听打听,看看我做不做得了主?你可知道,这东家是我姐夫?”
      
      先前笑的那小伙计便替冯三做证:“是啊,是啊,杨家小娘子你不常出来走动,不知道也是有的。”
      
      实际上冯三可不是朱珏的正经小舅子,不过她的堂姐在朱家做得脸的通房丫鬟罢了。
      
      唐心半信半疑,笑道:“就算我信了你这话,可是人嘴两张皮,怎么说的都有,万一出了这大门,你满世界宣扬是我骗了你的面怎么办?”
      
      冯三道:“我发毒誓,这两袋面就是我卖你的,若我信口胡说,让我头顶生疮,不得好死。”
      唐心哧一声笑出来,道:“你刚才不是说好了,这面是白送我的?”
      
      冯三心中大喜,只当唐心同意了,心里暗啐一口,道:就说这小娘儿们守不住,这不,就两袋子白面便把这么一具皮肉舍给了我。
      
      这买卖值啊。
      
      他立刻点头,道:“好,好,好,这两袋面是我冯三白送杨家小娘子的,但凡我不守承诺,叫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求收藏。



    金枝玉叶
    孤女成了金枝玉叶



    屈尊纡贵
    不过是枉背了污名



    泼辣俏娘子
    老娘不发飙,都当我是病猫呢



    独一无二
    她是他笼中的金丝雀



    桃花朵朵开
    桃花不怕晚,开了就成



    眷属得成
    有情人终成兄妹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